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8-28 15:50:58作者:喜小悦

《伴谣永久》喜小悦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婚礼上被新郎抛弃,新娘子当场撂狠话,谁娶我,我就嫁。“我娶。”万万没想到,站起的男人,竟是原新郎的哥哥。一开始他就对她说,他们之间只有利益,她不以为然,没想到,先动感情的人是自己……最后才知道,与她结婚只是为了救他心目中的那个人,这场闹剧般的婚姻到底该如何收场?

推荐指数:10分

《伴谣永久》在线阅读

《伴谣永久》伴谣永久(喜小悦小说)完本在线阅读(顾安童司振玄) 免费试读

顾安童司振玄小说伴谣永久推荐章节

伴谣永久004 见招拆招

  顾安童闻到淡淡的香味,抬头看见卧房里摆放着一个雕花的木盘,上面放着一块沉香,不觉怔了怔--这是极为珍贵的紫油伽南香,想不到司振玄居然提前打听到她那么多喜好,比司岳云用心的多。

  她脱了衣服躺倒在床上,不觉轻声叹了口气,司振玄外表看似冷漠,内心其实很温柔吧。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令她思绪都有些混乱。

  她知道司岳云肯定还要回来找她,他要是想跟江暖在一起,就还要和顾安童去一趟民政局。

  他们两个其实在几天前就领了证,名义上已经是夫妻,这也是司振玄为何会说,如果你想等,说不定他还会回心转意。

  怎么可能?今天白天在教堂发生的一切已经让她毫无退路,她可不愿意自己真的成为一场笑话。

  至于司岳云与江暖,他们要怎样那是他们的事情,她已经决定做司振玄的妻子,那就不可能再反悔。

  想到江暖,顾安童心头一寒。

  她跟江暖是大学同窗,两个人的感情曾经非常好,好到无话不说的地步。

  上大学的时候顾安童为人低调,很少表现自己显赫的家世,而江暖家里条件不大好,领着贫困助学金。到大三的时候,江暖忽然间疏远了她。

  有一次顾安童私底下听见江暖跟别人讨论她,说她太虚伪,喜欢装模作样,明明是个大小姐,非要放下身段看别人的笑话,还说她跟顾安童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那时候顾安童就想,她和江暖的确不是一路人……

  毕业后又过了一年,江暖忽然间再联系了顾安童,还为当初大学的事情向她道歉。

  虽然明知道江暖接近她是有目的的,但是顾安童念在两人曾经是好朋友的份上,还是帮了她不少忙。

  想不到司岳云居然会为了江暖而放弃她,居然会为了江暖!

  顾安童怎么都想不透江暖是怎么吸引到司岳云的,但是她一直都知道江暖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因为自小的家庭关系,江暖对于名利的追求远胜于其他,她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着司岳云的都难说。

  正想着,顾安童的手机响了,是她的另外一个好友陆雨琳打来的,“早知道你今天要丢戒指选男人,我哥哥肯定去参加婚礼。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顾安童苦笑,没有应声。

  陆雨琳又道:“反正你和司振玄也是形式主义,要不然你和司家说说,嫁到我们陆家来,我哥哥铁定疼你,他平时就对你那么好。”

  顾安童叹了口气,“雨琳,哪能那么胡闹呢。”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说结婚我哥的心都碎成渣了哦……”

  陆雨琳的兄长陆启岩因为顾安童与司岳云结婚的事情太过伤心,所以婚礼当天没有去现场观礼,也错过了那么混乱的场面。

  “这种事情,也得看缘分是不是。”

  “是是是。”陆雨琳笑嘻嘻的回答:“我才不同情他呢,他要是运气好说不定今天就把你娶回去了。”

  顾安童翻了下身,感觉和陆雨琳说完话后心情好了许多,“还有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先睡了啊。”

  “哎呀,我都快忘记今晚是你和司振玄的新婚夜了。最后再问一句,那个江暖,你真打算放过她么?”

  顾安童看了眼窗外清幽的明月,微微苦笑了下,这哪里是什么新婚夜,“以我对江暖的了解,她明天一定会跟司岳云来司家的。到时候见招拆招吧。”

  

伴谣永久005 我以为你是蒙蒙

  “什么见招拆招!安童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再傻了,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她敢抢你老公就敢抢你别的东西,你对她可千万别嘴软手软。”陆雨琳的话就跟连珠炮一样。

  顾安通握紧手机,声音柔软,语气却坚定,“你放心好了,我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

  她今天当场砸下戒指,就意味着她和江暖、司岳云之间再无转圜的余地。

  打完电话之后,顾安童有些苦恼地回到被窝,心里还惦记着明上午叫司振玄起床的事,怕错过时间,她这一晚上睡得都不怎么踏实,以至于她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脑袋懵懵的,好像踩在云端上。

  书房也是中式风格,却又不会显得老气与古板,顾安童蹑手蹑脚的走到后屋,有点无措地站在床边。

  司振玄睡着之后,收敛了浑身的严肃和冷意,看起来比白天的样子温和了许多。书桌上放着许多资料,看来他真的工作到很晚。

  顾安童深吸了口气,戳了戳司振玄放在薄被外的胳膊,“喂,司……早上了,快起来。”

  等了一会儿,司振玄没有反应,顾安童只好又挪近了点,结果这回她还没来得及伸手,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突然拽住她猛地一拉,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她就陷进了柔软的床上。

  司振玄并没有醒,居然还伸手将她圈在怀里,顾安童侧头就撞到司振玄的颈窝,登时一僵。

  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这么亲密,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出,“起……起床了司大哥……”

  脑子里还挂念着自己的任务,顾安童伸手往右边摸索,一探手又不知道摸到了哪里,顿时间浑身一紧,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顾安童睁开眼正好撞上一双黑色的眸子,语无伦次的解释,“刚才我、我照着你的要求过来喊、喊你……然后你一抓就抓着我……”

  “唔,我以为你是蒙蒙。”司振玄随口解释了句,“抱歉。”

  萌萌是谁?难不成是司振玄在司家的女人?像他们这样的公子哥如果有那么一两个红颜知己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被当面这样说,顾安童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司振玄越过顾安童去拿手机,赤.裸的上身正好落在她的眼底,他扫了眼顾安童,唇畔勾起一丝难得的笑意,“看来你很喜欢我的床。”

  “我、我不是。”顾安童猛地回过神来,慌张地起身。

  就在这时,一只银色虎斑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轻轻“喵”了两声,径直跳上了床,一脸撒娇意味的在司振玄身边转悠。

  司振玄摸了摸虎斑猫圆圆的头,不忘给顾安童介绍,“蒙蒙,这是顾阿姨。”

  顾安童一脸惊奇的看着这只猫,“这是蒙蒙?”

  蒙蒙的脸圆乎乎的,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毛茸茸圆滚滚可爱极了,顾安童忍不住伸手轻轻碰了下蒙蒙的头,它一点也不抗拒,反而咕噜着在她的手心里来回蹭。

  她还以为蒙蒙是个女人,想不到居然是只猫……

  也不晓得为什么,她居然觉得心里舒服了些,抱着蒙蒙偷偷亲了一口,笑着抚摸它绒绒的毛,“萌萌真萌。”

  正在穿衣服的司振玄顿了顿,“蒙蒙是公猫,蒙古的蒙。”

  顾安童小脸一红,把蒙蒙抱在怀里,小声嘟囔,“反正挺萌的……”

  司振玄衬衣纽扣正扣到一半,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就又撑在床上,身子悬在顾安童的面前,“对了,你刚才喊我什么?”

  

伴谣永久006 你欠我一个道歉

  他衣服的扣子还没扣完整,顾安童正好瞥见他那精致性感的锁骨,顿时脑子一团乱麻,“刚才?司……司大哥?”

  恢复清醒的司振玄脸上没有一丝暖意,“如果你想让其他人觉得你过的不幸福,你可以继续这么喊。”

  顾安童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司振玄刮了下她的鼻子,“叫振玄吧。”

  让她喊老公也不实际,两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没到那个地步。

  鼻子被刮的有点疼,顾安童愣愣地看着他,脑子有点发懵。

  蒙蒙很不满自己做了夹心饼干,喵喵叫唤了声,就在这么微妙的时刻,门外闯进来一个佣人,“大少大少,二少回来了,几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在书房里争起来,你去……”

  女佣人的声音在小书房外戛然而止,因为她正好看见这异常暧昧的一幕。

  这新婚夫妻还真是有情调,大晚上的不睡卧房,跑到书房来睡,女佣人讪笑着说,“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大少你要不要去过去看一眼?”

  “嗯。”司振玄顺势就在顾安童的唇上啄了下,“你慢点收拾,不急。”

  顾安童呆呆的看着他迅速穿好衣服,离开书房,蒙蒙忽然喵呜了声,把她瞬间惊醒。

  她一把捂住嘴,刚才司振玄做了什么?当着那佣人的面亲了她一下?是要在那些外人面前表现两个人的亲密程度么?可就算他们现在是夫妻名义,也不能这么唐突啊……

  哎呀呀,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司岳云来了,而且在书房里跟自己的父母吵架,她居然还在这里纠结一个早安吻的问题。

  顾安童赶到书房的时候,司振玄还没有进去,他似乎在等她。她气喘吁吁的站在他身边,小声问:“吵得很厉害?”

  能不厉害吗?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司振玄还没有说话,就听魏玉兰的怒吼声从书房传出来,“我跟你说了几遍,振玄不是司家人,他只是我们收养的一个孤儿,他不能娶顾安童你懂不懂?”

  顾安童顿时傻了眼,她从来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听见司家的内幕,她刚想避开却被司振玄抓住了手。

  书房里还是乱糟糟的争吵声,但魏玉兰的那句话还在她脑子里回荡,如果司振玄不是司岳云真正的大哥,那司振玄娶她,实际上也是在给他自己在司家奠定更稳定的基石。

  其他的她暂时还不明白,可显然,司家还是希望司岳云能娶她。

  司顾两家的联姻当然重要,不然顾安童也不可能不管陆启岩的想法。

  司振玄面色淡然,仿佛并没有听到魏玉兰的话一般,他松开了她的手,“你今天还有机会选择。”

  说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司振玄这句话让顾安童很不舒服,刚好她又听见江暖娇滴滴的声音从书房传来,“伯父伯母,你们也别逼岳云了,木已成舟,我们今天其实是来找安童的。”

  顾安童深吸了口气,果然江暖也来了,不过正好,如果江暖不来她反而会有些遗憾。

  旁侧的女佣人小声的问:“少夫人,您要不要先去用个早饭。”

  “不了。”

  顾安童来之前太过匆忙,并没有仔细打扮自己,显得有些憔悴,可即便如此,她身上那份与生俱来的雍容气质也让她看起来极为出众。

  她挺起胸膛,推开了书房的门,唇畔带着浅淡的笑意,“大家都在这里呢?爸,妈,早上好。”

  众人一脸惊异的看着她,顾安童刻意没有去看司岳云与江暖,而是径直走到司振玄的面前,坐到他身边,也学着他刚才所为,亲密的挽住他的臂弯。

  这个举动令司家父母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就在刚才,司振玄还在和自己的弟弟司岳云商量,如果司岳云愿意,他还是能娶回顾安童。正如司家父母所说,他不是司家的亲子,昨天所为是应急,但也的确不妥。

  司振玄说得很有道理,司岳云不禁有点动摇,如果不是江暖刚刚横插一句,恐怕他都要同意回司家了。

  可他们没料到的是,顾安童会是这种态度。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司汉祥干咳了声,“咳。安童啊……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

  顾安童懒懒的拂了下长发,柔声回答,“哪里能睡好,毕竟是新婚夜,昨天晚上振玄一整晚都不让我睡好,爸爸您看我这眼圈都是黑的。”

  

伴谣永久007 我可以成全他们

  司振玄略有点意外的瞥了眼顾安童,虽然明知道她在胡说,但他也没有出声反对,而是静静的看着这女人演戏。

  司汉祥和魏玉兰互相望了眼对方,他们原本的如意算盘无法奏效了,这司振玄口中说得好听,居然背地里已经跟顾安童生米煮成熟饭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江暖嗤笑了声,“看来安童你对司家大哥很满意啊,正好也应了我们今天想来请求的事情。”

  顾安童幽深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看向江暖,这个和她认识也有快十年的女人,到这个时候居然还那么坦然,她冷淡地说:“我和振玄怎样是我们的事情,你欠我一个道歉,欠我一个解释。”

  “安童……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但是我已经和你道过歉了。”江暖露出委屈的表情,朝着顾安童走过来,“如果你想让我跪下跟你道歉,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跪下。”

  继续演,继续演你的委屈小媳妇,就好像是她顾安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顾安童冷冷的看着她,根本不打算伸手去拦,江暖见她居然这样,咬了咬牙就要下跪,反倒是司岳云连窜两步,冲到江暖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安童,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说到底也是我的错。”司岳云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反正你现在已经和我大哥在一起了,又何必为难江暖呢。”

  “为难?”顾安童想到自己被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想到不得不硬着头皮为了司顾两家的脸面重新再嫁,想到新婚之夜独守空房的场景,泪水险些就要滑落下来,她抽了下鼻子,哽咽着说:“你觉得我是在为难你们是吧?爸妈,我想问下,出了这种事情,你们司家真的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么?”

  顾安童把话题直接引向司家父母,两人露出了为难之色。

  江暖委委屈屈的站在司岳云身边,小声说:“就算不为我考虑,也为你们的孙子考虑下吧。”

  司汉祥神色复杂地看向顾安童,“安童啊,既然你也喜欢振玄,那爸爸索性成全你们两个,你看怎么样?”

  顾安童侧头看向司振玄,这个男人始终不动声色的看着现场的局面,他这时候才低声回应了她,“你这是何苦。”

  是啊,她刚才非要说他们两个人现在感情很好,板上钉钉的把自己放在无法改变的事实上,否则真的要跟江暖争一争,也不是没有胜数。

  司振玄最明白自己弟弟的心性,左右摇摆,寻常人在面对那么重要的场合未必会马上跟着江暖跑,可是他却被蛊惑了,同理,如果今天顾安童表现得可怜一些,或者激烈一些,司岳云心里害怕,说不定也会回来。

  可是顾安童却偏偏那样说那样做,她是为什么?

  顾安童双眸弯了弯,低声回答:“这不是如了你的意么?”

  司振玄是养子,他想娶顾安童也有自己的想法吧,否则今天上午何必在书房表现得那么亲密。

  司振玄一愣,双眸微敛。

  顾安童转头看向司汉祥,“我可以成全司岳云和江暖,但是我也有要求。”

  魏玉兰见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无奈地挥了挥手,“你说,只要合理我们司家一定办到。”

  “我想岳云既然为了江暖什么都不顾,看来是真爱。”顾安童淡淡的说,“司家财大势大,当初对我这个媳妇也是多方考察,想来岳云的妻子应该更会仔细观察。”

  顾安童的话让江暖的脸色瞬间变了。

  但顾安童根本不理她,继续说道:“可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看考察家世这个环节可以省掉,但人品难道不需要继续考察么?”

  这番话在情在理,哪怕是司汉祥的面色都缓和了下来,“安童说的对,我们司家的媳妇,一定要非常优秀!”

  说话间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司岳云,他已经私下里调查过江暖的家庭背景,简直寒酸到让人无法直视。论相貌她不如顾安童,论才情也不如顾安童,自己这个儿子真是鬼迷心窍了,非要跳到这个叫江暖的祸水里,还生生的来个先斩后奏!

  

伴谣永久008 奇妙的景象

  江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顾安童只是说考验人品,她如果出言反对,不就是表明自己人品有问题,经不起考察么。

  江暖咬了咬牙,暗暗握紧了手指。

  顾安童见司汉祥赞同,眸光微垂,静静地说道,“我知道岳云一直以来都是领着司家的闲职,平时哪怕是不工作也能有一大笔钱吃喝玩乐。我的想法是,砍断他的经济来源,让他体会一下白手起家的感觉。如果他的妻子能够不离不弃,那这人品绝对是让人无话可说的。”

  江暖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顾安童这招非常狠,根本就是借刀杀人。要借司家父母的这把刀,斩断他们的经济来源!

  顾安童唇畔噙着一丝温和的笑意,她始终巧笑嫣然的倚在司振玄的身畔,小鸟依人楚楚动人,江暖的目的是什么,她很清楚,江暖的野心是什么,想要什么,她同样也想清楚了。

  一个女人可以有野心,但千万不要踩着自己朋友的肩膀往上爬,那不是野心那是卑劣。

  但江暖就是这么地卑鄙,她攀上的是司家唯一的继承人,将来要继承司家这个商业帝国的司岳云,而她顾安童,此时此刻陪伴在身边的人,却仅仅是司家的养子。

  即便这样又如何,被江暖勾搭上的男人,顾安童根本不屑回到他的身边,她也绝不可能去挽留什么。

  魏玉兰却是最先反对的,“那怎么行?岳云……”

  “行了。”司汉祥疲惫的挥了挥手,“我答应安童的要求,岳云你找个时间和安童把离婚证领了,接下来振玄你应该怎么做你也清楚。司家的事情就先这样了。”

  顾安童点点头站起身,“谢谢爸爸,这样的安排我很满意。”

  “先这样,你们出去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商量。”

  ……

  四个人陆续离开书房后,魏玉兰不满道,“你没听懂安童的意思么?这妮子嫁给振玄,便一门心思替振玄考虑,岳云要是没了经济来源,他吃什么喝什么?他难道真的要被赶出司家?”

  “你胡说什么!”司汉祥就知道自己的妻子没想明白,虎着脸道,“安童碰到这种事情,心里面难免郁闷,糟糕的是你儿子司岳云你懂么?他都跟那个江暖有孩子了,哪里还有挽回的余地?安童说的是让岳云体会白手起家的感觉,可没说赶出司家。”

  “那怎么处理?啊?”魏玉兰郁闷的问。

  司汉祥覆在妻子耳边说了几句话,她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些。

  其实司振玄这个养子,真的已经非常尽职尽责,他也知道自己不会是司家的继承人,这些年在司氏企业担任着执行董事的位置,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企业在他的领导下始终保持着蒸蒸日上的势头。

  从能力上来说,司汉祥一直都很信任司振玄这个孩子。

  可是魏玉兰却难以解开心结,当年她以为自己无法生育,当司汉祥把司振玄领回来,说是养子,魏玉兰勉强接受了。

  后来她终于怀了司岳云,对司振玄是越看越不顺眼,她总怀疑司振玄是司汉祥在外面的私生子,这就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坐稳司氏企业的龙头位置。

  司顾两家的联姻,从本质上是一次扩大业界规模的合作,可偏偏,司岳云这小子太不让人省心了,把顾安童生生地让给了司振玄。

  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来看,顾安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魏玉兰心里头这个恼火啊,根本无从宣泄,只能逼着司汉祥去想更好的解决办法。

  民政局,顾安童跟司岳云办理了离婚,又转头跟司振玄领了结婚证。

  江暖因为顾安童今天的一番话,没办法和司岳云领结婚证,面色非常难看。

  她对顾安童道,“你的目的达到了啊,祝福你们。不过没关系,我和岳云一定会幸福的。”

  她抚着自己的肚子,笑得非常得意,她原本以为顾安童真的和司振玄好的不得了,但是一同前往民政局的路上,她已经看出来了,顾安童刚才在书房里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伴谣永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伴谣永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伴谣永久全部精彩内容

伴谣永久

伴谣永久

作者:喜小悦状态:已完结

《伴谣永久》喜小悦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婚礼上被新郎抛弃,新娘子当场撂狠话,谁娶我,我就嫁。“我娶。”万万没想到,站起的男人,竟是原新郎的哥哥。一开始他就对她说,他们之间只有利益,她不以为然,没想到,先动感情的人是自己……最后才知道,与她结婚只是为了救他心目中的那个人,这场闹剧般的婚姻到底该如何收场?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