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01:26作者:草莓酱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的小说,是作者草莓酱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得了白血病,她时日不多,想多陪在她最爱的男人身边,却惨遭抛弃。慕司晨恨她,恨不得她去死。可真当她时日无多的时候,慕司晨却慌了……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慕司晨苏时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作者草莓酱】 免费试读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第1章 白血病

苏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

“苏小姐,很遗憾地告诉您,您大概只有半年时间了。”

医生犹豫而怜悯的眼神已经在她脑海中回荡,字字句句,如晴空中的霹雳,直直劈在她不加防备的心上。

她想不通,不过是觉得有些贫血过来医院检查一下,怎么就成了白血病了呢?

晴空万里,人来人往,苏时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扔到了空无人烟的冰天雪地之中,孤独,绝望。

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家,苏时坐在沙发上发呆,恍然若在梦中。

时钟骤然响起,她才像是回了神一般,猛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他快要下班了,得赶快去做饭!

熟稔地开火做饭,在时钟指向七点时,苏时已做好四菜一汤,坐在餐厅等着自己的丈夫,慕氏集团的总裁,慕司痕。

不知道过了多久,桌上的饭菜已热了好几回,大门终于被人推开。

走进来的男人西装革履,眉目冷峻,周身的气息让人一凛,可那雕刻般的容颜,却又让人忍不住沉沦其中,飞蛾扑火。

苏时笑着迎上去,想要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今天做了糖醋排骨和……”

男人冷淡而厌恶地后退一步,避开了她。

双眸扫过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眼底却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都三年了,这女人还在玩这种把戏,有意思吗?

苏时的手僵在了原地,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顺了顺头发,对他笑着,“忙了一天你肯定累了……”

慕司痕眉心越皱越紧,冷哼一声打断了她,“够了,我没心情和你扮演郎情妾意的戏码,娶你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苏时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当然知道,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给另一个女人报仇。

可她总是抱着一丝幻想,幻想着自己再温柔一点,再懂事一点,也许就能让他发现自己的好。

慕司痕厌恶地看了她和那桌饭菜一眼,扔下一份文件在桌上,冷漠地说道,“这是离婚协议,赶紧给我签了。”

不待苏时反应,他已高冷矜贵地上楼,留她一人,苦笑着站在原地。

有时候她也想问问自己,堂堂苏家大小姐,怎么就落到了这么卑贱的地步?

也许真的是谁先喜欢就输了吧。

和以往无数次一样,她自己坐在餐桌前,拿起筷子,默默咀嚼着被自己加入了无数心意却被人弃之如敝履的饭菜,食不知味。

有什么东西,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下。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爱哭了?

苏时苦笑。

可是等看到白米饭里那滴鲜红,她才意识到不对。

不是泪,是血!

血一滴滴从鼻子里流了出来,落在莹白如玉的白米饭中,将一碗碎玉染成玛瑙。

这一双碗筷变得千斤重,从她纤瘦的手中滑落,在空荡荡的餐厅发出一声巨响。

苏时回过神来,赶忙弯下腰来收拾狼藉的地面。

鲜血还在不停地流下,她不得不微微仰起头,手上却摸索着去收拾地面。

万一因此而惊动了慕司痕,只怕他又要生气了。

怕什么来什么,正这样想着,就听见慕司痕皮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急促而清脆。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第2章 忍者神龟

苏时心里一颤,正想着如何和他解释自己这满面的鲜血和狼藉的地面,却见慕司痕看都没看她一眼,径自下楼,脚步凌乱地朝门口走去。

那一张清冷的俊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焦灼。

苏时心底苦笑,笑他的冷漠无情,也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这么久的时间了,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究竟占了多大的分量?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怎么会有那样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他会问一句自己满脸鲜血是怎么回事?

既然他走了,苏时也懒得管地面上的饭菜,站起身用纸巾堵住鼻子,仰着脸缓了缓,这才走到卫生间,洗掉自己满脸的鲜血。

望着镜子里苍白的容颜,想起医生的话,她叹了口气。

如果爸爸没有死,如果当初没有收养那个贱人,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是一个视频电话。

苏时没细看,接通了电话。

另一端去却是一张让她咬牙切齿的脸。

苏婉!

她怎么还有脸联系她?!

“姐姐,”电话另一端的女子眉目如画,温柔婉然,脸上的笑却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心机,“这么久没见,我好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

想,怎么会不想?

她名义上的妹妹,苏家收养的孤女,爸爸妈妈视若己出的小女儿。

最后却是害死爸爸的凶手,勾引她未婚夫的狐狸精!

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每一天,她都恨不得苏婉去死!!

看到她充满恨意的眼神,苏婉却十分开心。

“我回国了,想不到吧?”苏皖笑着,身后霓虹闪烁,似乎是在机场,“这么晚了,你说司痕——哦,不,是姐夫,你说他会过来接我吗?”

不等苏时回答,慕司痕已经给了答案。

苏婉身后,是急匆匆赶过来的慕司痕。

他匆忙的身影,像是一支箭,隔着屏幕,刺到了苏时的心上。

怪不得,怪不得他那么焦灼,原来是为了她……

苏婉也从屏幕中看到了慕司痕的身影,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挂断了电话。

苏时愣愣地望着手机屏幕,心痛得仿佛要死掉了。

那一夜,苏时一个人躺在慕家的大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想不通。

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心一意爱着的人,会喜欢苏婉那个白莲花。

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心向善,得到的却是爸爸惨死,丈夫背叛,绝症缠身,而苏婉那个杀人凶手,却可以被慕司痕珍而重之地放在心上宠着护着?

一夜无眠。

也许只有枕头知道,她留下了多少委屈无助的眼泪。

而那时,她的丈夫,却在和她的杀父仇人一起,风花雪月。

第二天一早,苏时依旧早早起床,为慕司痕准备了精心制作的便当。

每天为他送便当,这是她三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和坚持。

尽管,多数时候,那些便当都被他扔到了垃圾桶。

一进公司的门,苏时就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

公司众人见到她之后各异,有怜悯,有鄙夷,还有一些嘲讽。

在慕氏,总裁不喜欢甚至讨厌总裁夫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有心直口快的,忍不住出声嘲讽,“哟,这不是忍者神龟吗?”

周围一阵窃笑。

苏时已经习惯了这些,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心底有些疑虑。

要知道,三年来的习惯,这些人对她已经见怪不怪了。怎么今天却突然开口嘲讽?

自顾自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若有若无的娇喘声却让她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什么。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第3章 她回来了

在慕氏,总裁不喜欢甚至讨厌总裁夫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有心直口快的,忍不住出声嘲讽,“哟,这不是忍者神龟吗?”

周围一阵窃笑。

苏时已经习惯了这些,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心底有些疑虑。

要知道,三年来的习惯,这些人对她已经见怪不怪了。怎么今天却突然开口嘲讽?

自顾自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若有若无的娇喘声却让她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什么。

透过半掩的门缝,她向内望去,却看到让她血液上涌的画面。

她的丈夫,她深爱了多年的男人,正和她的仇人拥抱在一起,热切地亲吻着。

苏婉洁白的藕臂没骨头般地缠上他的脖子,微仰着头递上香唇。慕司痕不躲不闪,反而爱恋地揽住她的纤腰,细细的揉捏着,亲吻着。

苏时手里的便当盒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打断了门内的那一对野鸳鸯的温存。

苏婉从男人怀里抬起头来,望向了苏时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随即又化为点点委屈与怯懦,小心地解释道,“姐姐,你不要误会,我和司痕……不,和慕总没什么的,我只是他的秘书而已……”

她目光向下,望见了掉落在地上的便当,笑着说,“瞧姐姐辛苦的,以后送便当这种事,我来就好了。”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她是多让人恐惧的夜叉。

可是在慕司痕看不到的地方,一双柔情目里却满是得意与挑衅。

苏时心口一滞,火气上涌,烧得她心肝脾肺肾都是滚烫滚烫的,似乎被人泼了一锅刚出锅的辣椒油。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步上前,冲着那张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虚伪脸庞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在总裁办公室回荡着。

慕司痕也回过神来,将苏婉拉到自己身后,用力地推开了苏时,仿佛她是什么让人讨厌的垃圾一般,冷喝道,“苏时,你来这里发什么神经?!”

苏婉小鸟依人地缩在他的身后,娇弱地捂住自己的脸颊,娇怯怯的,“姐姐,我知道你对我还有误会……”

慕司痕将她揽到怀里,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婉婉,当年的事和你没关系。”

苏时跌坐在地上,看着这一切,觉得可笑极了。

他们在一起,郎情妾意,你侬我侬。

而自己这个正牌夫人,却像是个外人一样。

慕司痕看到她这副怨念又不甘的样子就气恼,抬脚一踢,将原本就落在地上的便当狠狠地踹了出去。

“滚!以后不许在送这种恶心的东西过来!”

她辛辛苦苦查着菜谱对着营养成分表做出的便当,在他眼里,不过是恶心的东西而已。

苏婉惊恐的地握着他胸口的衣服,仿佛对于这一切还不知如何反应,但望着苏时的一双美目,满是嘲讽。

办公室的大门在苏时面前猛地关上。

苏时站起身,一身狼狈地走了出去,脊背却挺得笔直。

苏婉,苏婉!

为什么从小到大她都要阴魂不散地抢自己的东西?!

为什么她一个孤女被苏家收养却半点不知道感恩反而丧心病狂地害死了爸爸不知悔改?!

为什么她这样一个恶魔却不去死反而能够享受着她寻觅半生也得不到的温情?!

小时候的玩偶,后来的慕司痕。

凡是她珍爱的,她都不惜一切代价抢走。

苏时只恨,恨当年得知真相后没能和她同归于尽,没能拼死阻挡慕司痕把她救走!

而慕司痕,她的丈夫,她深爱半生的男人,满心满眼都是苏婉。

他娶了她,只是为了帮苏婉出了那口恶气。

可是她还是爱他。

爱到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爱到粉身碎骨也死不悔改。

她就要死了,只有半年时间。

可是她发誓,哪怕只有这半年时间,她也绝对要让慕司痕忘不了自己!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第4章 白眼狼

狼狈地回到家中,却见律师已经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了。

“慕太太,这是慕先生给您的离婚协议以及财产分割协议。”律师的脸上带着冰冷的职业性,朝她递过去一份文件。

苏时准备接过去的双手僵在了原地。

慕司痕真的要和她离婚?

她神色怆然,眸色含冷。

“你回去告诉慕司痕,要和我离婚,休想!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多日来累积的一连串的愤怒在此刻爆发,说完,她用力将律师从门口推了出去。

而后狠狠地关上了门,像是这样就可以把那个男人的无情与残忍也关在门外一般。

她疲惫地倚着房门,无力的身体缓缓滑落,留下一阵爆发过后的空虚与无助。

她只有半年时间了啊……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步步紧逼?

苏婉回来了,自己就得退位让贤么?

可她那么爱他……

为什么,要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苏时一个人坐在家里的地面上,大颗大颗的眼泪滑落而下。

在她的记忆里,慕司痕是一直是一个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人。如果问她到底喜欢他哪里,其实她也说不上来。

她只知道,那个人往那一站,就是夺走了她全部目光,就是让她眼里装不下别人,就是非君不可。

如果没有苏婉,也许这一切,都会按照她想要的发展。

也许,是时候和苏婉面对面地解决这一切了。

第二天,苏时约了苏婉单独见面。

对面的女人依旧是记忆里楚楚动人的模样,眼角眉梢,都带着被滋润后的风情。

没人在场,她自然懒得伪装成那副白莲花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难以掩饰的野心。

苏时冷冷地看着她,“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是她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作为一个孤儿,被苏家收养,锦衣玉食,吃穿用度都和她这个正经大小姐一样,一举进入豪门圈子,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一样的好事。

可是苏婉偏要勾引慕司痕,甚至害了她的爸爸!

她搞不懂,这个女人究竟是想要什么?!

苏婉放松地倚着椅背,低头把玩着自己保养得当的手指,听了她的问题嗤笑一声,终于给了她一个正眼,“凡是你的东西,我都要。”

她抬起头,浅笑怡然,眉眼里却是与气质相去甚远的倨傲,“你还不知道吧,我在国外,手术费是慕司痕出的,平时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司痕挑的最好的特意送过来的。

遇到节假日,收到的是荷兰空运过来的鲜花。

每年我的生日,不管他有什么事,都会调开专程去国外陪我。那个时候,你只怕还在家里给他准备着便当吧?”

苏时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手指死死地抓住身下椅子的扶手,拼命忍住冲上去撕碎这个女人的冲动!

苏婉似乎十分欣赏她这副怒火攻心的样子,火上浇油地说,“对了,他还说,等我回国,就是你和他离婚的时候。”

心头火焰终于喷薄而出,将苏时的理智焚烧得一干二净。

她猛地站起身,冲上去掐住了苏婉纤细白嫩的脖子,美眸中是冲天怒火,咬牙切齿地说,“我真后悔当初把你这个白眼狼带回家!!”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苏时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

此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慕司痕将苏婉护在身后,对苏时怒目而视。

苏时的脸可笑地歪向一边,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慕司痕冰冷地望着她,“在办公室发神经还不够,非要在外面丢人现眼?!苏时,在我对你耐心用尽之前,快点签了离婚协议,滚蛋!”

而后像是不想再看她一眼一样,拥着苏婉转身离开。

苏时没有回答他。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鼻血又一次从她的鼻腔里涌了出来。

这一次的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

过量的鲜血从鼻子里溢了出来,流到了嘴巴里,阻碍了她的呼吸。

她捂着自己的鼻子,仰头艰难地喘息着。

慕司痕察觉到身后不同寻常的声音,疑惑回眸。

看到苏时痛苦的样子,想要转身去看看怎么回事。

苏婉眼睛微垂,低声劝道,“姐姐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突然这样了?是不是被我气得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她的声音似是在担心,可是落在慕司痕这样心思重的人心里,却有了别样的味道。

对啊,苏时的身体一向很好,现在做出这样一副样子来给谁看?

这女人最会演戏了,恐怕是想在演戏装同情吧。

想到这里,慕司痕眼神一暗,冷哼一声,“她哪会被人气到?婉婉,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你这么善良的。”

而后转身离开。

苏婉顺从地一起离开,转身前微微侧头,对狼狈不堪的苏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苏时,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餐厅的服务生察觉到了异样,叫来了经理一起,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帮苏时止住了血。

苏时谢过两人之后结账离开,独自前往医院检查。

慕司痕的绝情,如同一把刀子,一点点凌迟着她早已鲜血淋漓的心。

可是苏时不能倒下。

还是上次的医生。

“苏小姐,您现在的情况,只有找到合适的骨髓才有一线生机。”医生眼镜后面的眼睛满是怜悯,犹豫着说出了真实情况。

说实话,他从医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孤零零一个女人过来医院检查这种绝症的。

可怜哟,不但没家人,连个朋友也没有。

苏时不知道医生的想法,冷静地问道,“您坦白告诉我,找到合适骨髓的几率有多大?”

医生叹了口气,“骨髓这种事,本身配对成功的几率就小,何况,苏小姐你还是罕见的HR阴性血,也就是很多人俗称的熊猫血。找到合适骨髓的几率微乎其微。”

说到这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怜了,忍不住劝道,“但是您也不要灰心……”

苏时已经听不进去了,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谢谢您。”

站起身从容离开。

除了她脚步微微踉跄之外,无人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刚刚确诊自己所剩时日无多的人。

苏时不知道普通人得知自己只有半年生命之后的反应,可是对于她而言,此时此刻她竟然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已经看到了人生的进度条,所以在剩下的日子里,她要捍卫那些对于她而言重要的东西。

比如说,和慕司痕的婚姻。

比如说,爸爸妈妈半辈子的基业。

当年爸爸去世时,曾经留下遗嘱,苏家的股份给苏时和苏婉,两人平分。

可是那时候,如果爸爸知道,害死他的人就是他疼惜的养女苏婉,还会有这样的决定吗?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第5章 她最会演戏了

此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慕司痕将苏婉护在身后,对苏时怒目而视。

苏时的脸可笑地歪向一边,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慕司痕冰冷地望着她,“在办公室发神经还不够,非要在外面丢人现眼?!苏时,在我对你耐心用尽之前,快点签了离婚协议,滚蛋!”

而后像是不想再看她一眼一样,拥着苏婉转身离开。

苏时没有回答他。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鼻血又一次从她的鼻腔里涌了出来。

这一次的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

过量的鲜血从鼻子里溢了出来,流到了嘴巴里,阻碍了她的呼吸。

她捂着自己的鼻子,仰头艰难地喘息着。

慕司痕察觉到身后不同寻常的声音,疑惑回眸。

看到苏时痛苦的样子,想要转身去看看怎么回事。

苏婉眼睛微垂,低声劝道,“姐姐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突然这样了?是不是被我气得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她的声音似是在担心,可是落在慕司痕这样心思重的人心里,却有了别样的味道。

对啊,苏时的身体一向很好,现在做出这样一副样子来给谁看?

这女人最会演戏了,恐怕是想在演戏装同情吧。

想到这里,慕司痕眼神一暗,冷哼一声,“她哪会被人气到?婉婉,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你这么善良的。”

而后转身离开。

苏婉顺从地一起离开,转身前微微侧头,对狼狈不堪的苏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苏时,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餐厅的服务生察觉到了异样,叫来了经理一起,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帮苏时止住了血。

苏时谢过两人之后结账离开,独自前往医院检查。

慕司痕的绝情,如同一把刀子,一点点凌迟着她早已鲜血淋漓的心。

可是苏时不能倒下。

还是上次的医生。

“苏小姐,您现在的情况,只有找到合适的骨髓才有一线生机。”医生眼镜后面的眼睛满是怜悯,犹豫着说出了真实情况。

说实话,他从医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孤零零一个女人过来医院检查这种绝症的。

可怜哟,不但没家人,连个朋友也没有。

苏时不知道医生的想法,冷静地问道,“您坦白告诉我,找到合适骨髓的几率有多大?”

医生叹了口气,“骨髓这种事,本身配对成功的几率就小,何况,苏小姐你还是罕见的HR阴性血,也就是很多人俗称的熊猫血。找到合适骨髓的几率微乎其微。”

说到这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怜了,忍不住劝道,“但是您也不要灰心……”

苏时已经听不进去了,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谢谢您。”

站起身从容离开。

除了她脚步微微踉跄之外,无人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刚刚确诊自己所剩时日无多的人。

苏时不知道普通人得知自己只有半年生命之后的反应,可是对于她而言,此时此刻她竟然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已经看到了人生的进度条,所以在剩下的日子里,她要捍卫那些对于她而言重要的东西。

比如说,和慕司痕的婚姻。

比如说,爸爸妈妈半辈子的基业。

当年爸爸去世时,曾经留下遗嘱,苏家的股份给苏时和苏婉,两人平分。

可是那时候,如果爸爸知道,害死他的人就是他疼惜的养女苏婉,还会有这样的决定吗?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全部精彩内容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作者:草莓酱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的小说,是作者草莓酱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得了白血病,她时日不多,想多陪在她最爱的男人身边,却惨遭抛弃。慕司晨恨她,恨不得她去死。可真当她时日无多的时候,慕司晨却慌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