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00:59作者:琴瑟工作室

作者琴瑟工作室刻画的主角东方朔温凉人物出场了。不负江山如画小说全文分享,不负江山如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不负江山如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南盛国,西梁国,东离国,北岳国四国鼎立,和平共处。现任南盛国君东方琰心思深沉,内心多疑。西梁、东离、北岳三国正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不负江山如画》《不负江山如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by琴瑟工作室 免费试读

不负江山如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不负江山如画第一章 清凉风

南盛国与东离国交界,坎离城,硝烟四起,荒草丛生。

再看去,东离的军队四散窜逃,溃不成军。

正此时,本可乘胜追击的南盛大军却突然止步不前,停止追击。即便如此不合时宜,万千将士的眼中却无质疑,唯有坚定。对主帅的坚定。

“殿下!”他的属下满目隐忍。这个时候撤军,无异于放虎归山。

“东方朔!”南宫言干瞪着眼,恨不得狠狠揍他一顿。将功劳拱手让人这等蠢事,也就他东方朔一人做的得心应手。东方朔忍得,他南宫言可忍不住。这战功,东方朔不要,他南宫言领了。

不等东方朔开口,南宫言已拔腿而去。前腿未踏出营帐,清冷的男声便已出口,“不准去。”

平淡的语气,却透出不容置疑。

“你就忍着,早晚有一天连你这条命也一并丢了,到那时你再后悔去吧!”南宫言对东方朔的一切知根知底,出口更是口无遮拦。

众将士只觉浑身冰凉,营帐内一时间冷若寒冬。

“启禀殿下,八百里加急!”帐外喊话声分外清晰。

南宫言轻咳了几声,扭头装模作样地寻了自己的位置坐下,话里却不掩讽刺,“不知这回你那好父皇又给你带来了什么惊喜。”看似无意的话,却令东方朔拧起了眉。

父皇不惜连下三道加急召令,将自己召回南陵城,不知又有何思虑。

“殿下,南陵城是否发生什么大事,急需殿下回去主持大局?”他的部下忠厚老实,不禁忧心。

“能有什么大事,你那父皇最惦记的事恐怕就是怎么害你。”南宫言斜眼望来,不依不挠。

“南宫言!”要不是南宫言是太子殿下的好友,又是与他们共过生死之人,他们非揍的他满地找牙不可。

南宫言看着一干人等隐怒不言的隐忍,笑意几乎要溢出眼眶。东方朔的属下,跟东方朔还真是同一个性子。但很快,南宫言的笑容戛然而止,目光冰冷,直刺不支一声就拉开营帐径直而入的男人。

男人一身蟒袍,容颜俊美,细看五官与东方朔还有几分相似。

南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南盛国有两位皇子,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一位是太子东方朔,一位便是眼前的人,少年封王的南盛四皇子——东方航。

“大皇兄,父皇急召皇兄回宫,特派小弟前来。东离的余孽,小弟自会清理,皇兄且放心。”东方航温和的目光一一扫过账内的人,唯独对南宫言憎恶的视线不见。南宫言自讨没趣,冷着脸拔腿就走。

东方朔沉默良久,目光扫过愤愤不平的将士,挥袖,“你们留下。”

东离已是强弩之末。东方航的本事,他信得过。更何况眼下他更担心父皇如此着急召他回去……

东方朔对众将士几声吩咐,又对东方航几声叮嘱,才出账外。账外不远处一颗大树上,南宫言冷冷的靠着,高挑的凤眼轻眯,见他只带了贴身侍卫离刃,翻了个白眼,翻身上马。旁边,东方朔和离刃的马早已静静地等着。

“离刃,派人紧盯边疆这处。”男声清冷。

离刃得令,纵马朝另一方向奔去。东方朔这才翻身上马,纵马追上南宫言。

南宫言余光见东方朔一身银白戎装,面容俊美,却面无表情,白白浪费一张俊脸的模样,又见帐篷门口浅笑着目送他二人远去的东方航,心中不是滋味。说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他就是觉得东方航别有居心。

策马而行,风餐露宿。

两日后,东方朔二人到达南盛都城,南陵城。

一入主城,一小道消息不胫而走。皇帝要为温国公府的小姐赐婚。此消息一出,举城皆知。南陵城的人一清二楚,这南盛,要说适婚的贵公子,无非是兵部侍郎南宫家的公子,四皇子东方航,太子东方朔。

东方皇室七位皇子,东方朔为最大,年方二十,早该到了娶妻的年纪。不过东方朔常年在外征战,是以二皇子东方朗、三皇子东方琪都已纳妃,东方朔的太子东宫仍然是不见女色,甚至连一个小丫鬟都没有。

五皇子才十三,谈及纳妃还为之甚早。思来想去也就那三位能当的这赐婚。就是不知到底花落谁家。

南宫言一听有自己的事,又闻得宫里的人今日便去温锦海那里宣旨,立刻舍下东方朔,朝温国公府飞驰而去。东方朔深知南宫言的禀性,生怕南宫言大闹温国公府,但眼下自己回宫复命在即,只好任由南宫言去闹。

南宫言心中算的清楚,要是那赐婚的对象真是自己,他就大闹温国公府再拍拍屁股走人,那些草包休想找到他。他的婚姻嫁娶,从来都是要自己做主。即便是皇帝老儿,也休想来干涉他的事情。

纵马飞奔至温国公府,见那宫里宣旨的人才出门口,一把扯住那人的衣领,面笑心不笑,“这皇帝老儿又打谁的主意?”

那人被吓得瑟瑟发抖,没多久便透露了,“太子殿下。”

南宫言一脸嫌弃地放开那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却更冷。这温国公府一无权二无势,温锦海那老头完全靠阿谀奉承才坐到今天的位置。温国公府,何德何能,能当得起太子妃这个名号。

东方朔啊东方朔,你尊敬的父皇,根本不在为你着想。连他这个外人都心知肚明,唯有东方朔不管不顾,对东方琰尊敬有加。

策马转身,马蹄绝尘。

南宫言却在无人的角落,藏好马匹,纵身跃入温国公府的内院。他倒要看看,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人到底是谁。

温国公府内,人人肃穆,无人有温国公府即将出一个太子妃的喜悦。温锦海冷冷地坐在主位,不耐烦地询问,“温福,大小姐怎么还不过来?”眼底藏不住的不耐与鄙视,还有一丝难以压抑的恨意,让外面看的一清二楚的南宫言错愕。

温国公府何时来的大小姐?

“老爷,老奴早已派人去请。”温福深知温锦海对这个大小姐的蔑视,“但大小姐迟迟不开门。”

“放肆!”温锦海怒极。没想到,当年的事,竟是那个贱女人搞的鬼。可如今他还要依靠这个贱女人的女儿,一时间也不能撕破脸,“再去!就算是绑也要给我绑过来!”这个逆女,果然是贱人的女儿,再不给她点颜色看看,简直无法无天了。外露的戾气令一旁的姨太太和温暖都感到畏惧,大气都不敢出。

温福应声而去,却又失败而归。

“老爷,大小姐院上都是倒刺,门又坚固,家丁们力不从心。”温福惶恐。

“没用的东西!”温锦海气急,茶几被拍的直颤。眨眼间,温锦海人已在门口,双手背负,目光不善,“走,随我去看看!”

这温锦海会武!南宫言轻笑,老狐狸,藏得够深啊。

——

 

不负江山如画第二章 清凉月

众人七歪八拐,直到南宫言觉得快出温国公府,温锦海才在一处偏僻的小院门前停了下来。抬腿一踹,坚固的门轰的一声向后倒去砸在地上,溅起尘土无数。南宫言啧啧一声,看的津津有味。

小院内,一张摇椅,一块绒毯,一张大理石圆桌,一片青竹。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女声轻柔。

听闻那震天的声响,温凉眼色一冷,不抬眸,反低头,果然见摇椅上的母亲重咳了几声,眼看即将转醒。直等到摇椅上的人转醒,温凉安慰了几句,摇椅中的人再次沉沉睡去,才抬头。

“你们是谁?所谓何事?”温凉替娘亲盖上绒毯,才举步朝众人走来。

明媚的阳光中,一身布衣,毫无装饰的温凉信步而来,身后竹影婆娑。恬淡的气质,令人不由追随。直到温凉踏出小院,众人才如梦初醒。

温锦海怒气更深,指节被捏的发白。

南宫言心中畅爽,眉目一挑,目光望向摇椅中的人。那人三十年岁,面色苍白,泛着病态。看脸色,已是病入膏肓。但是要救,也不无可能。东方朔的母妃梁子容,医术高超,若能让她一瞧,没准还有转机。

还来不及多想,南宫言的目光便被那边的动静吸引。

“逆女!”温锦海冷喝。

温凉不悦地蹙眉,确定动静不会影响到娘亲的睡眠,才淡淡地望去。第一眼,她就知道那是她爹,从她出生就没有疼过她一次的爹爹。这个爹,她不认,她为何要认?

温锦海不说话,温凉自然不会接话。

“喂,爹爹跟你说话,你耳朵是不是聋了!”温暖从小娇生惯养,看温凉一身粗布麻衣,不免嫌弃,说话更是口无遮拦。

温锦海沉默,算是默认温暖对她的针对。温凉目色一冷,倔强地迎上温锦海的目光。

“今日,陛下下旨赐婚……”温锦海怒极,但眼下还要靠温凉,并未表露自己的怒意。

不等温锦海说完,温凉已断然回绝,“不嫁。”

“你!”温锦海冷喝一声,“由不得你说不!”

温凉冷冷地望去,漆黑的眼仿佛是一个漩涡,令温锦海顿生寒意。回过神时,才惊觉自己已经一脚将温凉踹倒在地。

“姐姐,嫁给太子殿下,你就是太子妃了……”温暖见气愤剑拔弩张,不由开始利诱。

太子……

“好,我嫁。”

三个字吐出,温凉起身拍拍上的尘土,再不看众人鄙视的眼神。回到小院,静静守在摇椅旁。那些人的目光,根本不值得她在意。

南宫言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兴致高涨。

这温国公府的大小姐,不错。

自从她答应嫁太子以来,身边便笼罩着太多闲言碎语。有说她不知廉耻攀龙附凤的,有说她贪财恋权的,对此她一概无视。那些人的话,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影响,不过便是耳旁吹过的一阵风罢了。

“站住,来者何人。”几日后,宫门外,一粗布麻衣的少女正被阻拦在外。

“我找太子殿下。”温凉提气,欲言又止,眼神急切。

守卫上上下下将温凉打量了一个遍,不屑地高举手中的长枪驱赶,“走走走,赶紧走,太子殿下不会见你的。”区区一介布衣,也想要见太子殿下,简直是痴人说梦,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温凉心中急切,却苦无办法。只好设法转移守卫的注意力,想要闯入。没想带被眼尖的守卫察觉,推的她重心不稳,向后摔去。她咬着牙准备忍受疼痛,却不妨撞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东方朔帮助温凉站稳,便放开了她,移开几步去。

温凉正欲道谢,就见两名守卫恭敬地问候,“殿下!”

他是皇子!温凉眼前一亮,在东方朔举步离开之前,抓住了东方朔的手,话里带着些微祈求,“带我进宫。”她咬着牙,不敢看面前的男人。她从未如此唐突,但眼前,又有什么比得上娘亲的病。

“为何进宫?”东方朔拧着眉看着被温凉抓住的衣袖。

此时温凉心中的局促反而少了些,目光已被哀伤占满,“我娘亲快死了,我想救她。”

东方朔久久地望着温凉,久到温凉觉得自己一定会被拒绝,面前的男人却一把抓起她的手,眨眼间,她已被带着蹿出几丈远。从不知轻功为何物的温凉,纵使再淡然也不由惊叫出声。抬眼望去,冷峻的男人眼里竟有着丝丝笑意。

“怎么走?”清冷的男声不变。

温凉任由东方朔抱着,一时间不知如何。但她本是聪慧之人,很快领会了东方朔的意思,一边指路,一边错愕,“为什么要帮我?”她甚至不认识他。除了那个即将要嫁的太子,她对南盛的皇室几乎一无所知。

耳旁刮过的风十分锐利,让她听不清男人的回答。而后她也不再问,因为眨眼两人已经回到了温国公府。

越往居住的小院走,温凉便感觉到越冷。直到她深深打了个寒颤,才惊觉冷气全出自身旁的男人。她错愕,但很快便无心思去猜测他的想法,只因屋内连声的重咳,已令她心惊胆战。

东方朔冷眸扫过清贫的小院,目色微凉。

温国公府,何时贫困到这种地步?

“娘——娘——”温凉急切地唤着,却唤不回床上的人的一丝清明。久居偏僻的小院,让她对事知之甚少,而出事的却是她在意的娘亲。此时此刻,温凉不由慌了阵脚,迫切地想要抓住这一根浮木。

东方朔将小院里里外外打量个遍,望去时,就见温凉半身趴在床沿,注视着他,目光汲汲,眼神祈求,却只盯着他不说话。

“求你,求你救救她……”下了极大的决心,温凉颤抖道。

床上的人面色惨白,伴随止不住的重咳,简陋的木板床随着重咳发出吱吱的声响。门外的青松随风摇晃。

东方朔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温凉如此失措的表情。到后来温凉失措时,他却难以见到了。

东方朔冷然。几步上前抱起床上病入膏肓的人,向外迈去。

——

 

不负江山如画第三章 清冷心

温凉性聪慧,飞快收拾好心情,追上东方朔。他加快的脚步令温凉不得不快跑起来,她吃力,却无任何怨言。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时间过的快些,好让她娘亲能远离这病痛,又比任何人都希望时间过的慢些,好让娘亲能再她身边多待一会儿。但眼下,她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唯有跟着这个男人走。

东方朔对医术虽不精通,但耳濡目染,眼力非比寻常,脚步自然飞快。

才带着温凉翻墙而过,就见南宫言骑着白马,晃晃悠悠地自眼前而过。南宫言一见他,竟眼前一亮。

“东方朔,正好,我跟你商量个事……”

南宫言张口就来,没想到东方朔借南宫言伸出的手一拉,轻松地将南宫言拉下马来,抱着怀里的人翻身上马,才伸手去拉温凉。温凉心中急切,早已顾不得身旁一切,手才放入伸来的大掌中,东方朔轻喝一声,三人一马绝尘而去。

温凉惊魂未定地坐稳,“娘亲会死么?”

东方朔蹙着眉不答。

瞪着同乘一骑的两人,南宫言呆若木鸡。即将出口的话噎在喉头,噎得他心头压抑。素来不近女色的东方朔,今日竟然一反常态,这更值得好好深究一番。心思一转,南宫言毫不犹豫的追着东方朔的马蹄印而去。

太子东宫,梁子容正带着药箱翘首。

离刃通知她带药箱赶往太子东宫的时候,她便有种不好的预感。直到东方朔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梁子容才舒了口气。待看清东方朔怀中的人,她的脸色复又惨白如纸。温凉心有所系看不到,却逃不过东方朔的眼睛。

“快,把她放下。”

梁子容毕竟为医者,心境很快沉了下来。赶走了一干人等,甚至连打下手的人都未留下,更叮嘱东方朔不可让人接近,才开始诊脉。单独两人,一个房间。没人知道两人说了什么,甚至有没有说话。

温凉在外等的心切,满目都是隐忍。却见梁子容拉门而出,在一众的期待中,摇了摇头。

温凉只觉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浑身发凉。颤抖着推门而入,就见床上的人毫无生气地躺着,连眼皮的细微跳动都难以捕捉。可原本因重咳而时常紧抿的嘴角,此时却微微地勾着,十分安详。

她急切的心就这样沉淀了下来。

娘亲终于可以摆脱那么痛苦的日子了。只不过这世上,又只剩下她一人了。

“东方朔!”

众人鸦雀无声,南宫言就在这时夺门而入,震天一声,却并未吸引任何人的心神。南宫言才知不对,定睛一瞧,见众人面色不善,又见温凉闷声不响地站在床沿,床上躺的人正是温凉的母亲,顿时猜测了个大概。饶是南宫言,也有些慎慎。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么?”温凉转头。

南宫言等人一个又一个识相地出门,东方朔落在最后,目光看看自己母妃的背影,再看看脊背挺的笔直的温凉,薄唇一抿,终于没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以母妃的医术,纵然不能起死回生,但一时半会保住性命定然不成问题。

对此一清二楚,东方朔不由心冷。他的母妃,会见死不救么?

走在最前面的梁子容将东方朔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低低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小柳,她是你的孩子,一定能够承受这些。即便如此,梁子容仍止不住担忧独处的温凉。

“朔儿,你去看看。”

东方朔拧着眉,唇微张,像是想要询问却不知怎么开口。听言,也不反对。可正准备转身,紧闭的门却支呀一声被拉开,自内踏出的温凉已神色如常。朝梁子容弓了弓身,不忘道谢。

梁子容张口,欲言又止。温凉却没给梁子容这个机会。

“娘娘,请娘娘教民女医术。”温凉嘭的一声在梁子容的面前跪下,目光诚恳,先看向梁子容,再看看东方朔。

东方朔上前几步扶起温凉,将她带到梁子容的面前,清冷如常,“母妃,温凉。温凉,这是我的母妃。”

短短几字,却在温凉和梁子容心中炸开了锅。

“她就是温凉?”

“你是太子?”两人异口同声的惊讶。

东方朔紧绷的唇角微微地放松,看来,母妃和温凉意外地合得来。梁子容亦不由失笑,温凉虽心系亡母,但也微微转好。

南宫言面目扭曲地看着三人意外的和谐,无赖般地插在东方朔与温凉之间,讨好地望着梁子容。温凉这才注意到南宫言,疑惑地转头向东方朔。东方朔正想开口,南宫言已狠狠地瞪来,“你给我住嘴!”

“南宫言,你可以称呼我阿言。”南宫言本是多话之人,此时又欲转移温凉的注意力。

温凉被追问的尴尬,欲躲却躲不掉。无论她走到哪儿,南宫言便跟到哪儿。她对此无计可施,只好向东方朔投去求救的目光。

梁子容欣慰地看着这一切,又看着自己孩子紧皱的眉眼,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扫了屋内静躺的人,目色轻柔,转瞬却又冰凉。小柳,这是你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可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有多么想要你的命。

此时的梁子容,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悲戚。

没了娘亲,温凉对温国公府也没了眷恋。

梁子容百般挽留,温凉终于答应留在东宫。但柳梦涵的葬礼,却并未像温凉想象的那般低调安葬。在梁子容的坚持下,柳梦涵的葬礼在南陵城人尽皆知的氛围中,将于三日后风光举行。

整个南陵被传为佳话的,不止东方朔与东方航这对出色的兄弟,还有梁子容与柳梦涵这对异性姐妹。但这对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异性姐妹,却在一日之间分崩离析。一人入宫为妃,而另一人嫁给了温国公。

自此之后,渐渐淡去了消息。

从梁子容口中听说这些前尘过往,温凉心中些微的不悦并未消去。娘亲生前不是高调的人,否则也不会固守温国公府的小院,安于足不出户的日子。而在死后,却还要被人评头论足。

她不悦,却不言。原因出奇的简单,竟只因为她的脚步踏出的一瞬间东方朔的阻止。

“梦涵她,不是你所知的模样。”梁子容欲言又止。本以为她独居温国公府,纵使与荣华富贵无缘也不至于过的这般落魄。

思绪流传,时光仿佛从未前行过。

——

不负江山如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不负江山如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不负江山如画小说全文

不负江山如画

不负江山如画

作者:琴瑟工作室状态:已完结

作者琴瑟工作室刻画的主角东方朔温凉人物出场了。不负江山如画小说全文分享,不负江山如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不负江山如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南盛国,西梁国,东离国,北岳国四国鼎立,和平共处。现任南盛国君东方琰心思深沉,内心多疑。西梁、东离、北岳三国正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