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8-28 15:57:45作者:阿商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阿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顶着巨大压力,她还是爱上了他,陷入一段混沌之恋。然而,他却背叛了她。她愤而反击,公然拍卖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没想到,买下的人,竟然是……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阿商小说)完本在线阅读(冷昱泽陶宛萤) 免费试读

冷昱泽陶宛萤小说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推荐章节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004上去,揍他

  “铃……”刺耳的电话声,突然响起。

  冷昱泽瞥一眼她憋红的脸,松开了手,拿起旁边的电话,“喂?”

  “昱泽”电话里传来陶景山的声音。

  他唇角一勾,瞥了眼不停咳嗽的宛萤,声音温润,“景叔,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宛萤的。”

  宛萤猛地抬起头,扑上去想要夺过电话,却被他抢先一步挂断。

  他收起身上的戾气,瞥了眼她春光泄尽的身子,冷淡道,“换衣服,十分钟后下楼。”

  宛萤气极,“该死的,你凭什么对我下命令?!”

  他微微一笑,“你最好从今天开始习惯。”

  冷昱泽强制性地将宛萤带到了星宇集团。看到宛萤这位大小姐,几乎所有人都绕道走。

  走了电梯,宛萤抱着双臂火大地盯着他。冷昱泽只当没看到她杀人般的目光,即使头上缠着绷带,也丝毫不损他的俊美。

  电梯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小职员,躲在角落半天没敢吭声,胆怯的瞅了瞅宛萤。

  宛萤眸光一眯,朝他逼近,他缩缩身子,“陶、陶小姐……”

  她挑起眉,“你知道我是谁?”

  “……嗯。”

  冷昱泽目光扫过她,饶有兴致地看她接下来的举动。

  宛萤倾身向前,将手搭在男职员的肩膀上,妩媚一笑,“想不想跟我约会?”

  男人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他没有听错吧,星宇集团的大小姐竟然主动开口邀约?

  “想不想?”

  他忙不迭地点头。

  宛萤悠悠一笑,纤细的手指指向冷昱泽,语气冰冷,“那就上去揍他,我不喊停你就不许停!打死了,打残了,我来负责。”

  男人傻傻地转过头,目光对上冷昱泽时,顿时打了个冷战,“冷总监……”

  “宛萤,别闹了。”冷昱泽长臂一伸,直接抓着她的衣领,将她拎出了电梯。

  “冷昱泽,你给我放手!”

  他贴近她,脸上带着微笑,压低声音冰冷地说,“不想让自己难堪,就乖乖地配合!”

  说话间,他已经带着她进了办公室。

  宛萤气愤地拍掉他的手,伸出食指戳着他结实的胸膛,“我告诉你,就算我一把火把这里烧了,也没人敢管我!你还是趁早打包好东西,等着滚蛋吧!”

  他笑笑,似乎不屑跟她争执。

  就在这时,秘书敲了敲门进来,将一份文件放到办公桌上,“总监,待会儿开会的资料已经准备好了。”

  宛萤扫了眼桌上的文件,皱眉道,“坤叔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向董事会申请辞退?”

  冷昱泽后背靠向椅背,冷淡地说,“这是公司内部的事。”

  “公司内部?呵,这家公司姓陶,不姓冷!就算是内部,那也是我们家的家事!”宛萤眸光凛然,逐字逐句地说,“坤叔从小看着我长大,算我半个亲人,谁敢针对他,我不会就此罢休!”

  冷昱泽漫不经心道,“你觉得我在针对他?”

  “难道不是吗?冷昱泽,你让你妈妈嫁给我老爸,你的目标是星宇吧?哄得我家老头子头脑发热,对你信任有加,然后你再除掉公司元老,到时候,就没人拦得住你了。”

  听到她的分析,冷昱泽笑了,起身走到她身前,很自然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我要是告诉你,我的目标不是这家烂公司,而是你,你会怎么样?”

  宛萤一愣,眯着眼盯着他,“如果真是那样,我会再次打烂你的头。”

  冷昱泽失笑,“陶宛萤,原来你也会害怕。”

  她不甘示弱,“我怕什么?”

  “怕自己会输,所以,你不敢玩这个游戏。”

  “什么游戏?”

  冷昱泽坐下来,目光充满自信,盯着她犹如猎物,高调地进攻,“一个,谁先爱上谁的游戏。”

  宛萤蹙眉,眼前的男人,似乎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怎么,不敢?”

  她冷笑着,转身就往外走,“你会输得很惨。”

  ……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台上几个妖娆的女人大跳辣舞。

  宛萤心情糟糕极了,啤酒喝了一瓶又一瓶。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005这个男人很危险

  这几天,冷昱泽白天把她强制性地带到公司,还亲自把她监管起来。下班后就直接把她拎回家,不管她骂他,还是挑衅他,他通通无视,这怎能让她不郁闷?

  陪她坐在一起的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约翰,他好笑的说,“不就是个拖油瓶,你至于跟他较劲吗?”

  说话间,他还不停朝后面的美女抛飞吻。

  宛萤喝得醉醺醺的,“哼,冷昱泽,你别得意!姐姐跟如来佛斗的时候,你还被压在五指山下呢!”

  约翰摇了摇头,他知道某个人要倒霉了。凡是被陶宛萤看上的,没有跑得掉的。

  “嘿嘿,那边那位美女好像对我有点意思哦。”约翰站起来朝对方走去。

  宛萤懒得理会他泡妞,起身朝卫生间走去。她酒量本来还不错,很少喝醉,但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容易喝多。

  她扶着墙,脑袋昏昏沉沉的,胃里一阵阵翻滚,恐怕坚持不到卫生间了,她捂住嘴巴,随手推开一扇门……

  屋子里,站着一排黑衣保镖,屋子中间跪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他的太阳穴上抵着一把枪,他哆嗦个不停,战战兢兢地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昏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男人,他双腿交叠,灯光撒在他的身上,刚好挡住他的半张脸,只看到他光洁的下巴,薄唇微微扬起,似嘲弄,似睥睨。

  他慵懒的抬起手,手下会意,轻轻勾动板机……

  消音枪“噗”地一声,中年男人身体一颤,无声地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门开了……

  所有人都转头,盯着站在门口中的女人。

  角落里的那个男人,下巴微抬,犀利如刀的目光直直地射在她身上。

  宛萤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尸体,脑子一阵空白,手扶住门框,吐得稀里哗啦。

  男人从容不迫地站起身,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的身材勾勒得颀长挺拔,胸前的扣子随意地解开两颗,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看上去性感十足。

  感觉到身后有股煞气在靠近,宛萤身子一颤,僵硬地转过头,努力不去看血泊中的尸体,恍惚间,好像撞进一对深邃的幽眸中。

  他仍站在阴影中,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可是她却没来由地感觉到恐惧,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非常危险。

  她后背抵着墙壁,手已经悄悄摸向了门把手。

  男人一言不发,缓缓抬起了手……

  一群保镖朝她冲了过来,她飞快地拉开门,跑了出去。

  宛萤连头都不敢回,她没往大门外跑,而是迅速混进了正跳着热舞的人群里。

  此时,约翰正搂着一名美女,在美女耳边说着悄悄话,突然,美女被人猛地拉出去,还不待他反应过来,怀里就换了另一副柔软的身子。

  “宛萤?”

  “别说话!快,搂紧我!”宛萤焦急地说,偷偷瞄了一眼那几个追过来的保镖。

  “宛萤,你别开玩笑了,我可不喜欢搞基!”约翰跟她太熟了,都没把她当成女人。

  “你这个精虫上脑的白痴,快点按照我说的去做!”

  注意到那群保镖正朝这边靠过来,宛萤急得声音都在颤抖。

  约翰这才意识到什么,他二话不说,一把将宛萤的脸按进自己怀里,俯首到她耳边,像酒吧里其他猎艳的男人那样,脸上挂着轻佻的笑,低声说道,“喂,臭丫头,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宛萤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镇定,“我看到有人被杀了。”

  约翰身体一震,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眼角余光扫到分散在角落里的保镖们,皱紧眉头,“跟我来!”

  他是这家酒吧的常客,对这里熟悉得很,带着装醉的宛萤,左拐右拐出了后门。一出门,他就拽着宛萤撒腿狂奔,“有没有看到凶手是谁?”

  宛萤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个站在角落里的影子,尽管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可他给她的感觉非常可怕,就像是梦魇,一直她的脑海里缠绕。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006你凭什么管我

  酒吧内,那具尸体早就被处理掉了,不留一点痕迹。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抬眸看向那群保镖,“人呢?”

  保镖低下了头。

  男人起身,朝门口走去,“找出来。”

  “是。”他们知道,这是灭口的指令。

  “宛萤,这几天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要去!今晚的事情,我会去查清楚的!”约翰送宛萤回家的时候,特意叮嘱她。

  酒吧里的那群人怎么看都像帮派,她很清楚那些人的厉害,只要他们想找,就一定会把她给找出来,特么的,运气真差,竟然招惹到那群人!

  宛萤愤愤地回到家里,刚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对面的门突然开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冷昱泽拧着眉头盯着她,闻到她身上的酒气,脸色登时阴沉下来,“你喝酒了?”

  宛萤撇了撇嘴,没心情跟他多说,推门走进房间,正打算关门,冷昱泽一手撑住房门,冷着脸说,“我不管你以前玩得有多疯,不过现在,12点之前,你必须出现在我面前!”

  “我想几点回家就几点回家,你凭什么管我?”她刚才受到的惊吓,一股脑的化作了怒气,向他发泄了出来。

  冷昱泽脸色阴沉,周身散发出可怕的戾气,“陶宛萤,你尽管违抗我的门禁试试!”

  “冷昱泽,你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再来向我发号施令吧!你不过就是那个贱女人带来的拖油瓶!”

  他瞬时暴怒,一把揪住她的衣服,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我警告过你,不许再针对我妈!”

  宛萤气急,抬脚就踢向他的下腹,他像是早有预料一样,直接把她推到床上,两手死死地卡住她的脖子。

  “别碰我!”宛萤奋力挣扎,叫得歇斯底里。

  冷昱泽双眼赤红,冷笑,“我倒要看看,星宇的千金小姐,有什么碰不得的!”

  突然,她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一副任他摆弄的架势。

  冷昱泽也跟着停了下来,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她。

  宛萤的字典里就没有“懦弱”这两个字,她宁愿剩下力气来报仇,也不愿意浪费在无谓的挣扎上面。

  在酒吧遇到的事情,确实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发泄了一番之后,她的身子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冷昱泽也冷静了下来,他看出她有些反常,他拧起眉,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

  从这个角度,刚好能将她惹火的身材收入眼底。

  突然,宛萤猛地抬头,用力撞上他的额头,发出“咚”地一声。

  “该死!”冷昱泽吃痛地捂着额头,“你疯了吗?”

  宛萤推开他坐起来,一阵头晕目眩后,差点又栽到床上。她努力的甩了甩头,紧了紧身上被撕破的衣服,冷冷地说,“做个疯子有什么不好?杀人还不用偿命!”

  冷昱泽目光阴冷地盯着她,却在看到她红肿的额头后,怒气一滞,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他起身走出去,很快拿着一支药膏回来了。

  “过来。”

  宛萤面无表情,“不用你装好人!还是等我老爸在的时候,你再发挥你的演技吧。”

  冷昱泽一把拽住她的手,强硬性地将她按在旁边上,然后挤出些药膏,动作粗鲁地抹到她红肿的额头上。

  “嘶~”宛萤痛得吸了口冷气,“你这算是变相的报复吧!”

  “没错!”冷昱泽虽然嘴上这么说,手上的动作却轻了许多

  半晌,他又开口,“今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宛萤悻悻地别开脸,“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007一个不该惹的人

  冷昱泽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跟他对视,“景叔不在,我就要对你负责。现在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一句“负责”,让宛萤脸色微变,她一把拍开他的手,“喂,你别太把自己当盘菜了!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我要洗澡了,如果你想进来参观,我倒是没有意见!”

  冷昱泽皱眉,对于宛萤这副软硬不吃的态度,感到有些头疼。

  正在行驶的豪车内,手下阿弦将资料递给坐在对面的男人,“玄爷,这是昨晚那个女人的资料。”

  男人伸手接过,翻开一看,眉梢轻挑,“陶宛萤?”

  “是,她爸爸就是星宇集团的总裁。”

  男人漂亮的唇微微一勾,“有意思。”

  陶家,一大早,门铃就被按得直响。

  刘嫂打开门一看,“约翰少爷,你要找小姐吗?她还没……”

  “我知道,我自己上去找她!”约翰一阵风似的冲上了楼。

  正巧,冷昱泽从楼上下来,看到火急火燎的约翰,眉头一蹙,“刘嫂,他是谁?”

  “哦,他是小姐的朋友,耿家的约翰少爷。”

  冷昱泽坐到餐桌前,“他和宛萤的关系很要好吗?”好到可以毫无顾忌地闯进她的房间?

  刘嫂笑着回答,“那当然了,约翰少爷从小就爱跟着我们家小姐。依我看,他啊,八成是喜欢我们小姐的。”

  冷昱泽笑容变淡,低头继续吃着早餐。

  约翰冲进宛萤的房间,直接掀开被子,强行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宛萤!快点醒一醒,这回麻烦大了!”

  宛萤勉强睁开眼睛,“什么麻烦啊?怎么,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约翰先回身关了房门,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昨天那伙人,我已经打听清楚他们的来历了!”

  宛萤一个激灵,睡意全消,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问道,“他们是谁?”

  “听说过圣灵财团吗?”

  “跟圣灵银行是一家吗?”

  约翰点头,“对,就是那个垄断银行业、石油、化学工业、通讯……总之,凡是赚钱的生意,他们都会插上一脚的圣灵财团!昨晚出现在酒吧里的人,就是圣灵财团的!”

  宛萤一怔,“你确定吗?”

  约翰点头,“我昨晚把你送回来之后,又回到酒吧,灌了老板三四瓶酒才套出来的话,百分百确定!”

  “该死!”宛萤抓了抓凌乱的长发,随意套了件外套到身上,光着脚跑到衣柜那边收拾衣服,“约翰,我要先去美国避一避。”

  “现在?”

  “现在不走,难道还要等他们过来拿着枪指着我头吗?”

  就在这时,房门响了两声,冷昱泽推门走了进来,毫无温度的目光落在宛萤裸露的双腿上,眉头微微蹙了蹙,“快点下楼来,妈和景叔回来了。”

  他离开后,约翰扭头望着宛萤,“怎么办?”

  宛萤懊恼的咬咬唇,“先下去再说。”

  楼下,封雪一身时尚贵妇装扮,娇笑连连,“昱泽啊,这是你景叔给你买的礼物。”

  “谢谢妈,谢谢景叔。”

  好一个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啊!

  宛萤冷笑着走下楼,封雪看到她,立马板起脸,“刘嫂,把我的东西拎上楼。”

  “好的,夫人。”

  等老婆上了楼,陶景山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塞进女儿手里,“宛萤,这是爸爸给你买的。”

  宛萤打开一看,里面是颗蓝钻挂坠,她“啪”地阖上盒子,径直走到冷昱泽跟前,硬是把他手中的礼物抢过来,挑衅似的扬起眉,“我要这个!”

  “宛萤!你干什么?!”陶景山赶紧从女儿手里把东西抢过来,又还给冷昱泽,“怎么这么不懂事?我不是给你买了一份嘛?那份是昱泽的礼物!”

  宛萤下巴一抬,“我不管,我就要那个!”

  冷昱泽笑笑,把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到她手上,“景叔,没关系,宛萤喜欢就送她好了。”

  宛萤嗤笑出声,又把盒子扔在了地上,“笑死人了!这是我老爸花钱买的,要你送?”说完,扭头就走。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008她会哭吗?

  陶景山恨得直咬牙,“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昱泽啊,你别见怪,这丫头是被我给惯坏了!”

  冷昱泽垂眸微笑,“景叔,宛萤现在是我的妹妹,以后,我也会一样惯着她宠着她的。”

  “好孩子,好孩子……”陶景山立刻感动得热泪盈眶。

  楼上,约翰看到这一幕,一个劲地摇头,“啧啧啧,这家伙果然厉害啊!”

  陶老爷子可是出了名的老奸巨滑,这个叫冷昱泽的家伙能把他哄得团团转,可真是不简单!

  宛萤冷笑,“就是一戏子!”

  她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回头对约翰说,“帮我订机票,我今晚就离开!”

  约翰皱了皱眉,“你一个人能行吗?”

  宛萤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地说,“从小到大,我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不行的?”

  约翰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扑过来抱住她,“傻丫头,说什么呢?你不是一直都有我吗?”

  宛萤用手将他的脸推开,一脸嫌弃,“滚开啦,恶心吧啦的!”

  “我不!”约翰就像小时候一样,耍赖似地缠着她。

  突然,房门推开了。

  冷昱泽手里拿着那份礼物,微冷的目光扫视着连体婴似的两人。

  约翰讪讪的起身,宛萤腾地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你打扰到我们了。”

  他收回冰冷的目光,“那么,就请你们下次记得关好房门!”

  这时,隔壁房间传来封雪尖利的声音,“那是我特地给昱泽挑的礼物!足足走了七条街才买到的,为什么要便宜她?”

  “嘘~雪儿,你小点声,宛萤会听到啦……我再给昱泽买一份好不好?”

  “景山,你怎么管教女儿的?这么没家教!”

  “哎呀,雪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宛萤的妈妈走得早,就我一个人带着她……”

  “哼,原来是有妈生没妈教!”

  她说的很大声,每个字都清晰地传到了宛萤的耳朵里。

  冷昱泽蹙了蹙眉。

  突然,约翰一阵惊呼,“宛萤!不要!”

  冷昱泽一回眸,就看到宛萤愤怒地抓着花瓶要往外冲,约翰死死的抱住她道,“你现在还有心情去惹事吗?”

  宛萤咬着牙,“放手!我就是要让她看看,什么才是‘有妈生没妈教’!”

  “宛萤!你冷静点!”

  冷昱泽走了进来,从她手里抽出花瓶放到桌上,回头盯着她道,“当别人瞧不起你的时候,你一定要这么冲动地去印证他们说的话是对的吗?”

  “冷昱泽,你少在这里装好人了!”宛萤从约翰怀里挣脱,愤怒地指着隔壁房间,“那个是你妈!你当然要向着她说话了!不过无所谓,我根本就不在乎!因为,在我的眼里,你们什么都不是!”

  “砰”地摔上门,她跑了出去。

  转身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她眼角流出了一滴泪……

  冷昱泽心头一颤,她……会哭吗?

  宛萤从楼上冲下来,就看到客厅里背对着她站着一个男人。

  他至少一米八五以上,随意而慵懒地倚靠在落地窗前,紧身黑裤,包裹住他修长结实的双腿,上身穿着一件同色的修身外套。衣着看似普通,似乎还带着一丝市井间的痞气,但不可忽视的是,他全身上下都透出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霸气,那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能效仿的。

  听到动静,男人慢慢转过头,他有一张妖孽的面庞,尤其是那双眼睛,异常幽深,不经意间流露出几丝犀利,迷人且致命。

  他勾勾唇角,光采潋滟,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她。

  “陶小姐?”

  宛萤拧了拧眉,“你是谁?”

  “玄?”冷昱泽跟在宛萤身后下了楼,脸上难得露出真挚的笑容,态度温和的替她介绍,“他是我妈妈的堂弟封洛玄,按辈分,我该叫他一声小舅舅的,但是论年龄,他比我还要小两岁。”

  说着,他就迎了过去。

  一听是封雪那个女人的亲戚,宛萤顿时沉下了脸。

  约翰趁机将她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宛萤,现在不是跟那个女人较劲的时候!既然决定要离开,咱们就要妥当安排好一切!”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全部精彩内容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

作者:阿商状态:已完结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阿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顶着巨大压力,她还是爱上了他,陷入一段混沌之恋。然而,他却背叛了她。她愤而反击,公然拍卖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没想到,买下的人,竟然是……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