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5-22 14:31:04作者:花火流光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花火流光原创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一寸相思一寸灰免费阅读:苦难中,她以为遇到了盖世英雄,不想却是招来了恶魔,他带着血海深仇而来

《一寸相思一寸灰》盛柏川简晴朗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枕边恶魔

  “啪!”一声脆响,一只精致的珐琅花瓶被重重砸到地上,裂成无数碎片。

  房间内早已一片狼藉,屋外一众佣人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简晴朗无力跌坐在地,她告诉自己不能哭,可泪水却从她的指缝间涌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朝夕相处的爱人,一夜之间,竟然变成了逼死父母、夺走家产的仇人?

  “你在这里使性子,是要做给谁看?”突然,耳畔传来阴沉话语,简晴朗忍不住发颤。

  是他回来了!

  是那个恶魔!

  门外的佣人已经不知所踪,盛柏川挺拔的身形出现在了房门口。

  他确实长得很英俊,一米八五的身高,匀称的身材,深邃的五官,穿着裁剪合身的高级西装,符合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的形象。往常,简晴朗看到他时,会感觉心像被蜜糖浸泡过一样,整个人都柔软、快乐起来;而现在,看到他,简晴朗只感到难以置信、厌恶、仇恨,和一丝恐惧。

  这个男人俊朗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一颗多么冷酷狠辣的心?

  下一秒,她感到下颌一阵疼痛,是他用手狠狠扣住!

  “简晴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盛柏川家里发脾气?还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呢,嗯?”

  简晴朗感觉自己的下颌都要被捏碎,她一字一顿地挤出一句话:“从我家里滚出去。”

  盛柏川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你们盛世集团都是我的了,你家自然也是我的了,而你,当然也属于我。”

  “放开我!你已经利用我拿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你还想要怎么样!”

  盛柏川松开了她,将手撑在她耳畔的墙上:“不够!我要你留在我身边,继续做我的女人!”他冷笑一声,“念在往日情分上,或许你还有一线生机,我不会轻易杀了你。”

  简晴朗沉默片刻,抬眸直视他:“行啊。”

  盛柏川满意地笑了笑,就在这时,简晴朗一把推开他,捡起一块锐利的瓷片,横在自己脖子上,“我宁可死,也不会任你摆布!”

  盛柏川冲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瓷片擦过脖子留下了一道极浅的血痕,他的眼神阴鸷无比:“那就让我看看,你能贞洁到什么时候!”

  不顾简晴朗的挣扎,他拽下领带,把她的双手绑在一起,然后横抱起她,扔到床上。

  他用双手固定住简晴朗的头,狠狠咬住简晴朗的嘴唇,恶意地封住她的呼吸,迫使她在窒息中无意识地贴近他的身体。然后一把掀起简晴朗的裙子,双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游走,吻也如同雨点般落在她的脖子和胸前。

  “住手!不要!”

  “救命!来人啊!”

  简晴朗无助地叫着,然而,整栋楼里,安安静静,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干涩的身体被粗暴地撕裂的瞬间,她的双眼蓦地睁大,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身体像被劈成了两半一样剧痛,而身上的男人浑然不觉她的痛苦,肆意在她身上驰骋。

  “盛柏川……你会遭报应的……”

  男人面无表情只顾腰间发力,狠狠一送,让她又痛苦地尖叫了一声。

  他在她耳边说:“我从不怕报应。”

 

第二章父债女还

  一直到天黑,盛柏川才停止对简晴朗的索取。

  简晴朗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哭得红肿,喉咙也因为尖叫而干涩,全身上下哪里都痛。

  此刻,盛柏川就睡在她旁边。

  即使睡着了,他浑身上下也散发着压迫的气势。

  简晴朗静静地看着他,这就是往日对她体贴入微、爱若珍宝的恋人,而今害她家破人亡、强行占有她的仇人。

  要为父母报仇……

  这个念头一出现在脑海里,就像野草一样疯长,挥之不去!

  简晴朗蹭到床下,又一次捡起一块瓷片,只是这次她将瓷片抵在了盛柏川的脖子上!

  杀了他,和这个恶魔同归于尽!

  杀了他,结束这一切!

  结束这段荒诞可笑的爱情,也结束这场孽缘……

  可还没等她下手,盛柏川的眼睛突然睁开,他不躲不闪低声说,“大小姐,你比我想得勇敢多了。”

  简晴朗一下怔住,他竟然已经醒来!

  黑暗的房间里,她恨恨瞪着他,更绝望的是,他竟然真的一点都不恐慌!

  “你可以动手,然后去投案自首,但是你父母的遗体,我可不敢保证,我那群手下会对他们做什么……”盛柏川的话语简直让她毛骨悚然!

  “你到底要什么!”

  “我只是来取回我应得的一切!”盛柏川缓缓说道,“你还有第二个选择:做我的女人,好好伺候我。否则,你的朋友,你父母的遗体,谁都别想安宁!”

  简晴朗本以为自己已经哭干了眼泪,但这时,泪珠还是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她还有什么办法?

  这个恶魔不仅控制了属于简家的盛世集团,占有了简家的房产,梗换掉了她身边所有可信赖的人。以他现在的财力物力,即使她逃到天涯海角,断掉她简晴朗、甚至她身边的人的活路,也不过是盛柏川一句话的事。

  最可怕的是,他连死者都不打算放过。简晴朗知道,他说到做到。引狼入室、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已是自己不孝,怎么还能让父母死后也被侮辱呢?

  她再也承受不起了……

  为了亲人和朋友的安宁,她不得不委曲求全,承受这屈辱的一切,“保证我父母和朋友的安宁,我就答应!”

  黑暗里,盛柏川只是闭上了眼睛,他甚至没有去理会抵在他脖子上的瓷片!

  简晴朗却如同行尸走肉,手指一松开,瓷片滑落而下。

  ……

  时钟走向凌晨,简家密室内,盛柏川用简晴朗说出的保险箱密码,亲手打开了保险箱。

  保险箱里堆满了金条、珠宝首饰和一些债券,但就是没有简世杰的遗物。

  没有?!

  只是一瞬间失神,盛柏川立即恢复了平日里冷静沉着的模样。

  简世杰这个老狐狸!

  还真是小瞧了他,到死都不愿意把自己的老底交代!也就意味着,他到死都不愿意向盛家忏悔!

  盛柏川沉默地关上保险柜,转身退出密室往楼上的房间直走,眼底唯有冷酷。

  那间房间里,简晴朗正安静地睡在那里。

  既然简世杰已经死了,这笔债,就让简晴朗继续还!

  父债女还,天经地义!

 

第三章立规矩

  简晴朗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

  如果不是不同的房间装饰和身上的剧痛提醒她,她几乎要以为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却有一套精致的衣服整齐地叠放在床头,换上衣服下楼,她看到盛柏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一瞬间,简晴朗望着那张熟悉的俊美的脸,不由得失神。

  热恋时的回忆片段像走马灯一样在简晴朗脑海中闪过。

  她第一见她,他还不是盛柏川,而是闻达。

  在简家的盛世集团和突然崛起的远柏集团斗得水深火热之时,她和父母在一个深夜被一群蒙面人绑走,关在了一栋门窗都被封死的废楼里。

  废楼突然起火,她穿过滚滚浓烟,哭喊着要去救父母,却因为吸入了过多毒气而昏倒在地。醒来时,她已经躺在无意中路过废楼并救起她的“闻达”怀里,成为了父母双亡的孤女。

  她一度以为自己遇到真爱,而直到自己被爱情和信任冲昏头脑,听信他的话换掉了家里几乎所有的佣人,还告诉了他家里保险柜的位置和密码后,他才撕下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

  他根本就不爱自己!

  可她居然引狼入室,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坐下!”是他冷冷开口命令。

  简晴朗一动不动,只是死死盯着他!

  盛柏川抬眸望过去,见她眼底翻滚着悲愤,这双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和记忆中那双干净的眼眸重叠在一起……

  但在他看清眼前的女孩眼底弥漫的不甘和厌恶时,立刻就烟消云散!

  “要我教?”他用力握着简晴朗的手腕,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

  “盛柏川,你弄疼我了!”简晴朗叫起来。

  盛柏川沉凝的男声如同梦魇来袭,“这样就觉得疼?”

  黑暗回忆在他的眼前蔓延开来,拜简家所赐,一夜之间,他从大少爷沦为无家可归的犯人的儿子。他看到自己跪在父亲的遗体边,撕心裂肺地哭泣。母亲搂着他,含泪咬牙说:不能放过简家!

  而他在街上,被一群小混混按在角落里暴打,满身的鲜血换来一场急雨洗礼,却再也换不回曾经的家……

  这时的简晴朗在做什么?

  拥有双亲疼爱,无忧无虑地享受着用别人的血铸成的财富和奢侈的生活!

  “……”简晴朗发不出声音,因为她发现这一刻盛柏川寒冷的目光令人发怵!

  须臾,他他重重松开手,简晴朗始料不及,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一份文件随即甩在她的面前!

  页面翻开落下,简晴朗低头去看,只见上边密密麻麻地列着数十条要求简晴朗必须做到的事:亲昵地称呼盛柏川、看见盛柏川时必须笑至眼底、每天要亲手为盛柏川准备西装、亲手为盛柏川洗澡……

  简晴朗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这都是她热恋时为“闻达”做的一切!

  往日的甜蜜爱情,如今成了噬心的痛,让她不禁喊,“我没你那么好的演技!”

  盛柏川眼眸一沉,她通红的眼睛让他忽感烦闷!

  他起身直直走向她,一把抓起她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带着薄茧的大手狠狠地揉捏起她胸前的丰盈。

  “放开我!放开!”简晴朗剧烈挣扎,这里是客厅,随时会有佣人过来!

  盛柏川一把拽住她的双手,把她的手交叠着压向头顶,然后强硬地打开她的双腿,径直挺身进入了她干涩的身体。

  盛柏川的眸子变得嗜血而狂暴,他双手扳着她的头,毫不怜惜地用力动了起来:“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

 

第四章父辈恩怨

  远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秘书正在汇报公司近期项目进展。

  自始至终,盛柏川都冷漠如初。

  等到汇报结束,秘书冷雪道,“盛总,闻先生昨天下午来过公司,他说您的电话无法接通。”

  盛柏川回忆了一下,昨天下午,他似乎正忙着折磨简晴朗。

  “还有,简小姐今天没带人就出门逛街了……”

  盛柏川猛地睁开眼眸,话语里透出寒意:“是谁给她这个胆子!”

  ……

  盛柏川归来简宅的时候,身后跟着冷雪和一众诚惶诚恐的保镖。

  “换人!”冷雪朝着宅子里的保镖发话,而简晴朗只看见旧去新来,宅子里的保镖换了新人。

  等到旁人退尽,盛柏川缓缓走向简晴朗,俯下身子问:“我只问一次,谁给你胆子违背我?”

  他的指尖冰冷,触到简晴朗的皮肤,让她一阵颤栗,“我只是去给你买燕窝,下次不会再单独出门!”

  她不得不妥协,因为今天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今天是父母的七七,为了弄到祭奠父母的金箔,简晴朗不得不独自出门。她不想再和盛柏川起争执,至少今天绝对不能!

  入夜后不出所料,盛柏川依然按照惯例折磨简晴朗。

  简晴朗那张漂亮脸蛋上的表情看不出有多享受,迫使自己的身体顺从他,并尽力保持清醒。

  可这个人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不过庆幸的是,盛柏川在结束后就离开了,在他眼里,现在的她只是他泄欲的工具。

  她找到宅子里隐蔽的地方,点燃祭奠的纸钱。

  简晴朗跪倒在地磕头:“爸爸,妈妈,女儿不孝,没能救你们,还间接帮助了我们的仇人。但愿下辈子,我还能做你们的女儿。”

  园子里的大树被夜风吹动,窸窣作响。

  简晴朗想起来,小时候,爸爸还在这棵树下为她搭了个秋千。每次荡秋千,她总是让爸爸把她推得高一些。妈妈站在一旁,含笑看着,不时提醒父女俩要注意安全。

  可如今,秋千早已经不见踪影。

  ……

  盛柏川醒来时,简晴朗还没起床。

  管家恭敬进入房间为他送上熨烫挺括的西服,在旁低声道,“少爷,如您所说,简小姐昨天半夜拜祭了她的父母……”

  “砰!”简晴朗卧室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随即出现的盛柏川绷着脸地疾步走进房间,厉声道:“跪下!”

  他知道了?

  他知道昨天她祭拜父母的事!

  简晴朗心知瞒不过去,反而平静了下来:“盛柏川,你没有人性!你就是一个冷血动物!我拜祭我爸妈,是人之常情,有什么错?”

  盛柏川不怒反笑:“我冷血?简世杰用下三滥的手段设计我家,害死我父亲,夺走了他在盛世集团的股份和财产,令我的母亲流落街头艰难度日!这都是你们简家害的!这笔债,难道不是该你们简家偿还!”

  简晴朗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不是的……

  爸爸那么温和慈祥,怎么可能害死别人?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你胡说!是你在胡说!”她狂喊着,却觉得头晕目眩……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简晴朗的眼前浮现起父亲和母亲疼爱的笑脸。

 

第五章当年爱错

  一片寂静的黑暗中,似乎有微光透出来。

  好像是爸爸妈妈在叫她!

  “晴朗……晴朗……”

  “好好活下去……”

  简晴朗猛地睁开了眼睛。

  窗外的阳光晃得刺眼,鼻端传来消毒水的味道,简晴朗发现自己正在一间病房里,而窗边站着一男一女。

  冷雪低声提醒:“盛总,您马上要去会见市长。”

  盛柏川只一个眼神,冷雪就退了出去,他走到简晴朗床边。

  简晴朗别过头不去看他。

  “你的命很值钱,进的圣心医院。”盛柏川一开口便是嘲讽。

  “看到你,我宁可去死。”简晴朗恨恨道。

  “窗户没上锁,你随时可以跳下去去死。”盛柏川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一切,“但是你不会,别忘了,你爸妈的遗体在谁手上——”他伸出手,手心里卧着一枚玉扳指。

  简晴朗的眼睛蓦地睁大:那是……爸爸的扳指!

  “你对爸爸他做了什么?”她的声音陡然拔高,脸上露出惊恐与愤怒的表情,挣扎着起身,向盛柏川扑过去,盛柏川一闪身,简晴朗重重地从床上跌到地上。

  “他已经不在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打扰他!”她嘶哑着声音质问盛柏川。

  盛柏川冷冷地看着跌到在地板上的简晴朗,她的脸上满是愤怒与仇恨,看起来却带着别样的倔强的美感。

  “简世杰害死我父亲,我只不过拿走他一枚玉扳指而已!不想看到更多东西,就乖乖听话,不要让我看到跟简家有关的一切!”他收起玉扳指,无视于还跌倒的她,径自走向病房外。

  简晴朗追着他喊,“我不信,你是在说谎!”

  盛柏川没有停下步伐,“你的想法于我无足轻重,不过我想你明白,你的命现在只有我能做主。”

  守在病房外的保镖们适时地打开了病房的门,简晴朗闭上眼睛,强忍住泪水。

  她不相信,那么温柔慈祥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做出陷害朋友的事?

  盛柏川一定是在说谎!

  却依稀记得儿时,父亲有时候会发怔。她不明所以地用白白胖胖的小手替父亲抚着胸口,奶声奶气地问:爸爸怎么了?

  而父亲总是笑笑说:想起你盛伯伯了。

  盛家和简家之间真的发生过这些不堪的往事?

  就在她思绪游离的时候,一名年轻的男医生带着护士走进了病房。

  在看清病床上的人时,男医生难以置信地叫起来:“晴朗?!”

  听到熟悉的声音,简晴朗抬起头,也惊喜地叫道:“邓怀远?是你?”

  邓怀远是毕业于国际一流的医学院的高材生,是简晴朗中学时的学长兼好友。高中毕业后,他就出国去继续深造,由于学业忙碌,一直没有回国。一开始,简晴朗还和邓怀远还保持联系,但很快,经历盛世集团垮台、双亲去世的一连串打击后,两人阴差阳错断了联系。没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简晴朗隐约能感觉到邓怀远对她的感情。

  只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谁都没有说出口,就这么匆匆错过了。

  如果,当时她爱上的是邓怀远,不是盛柏川,一切都不会发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是她爱错了人!

一寸相思一寸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全文

一寸相思一寸灰

一寸相思一寸灰

作者:花火流光状态:已完结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花火流光原创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一寸相思一寸灰免费阅读:苦难中,她以为遇到了盖世英雄,不想却是招来了恶魔,他带着血海深仇而来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