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10 14:00:02作者:小耳朵

(完整版)《千亿隐婚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小耳朵,完本小说千亿隐婚缠入骨主角苏以安方衍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千亿隐婚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作为一名狗仔队,苏以安活的自由自在,可自从偷拍了某个男人的照片,不仅被强上,还成了过街老鼠,H市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追捕她的公告。当苏以安再一次被逮到方衍的身边时,方衍笑着问她,你知道为什...

《千亿隐婚缠入骨》《千亿隐婚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by小耳朵&(完整版) 免费试读

苏以安方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秘密偷拍

  郊区的一个别墅里,微弱的灯光从落地窗反射出来。斑斑驳驳的洒落在一旁的灌木丛里。四周很安静,只能听见虫鸣的声音。

  半晌,一阵细微的窸窣声传来。

  灌木丛耸动了一下,一个黑色的鸭舌帽露出来。再往下,是一张清秀漂亮的脸蛋,不过此刻这张脸上,写满了凝重。

  苏以安把帽檐压的低低的,阴影投下来遮住了大半章脸。她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那个微亮的窗子。下一刻,苏以安抓住灌木丛的铁丝网,手脚灵活的翻身进去了。

  刚刚经过一场狂欢,此刻别墅里安静异常。几个少爷都抱着美人在房里一夜春宵,没人发觉,一个柔弱的身影悄悄钻了进来。

  苏以安是业内顶出名的狗仔,因为手脚灵活,会一点功夫,总能偷拍到一些独家新闻。因着她的缘故,自己所在的报社也出名了不少。

  今晚,她被boss排过来,就是为了拍新晋小生安阳的绯闻。

  “他们今天有一个聚会,听说来了挺多小姑娘,他们那个圈子玩的挺开的,你随便拍到安阳的新闻,都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你奶奶的医药费不就有着落了?”

  这是一块明晃晃的馅饼,苏以安不可能不接住。

  只不过……她站在二楼的走廊,看着一长排的客房,傻眼了,这到底,哪个是安阳的房间?

  正在苏以安犹豫不决的时候,走廊尽头传来了脚步声……苏以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身子僵硬,连呼吸都不自觉的屏住了。

  清扫工推着推车一路打扫过来,走到拐角处皱了皱眉,“奇怪,哪儿来这么多泥土。”

  她手脚利落的打扫干净,推这推车又慢悠悠的离开了。

  留在拐角处的那个房间内,苏以安背对着门,松了口气。好险,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不过……苏以安皱着眉打量着这个黑漆漆的房间,这会不会是安阳的房间?

  反正这个聚会来的都是非富即贵,哪怕拍不到安阳的八卦,能拍到别人的也是好的。

  苏以安不管三七二十一,悄悄的走到床边,手里的手机打开摄像功能,慢慢的对准了床上的人。

  手机还没等摆对位置,床上的被子里突然伸出一只手,紧紧攥住苏以安的手腕,苏以安下意识就要往后退,却被强硬的拽到了床上。

  “啪”

  床头灯被打开了。

  苏以安刚刚猛地被拽到床上,三魂六魄还没归位,就被一道黑影压了过来。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侧响起,“谁让你来的?”

  苏以安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她眼珠子上下一转,硬是逼出了两颗泪珠,“先生你好,我是打扫客房的,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方衍一手压着苏以安的肩膀,眼睛瞥到地上的手机,冷笑一声,“保洁?”

  苏以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那你的清洁工具呢?”

  苏以安面色白了白,硬着头皮接着道,“先生您不知道了吧,我们现在都用……用手擦地?”

  “倒是我孤陋寡闻了。”方衍低低的笑,他松开苏以安,扬了扬下巴,“去吧,擦给我看。”

  苏以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先生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保洁么?”方衍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看过去,“擦地啊,我看着你擦。”

  苏以安深呼吸一口气,心里默念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翻身从床上起来,走到房间中央蹲下,她伸出手,眼睛瞟着身后的方衍。

  下一刻,她蹭的窜出去,然后“砰”的一声,撞到了门上。

  “这门……”苏以安捂着通红的额头,倒抽一口冷气。

  “门是遥控开关的。”方衍笑的人畜无害,把玩着手中的黑色遥控,“接着擦地啊?”

  苏以安算明白了,这人压根就是耍她呢。她懒得再装什么保洁,抱着胳膊看过去,“你到底要怎么杨?”

  “你半夜三更拿着手机来偷拍我,还问我要怎么样?”方衍被气乐了。

  苏以安自知理亏,支支吾吾的解释,“没偷拍你,我走错房间了。”

  方衍走过去,嘴角带着笑意,眼底却泛着冷意,“既然如此,就将错就错吧。”

  “你什么…啊…”苏以安的话说到一半惊呼起来。方衍拦腰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的欺身压过去,“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东子?”

  苏以安手脚并用的扑腾,可似乎她那三脚猫功夫在这儿并不好使,“不是……你找错人了……”

  苏以安扑腾的时候脚不经意踹到了方衍的腿间,方衍面色黑下去,他冷笑一声,用力的扯开苏以安衣服的扣子,“错了也无所谓。”

  苏以安还要说什么,却被方衍一个粗暴的吻尽数吞下去,她眼角泛红,一副靡乱艳情的模样,惹得方衍小腹的火燃的更旺。

  之后,更是一夜欢情。

  苏以安睡得不安稳,这一夜被翻来覆去的折腾,身上的每一块肉都酸疼酸疼的。清晨,她迷迷糊糊的醒来,胀痛的脑海里闪过昨夜荒唐的画面。

  秘密偷拍,被抓包,一夜情?

  苏以安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她捂着胸口,看着身旁的男人,恨不得把他从楼上摔下去。

  可惜她没那个胆子。

  苏以安不敢再磨蹭,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跑路了。

  昨晚被折腾的狠了,两-腿-间火辣辣的疼,这里是郊区,打车回市区要百十来块,苏以安舍不得钱,硬生生的靠着两条腿走了回去。

  等走到了家,苏以安两条腿都快没知觉了,到楼下药店买了避孕药后,就脱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了。

  苏以安到家后才发觉,自己手机落在了那个房间里。真是倒霉,新闻没拍到,还被迫失身了,如今连手机都丢了。

  苏以安默念了好几遍破财免灾才稍微的平复你一下心情,翻箱倒柜的找出旧手机,刚刚登陆微信,一个微信电话就打了过来。

  “boss?”

  “苏以安你完蛋了!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惹上了方家?”boss的怒吼声顺着手机穿了过来。

  “方家?”苏以安有些懵。

  “你自己看新闻吧。”boss冷冷撂下一句,“还有,你被解雇了。”

  话音刚落就挂了电话。

  苏以安回过神,忙查了新闻,刚刚打开界面,就看见一个醒目的标题横列在最前方。

  “一女子盗走方氏集团总裁重要物品,现方氏集团重金悬赏,全球通缉。”

 

 

第二章全球通缉

  苏以安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原来她昨天招惹的人就是方氏集团的总裁方衍。

  方氏集团主要产业在H市,不过更准确的说,整个国家乃至其他国家都有方氏集团的身影,实实在在是个强权产业。

  至于方衍,则是方氏的总裁。传言他年少有为,手段狠历,是业内不可多得的精英。实实在在是一尊大佛。

  苏以安竟然惹上了他,别提报社要开除她,怕是其他杂志社报社也没有敢收留她的。

  苏以安忍不住在心底咒骂,这人也太过分了,她不就是去偷拍么,拍也没拍成,还被睡了,如今还要通缉?

  倒了血霉了。

  “叮咚,”

  苏以安面色灰败的拿起手机,是疗养院的护士长给她打开的微信,让她抽空去看看奶奶。

  苏以安皱着眉头,在聊天框里删删减减,最后打出了,“一会儿就到。”几个字。

  苏以安的奶奶并不是她的亲奶奶,她是个孤儿,从小被遗弃在福利院,十多岁的时候被年迈的苏奶奶领养,苏奶奶的儿子儿媳前几年出车祸死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就想去孤儿院领养一个,正巧碰上了苏以安。

  就这样,一个孤婆子,一个孤儿,成了一家人。

  苏以安大学毕业不久,苏奶奶就得了老年痴呆,苏以安没有办法,只能将她安置在疗养院,自己出去给苏奶奶挣钱养病。

  这两天忙着工作的事儿,的确很久没有去看苏奶奶了。

  苏以安犹豫了一下,从抽屉里翻出了墨镜口罩,她就不信,方家还能手眼通天,大街小巷都贴上通缉令不成。

  可等苏以安出了门才发现,这方家,真是厉害……

  车水马龙的街边,一个巨大的屏幕横放在一侧,上面滚动播放着那条新闻。

  “一女子盗走方氏集团总裁重要物品,现方氏集团重金悬赏,全球通缉……一女子……”

  苏以安压住鸭舌帽,飞快地往前走了两步。正前方突然停下一辆黑色轿车,一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子疾步走出来,苏以安只看了一眼就忙转过去。

  方衍?!

  苏以安那你转过身,四下打量了一下,扔给了路边摊的大爷五块钱,从他摊位上抱起一个西瓜塞进衣服里。

  “哎…姑娘”

  “不用找了。”苏以安阔气的摆了摆手。

  “不是,”大爷一脸为难的看着苏以安,“钱不够。”

  苏以安面色一僵,“你连称都没称你怎么知道不够?”

  大爷顽强反击,“那你拿出来让我称一下啊。”

  苏以安一噎,愤愤的接着掏钱。

  方衍刚刚下车,一旁的秘书就紧紧跟过来,“与张老板谈的是不久前的订购的商业街方案,下午四点与李老板在国誉酒店谈并购方案。”

  方衍面色淡淡,在瞥到街对面的时候目光顿了顿。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同一个老大爷讨价还价,竞争激烈,颇有打一架的气势。

  方衍很快收回了目光,“人找到了吗?”

  秘书一愣,摇了摇头,“还没有。”

  方衍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尽快。”

  苏以安再掏出四个五块钱的时候终于怒了,“够了吧?”

  老大爷撇了撇嘴,“够了够了。”

  苏以安终于得空转过头,已经看不见了方衍的身影。她松了一口气,将西瓜掏出来递给老大爷,“给我退了。”

  老大爷看都没看,“货物既出,概不退换。”

  苏以安一噎,差点气昏过去。

  等苏以安折腾到疗养院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了,日头落下,残阳如血照的疗养院一片火红。

  隔着老远,苏以安就看见在院子里遛弯的苏奶奶。

  “奶奶。”苏以安捧着西瓜跑过去,“您散步呢?”

  苏奶奶乐呵呵的,“等小安呢。”

  一旁陪同的护士长不悦的看了一眼苏以安,“我跟她说你要来看她,她就一直在这儿等,你倒好,现在才过来。”

  苏以安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路上耽搁了。”

  “行了,你们说话吧,我去忙了。”护士长脚步顿了顿,“对了,你临走的时候把下个月的费用结了。”

  苏以安脸上的笑容一顿,“好。”

  看着护士长的背影消失后,苏以安深呼吸一口气,脸上重新带了笑容,“奶奶,我们去吃西瓜好不好?”

  “好。”

  苏以安在疗养院呆了很久,直到天黑的时候才离开,离开前,她在护士长那儿把自己所有的卡都刷了个遍,才勉强够支付了下个月的费用。

  “其实还有很多比我们更便宜的疗养院……”护士长斟酌着开口,“虽然设备仪器肯定不如我们这里,可你这情况……”

  “我会想办法的。”苏以安勉强笑了笑,“麻烦您照顾了。”

  护士长叹了口气,“应该的。”

  苏以安是从疗养院走回家的,路灯将她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消瘦而寂寥。

  她突然顿住脚步,盯着路边的一个电线杆子好久,猛地伸手将前面的通缉公告撕下来。

  苏以安将纸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泄愤。

  混蛋方衍,毁她清白还不算现在又要毁她前途。

  苏以安气的不行,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她想了一会儿,掏出了手机,翻弄着通讯录,好半晌,才一狠心咬牙拨过去一个电话。

  电话不过“嘟嘟嘟”了几声就被接通了。

  “喂,以安?”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

  苏以安有些受宠若惊,“沈墨学长您有我的手机号?”

  “嗯,以前存过的。”沈墨笑着说。

  苏以安脚尖蹭着水泥地,踢了踢面前的小石子,有些局促的开口,“我听朋友说,沈学长如今是HR?”

  “是啊,一个小公司。”

  “您那儿还缺不缺人,我……”苏以安话说道一半实在说不下去了,憋的满脸通红,坑坑巴巴的。

  沈墨自然听的明白,他轻笑了一声,“你来试试倒是也可以,不过我记得你大学成绩蛮好的,没道理找不到工作。”

  苏以安尴尬的笑了笑,“出了点意外。”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被通缉了!

  沈墨也没多问,爽快的将邮箱报给她,“一会儿把你的简历发过来。”

  苏以安感动的快哭了,“谢谢学长,谢谢您,您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沈墨,“……”

  凌晨的时候,苏以安收到了沈墨的短信,“给主管看过了,周一早上,来公司报道。”底下附上了公司的地址。

  苏以安捧着手机亲了好几口,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才睡着。

  梦里,她一路升官发财,成为了全国首富,可却在某一天,被人敲了黑棍扔到车上。

  她被带到了方衍的面前。

  方衍冷笑着看过去,“就算你是全国首富也要被我通缉逮捕!”

 

 

第三章总裁助理

  苏以安在尖叫中醒过来。

  她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一个劲儿的穿着粗气。方衍就是个恶魔,连梦里也不放过她。

  苏以安打了个哈欠,突然反应过来今天要上班,忙从床上坐起来。

  为了给学长一个好印象,苏以安特意化了淡妆穿了个小裙子,等她感到公司的时候,沈墨正在大门口等着她。

  沈墨是她同系的师兄,还是系草来着,如今步入社会,磨练的愈发成熟稳重。

  一身黑色的西装显得身形挺拔,他手里捧着一沓文件,看见苏以安的时候笑了笑。

  “以安,这里。”

  苏以安小跑过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学长等我好久了么?”

  “没有,我也刚到。”沈墨笑了笑,推门往前走,“进来吧,我先带你逛逛。”

  这的确是一家小公司,从事出口贸易的。苏以安看着大厅里敏优集团这四个大字,愣了一下。总觉得这名字有些似曾相识,又想不到在哪里看见过。

  “你大学是中文系的,做文秘倒挺适合的。”沈墨轻笑着,“不过你毕业后一直就没联系,去做了什么?”

  苏以安当时为了奶奶的医药费,迫不得已去做了来钱快的狗仔,这么丢人的事儿,她自然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了。

  “我……我给一个私企打工来着。”

  看出了苏以安不愿意多说,沈墨点点头也没多问,“一会儿总裁要来例行检查,咱们要列队欢迎。”

  大公司总有这样那样的怪癖,苏以安点点头表示理解。不就是拍马屁么?她在行。

  可惜,这个“马”有点出乎苏以安的意料。

  总裁来的还挺早,苏以安手头的资料还没整理完就被集合过去排排站,她站在人群中,透过缝隙努力的往外面看。

  铺着红毯的地上被一双黑色的皮鞋踩过。男子面色冷峻,微微敛着眉,对两侧集合的员工毫无反应。

  苏以安正巧探头去看,同男子随意洒过来的目光对着个正着。

  四目相对,仿佛空气的静止了。

  一瞬间,苏以安的脑袋里空白一片,她下意识的想掉头就跑,可手脚好像都不听使唤了似的还呆呆的杵在原地。

  一直看着那个本该继续往前走的身影顿住脚步,硬是拐个弯向自己一步步逼近。

  最终,那双黑色的皮鞋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熟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几天未见了,别来无恙啊苏小姐。”

  苏以安面色发白,她缓缓抬头,对上方衍似笑非笑的眼眸,哆嗦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方…方…方总好,”

  “你这是自投罗网还是欲擒故纵?”方衍微微垂下头,靠在苏以安的耳侧轻声道,“无论是什么,我都很满意。”

  苏以安攥紧拳头,真想一拳挥过去,可考虑了一下对方的身价地位再对比自己的,苏以安又默默的松开了拳头。

  她脸上扯出一个难看至极的微笑,“方总您说笑了。”

  方衍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周围人目瞪口呆的表情笑了笑,他指着苏以安,声音不大却足够让整个大厅的人都听清,“你一会儿跟我回总公司,正巧我那儿还缺一个助理。”

  大厅里安静异常,各种复杂的目光看向苏以安。

  苏以安面如死灰,垂着头伪装鸵鸟,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敏优集团这几个字看着熟悉了,为什么方衍会是这儿的总裁,因为敏优集团是方氏集团的子公司啊!

  她跑到这儿来工作,肯定是脑子被僵尸吃了。

  说完那句话后,方衍抬步接着往前走,经理小跑过来推了苏以安一把,“你跟上啊。”

  苏以安看着经理那笑出褶子的脸,抿了抿唇,没骨气的跟了上去。

  方衍过来视察只是走个过场,他接下来还有两三个会要开,匆匆看过一圈后就带着苏以安回总公司。

  苏以安站在车面前,有些不愿意上车,“那个……方总,要不我打车过去吧?”

  方衍透过半开的车窗看过去,锐利的眸子像一把利刃似的,看的苏以安一个哆嗦。

  “上车。”方衍言简意赅的开口。

  苏以安迅速的打开车门,“好嘞老板。”

  “我之前的助理回老家了,这段时间你先顶上。”方衍沉默你一会儿才开口。

  坐在前面的秘书兼助理一噎,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老家了。

  “我不爱喝甜的,所有泡过来的咖啡要少糖,不要太烫不要太凉,要温的。我桌面上的文件不需要你整理除非我亲自吩咐,每早要记得给我带早饭,楼下便利店的三明治把鸡蛋挑出去……”

  方衍一口气说了一大推,听的苏以安头昏脑涨的,到后来干脆录音了。

  “您说着,回头我整理。”

  “工资按市场价付给你,如果你做的不好……”方衍在苏以安的期待的目光中低低一笑,“放心好了我不会辞了你只会扣你工资,扣完为止。”

  苏以安深呼吸一口气,将堵到喉咙眼的咒骂一口气咽回去,“好的总裁。”

  “苏以安。”方衍突然凑过去,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你的全国通缉还没撤下来呢,你别想着跑。”

  她上有老下有……她一穷二白的跑个屁啊!苏以安不耐的皱着眉,“您放心,您是如来佛我是孙悟空,我怎么也跑不过您的五指山。”

  这比喻新奇。

  方衍嗤的笑出声,勾着苏以安的下巴笑了笑,“这说法不对劲,如来佛会压着孙悟空为所欲为么?”

  苏以安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顿时脸色涨红。无想象面前这人怎么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下流的话。

  她咬着银牙,顾不得面前这人是她的衣食父母,一冲动就冷笑出声,“您真是说笑了,您那个尺度,想对谁为所欲为啊?”

  说着,还讽刺的瞥了一眼方衍的胯-下。

  方衍下意识夹紧双腿,面色顿时沉下来。

  总裁都是小心眼的,特别是尺寸还不大的总裁,更是瑕疵必报。

  这一点,在方衍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苏以安,这个咖啡你怎么泡的,腻死了!”

  “苏以安,这个咖啡你放糖了么?”

  “苏以安,这么烫的咖啡你喝一个试试。”

 

 

千亿隐婚缠入骨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千亿隐婚缠入骨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千亿隐婚缠入骨全部精彩内容

千亿隐婚缠入骨

千亿隐婚缠入骨

作者:小耳朵状态:已完结

(完整版)《千亿隐婚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小耳朵,完本小说千亿隐婚缠入骨主角苏以安方衍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千亿隐婚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作为一名狗仔队,苏以安活的自由自在,可自从偷拍了某个男人的照片,不仅被强上,还成了过街老鼠,H市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追捕她的公告。当苏以安再一次被逮到方衍的身边时,方衍笑着问她,你知道为什...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