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05:09作者:小奈米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的小说,是作者小奈米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抬手便可以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商界魔王盛友坦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也曾是三年前那个抢了妹妹未婚夫被万人唾弃的女人。而他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用来报复他的家人的棋子。当年她曾背负第三者的恶名离开,如今她也要那众星捧月的男子背上恶名。只是她却忘了将心收回来,只能跟着他一起沉沦。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林司南兰芸)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免费阅读(小奈米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免费试读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第六章身世之谜

第二天一早,各大报刊,媒体都争相报道了昨天在江家的服装发布会上盛友坦对兰芸求婚的画面,对南菲的陷害事件只是偶有提及,对于江家的发布会居然只变成了一个地点的代名词。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知道曾经那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现在是盛友坦的未婚妻。

就算以后再有人对她不敬,也要看看盛友坦那里允不允许。

要不是林司南一早声明自己有办法,想必江璐在看到今天的报纸后又要开始发飙了。

“儿子,你能不能告诉妈妈,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惩治那两个人?”

林司南有些头痛的抚着额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惩治谁,而是最快的回归到我们最初的目的上!也许他们这样抢可风头也不错,除了资金受到一些损失外,跟我们最初的预想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差别!”

听到这样的话江璐就有些不满意了:“怎么会没有太大差别,如果这次服装发布会能够成功,一定会吸引不少噱头,这对我们后期的跟进是会照成很大影响的,现在呢?”

林司南还是本能的知道盛友坦不可能知道他们所有的计划的。

这个计划有林司南出谋划策,江璐一手操作,已经眼看就要成功了。

江璐愤恨的想,如果那个丫头再出来捣乱,她就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管她是谁的女人。

远处的兰芸突然感觉一阵韩流袭来,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随之而来,特别的电话铃声响起来,那是盛友坦的专属来电铃声。不过跟他联系的一直是他的贴身保镖。

兰芸接起电话无需询问,每次都是直接交代完就把电话挂了。

又让她过去,兰芸想起那天无缘相见的夫人,这大概也是她为什么没有相信盛友坦会跟自己求婚的唯一目的吧,要不是知道他早有夫人,说不定那晚自己还真的会相信。

兰芸简单的收拾好自己出了门,莫楠已经早早的上班去了。却还贴心的给她准备了早餐。

莫楠的爱心不能浪费,原本都要出门的兰芸又坐了下来,就让那个家伙等一等吧。谁让他昨天没有跟自己商量就来了那么一个突然惊喜呢。

让兰芸没有想到的是,盛友坦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不过才让他等了一下下,就给她脸色看。

“为什么现在才到?”

兰芸无奈的做到沙发上:“女人嘛,要来见自己的未婚夫了,总要打扮打扮嘛!”兰芸的声音里带着戏谑,可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卫生间的房门被忽然的推开,虽然那天她并没有看到严芳的样子,但是她知道这个就是盛友坦的夫人。

完了!她当面调戏人家老公被抓了个现行,兰芸想要解释,眼睛却看到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张今天的报纸,最大的版面报道着昨天盛友坦与她求婚的画面,兰芸瞬间觉的所有的解释却又是那么苍白,一时觉得无奈了。

让她更加不解的是接下来,盛友坦似乎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继续对她迟到的事情进行发问,而作为盛友坦的夫人严芳,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看了兰芸一眼,那样的眼神中也没有任何的不开心,好像在她的眼中什么都不存在一样的波澜不惊。

咦?这样的气氛好像有些诡异啊!

盛友坦看着兰芸的眼睛开始放光,里面满满的都是快要溢出来的好奇。他不相信她真的有胆子来问他这件事。

“怎么,你们吵架啦!不会是因为我吧!”

“……”

好吧!当她没说。

“我找你来,是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盛友坦将一包文件,丢在兰芸面前:“看了不要太惊奇啊!”

兰芸拿起文件看着盛友坦,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昨天的大礼还不够大嘛?

“要送文件,让你的保镖直接送过来就好啦!”兰芸一边打开文件一边询问。

“因为,我很想看到你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兰芸撇了撇嘴,恶趣味!这还真是一个秘密啊!

兰芸随意的将文件丢在一边,双手盘在胸前:“这就是你所谓的大礼?我可一点都无所谓!”

盛友坦瞬间走到兰芸身边一手抬起她的下巴:“真希望这张脸在任何男人的面前都一样的管用,想要对付江家,林司南就是你最好的突破口!”

说完便在兰芸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而此时的兰芸早已将此忽略掉了,而是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盛友坦刚刚的建议上。

忽然,兰芸回过神来:“你可以查得到这个,是不是你什么都知道了?”

盛友坦笑了笑,并不否认兰芸的话。

兰芸想着盛友坦伸出手:“来吧,林司南既然并不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证据是什么?我看看!”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只管放心的去做就对了,只是别真的爱上他了!”

兰芸冷笑:“爱他?”兰芸想到计划得逞的时候江璐的表情就不由的笑了:“至少要演的像一点啊!”

从楼上离开的时候,兰芸又在楼下见到了严芳,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她站在楼梯上看着严芳静静的坐在那里,心中涌起一股酸楚,她在想她的背影看起来为何如此的落寞,尽管这样的女子容貌非凡,但是如果盛友坦不爱她,又怎会将她留在身边,而她如并不爱他,却又为何心甘情愿留下来呢?

最终,兰芸什么也没有说。那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又有什么资格解释呢?

从盛友坦家里出来,正好看见林司南的开着车迎面过来,想起刚刚在楼上看的资料,再看到林司南,兰芸觉得自己拥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脑袋里开着小差,身体却是很给面子,兰芸脑海里的神经似乎都听到了,撕裂的声音。

兰芸抱着歪伤的脚踝愤愤不平的看着身后的罪魁祸首,我好像并不是要故意引起他的注意吧。

还在愣神之际,兰芸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然后落入一个扎实温暖的怀抱里,兰芸转过脸就看到林司南刚毅冷峻的侧脸,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这个男人。

然后就是身体被重重的摔在座椅上,兰芸瞬间没有了刚才少女的心态:“喂,你带我去哪里啊?”

“去医院!”林司南脚踩油门,放弃了刚才的计划。

一路上林司南都不说话,兰芸并不知道此刻的林司南内心正在交战,今天他本来是要去面见一个重要的客户的,约了好久,兰芸的事情也并不是很重要,他可以打个电话让人过来处理,她也并不是不能走,换之,盛友坦还住在这里,她也可以通知她的未婚夫,可是到底他却选择了最差劲的解决方式。

兰芸只是歪伤了脚,事情很简单,去过医院以后,林司南又选择将兰芸送回家。

“你为什么会爱上盛友坦,因为他上次在江家救了你?”林司南终于开口了,可是却是感觉听不懂的话?

上次在江家?三年前吗?她昏倒在江家,她问过莫楠,可是莫楠说他不知道是谁送她回来的,只是一个男人。原来竟是盛友坦吗?

看到兰芸没有说话,林司南一脚踩下刹车:“这个男人一定不会像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他并不简单,你不要以为他真的是愿意跟你在一起,或许他根本就是在利用你!”

“是!”兰芸打断林司南说的话,想起三年前的那天,她的仇恨再一次全部都涌了上来:“也许他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在利用我,并不是真的爱我,可是这个利用我的人,在三年前我昏倒在江家的时候救了我一命,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拉了我一把,给了我可以救我母亲的钱,让我可以不必继续被人踩在脚下,又是这个人还给了我所有的清白,不再背负抄袭的罪名,如果是这样,我心甘情愿!”

说完,兰芸打开车门,走下车,右脚传来了锥心刺骨的疼,可是兰芸知道现在林司南一定在看着自己,从那天以后她不会再让江家的任何看到自己弯下脊梁的时候。

林司南坐在车内看着兰芸离去的背影,不由的将那天她跪在江家的画面于此重叠。

最终林司南没有选择追上去,而是选择了转身,今天没有见到那个客户他需要寻找重新的机会,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次失去。

直到走了很远,兰芸才放慢脚步,等回到家,脚已经肿了一大块。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莫楠惊呼,看着兰芸脚已经变成这样却还是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就感觉心疼。

“去拯救地球了,快来给英雄找点冰块来吧!”

莫楠叹口气走向冰箱:“你怎么不打个车回来呢?”兰芸曾莫楠不注意吐吐舌头,她能说她气到忘了吗?

本来就是,他算什么啊,凭什么这么说,她现在所有的一切,包括命都是盛友坦给的。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第七章那个失恋的的女孩

兰芸自当不再想了,自然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第三天一早,命连环扣想起来的时候,兰芸睡的正香。

翻开被子看到盛友坦的名字在屏幕上跳跃的时候,兰芸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结果盛友坦只是丢下一个地址让兰芸马上赶过去就挂了电话。兰芸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但是碍于某人发起飙来也是很恐怖的,兰芸悲催的看了看自己的脚,然后莫名其妙的诅咒了林司南后,开始穿上衣服向着盛友坦给自己的地址走去。

还没下车就看到一座大厦下面乌压压的围着一堆的人,兰芸下了车抬起头一看,好嘛,原来是有人要跳楼,盛友坦让她来这里不会是想要她就这个女孩吧,他什么时候心底这么善良了。

正想着,盛友坦的短信就来了:“救她!”

兰芸看了看四周,这家伙?是有天眼吗?不过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兰芸一路爬上天台,这个时候她也没时间去想这么多的事情了。脚的疼也被忘了。

上了楼,才发现林司南早就已经在了,可是似乎他的劝解并没有什么用。

兰芸听了听林司南的说辞,好像这个女孩是失恋了。

兰芸轻轻一笑:“失恋算什么,你觉得比起逃婚来,那个更幸运呢?”

听到兰芸这么说,女孩转过身看着她,似乎无法明白,一个经历过逃婚的人,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松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林司南看着这一刻的兰芸,他知道,她说的正是自己。

“我的脚不方便,不介意,我坐下吧!”说着兰芸还一跳一跳的跳到天台的旁边,坐在里女孩远一点的地方。顺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女孩坐下。

而女孩也乖乖的做到她的旁边,想听一听她的故事。

“我们有时候会喜欢一个人,可能很简单,因为他帅,因为他身材好,因为他幽默,或者只是因为他的指甲总是很干净,可是有一天,我们会觉得想要离开,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因为他变丑了,变胖了,不幽默还是指甲不再干净,都不是,是因为我们开始发现,我们喜欢的原因几乎会在太多太多的人身上就可以找到,而有一天,你一定会遇见一个人,那个人很平凡,可能什么都不优秀,可是你发现,在他的身边,你很安心,仿佛遇到什么都不会害怕,你会感觉到一种温暖,这种温暖,可以让你原谅他所有的缺点,可以即使明明在争吵可是下一秒的时候,只要拥抱她,就觉得无比幸福,而你会愿意为了这种温暖,永远留下来,你今天之所以会难过,是因为你曾经喜欢的原因还在,存在于你心里,还没有走,而他已经明白了,自己需要的不过是平凡的温暖而已,所以他的离开,让你以为你失去了全世界,可是你忘了,你的世界永远存在于你心里,别人是永远带不走的,我曾经看过一句话,今天我想把它送给你,谢谢那些离开我们的人,是他们的离开给我们腾出了幸福的空间!”

兰芸是真的这样想,虽然那几天她没有时间去想被逃婚的事,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她也会心痛,我们曾经以为喜欢一个人就是爱情,不会想分手,就想一直爱下去,然后开花结果,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却需要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中彻底的明白,也许有一天,我们会遇见一个人,他并没有你幻想中所有的一切,也给不了你所希望是的生活,可是你却觉得,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在!那时候才是爱情。

女孩顺着兰芸的视线看向远方,那一刻兰芸格外美,也是让林司南第一次想要对妹妹做的事情给她道歉。

听听心的声音,可能它还是会喊疼,可是它一定会告诉你,让我们一起努力忘了吧,因为我们都值得更好的人来对待。

“今天谢谢你,我不该这么冲动的!”

兰芸轻轻给了女孩一个拥抱:“没事,冲动是因为曾经真的爱过,但是不会再有下一次就好了!”

女孩笑着摇摇头,拥有勇气需要更大的勇气。

看着女孩离开,兰芸也想走,林司南一把拉住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放开!”兰芸则完全没有任何好脸色。

“怎么,你刚刚说的那个人是盛友坦吗?他让你安心!”

兰芸一把甩开林司南:“你不觉的你很奇怪吗?我曾经跪在江家门前的时候,你看都不看一眼,现在是怎么样,见不得我幸福,我兰芸就不该拥有幸福吗?不可以重新爱人吗?”

“盛友坦不适合你!”林司南几乎咬牙切齿道。

“那谁适合?你?”兰芸这几个字吐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怔住了。

可是话已出口,这个时候让兰芸把话收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林司南,不要拉着我告诉我适不适合谁,我有自己的判断,有本事你就像盛友坦一样对着全世界宣布!”

兰芸这样是将了林司南一军,她很明白,如果林司南真的对自己有意思的话,盛友坦不管是在哪一方面都将会是林司南最大的死穴,可是兰芸也同样很清楚,让林司南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喜欢自己怕是不那么容易的事,因为他可能比盛友坦更理智。

这个时候盛友坦的专职保镖正好开车过来接兰芸,兰芸没有看林司南一眼就上了车。

兰芸又一次在心里啐啐念,盛友坦,你丫一定是千里眼。

兰芸一瘸一拐的走进盛友坦专职二楼办公室:“喂,那女孩什么人啊!你那么着急?”

盛友坦似乎对兰芸怎么瘸了一只脚比较好奇:“你怎么了?这样去勾引林司南了?”

“不是你让我去的吗?”

“我可没让你把心留下!”盛友坦走到她身边坐下。

“那我万一把持不住怎么办?”

盛友坦眯起眼睛看了看眼前的女人:“那我就先把我们的夫妻之名坐实,看到时候林司南还要不要你!”

兰芸一脚踢了过来,可惜她忘了自己是伤残人士,于是盛友坦在兰芸的哀嚎中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刚才的女孩叫宁钰,他的父亲你可能不认识叫宁启雄,是这个这个世界上有名的软件病毒专家,不过一般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小商贩!”

病毒专家?

“你们跟这个人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说,林司南这一次的计划里,他是关键?”

盛友坦微微一笑赞许兰芸的聪明:“我发现林司南这一段时间跟这个人,接触非常平凡”

“所以呢?”等了好久都不见盛友坦有下文,兰芸有点着急的问。

“所以啊,先跟他套好关系,关键的时候也许用得到!”

兰芸薇眯起眼睛:“所以你根本还是不知道林司南的计划是吗?”

盛友坦抬起头看了看兰芸,然后点点头。

“所以你一大早把我叫起来,让我瘸着一个腿救了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就是为了你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内情?”说完,兰芸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房间,走的时候脸上还保持着将要发怒的表情。

她明明就是一个受了伤的人好吗?她的脚明天一定会肿更大的。

可是发火归发火,兰芸仔细想一想,也许还真的是有可能,只可惜她没留下那个女孩子的联系方式。

毕竟了解到江家的计划,是她报仇最大的关键。

兰芸给莫楠打过去电话,电话刚通,兰芸正要说话,就听到那边一阵奇怪的声音:“莫楠,这就是你交上来的设计稿?重画!”

然后就是紧接着莫楠的声音:“我的画纸,都湿了。”

兰芸合起手机,原来莫楠在那边一直受欺负吗?

晚上回到家,莫楠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也许今天的电话是她不小心接到的吧!

“莫楠啊!你们公司在那里啊!我好像还不知道呢!”不知道兰芸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要知道自己的公司,可是莫楠也没有多想一边做饭一边跟兰芸闲聊。

“那你们公司也是由服装设计为主吗?”

“嗯是的,最近我们公司要主办一场服装设计比赛,过几天发现进行一轮筛选,我也报名了!”说道这里,莫楠原本兴奋的目光暗淡了下去。

兰芸瞬间就明白了,是被那个人毁了吧。

她的朋友她也敢欺负。一个计划瞬间在兰芸的心里形成,莫楠的实力她是知道的,虽然从那一次开始,自己就再也没有拿起过画笔,不过她真心的希望莫楠能够一直走下去。

而善良的她一定只有挨打的份,即使要她还手,她也一定会拒绝,所以恶人的事就由她来代劳吧。

害怕莫楠会听出什么,兰芸没有再问,其他想要知道的,她只要稍稍打听一下,就可以很清楚了,再不济,还有盛友坦嘛,他一定知道很多的事。到时候让他告诉自己就好啦。兰芸想着给盛友坦发了个短信,说想借他的保镖用一下。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第八章我永远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这几天莫楠都在每天每夜的赶稿子。兰芸都看在心里。所有的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因为这一次这场比赛集合了全国各地的人才,所以才决定先对本公司的设计师进行一个水平的评估。

这天兰芸也特地要求要跟莫楠一起去。莫楠当然没有多想。

一到公司,兰芸就看到了莫楠的顶头上司,林以娜。

这个女人总是喜欢欺负莫楠,上次就是她找了个借口将莫楠的稿子丢到了水里,给毁了。

兰芸注意到,为了公平起见,林以娜也必须按照所有的流程来,只是她是一号,而莫楠则被安排在她后面,这样即使林以娜窥视了莫楠的稿子,莫楠也没有任何的时间准备其他,即使林以娜真的有本事,在这样一前一后明显的对比下,莫楠的稿子稍有逊色,对比也会非常的明显。

“莫楠,稿子我来帮你拿吧!你去帮我买杯咖啡!”

“现在?”

兰芸点点头,莫楠很奇怪,兰芸这样的举动,可是她习惯性的没有问,将稿子交给了兰芸。

兰芸看着莫楠走远后,追上林以娜的脚步。

“诶呀”兰芸故意撞上林以娜,然后稿子掉到了林以娜的脚边。

里面的画稿,正好露出了有作品的那一面。

档案袋上莫楠的名字写的非常清晰,林以娜捡起地上的画稿,看着里面的作品不由的怔住了,没想到莫楠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画出这么优秀的作品来。

故意等林以娜差不多看够了,兰芸走上前将画稿一把夺回来:“不好意思,刚刚撞了你,这画稿是我朋友的!”

从那天以后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兰芸。林以娜看到是她,因为自己和江家的关系,自然不会对兰芸有什么好感。

不过这个时候,碍于她现在是盛友坦的女人,又在公司门前,林以娜不好说什么,便也只是转身离开了,可是兰芸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嫉妒和甘心,这个女人一定会有所动作的,而她只要一动就掉入她兰芸的圈套里。

莫楠带了咖啡回来的时候,林以娜已经走了,这一切兰芸都不想她知道。

今天公司给大家都安排了休息室,莫楠刚刚把画稿做成今天要演示的PPT,有个小助理就跑过来,通知莫楠,林以娜召集所有的人开会。

要开始行动了吗?

在莫楠走后,兰芸也伪造出自己要去卫生间的样子,可是她绕了一圈又马上回来了。

果然不出所料,林以娜很快便悄悄靠近了莫楠的休息室。在莫楠的电脑里捣鼓了一阵后才离开。

计划一切顺利,兰芸再心里偷笑,怎么大家用来用去都是一样的伎俩,都没有任何的新意。

过一会莫楠一脸不解的走了回来。

“怎么了?”兰芸故意问道。

“林总让我们去开会,可是她却没来!”

兰芸微微一笑:“你去过就好了,她可能是因为忙所以忘了,快要开始了,快看看你的稿子有没有问题!”

莫楠打开电脑认真的检查了一遍,然后开心的回答兰芸:“没问题!”

兰芸亲切的拉起莫楠:“莫楠相信你自己,你很优秀,有一天你一定实现自己的梦想的,而善良的人一定会得到上帝的庇佑!”

不知道兰芸为什么会突然讲这么伤感的话,但莫楠还是认真的点点头。

马上就要开始了,林以娜的脸上是按耐不住的欣喜,可是一会她大概就笑不出来了吧,兰芸心想。

第一个上台的依旧是林以娜,没有错,兰芸觉得自己有点兴奋,想到一会的画面,她就有种血液澎湃的感觉。

“等一下!”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原本安静的会场立刻热闹了起来,兰芸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林司南。

林以娜也丝毫不明白,这个时候表哥这是要干什么?

林司南没有管其他人的眼光,可是兰芸却感觉林司南的目光看向了自己,而且是厌恶。

“你一定是太紧张了吧!怎么连自己的稿子都忘了呢?”说完将一个U盘放在林以娜手里,顺势在她耳边好像说了些什么。

接下来没有出现兰芸所预期的那样,当然林以娜用的还是自己最初的稿子,兰芸知道,一定是林司南给换了。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莫楠发挥的也很好。结束之后还有一场庆功宴,兰芸便说要先走,莫楠便也没有留她,其实兰芸想先离开还有一个原因。

果然不出兰芸的预料,林司南在等她。

“林少这架势?是要我坦白从宽的意思吗?”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兰芸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了。干脆就直接和他明说好了。

“不用,因为我都已经看到了!”

:“哦?那你还想知道的怕就不能告诉你了!”兰芸摆摆双手。

“为什么要这样做?”林司南丝毫不会理会兰芸这样的态度。

“那你可能要先了解一下那位被你解救了的女士她自己做过什么!”如果不是她先欺负莫楠,兰芸根本不会这么做。

“我很了解以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不会是那种会伤害别人的女孩子!”他们表兄妹几个人一起长大,林以娜的性子,林司南自以为自己很清楚,所以今天的事情一定是兰芸再背后搞鬼。

“哦?是吗?看来有一句话是非常对的,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兰芸轻轻一笑,似乎是在嘲笑林司南,似乎也是在嘲笑自己。

“那么林司南,我也明明白白告诉你,我兰芸,是不善良,也不天真,我就是喜欢在背地里搞一些阴谋手段,可是我兰芸有恩必还,有仇也必报!”说道这里兰芸突然凑近林司南:“我会一样一样的将他们曾经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一点一点,十倍百倍的偿还给他们,一个都不会落下!”

看着此刻眼里满满的都是仇恨的兰芸,林司南也低下头凑近兰芸:“兰芸,像你这样的女人,我永远都不会喜欢!”

林司南与兰芸擦肩而过,不知道为什么兰芸觉得她不敢看林司南此刻的眼神,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忽然她有用力的睁开,冲着林司南离开的地方,竟有些狼狈的大喊:“谁稀罕啊!”

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两个背道而驰的人就这样越走越远。

这是兰芸第一次回来,家里没有灯,兰芸就这样安静的坐在黑暗中,从始至终她的仇恨都没有变,但是兰芸还是感觉一定有什么变了,是什么呢?

莫楠依旧那么开始他不知道兰芸做了什么,今天所有的一切除了兰芸和林司南,大概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除非林司南告诉林以娜。

盛友坦没有给兰芸任何休息的机会,新的问题便来了。

盛友坦说,林司南跟宁启雄有一个交易,好像是宁启雄帮助林司南设置一款软件病毒。

“你确定吗?”盛友坦说的很不确定。

“这个就要你去问一问了,找宁钰!对了因为宁启雄的关系,我们没办法对宁钰进行了任何追踪,怎么找到宁钰,你想想办法吧!”

真不是让她大海捞针吗?她怎么找。你盛友坦都没办法。

兰芸觉得至从跟盛友坦在一起自己的脾气都变坏了。

宁钰。可是兰芸知道她将是事情所有的关键。

没有任何犹豫,兰芸马上穿上衣服出发,虽然确实不好找,可是不找更找不到。

等兰芸走到街上以后,刚才的锐气立刻没了一半,看着茫茫人群,兰芸觉得自己真的很想就这样大声问一下,你好,请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长得这么高,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啊……

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通常一个人失恋后总是喜欢回到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虽然上次经过她的劝解,宁钰想通了,可是毕竟是一段感情,说不定他还是会回到最初的地方去,对就去那里找找看好了。

兰芸马上调转方向,向着上次的地方走去。

来到天台,果然不出所料,宁钰真的在那里,可是她依然马上收起自己的笑容。

“你怎么会在这里?”宁钰转过身发现是兰芸,感觉很开心。

“我啊!来这里回忆一个人!你呢?”几乎已经猜到了宁钰的回答,而同病相怜将会成为他们拉近关系最好的催化剂。

“你还是会想他吗?”宁钰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

“想也不想吧!”兰芸回答:“在你的人生中也算是一份特别的记忆吧,毕竟你曾经那么用心,还以为会占据你所有记忆的人,却在半途离开了,而你的记忆就好像一瞬间变的空白了起来,所以想,也不想,因为没有他,你的记忆里便都是悲伤,我不想,所以我会很努力的去忘记他,把他埋在记忆的深处,然后把空白的记忆留给下一个快乐的人!”

“我上次跟我爸爸说过你,他说,想见见你!”

什么?

这会不会太顺利啦!不会先去会一会这个人倒是可以,说不定还可以知道什么内幕呢,可是就在这样答应去了,会不会太奇怪啊,毕竟才只是见过几面的陌生人。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全部精彩内容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作者:小奈米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的小说,是作者小奈米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抬手便可以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商界魔王盛友坦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也曾是三年前那个抢了妹妹未婚夫被万人唾弃的女人。而他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用来报复他的家人的棋子。当年她曾背负第三者的恶名离开,如今她也要那众星捧月的男子背上恶名。只是她却忘了将心收回来,只能跟着他一起沉沦。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