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26:21作者:西岚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的小说,是作者西岚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是天生废材四小姐,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一朝生死人手,现代超级特工穿越而来,势必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欺我者必百倍还之!废物?你见过九阶巅峰的废物?你见过身后万千九级魔兽跟随的废物?绝代风华现世,势必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叶岚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作者西岚】 免费试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一章穿越

“大小姐,这两贱人怎么处理?”

叶婉如转身走了不过几步,听到丫鬟询问,回身白了丫鬟流云一眼,嗔怒道:“当然是埋了!难道还放在这里让别人看见,好落下把柄?”

流云躬身道歉,“是是,大小姐,我和翠梦这就去办!”

“以后这种事就不要问我了!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有何用!”

见大小姐本是要迁怒流云的,翠梦还想幸灾乐祸一番,不想流云拉她下水,气鼓鼓地带着丫鬟们朝雪地走去。

茫茫雪地,雪花纷飞,天寒地冻之中,一妇人双膝下跪,身子伏在地上,若羽翼撑开;头低低地垂下,没入雪地;双手虚空地交替在胸前,死死护住怀中之人。

雪无声飘落,掩盖了血腥,覆盖深可见骨的伤口,温柔地遮去她褴褛衣衫,妇人一脸安详,乌发蓬乱,和着鲜血、雪花,贴紧她的脸。

她瘦小身躯,满身白雪,远看犹如一尊冰雕。

妇人如是,无人不义愤填膺,下手之人可谓惨绝人寰。

“死了还这么麻烦人,真是够下贱!”翠梦抬起左脚,愤愤一踢,妇人的尸体侧身倒在了雪地里。

她转身对身后的丫鬟吩咐,“把这两人抬到后山,流云带来的家丁知道怎么埋!”

凭什么她翠梦抬这晦气的死人?流云倒好,不过跑个腿,唤些家丁来。

兴许是在气头上,翠梦根本没发现倒在雪地上的少了一个人。

丫鬟们也没在意,七手八脚地上前抬起妇人,翠梦转身朝游廊走去,她的主子正烤着火炉在那里等她回去复命。

忽然,翠梦感到身后一阵冷风扫过,背后顿时一片死寂,她甚至没听到丫鬟们因抬人而发出的厚重呼吸声。

怎么回事?这些丫鬟又偷懒了?

可,身后寂静地诡异。翠梦不禁打了个寒战。

她重重地哈了一口气,气息遇冷变白,跟她的脸色一样苍白,翠梦刚要转头回看,忽觉脖颈处被一双冰冷的手生生扼住。

她想呼救,嘴巴张得很大,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最好老实点!”

身后的人警告,声音冷冷的。翠梦心中充满恐惧,浑身冷汗直冒,她作为叶婉如的爪牙,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唯独这次,她差点被这冷声吓死。

翠梦听到的,分明就是自己的声音!

“她见女儿饿得不行,只是从厨房拿了两个馒头,你们就把她们母女活活打死?”

说话的声音忽然变了,声线沉稳冷漠,像出自一位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翠梦自然不能接话,僵直着身体,瞪大双眼直直地看着远处的游廊,流云带着家丁们走了过来,她似乎看到了获救的希望,眼眸也黑漆发亮。

可是,仿若燃灯复明,翠梦的双眼一霎灰暗下去。

“翠梦,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人呢?都抬到后山去了?”

流云见翠梦没反应,狡颉一笑,故意冲着游廊的方向高喊:“翠梦……你又在偷懒啦?”

旋即,游廊方向传来叶婉如的狮吼:“翠梦!你个死丫头,看本小姐不好好收拾你!”

流云见叶婉如挥着鞭子走了来,嬉笑着转头看向翠梦,这才注意到此时的翠梦与以往有所不同。

翠梦的双眼布满灰翳,死气沉沉。

忽而,翠梦猛然一跃,一下来到流云面前。

流云吃惊不小,以为翠梦不服气要找她算账,“呵!你丫头还想跟我动手?大小姐来了,看不把你的筋儿给抽出来!”

她只顾着看翠梦的脸,压根儿就没注意到,翠梦的脚是拖拉在地上的,并且左腿已经自股骨头根部彻底断了。

“叶婉如来了?我正要去找她!”

“翠梦你也太放肆了,大小姐的名字可是你这种粗贱的下人随便叫的!”

流云扬起手,狠狠地抽了翠梦一脸巴子,翠梦的头竟一下被扇了九十度,与肩膀齐平。

“你,你怎么了?”流云吓坏了,换做正常人的头扭到一侧,应该早就死了。

可,在流云惊恐的眼中,翠梦的头又恢复了原位,呆若木鸡地盯得她直发憷。

“没怎么。”翠梦回答。

声音是翠梦的没错,可翠梦说这话时,连嘴都没张!流云觉得,眼前的翠梦就像一只木偶,被人操控的傀儡。

“翠梦你这死丫头,又在偷懒!”

声音随着鞭子而来,叶婉如猛然挥出的鞭子,破空清脆,碎雪无痕。

这一鞭子最多让人皮开肉绽,然而,翠梦的身体却应声倒地。

翠梦早就死了!?

“翠,翠梦!”

流云来不及扶起倒在地上的翠梦,连忙后退了几步,指着忽然出现翠梦身后的人,颤声惊呼:“你,你!啊……鬼啊!”

在翠梦尸体侧倾的时候,叶婉如看到身后之人的脸,早已惊得目瞪口呆。

“叶,叶岚!”

“大小姐你脸色好苍白,见到我,你难道不高兴?”她用的仍是翠梦的声音,流云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叶婉如面如土灰,旋即恶狠狠地说:“既然你命大,我也不介意在送你一程!”

她挥了挥手中的鞭子,心中笃定:对付叶岚这种没有修炼能力的废材,她叶婉如绰绰有余。

叶岚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意冷艳决绝,“叶婉如话可不要说得太满了,小心舌头被割掉……”

这尖声尖气、傲娇霸道的声音,分明是她叶婉如的,却从叶岚的口中不紧不慢地吐出。

叶岚很满意叶婉如脸上的惊恐之色,她可是二十一世纪顶级特工,千机变的代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但凡世界上的人,她总能模仿的惟妙惟肖。

“你们给我上!宰了这小贱人!”

叶岚冷笑着看向那些家丁,眸光凌厉,摄人心魄,那些家丁皆低下头不敢直视,瑟缩着迟迟不肯上前。

“没用的东西,叫你给我上!”叶婉如抓起两个家丁就往叶岚推去。

叶岚也不躲闪,迅疾出手,只听一声整齐的脆响,捏断喉骨的两家丁齐齐倒地,扶住自己的喉咙,双腿瞪了几下,就没气了。

所有的家丁,以及叶婉如身后的丫鬟,一并被叶婉如逼迫着冲向叶岚。

叶岚闪身,如影飞窜,没人看到她出手,唯拳风啸啸,眨眼间,所有人齐齐倒地。

白雪之中,她遗世独立,身上残破的衣裙,随风飘飘,乌发荡开,挡住她倾城容颜,身后的雪花正下得静谧。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二章血债血偿

叶婉如吓坏了,眼神错乱,仿佛步步逼近的叶岚俨然一个怪物,她握住鞭子的手在发颤,一抖,鞭子落到了地上。

“怪,怪物啊!叶岚是怪物!”

叶岚淡淡地看向逃远的叶婉如,手附上胸口,那里原本有一块冰冷弹片的心脏,此刻正强有力的搏动着——她重生了,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凤天大陆。

她思绪不由回到了占据这身体之前——那时,她身受重伤,受困于一套总统房内……凭着最后一点意识,她摁动了手中的炸弹控制器……

炸弹爆炸的热浪铺天盖地袭来。

只是,混沌之中,时间似乎静止了。

玻璃碎裂,碎片飞溅,一片一片悬浮空中,在熊熊火光里闪耀;家具炸裂成无数的木屑。

她看到自己飞出了窗户,漂浮静止在三十二层楼高的空中,看到火狐狸和那帮黑衣人手忙脚乱地往门口逃去,他们脸上定格着对死亡的恐惧。

忽然,画面像漩涡般扭曲旋转,蓦地猛然一缩,叶岚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吸进了涡流中心。

世界一下变白了。

脸上一点冰凉,她伸手抹了一下,原来是雪,漫天大雪;她感到身体很轻盈,随着寒风飘荡着。

这时,叶岚看到雪地里有一对母女,母亲遍体鳞伤,死死护住身下的幼女,殊不知身下的女儿早已没了生气。

她们小小的尸体旁,滚落着两个小小的、布满鞋印的白面包子,围着她们的人们狰狞大笑……

叶岚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整个世界唯有呼啸的寒风,风载着薄如蝉翼的她,落到了那幼女身上。

她抬眸看向幼女,映入眼中的竟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我们同名同姓,连样貌都一样,想来也是我们的缘分。”

叶岚仰头朝向虚空,雪花缀满了双鬓,“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放过叶婉如的,叶家亏欠你们的,我叶岚会一并讨回!”

她低眸咬牙,“要他们,血债血还!”

叶岚听到虚空一声叹息,知这身体的原主心愿已了,轮回去了。

换做前世的自己,叶岚扛着一具尸体徒步走几公里,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可,当她扛着妇人去往几里远的后山时,却一路坎坷,折腾了许久才达到目的地。

叶岚喘着气坐在一石头上,捶了捶自己酸胀的手臂,和已经磨出水泡的双脚。

这具身体太柔弱了,加上长期饥寒交迫,早就不堪重负,如今还遍体鳞伤。

她咬咬牙,站起身子,找来凤尾蕨给母亲盖上,挡去越来越大的雪,自己又找来一块坚硬的石头,开始刨地。

这时,叶岚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双耳细细地听着四周,忽然,她对准百步开外的一棵娑罗树,狠狠地砸出了手中的石头。

“什么人?出来!”

叶岚站直身子,双眼寒光四射,眼中的冷静与默然,让那隐藏暗处的人,也不由为之一惊。

“姑娘真是好手法,若是我反应慢一些,这石头可就砸得我脑浆子直迸了!”

一身穿黑色长衫的蒙面男子从树后闪身而出。

叶岚细看蒙面男子,身高八尺有余,修长身形,剑眉刀削,一双鸾凤眼狭长邪魅,浓密的睫毛下,眸色深邃。

男子也在打量叶岚,蒙面薄纱下,嘴角不觉勾出一抹笑意。

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六岁,骨骼精巧,纱衣闭体,伤痕累累柔弱地仿若一阵风就可吹走;可偏偏那张脸倾国倾城,杏眼凌厉,冷傲漠然的神情,更显得她目空一物。

这具小小的身躯里,似是住着一头沉睡的怪物,即便受伤,也极具爆发力。

他赞叹,“有趣,有趣!”

“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躲在树后干什么?”

叶岚厉声询问,眼睛却盯着男子手中抛动的石头,谨防他有下一步动作。

她暗想这男子会与叶婉如有关系,“叶婉如派你来的?想杀我?”

“要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叶岚说着,已经做好攻击状态。

男子淡淡地摇头,长衫素衣也难挡他周身冷傲气息,“你太弱了,根本不配我出手……”

话还没说完,蒙面男子只觉身侧青蒿浮动了一下,叶岚就来到了他眼前,近在咫尺。

她手中反握一把骨钗,已经钝化的钗尖,竟锋芒锐利;透过她飘逸青丝看去,后山白茫一片,万籁俱寂,雪落无声……

“这样的武器是伤不到我的!”

男子拂袖一划,叶岚手上的骨钗被打落飞出,没入一旁的松树树干。

叶岚急速刹住,双脚一蹬树干,一个后空翻,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她看向入木三分的骨钗,心中一惊:好强的力道!

钝化的骨钗,以她的腕力,割断男子咽喉绝不会有问题,可叶岚还没出手,钗子就飞了出去。

叶岚立在雪地,手臂上被叶婉如抽出的伤口,因方才的跳动又流血不止,鲜血滴落,雪地上红梅斑驳。

“你的伤?不要紧?”

就旁人来看,一个人受了伤还斗武,是绝对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子。

她的伸手太明捷,即便带着伤,仍灵活自如,当看到女子手中的武器竟是一枚钝了的骨钗时,男子的眼中实则有一丝惊异闪过。

叶岚斜目而视,冷淡漠然。

伤口撕裂的疼于她而言,并不算什么,以前执行任务,那伤口才是真正的骇人,由于困陷丛林,伤口在雨水的反复浸泡下,发白长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岚记得,男子不过挥了挥衣袖,只觉一股气打来,手腕酸痛无力,不觉松开了掌,骨钗也就落了。

她心中暗想,此人绝非普通人,如今她在一个崇尚修灵的大陆,灵者一至九阶,每阶七级,阶高者为王。

或许,眼前的男子就是一灵者。

叶岚还不懂,所谓灵者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只好更为警惕。

她问,“你是修灵人?”

“怕了?”蒙面男子轻笑一声,“怕了,就安安分分地住手,然后把你娘亲好好安葬……”

可,男子知道,眼前倔强冷傲的少女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叶岚又准备再次进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三章以血为镖

他扶住前额,摇摇头,眼神宠溺地看向叶岚。

“你已经没了武器,拿什么跟我斗?”

“武器?”叶岚邪魅笑起,纵地飞身,张开双臂虚空一抓,双手中亦然握住一枚雪花,“这就是最好的武器!”

她用力一甩,两道白光闪过,飞雪如镖,破空铮铮。

冰冷凝固的雪,加之适合的力道,削铁如泥——这就是最好的武器!

在叶岚手中,无论什么,都可以作为武器,即便是纤细柔软的头发丝,也可以削掉敌人的耳朵。

双镖霹雳,碎雪无痕。

“以雪为镖?!”男子眼底掠过一丝惊异,拂袖荡开雪花飞镖,镖入松木,久久不化。

“姑娘虽没灵力,却武功惊人!仅凭腕力,雪花就成了夺命飞镖!”

叶岚冷笑,“怕啦?好戏还在后头呢!”

男子饶有兴趣,“哦?那我可得好好瞧瞧了!”

“只怕你活着见不到了!”

叶岚飞身旋转,双手一下抓了数枚雪花,她一并发力,雪花像密密麻麻的箭射了出去。

飞镖迅疾,气旋猛烈,带动正在下落的雪花,形成一小股风暴,直直冲击男子。

如此看来,男子无处可逃。

可男子并不慌张,深邃狡黠的眸中,流光熠熠,他只轻轻挥了一下衣袖,所有的飞镖和风暴一起反转,如狼似虎般扑向叶岚。

叶岚一惊,她并未料到男子会如此强大,只好往后撤去,可是仍然难逃风雪的击杀。

她急中生智,遁地而去,才险象迭生。

“你很聪明,知道躲在雪堆里。”

叶岚飞出雪堆,对准男子腾空一踢,腿风如刀,男子微微侧身,不费吹灰之力躲过。

“腿再抬高些,出脚的速度再快点。”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男子邪魅轻笑,眼底戏谑未明,“嘴硬!”

他一晃身子,眨眼就没了影儿。

“人?突然消失了!”

“在这儿呢!”

暖暖的鼻息从后面扑在叶岚脖颈,她明捷地曲肘后抵,再一转身,准备出拳再击。

然而,男子速度更快,又显形在叶岚身后,他左手一带,叶岚便顺力裹入男子怀中。

“放开我!”叶岚被男子圈在怀里,突如其来的状况,并未令她慌乱,她一脸平静,眸光像雪花冷得出奇。

叶岚沉色,冷言道:“你最好放开我,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哦?是嘛……”男子不以为意,附在叶岚耳边暧昧吹气,“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打败我?”

见叶岚不应声,男子轻笑,“就你现在的身手,要打败我?下辈子吧!”

“不用下辈子!”

“你竟然……”

男子看着用缩骨功脱离桎梏的叶岚,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旋即,他笑了,双眼微眯,眸光涤荡,更显勾魂摄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沦陷。

叶岚侧腿横踢,男子似乎无心恋战,一个闪身消失得无影无踪。

倏而,虚空中一声音传来,是蒙面男子的声音。

“你若想打败我,就好好修炼灵力,下一次我们再一决高下,后会有期!”

“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雪还在下,叶岚等了一会,见没有回话,知道男子已经走了。

她转身来到母亲身旁,揭开闭体的蕨叶,扛起母亲的尸体,一步一步往后山更深处走去。

叶岚需要找一处幽静的地方,作为母亲的归宁之处。

本来,刚才落脚的地方就很好,可经过那一番打斗后,已经变得乱糟糟的,不适合埋人。

她可不想这样随便埋葬自己的母亲。

虽然,这并不是叶岚的生母,可原主对母亲的情义却在她进入这具身体时一并给了她,她一定要找一处好地方安葬这妇人,才是尽了为人子女的孝道。

叶岚的思绪有些乱,刚才的蒙面男子到底什么来头?她的每次出招,招招致命,而他却处处相让。

雪越下越大,山路崎岖,路面很滑。

兴许是体力透支,叶岚视物越来越模糊,忽而脚下一滑,她摔倒了,母亲的尸体从她背上甩了出去。

叶岚见状,不及考虑,一下扑向母亲,谁知前面竟是一悬崖……

“不能松手,不能松手!”

叶岚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可从双手传来的酸麻感让她倍感无力。

她一手死死攥紧悬崖上的藤蔓,一手拉着母亲的臂膀。

天寒地冻,叶岚挂在悬铃峭壁,像一片薄薄的叶子,随时都会被凌冽的山风刮掉。

寒冷、伤口,饥饿,每一样都像蛊毒般撕咬她的身体,叶岚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

又一阵更强的风雪刮过后,雪停了,云雾散开,天空竟然放晴了。

这时,叶岚看见崖底有一清潭,方圆四七里,水波粼粼,宛如一枚翡翠。

潭中有一莲花形小岛,岛上树木繁茂,蓊蓊郁郁,与周围的白茫雪景,对比鲜明。

她侧耳倾听,似乎还听到了几声鸟鸣。

这是什么地方?叶岚觉得此地生机盎然,却也十分古怪:明明已经寒冬腊月了,潭水竟没有结冰,水中游鱼甚欢;本是万物萧条之际,偏偏这岛上植物枝繁叶茂,一片欣欣向荣。

方才风大雪大,崖底浓雾滚滚,若不是天放晴,她也不会注意到这地方。

叶岚顺着藤条,带着母亲落到了潭中。

潭水并未如叶岚所想那样冰冷刺骨,反倒有一些温度,她泡在里面,竟有与泡温泉一样的感受。

叶岚带着母亲游向小岛,上岸了才发现,这岛远看不大,近处瞧去,还是有好几十丈长宽。

她将母亲扶到一处树下,自己也坐下休息了片刻,环顾四周,叶岚发现岛上有一株菩提树极其高大繁茂,简直是这所有树中年龄之最。

叶岚决定将母亲葬在菩提树下。

看了一眼身侧安然闭眼的母亲,叶岚轻声说道:“娘亲,女儿给你选了一个好去处,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你放心,这里很安静,再也没有人会来打扰你。”

她仔细地给母亲理好衣服,可母亲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衣不蔽体,叶岚起身找来梭麻草,编了一张简陋的毯子,给母亲盖上。

忙活了一会儿,叶岚才从桉树上剥下一整块树皮,用紫菜挤出来的汁水,给母亲写了碑文。

她把母亲拖到菩提树下,自己便开始掘土。

叶岚刨开地面厚厚的落叶,扯掉几根突兀地面的巨大树根,用石头使劲地凿土,地面渐渐被挖出一个小坑。

“铮……”

一声金属的脆响传来,叶岚只觉手腕被震得一阵发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四章宝岛奇物

什么东西?这么硬?

叶岚好奇地挖开土层,蓦地一道亮光闪过,刺得她赶紧闭上眼睛。

待她睁眼看去时,褐色土层之上,一枚戒指赫然于目。

戒指锈成了红色,想来有些年头了,从戒指上依稀可见的花纹看出,这枚戒指相当精致。

这里怎么会有一枚戒指?是什么人遗落于此的?

叶岚也懒得去想,自顾拔出戒指,继续挖下去,不料指尖却被戒指上的棱角刺破了,有血流出。

鲜血混合上戒指的铁锈,发出了瑰丽的蓝光,叶岚只觉小指头一紧,戒指竟自己套了上去!

叶岚心头一惊,条件反射地去拔下戒指,可戒指纹丝不动,仿佛生生长在了她手上。

怎么回事?

更令她吃惊的,还是戒指的变化。

那原本锈迹斑斑的戒指,此刻却像新的一样,古铜色的环面,花纹精美,有流云,有仙鹤,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铭文。

戒指小巧玲珑,精致非常,这让叶岚想起了现代的核雕,一颗半寸大小的核桃,竟能够还原一副‘水调歌头’。

眼前的戒指,也是异曲同工。

她再次去取下戒指,结果还是一样,戒指像在她手上生了根。经过屡次失败后,叶岚最终放弃了。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偏偏戴在我的手上?”

叶岚说完,不禁好笑,自己竟在问话一枚死物,她摇摇头,继续挖起来。

也不知挖了多久,一个墓地才勉强成形,叶岚累到了极点,不得不躺在地上休息很久,才缓过气来。

她在墓地里垫了许多蒲公英,看上去就像一条毛绒舒适的毯子,她又在‘毯子’一角垫起许多鲜花,做成一个花枕头。

叶岚轻轻地将母亲放入,又撒了许多花瓣,久久不肯盖上泥土。

“前世,我也就是一个孤儿,从未感受过母亲对自己的爱。”叶岚坐在墓旁,望着墓穴里的娘亲,“穿越来,好不容易有了个母亲,却早早的去了。”

不觉,眼角竟有一滴眼泪流出,叶岚有些惊异,她从未哭过,这一次是个例外。

“我前世一个人习惯了,这一世我竟有了母亲……只可惜……我晚来了一步。”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眼角的泪水不由多了几滴。

世间的缘分真是奇妙,谁能够想到,一个人死了,会以另一种身份重生?

“你放心,娘亲,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叶岚一抔一抔地将土扔进墓穴,每扔下一抔,她的心就抽搐一下。

这是叶岚生平第一次体会到骨肉至亲生离死别之痛,在今后,这种痛的记忆,也加注了她对叶家的恨。

母亲的整个身躯终于完全埋葬在了厚土之下,叶岚在坟前立好碑,双膝跪地,重重地磕头。

叶岚亮掌发誓,“娘亲,我一定会让叶家血债血偿……他们叶家欠我们的,我叶岚一定全全夺回!”

她附身叩首,又是一拜。

“娘亲,女儿走了,你保重!”

叶岚起身,又朝墓碑拜了拜,“女儿会常来看你的。”

她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她知道,回头所见,是她毕生伤心之处,而她没空悲伤,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叶家。

叶岚躺过潭水,攀援而上,再一次立在了雪原之中,天地一色,唯她一点如豆,何其渺小。

在这个奇异多变的凤天大陆里,叶岚不知道前路有什么等着她,但她无所畏惧。

她迈开步子朝叶家走去,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一串坚毅的脚印,有风吹过,她湿漉漉的头发,随风荡下了几颗水珠。

叶岚避开守卫,沿着记忆回到了她的住所——桃花小筑,一处荒废的桃园。

母亲看中了桃园的安静,便在此建了一所竹屋,作为安身之处。

如今物是人非,园中百亩桃树,皆处在一片雪白,与母亲一起照料桃树的时光令景,在叶岚脑海一一闪现,她的鼻尖有些发憷。

关上房门,掌灯桌上,叶岚找来一些针线坐在桌旁,她撕开袖子,无数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像丑陋无比的蜈蚣伏在手臂。

“叶婉如你也太狠了!”叶岚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可以这么恶毒,与特工火狐狸不相上下。

她用皂角水清洗好伤口,把穿线的绣花针在烛火上烤了烤,叶岚面不改色,一针一线地缝起伤口,脸颊上有冷汗流下,她的嘴角竟是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

叶岚眼底泛起一股戾气,咬牙自语:“叶婉如,你等着,我叶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个小女娃娃,怎么生得如此狠毒的心呢?”

声音软绵绵的,苍老无力,像是来自一位睡眼惺忪的老者。

“什么人?”

叶岚一把咬断连着皮肉的线,将针夹在两指之间,双眼四顾,犀利而警惕。

烛光摇曳,唯有桌子这里还是一处明亮,屋子四角浸在一片灰蒙,依稀可见家具床榻的轮廓,叶岚屏息凝神,竟不能感知对方的位置。

“渍渍……真是万年难遇啊!就是戾气太重,不过好好磨砺,假以时日,定会有所成就。”

叶岚不懂来人何意,更听不懂这话,她沉下声音:“你最好快快现身,否是被我抓住,你会死得很难看!”

“唉……”

来人发出一声叹息,打了个哈欠,便没了声音,叶岚以为来人已经走了,谁知下一秒,她见指上戒指金光一闪,一缕白气飘出。

白气缥缈,冉冉升起,一刹间,白气凝结,一白衣老者忽地现身空中。

老者神态安详,慈眉善目,眸色清澈灵力;白发千丈,白眉及地,一袭白衣,衣摆墨蓝色滚边,布锦上描,墨晕寥寥,几只仙鹤或仰天长鸣,或低头啄食,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叶岚也不多问,瞄准时机,手腕用力,银针飞向了老者。

针尖划破空气,一丝轻微的波动荡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了一下。

老者的身体被针尖刺破,散成一股白气,旋即白气凝聚,又化成了那白衣老人。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第五章白衣老者

他也不恼,笑道:“你是杀不了我的!你所看见的,不过是我幻化的虚影,别白费力气了。”

见叶岚戒心重重,老者拱拱手自荐道:“老生白衣,人称白衣老者。”

“白衣?哼,管你什么‘衣’!”叶岚又抄起一根针,威胁道:“老头儿你到底什么来头?又来我这里做什么?”

“我当然是来帮你的!”

“帮我?”叶岚轻笑,眼睛像狐狸一样狡猾,“你我非亲非故,凭什么帮我?”

“你不是想报仇嘛?叶家修灵者数以百计,你虽然武功了得还身怀绝技,却也不过是凡人之躯,根本斗不过修灵者。”

老者顿了顿,故意笑看叶岚,“试问你还怎么报仇?”

见叶岚不语,老者呵呵笑起,捋了捋胡子,“没有我的帮助,你是难以修炼灵力的。若你拜我为师,我倒是可以教教你。”

叶岚冷哼,“我自己可以修炼。”

“那倒未必……”

“何以见得?”

“据我所知,你现在是不能修炼吧?”

叶岚心中一惊,按照原主的记忆,她身为叶家四小姐,却似乎天生不能修炼灵力,也因此遭受欺辱,被骂成废材一个。

不过,这白眉老者怎么知道?

可,她叶岚就是不信,整个叶家偏偏她不能修炼?

“我能修炼!”叶岚笃定,咬牙冷言,“你不过以此为原有,好让我拜你为师,我偏不随你的意!”

老者摇头扶额,叹道:“你这小丫头还真是够倔!哎哎……拿你没办法!”

他两边白白的胡子气得翘了起来。

“算啦!等你没法儿修炼了,再来找我吧!”

老者不满地嘟囔一声,缩回了戒指。

叶岚见老者走了,自己又取回针线继续缝伤口,但她久久没有下针,只是望着渐渐燃尽的烛火发愣。

她有些茫然,她对这个凤天大陆一无所知,就像刚诞生在这个世界的婴儿。

虽然原主也有些记忆,但大多是与家族恩怨有关,并不能使得她充分了解这个大陆。

她甚至不知道所谓灵力到底为何物,要怎么修炼,何从修炼?

叶岚将瓦片轻轻放了原位,悄悄顺着梁柱而下,一旁石榴树上打盹的小灰雀忽觉有风吹过,猛然睁眼,见没人经过又继续打盹儿。

踩实地面,叶岚绕过树丛,抄近路回到了桃花小筑。

“不就是修炼灵力……这会难道我?”

叶岚关上门窗,盘腿坐在床榻上,嘴角微微勾起,“我可是千机变,什么招数学不会?”

她学着方才偷看来的灵力修炼方法,双手交叉在胸前,默念口诀。

一股金色气息忽现,在皮下清晰可见,慢慢自她尾椎根部升起,经血脉流动,仿若金色的大树枝干,绕两臂外侧到达指尖。

忽而,指尖处一金色光丝涌出,飘于半空,凝聚成球。

叶岚看着眼前的金球,心中有一丝好奇,“这就是灵力?”

“别高兴太早!这不过是假象。”

不过几秒,那金球一下消散了,背部的金色脉络也暗淡下去,叶岚再次念诀,可无论怎么努力,也召不出灵力了。

“怎么回事?”

叶岚诧异,明明已凝聚了灵力,怎么会忽然消失了?

“都说了你没法修炼啦!快点拜师,拜了师,老夫就告诉你原因!”

“老头儿,是不是你搞的鬼?”

戒指发出嗡鸣,老者飞出,“我若想妨碍你,还会让你知道?”

叶岚思索片刻,沉思道:“想来是训练力度不够!得加紧训练才是!”

“固执!”老者胡子翘起,嘟囔道:“真是固不可彻!”

他又没称心如意地当上叶岚的师傅,气鼓鼓地回到戒指里去了。

“小丫头若想好了,再来找我吧!”

“你还不死心?为何非得我拜师门下?”

老者语气也很无奈,“我也不想烦你,可整个凤天大陆唯有我能教你……也是没法子的事了!”

训练了几天,叶岚发现她连一点金丝都运化不出了,这才想起老者话来。

叶岚犹豫着要不要拜老者为师,毕竟自己肩负家仇,这老者又不愿透露身份,很是可疑,她断不可冒险。

可若不能修炼,她怎么报仇雪恨?

思前想后,叶岚召出了老者。

“小丫头想通啦?”老者乐地合不拢嘴,指着桌上的茶说道,“徒儿还不快给师傅敬茶!”

叶岚冷冷地瞥了一眼茶碗,伸手一端,递给老者,“喝茶!”

“唉,哪有这么端茶的?要双手……双膝下跪,茶奉到齐额处,然后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者乐呵呵地指点,又故意嗔怪,“都这么大个人儿了,还要为师教书礼仪?”

“少啰嗦!爱喝不喝!”

“我喝我喝,这都什么事啊!”老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不敬的徒弟,不过看在这小丫头万年难遇份上,他能够成为她师傅还是蛮开心,一口气喝下了茶。

“咳咳……这,这是开水啊!”

“你不是说自己虚化的吗?”叶岚不以为意,“开水又怎样?反正又烫不到你。”

老者气得够呛,这徒弟真难教化!

“老头儿别啰嗦了,我问你,我为什么不能修炼?”

“你的体质不同于常人,所以不能按照常人的修灵方法。”

“体质?有何不同?”

老者神秘一笑,压低声音。

“因为……你是圣灵之躯!”

“圣灵之躯?”

“常人修灵,皆是凡胎肉体,技高不过莽夫;天赋异禀者,半神半人,呼风唤雨还行;唯有圣灵之躯,万年难遇,循循渐进,方能够登峰造极,扭转乾坤!”

“不过,这种体质普通的修炼方法是无效的,必须以一种特殊的秘法修炼。一旦圣灵之躯开启,灵力便会一日千里,是常人万万不能的。”

老者捋了捋胡子,飘到叶岚面前,“据我所知,这个所谓的叶家是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特殊的体质。”

“老头儿有话就直说!”

“我可以肯定,你并非这叶家之人。”老者若有所思,继而说道:“知道你身世的母亲已经去世,你只有好好修炼,或许有一天,时机成熟,你也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全部精彩内容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作者:西岚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的小说,是作者西岚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是天生废材四小姐,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一朝生死人手,现代超级特工穿越而来,势必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欺我者必百倍还之!废物?你见过九阶巅峰的废物?你见过身后万千九级魔兽跟随的废物?绝代风华现世,势必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