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16:18作者:墨梨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墨梨原创小说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父亲生意失败,进了监狱,母亲心力交瘁在住院,她除了做代孕,已经没有其他方法快速赚到一大笔钱了……只是,只是生一个孩子而已,她可以的!林墨歌默默的安慰自己。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最新章节(墨梨)-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无弹窗广告免VIP 免费试读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6章薄凉的亲情

“你竟然调查我,卑鄙!”

一怒之下,抬手,就要打下去。

却被他狠狠抓住,用力甩到一边。

她身子不稳,直接撞到了身后的桌角上,顿时传来尖锐的疼痛。

“就凭你也敢跟我动手?信不信我打个招呼,让你父亲关上十年八年的,干脆直接老死在里面算了……”

“你敢……”

林墨歌一下慌了起来,父亲和母亲,是她的软肋。

是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放弃的存在。

张总面露狰狞,笑的阴狠。

“你看看我敢不敢!林墨歌,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服权总,恢复公司的招标资格。否则的话,哼,你这辈子,就别想再见到你父亲了!还有你那个病怏怏的母亲,不知道会不会再受刺激倒下呢……”

她心底陡然一沉,似是沉入漆黑的海底,永远不见天日。

明明想把面前这张恶心的嘴脸撕碎,却没有一丝力气。

因为这只叫嚣的疯狗,她咬不过。

“记住,别想着跟我玩什么花招,要是让我知道了,就等着给你父母收尸吧……”

浑浑噩噩的离开公司,在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像一具行尸走肉。

烂漫的樱花从枝头飘落,落在她的发稍,也浑然不觉。

热闹也好,繁华也罢,都与她无关。

她现在,孑然一身,软弱的,连保护家人的力量都没有。

只能在恶狗的威胁下,战战兢兢。

已经烂尾的棋局,凭她一人,又如何能起死回生?

尤其,面对的,是那样一个如杀神般强大的男人……

在公交车站台上站着,看着面前的车一辆辆经过,开走,却迈不开步伐。

“嗡嗡……”手机响了起来,是母亲打来的。

“妈……”

“墨歌,刚才监狱来电话说……说你爸……”

话还没有说完,就传来林母的哽咽。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刚才张总说过的话还回荡在耳边,他说过,他牢里有人。

不,不会的,一个区区张总,速度不会这么快的。

他只不过,是吓吓她而已。

“他们说你爸跟人打架斗殴,头破血流……因为表现不佳,可能……可能加重刑期……”

林母的话,把她心头那万分之一的侥幸也浇灭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啜泣声,却只能咬牙安慰。

“妈,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过去看看,不会有事的,放心啊……”

“墨歌啊,妈跟你一起去吧,这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

母亲对父亲的痴情,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可是现在的情况,如果让母亲看到了,说不定又会受不了刺激而一病不起。

“您还是在家看着月儿吧,我去就好了。有事会给你打电话的。”

林母迟疑了一下,没有再坚持。

“那好吧,记得打电话回来。”

“恩,我知道了。您也别操心了……”

挂了电话,微微叹一口气。

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赶到位于远郊的监狱时,已经是中午了。

灰色的高墙围出另一方天地,墙壁上方布满电网,残酷而威严。

偶尔有几只黑色的鸟从上方飞过,似乎都要小心翼翼。

如果这高墙,能够将人心底的怨念也隔绝开来,那该多好。

心底泛起一阵苦涩,收回视线,跟着狱警向里面走去。

一道道铁门在面前打开,静谧而诡异的气氛,让她的精神也跟着紧绷起来。

林广堂在狱警的搀扶下,从铁门里走出来。

她的目光轻轻扫过,再次落在桌面上。

不管是过了多少年,她还是,没有勇气直视这个老人。

“畜生!你个不孝女!还嫌害得我不够惨?竟然还有脸见我!”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一开口,就引来剧烈的咳嗽。

她身体一僵,一颗心,再次跌沉。

偷偷抬起眼帘,看了一眼对面的老人,心里,竟然划过一丝欣喜。

淡淡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还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却因为受了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甚至还包了几圈纱布,看起来格外滑稽。

因为愤怒,想要调动面部的肌肉时,却被疼痛抑制,只有那几条皱纹在愤怒的颤抖。

“爸……”

她声音颤抖,轻得自己都听不见。

“发生了什么事……”

她没忘记,到这里来,是要搞清楚事情真相。

“啪……”

林广堂一拳砸在桌子上,却又警惕的看看身后,冲着那位看守狱警讪讪的笑笑。

再回过头来时,表情越发狰狞。

“还有脸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是因为你个孽障……”

 

第17章狼狈的记忆

再次意识到自己音量过高,暗自调节了一下,“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竟然连累到我身上了!我真是……哼,当初真该亲手掐死你……也好过现在被你害的这么惨!”

他拳头紧握,脸色发红。

那几道皱纹像是蠕动着的蚯蚓,看在林墨歌眼里,有些反胃。

如果不是有看守的狱警在,他早就挥拳上来了吧。

甚至有些庆幸,他被殴打,受了伤。

只是不敢说出来。

面对着这个老人的时候,她心里,有种本能的畏惧和怨恨。

二十年来,每每见面时,听到的,都是这些不堪入耳的辱骂。

扫把星,孽种,不孝女,贱人。

难听的话从他嘴里说来,显得那么轻易。

就好像她天生,就带着这么恶心的标签。

她不哼声,脸色苍白。

唯唯诺诺的样子,更激怒了他。

“五年前抗拒的时候,就该打断你的腿!省得再跑回来祸国殃民……要不是你,我林广堂怎么会落成阶下囚?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当初怎么不死在国外,还滚回来干什么?啊?”

眉头一紧,一股凉意从脚底陡然升起。

直冲发际。

她怎么忘了,五年前那日的狼狈?

林家财务亏空,事发在即。

为了掩盖丑陋的真相,她被当成炮灰。

亲生父亲逼着她给人做情妇,来换取公司的安然。

在愤怒中逃离,父亲也因此被查入狱,顺理成章的,将所有的罪名,扣在她头上。

怨恨至今。

杨白劳的故事在她身上重演,却越发可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黑白已经颠倒,是分也无法分辨?

幸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恶的,终究会受到制裁。

只是,却始终无法制裁人心。

指尖冰凉,凄然一笑。

“既然不想坐牢,为何不让你的宝贝大女儿去给人做情妇?以她的手段,不仅能救你一命,说不定还能飞黄腾达!”

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若瑜。

从小与她不同,是林广堂的心尖肉。

林广堂眼底划过一抹愠色,还有些心虚。

对两个女儿的不同态度,说出去,确实不是光明正大。

“哼,若瑜跟你能一样么?可笑。”

他冷哼一声,似是听到了极冷的笑话。

林墨歌手指渐渐握紧,骨节泛白。

“就因为我是私生女,所以就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

“人权?哈哈……你个贱人也配提人权?林家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能给人当情妇吃香的喝辣的,是你的造化!难道你还想找个门当户对的风风光光出嫁?笑话!死了这条心吧,我倒要看看,谁愿意要你这个赔钱货……”

虽是听过无数遍的话,也没办法适应。

如一根根尖锐的钢针,刺入伤口。

本以为早已遍体鳞伤,却还是会痛到刺骨。

滴血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一片荒芜。

“看来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你真的死在牢里,我会来帮你收尸。”

这是她对这个老人,说过最狠的一句话了。

甚至,默默的希望,这句话,能够成真。

如此一来,她才能真正的解脱。

“畜生!竟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我……叫你妈过来!我要好好教教她,该怎么教训你这个孽障!”

林广堂是真的怒了,这个一向唯唯诺诺的小女儿,从来没有敢顶撞过他。

默默的承受辱骂,承受他的怒火,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你别牵连到我妈!”

她瞬间有些慌了,说到底,母亲跟月儿,是她唯一的软肋。

他阴狠一笑,眼底满是算计。

“那就别再连累到我!否则的话,你那个妈也不用再回我林家了!”

指甲深深嵌入肉里,也毫无知觉。

牙齿咬的格格作响,终究,还是软了下来。

母亲这辈子的心愿,就是入主林家,成为名正言顺的林太太。

如果父亲真的狠下心来,岂不是断了母亲的念想?

母亲现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也承不了一点刺激了。

“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你不要惊动到我妈。要是她受了什么刺激……你也不会好过……”

似是威胁的话,却如此无力。

僵硬的起身离开,头也不回。

高高扬起的头,是她最后的自尊。

“那最好,别再干什么蠢事连累到我,否则的话我让你们母女俩给我陪葬……”

“砰”的一声,重重的铁门在身后合上,将他后面的话隔绝开来。

直到出了重重高墙,她紧绷的神经,才缓缓松弛。

见父亲一面,比上战场尤为艰难。

 

第18章相同的父子

若不是因为母亲放不下这个男人,她又何苦,要自寻侮辱。

雷声轰隆响起,一场瓢泼大雨,骤然来临。

她却不躲不藏,在雨中缓缓前行。

或许只有这无情又冰冷的雨滴,才能将她心里的屈辱与怨愤冲刷干净。

磅礴的大雨,渐渐模糊了视线,却又无比畅快……

S市的西城,是一片风景优美的所在。

茂密的树丛,怒放的鲜花,还有隐在其中,那几座豪华而壮丽的别墅。

这里是S市的富人区,只有那些富可敌国的豪门,才敢在这里购置别墅。

而权家老宅,就坐落在最显眼之处。

夜幕初临,一辆线条优美的黑色跑车急速驶来。

在门前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后,稳稳停住。

权简璃眉头微皱,有些不耐烦的从车上下来,向着老宅里走去。

每次回到这里,都让他有种压抑感。

“二少,您回来了……是先休息还是……”

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个毛茸茸的黑团子从远处滚过来。

好巧不巧的,滚到了二少爷的腿上,来了个急刹车。

然后,四只小爪子,从黑团子里伸出来,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紧接着,又伸出一个小脑袋来,两只眼睛眨啊眨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再配着那副像是发怒一样的表情,格外滑稽。

倒像是在怪二少爷,怎么不长眼,挡到了它面前。

二少爷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比这夜幕还要更暗沉。

“是谁把它放出来的!”

声音不怒自威。

站在一旁的管家吓的一个冷颤,暗叫不妙。

谁都知道,二少爷有严重的洁癖,是绝对不允许这种脏东西碰他的。

现在到好,这小东西竟然不长眼撞了二少。

也活该它倒霉。

就在二少爷的怒火已经达到顶峰之时,这小东西偏偏不知好歹,竟然举起小爪子,紧紧的抓住了二少爷的裤腿!

瞬间在那条白色的西装裤子上,留下两个肮脏的黑印。

这下,彻底把二少爷惹毛了。

“给我把它扔出去!”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管家早已战战兢兢,哆嗦着就要去抓那小东西。

可小东西却是玩上了瘾,扑棱几下想要顺着二少爷的裤腿往上爬。

一个动作,吓坏了管家。

连带着站在一边的佣人,都吓出一身冷汗。

默默的替这小家伙节哀。

看来今天天神现世,都救不了它的小命了。

“你们几个快来帮忙……”

管家向佣人们投去求救的眼神。

几个佣人对视一眼,又没办法装没看见,只能冲了上来。

“嗷嗷……”

小家伙被这情形吓住了,躺在地上哀鸣。

“住手!放开贝尔!”

稚嫩而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还带着一些奶声奶气。

紧接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后院跑过来,气喘吁吁。

因为跑的太急,可爱的鼻尖上,还浸出细细的汗珠来。

两个小脸蛋也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

一身得体的小西装,把他的小身子紧紧包裹,那模样,跟权简璃如出一辙。

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小人的鼻子嘴巴,跟权简璃的,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与璃爷妖孽般的凤眸不同,更显天真。

“小少爷……”

管家被吓了一跳,这个小少爷,他也不敢得罪啊。

在这个家里,小少爷可是老爷夫人的宝贝,谁敢招惹?

“贝尔,过来!”

听到小主人的声音,贝尔挣扎了几下,这才从佣人们的魔爪里逃脱出来。

一个猛冲跑到小主人身边。

“呜呜……”

似是在汇报刚才受到的欺负。

小人儿抬头看了权简璃一眼,一大一小,却是同样冰冷的目光。

四目相对间,似是有无数的冰刀冰刃,在空气中四射开来。

让身旁的人防不胜防。

权简璃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小人儿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小人儿却没有察觉到这些,转身就走。

“权羽寒!”

冰冷的声音,似乎连空气都要凝结。

一人一狗,两个小小的身影同时停下,动作整齐的像商量好一般。

站在一边的管家和佣人,都暗自捏了把汗。

这父子二人,每次见面都像是打仗一样。

最惨的是他们,总会被殃及。

小人紧紧咬着嘴唇,似是有些不甘心。

但是看一眼在脚边的贝尔,只能先蒙混过关。

“爸爸晚上好,我要去看书了。”

说罢,再次向前走去。

声音同样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看着那两个小小的身影,权简璃的眸子顿时腾起一股火苗来。

“权羽寒,你竟然为了这么个脏东西跟我生气?”

“贝尔才不脏!它只不过贪玩!”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全文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全文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

作者:墨梨状态:已完结

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墨梨原创小说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代孕娇妻:权少轻点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父亲生意失败,进了监狱,母亲心力交瘁在住院,她除了做代孕,已经没有其他方法快速赚到一大笔钱了……只是,只是生一个孩子而已,她可以的!林墨歌默默的安慰自己。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