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22:31作者:西岚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的小说,是作者西岚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是天生废材四小姐,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一朝生死人手,现代超级特工穿越而来,势必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欺我者必百倍还之!废物?你见过九阶巅峰的废物?你见过身后万千九级魔兽跟随的废物?绝代风华现世,势必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叶岚)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免费阅读(西岚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免费试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六章凤鸣翔天

老者飘起,落到桃树一枝桠,“你还有何疑问?没了,我们就开始修炼吧。”

叶岚却问道:“什么是灵?什么是修灵?”

“你生在凤天大陆会不知道这个?”老者也没怀疑,他很乐意传道解惑,“所谓灵,天地万物之精气,得灵者生,失灵者死;所谓修灵,便是将自身灵气或假以外物,凝聚成实物,此物用以防身,也可用以武斗,更有甚者,以灵力扭转天地。”

老者说着,讳莫如深地盯着叶岚,“而你,就会成为那个会扭转天地的人!”

“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告诉我怎样修炼?”

“哎哎……小丫头别急嘛,我自会传授你秘法,让你一次性就晋级!”

老者招了招手,“你过来……”

叶岚一个飞身,来到桃树下。

“像我一样虚步立在这桃树枝桠上,你可做得到?”

“这有什么困难的!”

叶岚蹬地而起,稳稳地飞到枝桠尖端。

老者摸了摸长长的眉毛,眼睛乐成了一道缝儿,“不错,不错……看来下盘的稳定性还可以。”

他旋身腾空,像一缕白云一样飘在桃园之上。

“飞起来!”

叶岚轻轻蹬了一下,飞来与老者齐平,但维持不到几秒,便落回了地面。

“呵呵……”老者笑道,“这就稳不住了?”

她抬头望向老者,“你是怎么做到的?”

“集聚灵力于头顶,灵力上冲,自会载着你上飞。”老者落到地面,踏雪无痕,“这招数用以驯化灵力,是修灵之人必须掌握的基本功法。”

“不能驯化灵力,你就不能驾驭,不能驾驭,散灵是无法物化的,无物不以成器,无器何以斗武?”

叶岚点头,“我要怎样驯化灵力?”

“这个简单,你只需要跟你体内的灵力沟通就可以了。”

“沟通?”叶岚冷笑,“这就是你所说的特殊秘法?跟术士的神神叨叨有何区别?”

老者笑呵呵地回道:“灵与体,一分为二,相生相容;驯化以武力,只会两败俱伤,必须动之以情,灵与体,合二为一,格物致知。”

叶岚只觉老者不靠谱,还是问道:“怎么沟通?”

“哈哈……那就看你的悟性了!”

老者旋身消失,留有一话,“通灵在天,犀灵于心。小丫头,秘法已传授于你,成功与否,全在个人参悟了。”

“通灵在天,犀灵于心?”叶岚反复琢磨此句,心下迷惑,“区区八个字,算什么秘法?”

她一飞,又落到桃树树冠。

叶岚仰头,大雪后,天空几净澄澈,万里无云,大地白茫茫一片,目光所及高台楼阁,乌瓦飞甍,有风吹过,铜铃轻轻响起。

“通灵在天?”

叶岚心中默念此话,缓缓闭上眼睛,眼前虽是一片漆黑,但脑中却仍有天地一画——天依旧,有微风,雀儿欢快地落在青石板上,啄拾米车抖落的稗子。

大街上,熙熙攘攘;茶馆里,说书的、端茶的……喧嚣地好似个马戏团。

“叮……叮……”

混沌喧闹之中,她似乎听到千里之外高塔铜铃一丁点的动响。

什么是灵?怎样才能集聚灵力?她反问自己。

叶岚知道自己不能浮躁,慢慢静下心来,忽而画面中有点点荧光闪动,从她身体源源不断涌出。

那些荧光就是灵?属于她自己的灵?

她张开双臂,凭借意识去调动体内的灵,叶岚感到灵力迅速聚集,前赴后继涌向头顶,她感到身子变得轻盈……

叶岚猛然睁眼,见自己正悬于半空,抬眸处,天空触手可及。

她飞起来了!

叶岚一个旋转,像箭一样飞射出去,她双臂张开,逆光飞翔。

刹那间,一声凤鸣长吟,石破天惊;湛蓝的天空中,有一虚影乍现,似乎是一只涅槃的凤凰!

藏身戒指的老者心中一惊,赶紧挥袖扫去空中异象,“看来你资质不错,能够领悟我的独门秘法。下去吧,飞那么高,会惹人嫌疑的!”

叶岚落地,老者从戒指中飞出。

“老头儿,我这是算成功了?”

“你已经成功晋级,开启了圣灵之躯!”老者摸了摸胡子,满意地点点头,用手指比了一个‘三’,“现在你已经是一名三阶灵者了。”

“才三阶?”

老者听了,对叶岚嗔怪,“三阶怎么了?换做天赋极佳的人也要修炼两年以上,小丫头,你就知足吧!”

叶岚眸色暗沉,冷冷低语:“三阶?还不够!”

她脑中闪过蒙面男子的身影,她曾发誓,一定要打败他,区区三阶,恐怕还不够给那人挠痒痒吧?

“哎呀,小丫头慢慢来嘛,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再说,你一天之内一次性进阶三阶,已经是逆天啦!”

老者嘟嘟嘴,瞥了一眼叶岚,“全凤天大陆,数万年来你可是第一人……”

“年少无知的小毛孩儿,就知道一味地急功近利……唉,你去哪儿?”

叶岚扬了扬手,示意老者闭嘴。

她一个旋身,又落到桃树枝桠上。

“你还要练?稍稍休息一下也好呀……”这小娃娃也太拼命了!

老者从叶岚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那双寒光闪闪的眸子,没有丝毫犹豫和退缩。

他问道:“你就这么急着报仇?”

“我只想变强!”叶岚低吼一声,如法炮制驯化灵力,眨眼间,她又升了三级,成了三阶三级灵者。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从古至今,一天之内晋阶、还连升三级的人,他活了数以万年,从未见过,直至今日。

“这是什么?”

他循声看向被黑色粘液包裹的叶岚,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惊讶,“这是黑胶质,过剩灵力遇到空气后焦枯而成,你快去洗洗吧,灵力的训练我们改日再进行。”

叶岚告别老者,进了桃花小筑,老者看着叶岚走远的背影,低语:“过剩的灵力……这小丫头体内不会还有无尽灵海吧?”

圣灵之躯,又有无尽灵海,这丫头以后恐怕会……

他没再多想,也不敢深思下去,老者一个飞身,追上了叶岚,化成白气回到了戒指。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七章屋顶上有人

水面漂浮着片片玫瑰,鲜红的花瓣,美人肤如凝脂,交相辉映,正在沐浴的叶岚懒懒得倚在桶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水。

她仿若芙蓉般娇嫩,雾气氤氲,她的美,如梦如幻。

忽然,叶岚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浓郁的花香中,她嗅到了一丝异样——那是血的味道!

她警觉着四周的动静。

屋子里安静地有些诡异,烛火偶尔发出一丝噼啪声,寒风从严实的窗缝出入,珠帘荡动,叮叮又当当。

这一切声响,皆在叶岚耳中。

“叮咚……”

有水滴自房梁落到了水面,一圈圈红色涟漪荡开……

这是……血!

叶岚瞪大双眼,抬头上看时,又有一滴血落下——屋顶上有人!

她飞身而起,扯下一段纱帘裹住自己,披上一件白狐裘,破窗而出,顺着走廊上的梁柱,落到了屋顶。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让屋顶的黑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是什么人?在我院子里有何目的?”

叶岚目光凌厉,声音可冻地三尺,黑衣人为之一惊,这小女子看似柔柔弱弱,却风骨不凡,极具魄力。

他稳住气息,拔刀一斩,叶岚一跃,躲过刀风,落在离黑衣人三米远的地方。

白狐裘被刀尖挑落,碎成了两半。

瑟瑟寒风刮来,她身上仅半截纱帘遮体,纱襟飘飘,雪白的肌肤裸露,与夜空下的雪色无异。

黑衣男子赶紧遮住眼睛,低声念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叶岚并不拘谨,她只觉好笑,这古代人还真是够呆子。

她眼眸一沉,瞄准时机伏下身子,伸脚一铲,片片青瓦飞出,如飞镖般杀向黑衣男子。

男子反应神速,卷过袍子一挡,瓦片噼里啪啦碎了一地,他再次飞起,往桃林外跑去。

“想逃!?”

叶岚追上来,与黑衣男子纠缠在一起,一时难较高下。

“你受了伤,是逃不掉的!”

黑衣男子不语,只是冷哼了一声,像是在嘲讽叶岚的不自量力,他手腕不停摆动,大刀翻转,刀影缭乱,逼得叶岚连连后退。

但他毫不恋战,适时收手后,男子往远处退去。

叶岚冷冷地看着男子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现,黑衣男子逃了几步,猛然骤地,他挣扎着站起,身体却颤巍巍地蹲在原地。

叶岚一个飞身落到男子跟前。

“你……耍诈!”他咬牙切齿,抬头瞪了一眼叶岚,随即拔出刺在曲池处的银针。

叶岚没有理会,将男子绑在屋子的梁柱,扯下男子的面罩,一张俊秀的脸赫然于目。

堂中烛光羸弱,男子的侧脸轮廓刚毅,透着倔强和傲气,浓密的睫毛下,明眸犀利,杀气腾腾。

他瞪了一会儿,才发现叶岚衣着单薄,有失礼节,不由尴尬地眨了眨眼睛,低下头去。

叶岚注意到男子脸泛绯红,冷笑一声,朝他走近。

忽然,她伏下身子,仄仄逼近,“我问什么,你最好老实回答,否则……”

“否则怎样?”男子冷冷地对上叶岚的目光,“要杀要剐,随便!”

两人离得很近,气息迷蒙,属于女子特有的体香萦绕鼻尖,黑衣男子的目光在叶岚洁白的脖颈停留了一下,赶紧别了过去。

他的脸越发红润。

叶岚忽地抽身,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打量男子,那窘迫害羞的样子,像任性的小孩儿,煞是可爱。

她撇起嘴角,似笑非笑,“有趣!”

“你都落到我手上了,还嘴硬?”

“若不是我受了伤,会败给你个区区三阶灵者?”

叶岚冷哼,“败了就是败了!”

黑衣男子冷冷不语,似乎不想跟叶岚这一介女流见识。

“你是叶家人?”

男子惜字如金,并不回应。

叶岚也不恼,冷笑着挑衅地说:“看你一本正经,像个君子,不过道貌岸然而已。”

“少在那里血口喷人!”

“哦?有吗?”叶岚凑近身子,吐气如兰,“那是谁在我沐浴时,在屋顶偷窥?”

男子一时语塞,因失血而苍白的脸绯红一片,他神色懊恼,“我不知姑娘在屋中沐浴,多有得罪。”

他说话时气息费力,脸色也苍白着,身受重伤还能熬到现在,换做普通人早就没命了。

两人之间的误会消除了,屋中的氛围也稍稍有些缓和。

叶岚觉得先给他疗伤要紧。

“你伤的不轻,我先帮你把伤口处理了。”

她转身去取针线盒,却听身后一声冷哼,“这点伤算什么?”

叶岚顿了顿步子,继续往前走绕过桌子,取出针线盒。

“即便是小伤,感染了也是很严重的。”叶岚给男子松绑,扶着他在床上躺下,“若是破伤风感染,一夜之间就可以要人命。”

“破伤风?感染?”

叶岚轻咳一声,才觉自己是在古代,这里的人并不知道现代医学知识,她胡乱地说了一通,搪塞了过去。

男子望着叶岚出了神,那张脸绝色倾城,曲线柔和,眸色却冷若寒冰。

她在救他,一针一线为他缝上白骨森森外露的伤口,俨然在世菩萨,可她骨子里的冷,仿若来自炼狱修罗。

“你是叶家的什么人?”

“一个庶女。”

“庶女?”男子虚弱地摇头,“我看不像,无论举止还是灵力,你应该是一位嫡出的小姐才对。”

叶岚冷笑不语,自顾拧干毛巾擦拭男子身上的血污。

“不过,嫡出的小姐怎么会做处理伤口这样的活儿?这些活儿应该都由下人做了……好奇怪……”男子的话含含糊糊,叶岚这才发现他发起了高烧。

她顺着男子手臂上的伤口下寻,发现肘部的衔接已经彻底崩断,关节处关节液外溢,产生炎症反应。

要退高温,就得先消炎。

可是,这凤天大陆能够用什么退烧消炎?

叶岚抬头看向窗外,大雪又开始下了。

清晨,一缕阳光洒落桃花小筑。

桃花树下,一堆高耸的雪堆忽地动了一下。

男子醒来,抹开脸上的积雪,见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埋在雪地里。

那女人是把他给活埋了?

他活动了一下脖子,一侧头就看见裹着白狐大袍子躺在雪地上睡着了的叶岚。

她守了一夜?男子的心没来由地蹦腾了一下。

察觉有目光头来,叶岚猛然睁眼,明亮的眼眸,闪烁着冷冷锋芒,恍惚了男子眼中早已洋溢的晨光。

“醒了?”叶岚扶起男子,抖落了满身落雪,“让我看看你的伤。”

男子一把打开叶岚扶住他的手,刻意与她保持着距离,别过头去看向雪堆。

叶岚看出男子的不悦,心中已知一二,“你是怪我把你埋在雪里?”

“昨夜你发高热,雪可以降温。”

男子冷傲不语。

叶岚再也没看男子,转身回屋,“既然你伤好了,就走吧。”

她指了指桃林:“沿着这小路,你会看到一道篱笆墙,翻过去就到了大街。”

叶岚立在门外,推开房门。

阳光由外而入,柔弱的身躯在地上被拉长,光晕斜斜倾下,有雪尘飞舞,她那本是孤寂的影子,却因为另一个忽然出现的高大身影显得热闹。

她猛然转身,用剑指向身后之人。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八章我保护你

“我叫你走,你是聋了?”

叶岚晃剑瞄向男子的脖子,厉声冷语:“滚!”

剑锋茫茫,男子目视前方,无所畏惧,相较于昨晚的惜字如金,他如今是一言不发了。

“不要逼我动手,我可不想脏了我的剑。”她抽回剑,往屋内走去,再一拂袖,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又是一吱呀声,门开了。

叶岚也不回头,面向窗外,双手背负在后。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叶岚冷眼回眸,声色俱厉,“想赖着不走?”

男子不答。

“我可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叶家大小姐!跟着我,不仅没有荣华富贵可享受,还会招致杀身之祸。”

“那又如何?”

男子走近,叶岚拔剑相向,剑尖抵在了他咽喉。

“再上前一步,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救了我。”

“我同样也可以杀你。”叶岚冷笑,“识相点,就立马滚!”

“叶家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男子似乎没有停步的意思,还在往前走,剑挑破了他的皮肤,鲜血殷红,有些刺目。

叶岚赶紧收了手,她并不想伤害男子,只想让他知难而退。

男子一步一步朝着叶岚走来,他比叶岚高,身材威武,却也不失修长。

叶岚觉得眼前一暗,男子在她跟前站定。

他没了以往的傲气,低下头凝视着叶岚,眼里透着真诚。

“你要干什么?”叶岚微微后倾,这是近身攻击最有效的姿势,并且她早已蓄势待发。

但凡男子有任何不利动作,她可以迅速掀掉他的头。

“我保护你!”

“什么?”

“以后,我保护你!”男子又说了一遍。

叶岚只觉得这话很荒唐,嘴角不觉上挑,戏谑回应男子:“你保护我?”

她冷笑,眼中满是挑衅:“我叶岚会需要人保护?”

“你现在还很弱……”

“弱?!”她加重声调,眼脸一沉,灯台上的烛火噗嗤一声灭了。

叶岚双眼瞪得很大,寒光闪闪,“你说这个话……是故意在挑衅我?”

她拔剑一挑,直直刺向黑衣男子,剑尖所及,仅有分毫之时,男子一晃身子,轻松躲过。

“你是打不过我的。”男子并不还手,纵身一跃,飞出了窗户。

叶岚紧追在后,划剑一撩地面的落雪,无数的雪弹飞出,像密密麻麻的飞箭射向男子。

“敢对我说这样的话?看招!”她飞上桃树,与男子交战。

“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打不过我……”男子甩开袍子,雪弹一一破碎,他闪身到更远的树枝上,“恩人,让我保护你吧。”

“就当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他的语气带着恳求,叶岚难以相信,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会如此求她,惜字如金的人,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她没回话,忽地刹住,静静地立在了满是积雪的桃花树冠。

叶岚微微低头,神色不明,阳光照射不到的阴郁侧面,透着隐隐杀气,阳光如此明媚,空气却比以往还要寒冷。

“我说了……我!不!需!要!”

想她叶岚孤傲一世,天下独大,何须有所依附?

说话的人儿,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冷冷的风刮过,男子竟觉得今年的冬天竟如此漫长。

冷风刮过,墨发飞舞,两缕金色的灵力自她蝴蝶骨缓缓流出,像涓涓流淌的金色溪水,盘旋,萦绕,勾勒……

一对无与伦比的、透明羽翼渐渐成形。

她张开双臂,一昂头,金色的透明羽翼忽地振了一下,翅膀上便有红焰骤起,叶岚所占之地,积雪消融,枝条返春,吐出了一个个花苞,娇艳的桃花次第开放。

叶岚振翅,羽翼全部展开,长宽十几寸,火焰灼灼,有热浪滚滚袭来。

“你已经会操纵灵力了?”男子显然不相信,区区三阶灵者会物化灵力。

“你好像很吃惊?”叶岚轻笑,嘴角挑了挑,“好戏还在后头呢!”

“你不是那么想保护我吗?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她一抖翅膀,数道火焰齐齐飞出,托着长长的红影,杀向男子,火焰迅疾如雷,所过之处冰雪消融,桃花渐开。

“我赢了你,就得答应我让我保护你!”

“等你赢了再说!”

火焰如万马奔腾,所向霹雳。

男子飞身一跃,挥袖一甩,金光自袖中飞出,化灵力为雨滴,很快将大火扑灭。

雨滴遇到冷气,凝结成冰块,将盛开的桃花包裹其中,仿若白玉之中一点红珍珠,美丽晶莹。

叶岚微微一愣,眼神变得愈发寒冷,似乎刹那间便可洞穿敌人的五脏六腑。

她再次振翅,火焰熊熊,化成一道洪流,势不可挡冲向男子,面对凶猛的火势,男子淡然站立,冷眼睥睨。

火呼呼冲过,桃花尽开。

风飘万点落英,花雨之中,茫茫雪原,天很蓝,却空寂一片。

人呢?死了?

叶岚抬眸望向如雨而下的花瓣,阳光直直刺眼。

忽然,一个黑点挡去了阳光——是他!

黑衣男子飞身落下,毫发无伤地站在叶岚面前,他薄唇微动了一下,似是在说“我赢了……”。

叶岚划去羽翼,灵力化成星星点点散了,她旋身飞下,男子紧随其后。

她往桃花小筑走去,忽地停步,男子也停步,恭敬地候在一米之处。

“你可以留下来。”

男子听这话,脸上闪过一丝喜悦。

“不过,我得知道你名字。”

叶岚转身,直视男子双眼,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只摇了摇头。

“不说?”叶岚双手环在胸前,邪魅一笑,“你穿着黑衣服,又总是黑着一副脸……就叫你小黑好了。”

男子没有太多的神情,冷酷俊俏的脸波澜无痕。

真是怪人!

叶岚没趣地摆摆手,指了指小筑西侧,“以后你就住西偏房,我给你找一身衣服,先把衣服换了。”

换成一身护卫服的小黑更显英俊了,叶岚很满意自己的眼光,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随便“捡来”的护卫还会做饭。

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叶岚都不知从何下筷子,她用竹筷指了指菜肴,“这……都是你做的?”

小黑点了点头。

叶岚淡淡道:“不错。”,随即夹起一块高冬笋,还没入口,属于高冬笋的天然清香就扑鼻而来,惹得她胃口大开。

来这个世界,也有一两天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吃饱过,更何况还吃得不赖。

“小黑,你也过来一起吃。”

喊出这话时,叶岚才觉有些不妥:在现代,‘小黑’这样的名字都是用于给狗取名,一般还是中华田园犬,叫一个大活人‘小黑’会不会太……

“这冬笋不合小姐口味?”小黑落座到叶岚一侧。

叶岚回过神来,“没。吃饭。”

“是,小姐。”

“以后别叫小姐,叫我叶岚。”叶岚说着,忽地眸色一沉,“我不是这叶家的小姐。”

“你是主子,我怎么能直呼其名。”

“啰嗦!”叶岚冷冷回应,“就这么定了!”

“不行!”

小黑固执地说,“我称你主上便是。”

“主上?”叶岚觉得有趣,点头应了,“吃了饭,我们出去。”

小黑没有问叶岚去哪,因为无论她去哪,他定会护她周全。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全部精彩内容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作者:西岚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的小说,是作者西岚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是天生废材四小姐,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一朝生死人手,现代超级特工穿越而来,势必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欺我者必百倍还之!废物?你见过九阶巅峰的废物?你见过身后万千九级魔兽跟随的废物?绝代风华现世,势必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