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05:11作者:小奈米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的小说,是作者小奈米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抬手便可以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商界魔王盛友坦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也曾是三年前那个抢了妹妹未婚夫被万人唾弃的女人。而他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用来报复他的家人的棋子。当年她曾背负第三者的恶名离开,如今她也要那众星捧月的男子背上恶名。只是她却忘了将心收回来,只能跟着他一起沉沦。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免费阅读作者小奈米小说林司南兰芸 免费试读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第九章承载了秘密的记忆芯片

兰芸拒绝了。但是这一次他学聪明了,留下了宁钰的联系方式,说有时间回去拜访伯父。

盛友坦听到后,第一次夸了夸兰芸:“你做的对,这个家伙其实疑心很重,说不定这一次就是想要你去好试探试探你!”

“那接下来呢?”

“等!”这个人疑心很重,他不消除自己的疑虑,是不会罢休的,你一直不出现,他定会主动请你去的!”

兰芸觉得自己对自己唱戏的功夫还是很有把握的,更可况,她说的都是真的。

兰芸再等可是林司南却已经开始行动了。

林司南明显的感觉到后面不只一辆车子在跟踪他,可是林司南很有信心可以甩掉所有人。

刚出了闹市,林司南就加快了油门,感觉到林司南的变换,身后的人很快便明白林司南是已经察觉他们了,便也不再隐藏,这里的地形林司南还算熟悉,他知道如何更快的甩掉敌人然后回到安全的地方去。

咚咚咚。

“谁?”

“要我对暗号吗?”

咔,林司南推开门走了进来,要甩掉那些人,还真的花费了他不少的功夫呢。

林司南松了松领带继续往里面走去。而那道门来自于宁启雄的设计。对信任的人有一道独特的声音辨别系统。

不是暗号,是声音辨别系统。

“你怎么才来”很快一位年纪将近中年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仔细看去,宁钰竟是有八分遗传了父亲的基因。

“有人跟踪!”

“什么?”听到这句话,宁启雄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你放心都甩掉了,我说过会保证你的安全,再说,就你那道门,你担心什么,连大炮都轰不倒!”林司南又继续向里面走去。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我芯片!”一听到林司南又问这个问题,宁启雄不耐烦了:“都说了,我安全离开,会给你的!”

“如果你带着它离开,我也一无所知啊!”换言之,林司南根本不相信他。

“可是给你了,你不管我了怎么办?”林司南不想再继续讲下去了,每一次话题都会回到这上面来,然后就是不欢而散,终于说服他跟自己做个交易,他可不能再搞砸了,这次的交易对于林司南来说很重要,对于江家来说也很重要。

而这一次关系到江家将来数十年的宿命。

林司南一直就不仅仅是做一些珠宝还是服装什么的,倒不是他觉得男人不能做哪些,他有更加伟大的理想,其中一半,来自于这个男人。

江家最新研发了一款新的软件,这是瞒着所有的人都在做的新计划,一当面试,一定会轰动四方,而这款软件的研制需要长时间的试炼才能最终确定,最近这款软件出现了系统性的问题,江家大部分的核心内容都被牵扯其中,而打开这一切的钥匙就在这个男人手中。

所以江家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服装这一边,如果一般被其他人,尤其是盛友坦知道江家内部已经将要面临着瘫痪,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所以他要赶在所有人面前拿到这把钥匙,解救江家。

可是偏偏这个男人遇到了一些麻烦,尽管自己可以帮他解决,可是却很缠手,他又要防着盛友坦这边的人。

咚咚咚

“谁?”

“爸爸!”一听是宝贝女儿的声音,宁启雄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咦?”宁钰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林司南:“你不是上次跟兰芸救我的那个人吗?”

“女儿啊!兰芸,是谁啊?”一听到陌生的名字,宁启雄就想到女儿是不是见过世面陌生人了就变的紧张。

“爸爸,就是上次我跟你说过救过我的那个姐姐啊!”说完指了指林司南:“和他是一起的朋友呢!”

“哦!”宁启雄的语气有些不对劲,这个人最疑心了,可是现在要是解释,怕这个人更加会怀疑起来。所以林司南干脆选择不出声。

从宁启雄那边出来后,林司南直接去了兰芸住的地方等她。

至从那天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见过面,而此刻的兰芸并不像见他,所以全都没有看见眼前的林司南,直接往里走。

可是林司南来找兰芸是有原因的。

被林司南一把拉住,兰芸也没有说话,只是停在那里不动,像是在和林司南赌气。

“你今天见过宁钰了!”没办法林司南只好先开口。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兰芸依旧看着远处的方向。

林司南拉住兰芸的手臂一用力逼迫兰芸看向自己。

“不要再见她,宁启雄那边也不要去!”林司南再一次激怒了兰芸。

“现在是要怎样啊!”兰芸看着林司南,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现在是要连我交什么朋友,见什么人都要干涉吗?林司南,你有什么权利啊?”

林司南本想继续劝下去,可是如果要再说...

想到了什么,林司南松开了兰芸:“你最好记住我今天跟你说的话!”

兰芸觉得今天的林司南很奇怪,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想到自己本来就是要探听他的秘密的,对方怎么会乖乖的告诉她呢,便也不觉的奇怪了。

可是刚刚的一切却被某个人看在眼里。并被拍成了照片交到了某个人的手里,这个人就是宁启雄。

他早查过兰芸,知道他是盛友坦的女人,他跟盛友坦没有什么交集,可是看到刚刚的照片他有了新的想法,林司南跟这个女人也有不简单的关系。

想着他把女儿叫到身边:“钰儿,啊!你再跟爸爸讲一遍那天发生的事好不好啊!”

“爸,都讲了好几遍了啊!你怎么要我一直提自己的伤心事啊!”

“好好!”宁启雄安慰女儿:“最后一遍好吗?”

等到宁钰将事情又讲了一遍后,宁启雄问宁钰:“钰儿,你真的是很喜欢那个姐姐吗?”

宁钰点点头,因为她觉得兰芸都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这时一条短信正好发了过来。

三日后。

宁启雄收起手机,抹了抹宁钰的头发:“钰儿三天后我们把这个姐姐叫来家里做客好不好啊?”

“真的吗?”宁启雄点点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计划却在心里悄然形成,谁也不知道三日后对于他们来说又会不会有什么改变呢?

宁钰很快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兰芸,听到电话里宁钰愉快的笑声,兰芸却觉得抱歉,其实宁钰和莫楠一样,都是很善良天真的孩子,如果可以,她一点都不想将不相干的人牵扯到她的复仇中来,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关系,她也不想。

但是,生活的安排,尽管总是充满意外,却也从无任性而为。

所以兰芸答应了,她早已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所以这一次她没有再拒绝。

兰芸第一时间将这个信息高速了盛友坦,不知道为什么挂了电话兰芸又一次想起那天的林司南,一股浓浓的不安涌上心头。

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三天很快就到了,因为宁启雄是专业的,所以在兰芸的身上,电子设备,除了一部手机,盛友坦告诉兰芸,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设置一个暗号,分别用赤橙黄绿来代表事情的重要性,当出现红的时候,什么都不要管,尽管逃。

兰芸放下电话,心里的不安更加浓烈了,不就是去见一个人吗?需要这么严重吗?

咚咚咚

“谁?”

“是我,兰芸!”

咔。如果事先有人告诉兰芸这个门时声控门,只有来自本人最原始的声波才能自动开启,那么接下来的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因为兰芸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逃。

宁钰和宁启雄已经在等兰芸了。

“叔叔,您好!”兰芸甜甜的笑着递上自己带来的东西。

“这孩子,客气什么啊!”很和蔼可亲的声音啊。兰芸心里浓浓的不安终于有了一丝放松。

宁钰也准备了一桌丰富的午餐来找到兰芸,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正常。

“这些都是我做的哦!”宁钰骄傲的告诉兰芸。

“哇,是吗?那你可真厉害啊!”兰芸也是真心的赞美,可是在宁启雄的眼里,或许就变了一个样子吧。

“孩子,叔叔在这里感谢你救了我们家的小钰,来!”宁启雄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红酒,兰芸也顺着宁启雄的样子。

“没什么的,其实是因为我看到小钰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宁启雄轻轻一笑,喝掉了杯中的酒,看到这个这样兰芸也没有犹豫,同样喝干了杯中的酒。

直接就来这么猛的啊:“小钰他妈妈死的早,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小钰,没能照顾好她,所以我立誓一定不允许任何人能够伤害她,就算这个人只是可能伤害她,我也不允许!”

兰芸从小没有父亲,她没有体会过这样的父爱,所以这一刻她很动容:“叔叔,小钰能有你这样的爸爸,一定很幸福,你把她保护的很好!”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第十章奋不顾身

宁启雄转而刚刚的悲伤轻轻一笑:“可是,我却一次又一次的让她深陷,危险之中,对于那些意图接近他的人,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终于感受到了宁启雄话里的不对劲,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兰芸只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昏昏沉沉。

呵,多么老的桥段啊,她兰芸一直嘲笑别人总是在用同样的伎俩,今天却变成了老桥段的女主角。

倒下去的那一刻,她说道:“盛友坦,来救我啊。”

几乎是于此同时,兰芸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赤”。

要是被兰芸看到一定又要发脾气了,盛友坦下一次能不能早点啊。

等了好久,都不见兰芸有任何动静,盛友坦终于急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林司南也收到了兰芸去了宁启雄家里的照片。

糟糕,宁启雄选择今天见兰芸,一定是有所怀疑。

兰芸醒来的时候在一张床上,没有对她进行任何控制,但是身体软软的没有任何力气,这家伙。

“醒了!”第一时间宁启雄就出现在了房间。兰芸用尽力气撑起身体看着对面的人:“既然邀请别人来家里做客,难道这就是您的待客之道吗?”对于宁启雄兰芸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任何好感。

“呵呵!”宁启雄倒是比刚才看起来轻松了许多:“说说看,接近我们小钰,到底是为了什么?”

“叔叔,您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老想着有人会害你!”兰芸还在跟宁启雄打圈圈,对方依旧是那样的笑容,好像什么都握在手中的表情。

“你,林司南,还有那个什么盛友坦的关系,我很清楚,你是想知道我和林司南之间的交易吧,所以才别有用心的接近小钰,不知道盛友坦有没有告诉过你,但是我可以告诉过你,任何的电子设备仪器,都在我这里无所遁形,从盛友坦第一次调查小钰的行踪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们的眼线,我也都清楚,所以姑娘没有必要再隐瞒。”

兰芸看着宁启雄自信的样子,也许他真的是什么都知道了吧,可是真相一定不能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又何必问我呢?”兰芸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

“盛友坦和林司南都要来了,你希望谁第一刻冲进来救你呢?”

什么?

宁启雄终于看到了兰芸脸上不一样的表情,终于感觉到了完美。

身体依旧处于无力的状态,但是兰芸还是本能的感觉到身体在慢慢的恢复。

忽然屋子里响起惊锐的警报声,宁启雄在那一刻面搂慌乱。

“宁启雄,我已经答应你的办到了,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这一切跟那个女人没关系,放了他!”是林司南的声音。

宁启雄愤怒的冲了出去,这小子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宁启雄走后,有一个人影直天花板而落,当兰芸看清那个人的声音后更是吃了一惊:“盛友坦!”

盛友坦走到兰芸身边,看到没有控制,兰芸却动也不动,他走过去打横抱起兰芸:“我带你离开!”

“等等,那林司南怎么办?”她明明听到他也来了。

盛友坦一边往外走一边回答:“他好像跟宁启雄有什么交易,这是他告诉我的,他去前面拖着宁启雄,我来后面救你!”

“那他可以安全脱身吗?”兰芸焦急的问。

“你担心自己好了,那是他们之间的事,宁启雄还不至于杀人。”

盛友坦没有正面回答兰芸的话。不,兰芸觉得不是这样的,她觉得宁启雄这个人心里甚至都可能有一点问题了,小钰是他惟一的软肋,他保护女儿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她不知道林司南和宁启雄有什么交易,就这样留林司南一个人在这里,她不行。

“我要去找他!”兰芸坚定的说。

“兰芸你疯了?”兰芸用力挣脱盛友坦的怀抱,虽然体力刚刚恢复不多,可是她至少能到林司南身边去。这一刻的兰芸忘了,她只是一个无能女辈,去了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可她还是固执的想要过去。

盛友坦看着兰芸固执的背影,却转身离去,兰芸,等回去再收拾你。

根本没有料到兰芸还没有走,林司南一时慌了神色,给了宁启雄可乘之机。

“盛友坦呢?他不是去救你了!”兰芸觉得自己不能说是因为她又回来了,可是她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我来看看你们在做什么交易!”

呃……在说什么啊!兰芸你可真是不要命啊!

“林司南,我们履行一开始的约定,你护我平安离开,我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如何?”宁启雄不想再看这两个人在他面前卿卿我我,便出口打断。

“我一直都按照着我们的约定,可是您不安常理出牌啊!”林司南出口斥责宁启雄,明明就是他莫名其妙把人绑了来。

“那么,我们约定的时间到了,你的人呢?”

“早已等在外面了!”

兰芸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什么。

忽然房顶的水晶顶掉了下来,兰芸正好在最下面,林司南第一时间发现了危险,本能的将兰芸护在怀里,抬起手臂去挡。

宁启雄扔掉手里的遥控器,拉起宁钰跑了出去。

林司南紧随其后追了出来,宁启雄带着宁钰已经上了飞机,接着从高空抛下一个小盒子,落在林司南的面前,那正是林司南要的东西。

随后盛友坦也赶了过来,林司南看了看盛友坦问道:“你调了人过来?”

盛友坦轻轻一笑:“这样的人才,不可多得啊!”

林司南扶助自己受了伤的手臂,怪不得最后他会来那么一下子,怕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吧!

盛友坦看了看林司南受了伤的手,又看了看她身边一脸关心的兰芸,走过去一把拉起兰芸:“走!”

林司南就这样看着盛友坦把兰芸带走。

他现在需要先去趟医院。还有尽快处理江家的事,今天父亲终于同意了手术,这几年他的身体一直就不好,他得先去医院看一看。

兰芸觉得自己是被盛友坦给扔上车的,他真的生气了?

兰芸看过去,并没有觉得此刻的盛友坦脸上有任何的变化,更何况,她并没有觉得自己今天有任何地方做错啊!

况且他有什么理由发脾气啊!

“喂!”

“闭嘴!”盛友坦不愿在开车的时候跟她多说。

“今天你发现林司南脚边那个盒子了吗?”兰芸还是聪明的,她知道怎样快速的转移盛友坦的注意力。果然,盛友坦的表情出现了变动。

“什么意思!”

“那个好像是林司南和宁启雄的交易,林司南帮助宁启雄离开,然后宁启雄给林司南那个东西!”听到兰芸的话,盛友坦危险的眯起眼睛。

“你还听到了什么?”

“唯一不解的是,明明看起来一切那么顺利,最后也是按照他们最初的约定再走,为什么宁启雄非要在最后的关头绑架我呢?闹这么一出,到最后还逼得自己不得不逃跑,如果不是林司南……”

那一刻兰芸终于体会到猪是怎么死的了,真的是笨死的,而她就是那头猪。明明就已经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为什么还要绕回去啊。

盛友坦又开始不说话了,兰芸也无奈闭嘴。反正做都已经做了,他还能把他怎么样啊!

盛友坦一路开到自己的家,打开车门:“下来!”

“诶呦,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兰芸佯装伸了个懒腰。

盛友坦威胁她:“要我把你拖出来吗?”

干嘛这么暴力啊!兰芸认命的下车,她不是怕他,只是她不想因为今天的事情再和盛友坦辩解,至于为什么,她也有些说不清楚。

盛友坦拉起兰芸一路往家里走,但是这一次很奇怪,他只是到客厅,没有向以往一样带她到二楼的书房。

“喂!”兰芸终于忍不住甩开盛友坦的手:“从一开始,就是你把那份资料交给我,还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意见,我采纳了,也顺着你所有的安排和意见,去做哪些你认为,当然我也认为对的事,而林司南只是我们所有布局中的其中一步不是吗?我一直在这样做,也许你觉得,今天我不应该跑回去,可是,一来我确实听到了一切关于他们两个人的计划,而来我认为,林司南那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和好骗的,想要他爱上我,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认为今天那样的情况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他一定在看到我的时候会有感动吧!那不是很好吗?那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说道后来,兰芸都觉自己开始有些逻辑思维混乱了,但是她觉得幸好,她还算表达流畅吧,至少把想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而盛友坦就这样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着兰芸一字一句的把话说完。然后,盛友坦伸出两只手将她紧紧得抓住。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第十一章不能让他得逞

盛友坦伸出手将她的两只手都紧紧地抓住,让她根本就动弹不得,盛友坦当然感觉得到,这个女人完全就是在抗拒着他,不让他得逞。

兰芸紧闭着唇齿,但是这个男人却霸道地撬开她的唇齿,然后在她的唇上疯狂地掠取着,要知道,这里可是客厅,盛友坦还是第一次对她有这样过份的举动,所以兰芸是有点生气的,她正打算要咬破盛友坦的嘴唇,这样也许他就会识相地放开她了。

但是客厅的外面却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听的很清楚:“夫人,你回来了?”

严芳回来了。

盛友坦就好像没有听到管家的话一样,他还在继续亲吻着兰芸,并且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他的其中一只手已经紧紧地搂在了她的腰间。

兰芸睁开眼睛看向客厅的那个入口处,然后她便看见严芳用那种不明所以的眼神看向他们,那样的眼神,像是在嘲笑。也像是在自嘲。

情急之下的兰芸总算是使尽全力推开了盛友坦,因为被亲吻的时候过久,所以兰芸还在大口地喘着气,整张脸都涨得通红,那张嘴唇因为被盛友坦亲吻过,所以看起来特别红,也有点肿了。

盛友坦好像早已经知道严芳会回来,所以他表现得特别泰然,也没有要向严芳解释什么的意思,他只是抹掉了自己嘴巴上的那点血腥,刚才兰芸咬了下他的嘴唇,然后就这样被咬破了。

淡淡地看了眼站在客厅口那边一言不发的严芳,盛友坦的眼神冷淡地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以后别再做出离家出走这样幼稚的事情,最后,不还是要回来吗?”

“我父亲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吗?”严芳并不关心别的,她就只关心父亲的医疗情况。

盛友坦走到了沙发那边,然后坐下:“这个就不用你来过问了,我会根据你的表现来安排的。”

“好。那你继续吧。”严芳用那种特别复杂的眼神看了眼兰芸,然后就上楼去了。

兰芸知道,严芳一定觉得她是那种两面三刀的女人,分明说过的,她跟盛友坦只是名义上的关系,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但是今天却让严芳亲眼目睹了这样的一幕,恐怕严芳对她的印象已经糟透了。

但是即便是看见了这样的画面,严芳却还是假装毫不在意,到底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在拼命地隐忍着,其实心里面嫉妒在意的快要发狂呢?

兰芸微微皱眉,看着严芳不缓不慢地走上楼去,然后泄了气一般地站在原地。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严芳就是有一种很莫名的亲切感,被她这样误会,她的心里就是不太舒服,总觉得想要向严芳解释一下,但是却又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越解释可能越显得自己心中有鬼。

不过盛友坦究竟是为了故意让严芳看到这样一幕,所以才将她拉来的,还是真的是因为太生气了,想要教训她一下,所以才?

兰芸实在不知道了,渐渐地,她也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城府极深,并且他的城府并不是常人可以轻易猜测的出来的。

而她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罢了,她也没有权利和资格去了解他的城府,他当然也不会让她猜到他的任何城府。

看盛友坦已经坐在那边不言语了,兰芸便欲离开:“那我走了。”

“我今天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可以接近林司南,但是你不能把心落在那里。”这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再明显不过的命令的口吻了。

他为什么开始干涉她了呢?并且还是毫无理由的,他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太过专制了吗?还是他以为自己的专制其实也是被他专制的人想要的,所以才表现得这样理所当然?

她兰芸可不是顺从的小绵羊,所以自然不会就这样接受他的霸道与专制:“盛友坦,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没有任何约束对方的权利。今天的事情,你已经犯规了。如果下一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就要考虑是不是要结束我们这名义上的关系了。”

“看来我刚才的话都白说了。我说过的,如果我想,我就可以让我们的关系成为实质上的。”盛友坦并没有去看兰芸,然后这样说道。

兰芸却也并不害怕他,只是冷静地说道:“如果你觉得我兰芸是那种你三言两语就能威慑地住的女人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你,你想太多了。”

盛友坦转过脸去看向兰芸,她也看向他,稍后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然后离开了。

这个女人,胆子还真是不小!

他都这样警告她了,她却还是没有丝毫要稍微收敛一点的意思,看来是他给她太大的权利,也是让她过了太久安逸并且顺风顺水的生活了,所以她才会这样无谓并且放肆!

但是他却又不忍心做出任何的事情去阻止她如今的计划,因为他懂得她的痛楚,因为他了解她的一切过去。

正因为了解,所以他才这样纵容她。

可是过份的纵容,可能会让这个女人越来越将他不放在眼里。当然,这不会是他想要看到的。

后来用晚餐的时候,严芳缓缓地从楼上走了下来,盛友坦注意到她居然将他们的结婚戒指摘了下来,于是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谁让你把结婚戒指摘下来的?”

严芳看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指,然后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不小心丢了。”

那语气就好像是弄丢了什么不值钱的小玩意儿一般。

盛友坦看了眼淡定的严芳,然后轻笑了一声:“明天我会让工匠过来,帮你重新做一枚一样的。”

“何必呢?”严芳拿起桌子上的碗筷,然后开始吃饭,不论何时,她的态度总是这样,并且说话的时候从来都不会用眼睛去看盛友坦,就好像多看他一眼,就会让自己的心里添堵一样。

“那你何必把它不小心弄丢?”盛友坦也并不是会在意这种小事的人,但是,结婚戒指毕竟是带有某种含义和象征的,而她怎么可以用那样随意的态度去面对?在她看来,这场婚姻就这样可笑吗?

“反正也许你现在有了新的中意的盛太太的人选了。”当然了,严芳的口中的这个新的盛太太的人选就是兰芸了。

盛友坦的身边何时出现过什么女人?除了她严芳以外,兰芸就是第一个了。

盛友坦轻轻抿了下唇角,她现在难道是在吃醋吗?她严芳,会吃他盛友坦的醋吗?这可能吗?

这,绝对不可能!

“什么时候你也会在意,盛太太会有新的人选了?”盛友坦说道,他只是看着严芳,自己却并未动筷用餐。

严芳不过吃了几口,似乎就没有什么食欲了,她放下手中的筷子,然后拿起一旁干净的毛巾擦了擦嘴巴:“我吃饱了。”

她刚刚要站起身离开,盛友坦就叫住了她:“告诉我,看见那样的场景,你的心痛吗?你也会心痛吗?”

“我当然会心痛,但是只要是与你相干的事情,我就不会。这样的答案,你还算满意吗?”严芳仍旧不会在盛友坦的面前认输,虽然那一天回来求盛友坦的时候,她已经颜面尽失了。

那天,她从医院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但是却被告知盛友坦还在书房里跟公司的一位董事谈事情,所以她就算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见盛友坦,那也得等一等。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那紧闭着的书房的门才被打开,走出来的是公司的一位董事,董事冲着一直等在门外的严芳点了点头,算是问好,然后就扬长而去了。

眼看着盛友坦谈完了事情,严芳就直接走进了书房,然后将门给锁上了,她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她的头发显得有点凌乱,身上所穿的衣服也都显得特别随意,就好像是随便从衣柜里抽出来的衣服,完全也不顾身上的搭配是否说得过去,就好像能够达得到蔽体的效果就好。

她不论怎么看,都有点配不上盛夫人这一称号,但是除了这个女人,盛友坦似乎目前也没有要让别的女人接受这一称号的打算。

将手中的文件夹不紧不慢地合了起来,盛友坦不缓不慢地抬起头看向严芳,嘴巴微扬,嘴角满是嘲讽之意:“那天走的时候不是很潇洒吗?现在这样狼狈地跑回来算是怎么一回事?”

“你一定要这么卑鄙吗!不是说过了吗!不准拿我父亲当作筹码!”严芳冲着仍旧淡然自若的盛友坦嘶吼道,因为盛怒,她的脸上甚至可以看得到那若隐若现的血管,而她看着盛友坦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怨恨。

轻挑了下眉头,盛友坦随意一笑,然后站起身来,他总是喜欢西装革履,比起随意的严芳,他的打扮就显得考究许多,从头到脚所穿所戴,无一不是名牌:“那你要我怎么办?你倒是给我个主意啊?不过也是,你那么不愿意搭理我,怎么可能会跟我好好聊这些呢?”

严芳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她紧咬住自己的下唇,眼睛微微眯起,她真的恨不得要将这个男人粉身碎骨:“所以,你到底要怎么样?要怎么样你才能让我父亲继续接受治疗?”

盛友坦走到了严芳的面前,看着这个身板虽小却暗藏许多能量的女人,曾经,他们山盟海誓,是人人都羡慕的一对,但是如今却恨不得将对方逼入绝境:“你求我啊?你肯吗?求我。”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全部精彩内容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

作者:小奈米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的小说,是作者小奈米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糟糕,林少偷了我的心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抬手便可以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商界魔王盛友坦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也曾是三年前那个抢了妹妹未婚夫被万人唾弃的女人。而他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用来报复他的家人的棋子。当年她曾背负第三者的恶名离开,如今她也要那众星捧月的男子背上恶名。只是她却忘了将心收回来,只能跟着他一起沉沦。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