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5 10:42:03作者:凤三

作者凤三刻画的主角公子赋如音人物出场了。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全文分享,薄情侯爷痴情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他是高高在上的侯爷,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她只是一场饥荒中的难民,一路苟延残喘,终到京城。碍了侯爷的眼,被一顿毒打,却因此牵扯出了一段孽缘!她心甘情愿为他做事,甚至愿意舍弃性命,只为报答侯爷当年知遇之恩!贱妾如音,宁为公子,此生不换!可在一次又一次血肉淋漓的背叛中,她终是死了心,断了情……数年之后,公子赋和如音再次相遇,她已是眸光冰

《薄情侯爷痴情妾》《薄情侯爷痴情妾》&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by凤三 免费试读

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薄情侯爷痴情妾第一章 乞丐

如音快要死了。

她正坐在地上,身体靠在京城街道旁的一处小弄堂口,正抬着头,呆呆地看着头顶正半开着的花骨朵。

她的嘴唇苍白干涩,脸上脏兮兮的,眉眼之中依稀可见一抹死气。

她蹲在地上,两手一齐捂着早已饿到发麻的胃部,双眼却依旧一眼不眨得望着半空中的花儿。

这株桃花颜色柔红,花瓣娇艳,真是好看。就和她家后院里从小和她一齐长大的那两棵桃树一模一样哩。

可就在一年前,家乡嵩县爆发了饥荒之后,她爹就亲手将那两颗桃树砍了。因为家中已经没有粮食了,父亲就将那桃树的树皮炖烂,好用来裹腹。

如音也吃过那桃树的树皮,又硬又韧,她怎么也嚼不烂,可她还是得把那树皮咽下去。否则,她会饿死的。

她不想死,所以树皮再硬、再韧,她也要把它吃下去。

后来,那两棵桃树也吃完了。如音的爹,继母,继妹,和她,四个人呢,两棵树定是不够吃的,可是他们家所有能吃的全都吃了,实在是找不出吃的了。

饥荒闹得实在是厉害,整个县城的人都饿疯了,拼了命的去城外挖树根,如音爹也去抢了,可他出门之后,直到傍晚都没有回来。

继母带着如音和妹妹出去寻他,等寻到的时候,爹已经死了,是被其他挖树根的人活活踩死的。

那天晚上,继母连夜带着继妹走了,还带走了家中唯一一块稍微值点银子的旧玉佩,连爹的尸首都没有入殓。

如音独自一人将父亲的尸首拖到了偏僻的山腰上,亲手将他下了葬,又在他的坟前跪了整整一夜,第二日天亮,她擦了擦干涩的眼睛,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一路行去。

爹生前的愿望就是能多读些书,上京去考个功名。可他虽然读了许多的书,却连县上的笔试都过不了。

现在他走了,她就该代替他,亲自来京城看看,否则她死去之后,该如何向爹爹交代?

一路疾走慢行,饿了便摘些野果子吃,又或者向过路的农宅讨要些干馒头,渴了就喝点山泉水,期间虽被人打骂过,可她都忍了下来。因为她想到京城,这世间最繁华的地方,去完成爹爹的梦。

可现在,她却实在是走不动了。因为京城里的人都带着傲气,自从入了京内,她连一个馒头都未曾讨要到,那个卖馒头的小贩又凶又恶,一看到她就凶巴巴得让她滚远些。

已经足足四天没吃过东西了。她虚弱地靠在墙角,小小的一团,比跟在那些大户小姐身后的狗都不如。

如音的思绪渐渐得开始飘远,眼前的这抹桃花也开始变得不真切起来。可突然之间,她只觉鼻间猛得飘来一股异常香浓的肉香,宛若潮水般铺天盖地冲她打来,将这几日来被她生生克制住的食欲,尽数勾引了出来。

她猛地睁开眼,双眼一下子便锁定住了一个滚落在身侧三丈的肉包!这肉包又大又香,周身还泛着蒸腾的热气,一瞧便知是刚出炉的!

虽然这包子已沾染了地上的灰,却并不妨碍如音的视线被它牢牢吸引。她手脚并用得快速朝着这肉包爬去,眼看伸手就能将这肉包取到手,可身侧却突然便出现了一只脚,对着这肉包狠狠一踢,——于是这包子瞬间便滚到了车水马龙的街道中央。

“哈哈哈,贱货!”踢了包子一脚的那小公子插手大笑,看着如音的目光满是鄙夷与轻蔑,“这包子就当是本公子赏你的,下次再靠在我家的围墙角落,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可如音哪里还有心思理会这小孩子的话,她的眼中早已被这包子填满,见这包子突然调转了个方向,当即便又手脚并用得继续朝着包子爬去!

近了,更近了!

如音最终停在了马路中央,瘫跪在地上,双手郑重得抱着手中的包子,她的唇边露出一丝满足而纯真的笑,旋即张大嘴,眼看对着这肉包就要狠狠得咬下去——

“驾——!”

可一声惊天动地的马蹄嘶吼声已分外快速得从远及近,哒哒马蹄声来得又猛又烈,马路之上周遭的老百姓们纷纷下意识闪开,人群之中还能隐约听到一声声‘是侯爷,侯爷来了……’

如音饿了许久,哪有力气再闪开,等她回过神来时,那辆通体发亮的汗血宝马已是近在眼前!重重的铁蹄正高高举起,眼看着就要重重践踏在她的身上,如音下意识得猛地一闭眼,脸色已是苍白如纸色!

——

 

薄情侯爷痴情妾第二章 侯爷

可意料之中的践踏之痛却并未出现在她身上!正待她想睁开眼来瞧瞧究竟眼前是如何景象时,耳边只听‘哧——’的一声,伴随着一道凌厉的风劲,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已被重重甩出了几丈之远,手中的肉包亦是被带起,好巧不巧得滚落在了汗血宝马的前方!

一股尖锐的疼痛从她身上猛地传来,宛若万千毒蚁啃噬着她的肉一般,让她痛得眼前直泛黑。

不行,她还没吃到肉包,还不能死!

如音咬紧牙关,睁开眼来。可刚一睁眼,就望见前方俊挺的汗血宝马上,正做着一人。

这人一身月白华服,面容冷峻,皮肤白皙如雪,可偏生左侧眼睑之下一点血红泪痣,将那张冷冽得脸衬出了三分妖冶。

此时,这人正狭长凤眸微眯,目光冰冷注视着如音,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戾之气。

他居高临下鄙睨着她,左手之中正紧握着一上等竹节鞭,嘴中说出的话阴冷之极,宛若啐了毒的刀刃:“你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敢拦本侯的路。”

话音未落,已是手起鞭落,连续数下,重重鞭打在如音身上!——背部,腹部,手脚,肩臀,不过眨眼功夫,她浑身上下已是伤痕累累,血流不止。

可如音却分外争气,她咬紧牙关,目光在地上搜寻半晌,唇边竟露出了一笑。

不顾身上留得越来越多的血,她借着胳膊的力量,一点点朝着汗血宝马前方移去。周遭众人见状,不禁都纷纷侧过脑袋,不忍看这倒霉的小乞儿。

侯爷更是眯了眯眼,眼中厌烦之色愈加明显,干脆收了鞭子,打算径直让暗卫将她移开。

可就在他正要开口之时,却见这小乞儿脸上竟又露出了一笑。

而后,他看着她伸出手去,颤颤巍巍得将手掌伸向马蹄旁边的那只肉包。

终于,终于拿到手了……如音颤抖着手,慢慢将这肉包送进了自己嘴中,轻轻咬了一口。

真香。

爹爹跟她说过,就算死,也不能做饿死鬼。否则将来到了阴曹地府,也会被别的鬼嘲笑的。

如音不知是怎么失去意识的,而在她失去意识之后,侯爷终是不耐烦得收回目光,侧头对着一直隐身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暗卫面无表情道:“将这乞儿拖下去,埋了便是。”

“是!”身后空中,那名暗卫回答得掷地有声。

侯爷将手中皮鞭分外嫌恶地扔下,青葱长指从怀中掏出一块洁白的帕子来,擦拭方才出鞭的左手无数遍,这才重新捡起马绳,一夹马肚,飞驾而去。

只是隐约之间,空中尚能听到一声似有若无得冷笑声。

——“你算个什么东西。”

出世之子公子赋,面容冷竣,权倾朝野,曾率兵与胡人交战攻无不克,也曾一手建起‘习文从官’制度,乃是今朝最负盛名的侯爷。

他俊俏,有一张让所有人都趋之若鹜的脸;

他狂妄,曾在朝仪殿上光明正大得与皇上争夺西域进贡的一枚靛紫夜明珠;

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视人命如草芥,杀与不杀全凭他心情。

而此时他的心情便是很不好。

今日清晨,他还未来得及去上早朝,就接到一封密报,说是皇上最近有了动作,要开始清除他的党羽。果不其然,在今日早朝上,皇上果真便随意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随意安在了谏议大夫图修的身上,将他打入大牢,判了重罪。

图修是他一手培育出的得意门生,可今日却下了马。

即便公子赋在朝堂上与皇上争议了许久,也依然没有挽回局面。看来皇上想要除他的心思是越加强烈了……公子赋在心中越想越凛冽,浑身都蒸腾着冷戾的气息。他握紧手中马鞭,将身下骏马骑得愈加飞快,——今日他能除了图修,那么明日,除得便是他了。

想他公子赋半生为文,半生为武,靠兵法征服一众铁血将领,靠文韬让一众文官折服,从不起眼的庶子一路爬上了如今的地位,并得到了父王的候位继承。

整个朝堂文武百官有一大半是他的人,皇上真是太天真!

京城郊外,繁华嫩草,大好风景一眼望不到尽头。公子赋驰骋于马上,眯眼,在唇边露出冷笑来,朗朗江山……能力者得!

半柱香后,马停在了偏远山郊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别院内。公子赋翻身下了马来,刚走到门前,两扇铁门已径直打开。门后两个人侍者对着公子赋直接跪了下去,朗声道:“恭迎侯爷!”

公子赋自顾走进院中大堂,对大堂内的人冷声道:“皇上已经开始了动作。本候安排你做的事,做得如何了?”

——

 

薄情侯爷痴情妾第三章 重伤

秦实当即低下头去,对着公子赋恭敬道:“侯爷放心,八百死士已在锻炼之中,届时定会将最杰出的死士呈现给您。”

公子赋目光幽冷瞥了他一眼:“莫忘了给她们服药,若发现背叛者,直接杀了便是。”

“是!”

“这是其一,”公子赋又说,“本候今日来,主要是为了物色一个影子,一个能对本候死心塌地、心甘情愿为本候付出一切的影子。本候知道你手中有很多能者,不知你可有推荐?”

“这……”秦实有些不解,“侯爷是对奴才给您安排的暗卫不满意吗?那暗卫经过我们的地狱训练,对主子绝对是一等一的服从才是……”

“不。”公子赋道,“本候要的是能摆在台面上的人,能跟在本候身侧服侍的人,最好……是个女人。”

秦实一愣:“女人?”随即便又为难道,“可浮生阁向来只培育男子,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女子,可都因训练强度太大,经受不住而死了……”

公子赋皱了皱眉:“着手训练,越快越好。”

“是!”

公子赋点点头,脸上表情总算缓和下来。只是那双寒凉的凤眸深处似有波涛涌动。

此时已是晌午时分。京城的太阳分外毒辣,灼得人眼疼。

可如音却丝毫感受不到身体的热气,她的浑身冰冷,仿若置身在了九尺冰窖之中。迷迷糊糊间,她似感到有人正拖着她的身体在走。

身体内的热气似乎要流尽了,眼皮也越来越沉,就连身上的鞭伤痛意也感受不到了,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冷。

她大抵是要死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在临死前还能跑到京城,看一看父亲口中心心念念的繁华京都究竟是什么模样……她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就这样吧,就这样走吧,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了……如音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着,终于慢慢失去了意识。

公子赋手下的人一直对公子赋的话唯命是从,公子赋让他将这小乞儿埋了,他便分外干脆地拖着如音的身体,一路去了郊外,将她扔进了一处凹地里。

暗卫侧头,看着曝晒在日头下的如音,满身血迹,小脸惨白,嘴唇干裂……定是已经失血而亡了。他摇摇头,对她轻声道:“下辈子,记得投个好胎吧。”语毕,他快速飞身离开。

小时候,如音不叫如音,叫狗桔。只因幼时,家门口路过一个算命的。那算命的一看到如音,便啧啧摇头,说她一生命运忐忑不堪,颠沛流离,要受常人不能忍受之苦,虽命中有贵人,可却是个极苦命。这命格太霸道,唯一能缓和一些的法子便是取个贱名,熬过一劫是一劫。如音爹爹一听,便将她取了个小名叫‘狗桔’,希望她能像野树上的狗桔一样,只要有阳光,就能开花结果,顽强的活下来。

如音果真是个命硬的。荒山野岭之间,也能遇到一个路过采药的老大夫。

老大夫是个附近一带出了名的慈医。他一看到前方凹地里竟躺着一个小姑娘的身体,当即疾步走上前去,弯身去探她的鼻息。——虽然已是气若游丝,可好歹还有一口气。

老大夫弯身,将如音抱回了家中,给她身上的伤口敷了药,又给她灌了许多的苦药。可如音终究是失血过多,足足昏迷了两天也没有醒来。

老大夫的妻子便有些埋怨,指着老大夫的脑袋对他愤声道:“你瞧瞧你,又救了个半死不活的人回来,这人穿得破破烂烂,一瞧就是个乞丐,你就算把她救活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老大夫揉了揉胡须,皱眉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能不能有点好心。”

妻子冲着他啐了一口,终是走了。老大夫叹口气,走到床边对昏迷中的如音道:“孩子,我尽力了。若是明日清晨前你还不苏醒,只怕,只怕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可当天傍晚,如音便发了高烧。一边高烧,嘴中还一边说着胡话。

“爹……你别走,别离开我……”

“京城……好冷……我害怕……”

“爹……带我走吧……我好痛啊……”

她的脸色苍白,可脸颊上却透着红得诡异的潮红,老大夫听到了她的胡话声,当即疾步走进房中来,可刚走到房中,就看到她瘦削的双手正在空中胡乱挥舞着。

老大夫急忙走到床边,握紧她的手,看着她的目光中满是同情:“可怜的孩子,看样子是熬不过明天了。”

——

薄情侯爷痴情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全文

薄情侯爷痴情妾

薄情侯爷痴情妾

作者:凤三状态:已完结

作者凤三刻画的主角公子赋如音人物出场了。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全文分享,薄情侯爷痴情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薄情侯爷痴情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他是高高在上的侯爷,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她只是一场饥荒中的难民,一路苟延残喘,终到京城。碍了侯爷的眼,被一顿毒打,却因此牵扯出了一段孽缘!她心甘情愿为他做事,甚至愿意舍弃性命,只为报答侯爷当年知遇之恩!贱妾如音,宁为公子,此生不换!可在一次又一次血肉淋漓的背叛中,她终是死了心,断了情……数年之后,公子赋和如音再次相遇,她已是眸光冰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