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18 14:05:30作者:九狸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九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作为二十一世纪一个优秀的特种军医,一朝穿越,却变成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农妇。不但家徒四壁,还有一个不爱自己的残废相公和两个拖油瓶。当于乔终于利用自己的医术在异世站稳脚跟,想要离开这个家时,却被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压在了床上!等等,你要做什么?别过来——她竟然打不过他!说好的残废呢,说好的村夫呢?这个穿着华服的英俊男人是谁!“我不过就是个乡下野丫头,你就不能放过我吗?”“不行,当初成亲时说好的一辈子,少睡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九狸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方长卿于乔) 免费试读

方长卿于乔小说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推荐章节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第四章 你竟然勾引我相公!

  她以前是最不喜欢这丫头的,和徐凤娇一样嫌弃是个女孩,是个赔钱货,怎么这会儿倒是疼爱起来了?

  该不会是被棍子打坏脑子了吧?但看她还会治伤,还知道哄孩子,一点也不像是傻了啊!

  方长卿刚想问两句,却被外面一阵喧闹给打断了,然后瞧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走进来,一脸的凶神恶煞,看见于乔气势汹汹的扯住她的胳膊!

  “你个不要脸的,给我过来!”

  手中像是抓了泥鳅一样,甚至没看清楚,于乔就从她手里挣脱出去:“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这女子正是方家的长姐方眉,身为女子,却没自个儿的弟弟半分好看,一张脸方方正正的,完全遗传了徐凤娇。

  她十九岁才嫁出去,丈夫没多久就得痨病死了,整天长呼短叹的说自己命苦,后来听得烦了,这村子里本来有心想结亲的都躲的三尺远,导致方眉的脾气日渐上涨,那叫喊的声音高起来隔着三个屋子都听得见。

  方眉盯着自己空着的手,有点傻眼。

  以前于乔说话慢声细语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什么时候开始敢梗着脖子跟她呛声了?

  不过外面的吵闹声,很快就让她提起了精神:“你去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李员外的媳妇都找上门了!”

  李员外?

  于乔隐约记得今天在他们口中听到了好几次这个名字。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和李员外的儿子偷情的。

  于乔感觉有点头痛。

  “让这个死丫头出来,否则我今天就拆了你们方家!”

  外面的叫嚷声越来越大。

  四周好像还围过来不少看热闹的。

  于乔隐约听到有人提到“孩子”“野种”几个字,原本还算平静的眼眸瞬间散发出凛冽的神采,大跨步的就朝着外面走去。

  外面吵闹声不绝于耳,被包围在最中间的,是个身材肥胖,穿金戴银的男人。

  于乔看人很准,只瞧了一眼,大概就知道是个难缠的角色。

  徐凤娇正在和李员外的儿媳妇宋青青对峙,不过是单方面的,因为她已经被宋青青说的面红耳赤:“您可真是娶了一个好儿媳进门,不但勾引我相公,还把他的脸给抓破了!”

  周围一阵唏嘘声。

  “谁勾引你相公了?”

  柔柔软软的女声从后方传来,所有人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让于乔得以站在宋青青面前。

  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于乔面色蜡黄,看上去极为普通,不过五官算不上很凸出,但那双眼却甚是灵动,像是蕴着泉水般,把人的魂儿都能吸进去。

  “他们家真是走了狗屎运,一个残废的儿子,还能娶个年轻的小丫头。”

  “这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她嫂子五两银子就给卖了?瞧瞧她那身破烂的衣服,还不知道受了什么样的虐待呢!”

  “苍蝇不叮无缝蛋,瞧她那双眼,背地里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人……”

  一个说一个比一个难听。

  宋青青像是被这些话壮了胆,声音又大了几分:“你还不承认?好,我就让大家看个清楚!”

  她转身用力将躲在他身后的人给拉了出来!

  一张简直比调色盘还精彩的脸出现在了于乔的眼前。

  整张脸被指甲抓的血迹斑斑,配上眼睛边上那一大块胎记,简直可以说是毁容了。

  难怪宋青青气成这样,不顾面子也要来找她算账。

  “你勾搭我相公也就罢了,还将他伤成这样!”宋青青痛心疾首,“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狠毒的女子!”

  “你怎么肯定这就是我做的?”于乔不紧不慢的反问,“李公子这般多情,说不准是哪家的小姐被轻薄了,才做出这等事来,李夫人还是问清楚为好。”

  “你!”

  宋青青气得够呛,狠狠瞪着自个儿相公:“你说,是不是她勾引你的?”

  李员外的儿子李成长得和他爹肖似,肥头大耳贼眉鼠眼,要不是仗着他爹的那点钱,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加上这位夫人可不是旁人,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盐商的女儿,所以他对宋青青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立刻点头道:“就是她勾引我的!那天我去集市,她正好也在,一直冲着我抛媚眼,我知道她已经成亲了,本来要绕道走的,谁知她竟然直接跟着我到了巷子里,说早就喜欢我了,说她丈夫那双残废的腿根本不能让她尽兴……”

  徐凤娇在边上听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于乔。

  当日捉奸在床,这等小地方立刻就传了个遍,连遮掩的机会都没有,已是够丢人的了,现在连儿子都被人当众嘲笑,让她后悔花了五两银子,竟然娶进这么个丧门星!

  于乔眸色沉了下来。

  对于二丫的往事她全无记忆,可瞧眼前这场景,二丫分明是被李成逼迫,才会做出这等抓伤人的反抗之举。

  “你想我怎么办?”于乔打断了李成的絮絮叨叨,“赔钱?”

  “不行!”

  徐凤娇急了,她是不是脑子坏了?他们哪儿有钱啊!

  “或者我可以治疗他的伤。”于乔走向李成,他本能的一躲,像是个乌龟似的缩到了宋青青身后。

  “你,你要干什么?”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第五章 我可以治好你

  不过瞥了一眼,于乔心中就大概有数了:“抓伤虽然很严重,但用药得当的话,不会留下疤痕的。”

  “我不信你!”

  周围的人都在等着看他们笑话,于乔却偏偏不想让他们如愿:“你若不信就算了,只是看恐怕你要顶着这些疤过一辈子了。”

  二丫的声音天生就软,于乔又刻意没有放大音量,听在耳中就像是一汪清泉,缓缓流入听的人心中,让人不自觉信服。

  “等等。”

  见于乔真的要走,李成硬着头皮拦住她:“你真能治好我脸上的伤?”

  “这等抓伤只是小事,就连你脸上那块胎记,我也能治好。”于乔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将他给震住了。

  李成眼里闪动着欣喜的光芒!

  这胎记太碍眼,要是这能除了,他又有钱又英俊潇洒,干嘛还怕宋青青这个母老虎。

  “不过我有个条件。”于乔赶在他答应之前先道,“我需要很多药材,我要什么,你就得给我什么。”

  “没问题!”李成满口答应,只要能治好他脸上的伤和胎记,别说药材了,就是金银财宝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宋青青看他们俩在那里自顾自的说出来,一张俏脸都气红了:“李成,你还敢当着我的面和她眉来眼去!你别忘了,你这个伤可是她弄得!”

  于乔表情很平静,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既然李夫人不想给李公子治伤,那我也无能为力了。反正我这名声已经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倒是李夫人半夜醒来,对着这样一张脸,别做噩梦才是。”

  她瞥了脸上青红交错的李成一眼,转身欲走。

  李成急了,头一次朝着宋青青就吼:“你说够了没有?这事是我错,是我看上了二丫强迫她,行了吧!你要是再闹,就给我滚!”

  众人哗然!

  于乔舒了口气。

  不管真相如何,李成这话说出口,她立刻就成为了被同情的对象了。

  宋青青脸色都变了!

  “你竟然敢吼我?好,好你个李成,你给我等着!”

  她哭着掩面跑走。

  李成眼里闪过一抹愧疚,但很快就被期待取代了:“你什么时候帮我治脸?”

  “我给你个药方子,你按照上面去取,等你拿过来了,我就开始替你治。”于乔说完,也没看还在旁边发愣的徐美娇,转身回家去了。

  徐美娇看着她的背影,牙齿咬的咯嘣作响。

  这个死丫头,今天简直判若两人,再这样下去,都要爬到自个儿头上去了!等这事了结,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

  于乔哪儿知道此刻徐美娇的内心活动,她径直回了房间,看小包子和姐姐还守在房间里,见她回来满脸开心:“娘,你不会走了对不对?”

  于乔拉着他们的手,抬头看了方长卿一眼,见他手中捧着一本书,并未看向这边。

  没想到还是个读书人,可惜了这双腿,怕是这辈子都没希望考科举了。

  于乔在心中暗叹了一声,看了看两个孩子,又实在狠不下心,只得应道:“不走了,娘先给你们赚够了钱再说。”

  两个孩子顿时欢呼雀跃!

  方长卿放下书,视线移到了她含着清淡笑意的脸庞上,总觉得这张平淡无奇的脸比平日要看好了一些:“赚够了钱?你打算做什么?”

  “我准备开个医馆。”

  于乔也不瞒着他:“这里的大夫连李成脸上的抓伤都不能完全治好,可见医术不行,我要在这里开个医馆,一定能赚钱。”

  她已经打定主意,反正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她谁也不认识,索性赚点钱,一是给孩子留点傍身的钱财,免得受欺负,二是能给自己找个工作,好在这里立足。

  既来之则安之,她总要活下去。

  “你是从哪儿学来的医术?”他还是问了。

  好在于乔早就想好了回答:“以前我总被嫂嫂欺负,被打的一身伤,有次逃出来,遇到了一个老郎中,教了我几天。”

  二丫被嫂子欺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村子里的也没几个不知道的,方长卿似乎并没有怀疑。

  “开医馆需要本金,从哪儿来?”

  “这不是有送上门的羔羊么?”于乔指了指屋外,“我找他要了比治伤多几倍的药材,他诬陷我,我让他出点血,也算公平。”

  “你若是跟他在一起,想要多少药材,就有多少药材。”方长卿道。

  于乔抿了抿唇:“你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媳妇和别人在一起。”是这个男人太大度,还是他一点都不喜欢二丫?

  方长卿摸了摸腿:“就我现在这样,还有资格喜欢谁呢?”话虽如此,眼里却看不出多少失落。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于乔。

  她上前几步,没等他反应,霍然掀开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第六章 先天残疾还是后天引起?

  “你干什么?”

  方长卿眼明手快的按住她的手。

  两人手指相碰,方长卿的指尖很凉,像是没有温度一样。

  “帮你看病。”于乔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你腿伤了多久了,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引起的?”

  她习惯性的问了一长串。

  方长卿收回手,神色一如既往的温和,但不知道为什么,于乔觉得他的眼神比刚才疏离了几分:“不必了,我的腿自小就残了,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习惯了,也看了许多大夫,都说治不好了。”

  那就是先天残疾了。

  于乔看了一眼他放在枕头旁的书。若是在二十一世纪,他发愤图强,就算是双腿不能行走,或许也能成就一番事业,但若是在古代,这一辈子怕是就交代在这里了。

  而她呢,做为一个被买回来的媳妇,也只能留在这里当牛做马照顾婆婆和丈夫一辈子。

  于乔暗暗下了决定。

  她一定要尽快赚到钱,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李成第二天就屁颠屁颠的来了,后面还跟着家丁,提着一筐一筐的药材,虽然都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药材,但在徐凤娇眼里,已经可以自动化为一筐筐银子了。

  于乔没给徐凤娇碰这些药材,全部让人搬到了院子里,亲自将药材分类晒干,然后才让李成到房间里候着。

  徐凤娇感觉自己受到了鄙视,为此没少在方长卿面前饶舌,不知方长卿说了些什么,徐凤娇竟然没再来打扰她。

  李成脸上的抓伤并不算严重,不出半个月痕迹就能全部消失,难的是他脸上的胎记。

  于乔用当归、桃仁、川芎、白芷、白附子、白及混在一起,捣碎了磨成粉,加了蜂蜜,覆在了他的脸上,先做到活血淡斑的效果。

  不出半个月,他脸上的抓伤在于乔的调理下基本就已经好了。

  李员外亲自来看过一次,顿时欣喜不已,没等于乔开口就主动出面澄清,说当初不过李成和二丫的事儿不过是个误会,后来又特意跑了趟村长家,抓了几个“散播流言”的村民,关了几天,这风言风语才算压了下去。

  虽然流言平息了,但方家媳妇二丫会医术的事情,一下子就传了出去。

  不少村民都跑来看病,于乔闲暇之余,索性在门口摆了个摊位,给村民提供治疗。一开始村民还将信将疑,但在治好了好几个人之后,方家门口一下子就门庭若市起来。

  徐凤娇似乎从中嗅到了商机,对于乔的态度好了不少,也不让她早起割草了,一有空就要她去门口给村民看病。

  于乔也会收取诊金,只是村子里的大多都是穷人,能给的也不过就几个铜板,若不是这药材是免费来的,于乔可能还得亏本。

  时间长了,于乔就受不了了。

  再这样下去,这些从李成那里要来的药材,很快就会用光,到那时她还怎么开医馆?

  不过转机很快就来了。

  在李成的胎记也开始淡化之后,李员外介绍了一个人给她。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洛阳的知府大人。

  李员外告诉于乔,知府的娘子自从进了门,就得了顽疾,半夜总是会感觉看见一道影子在床前晃悠,动也动弹不得,每每要到早上才能完全清醒过来,导致她寝食难安,整日以泪洗面,知府也备受折磨。

  这几年,知府也寻了不少大夫,可惜都没有成效,在听说于乔医术高明后,便托人找到了当地的土财主李员外,让她进府衙来帮夫人看病。

  于乔一口答应下来。

  她送走李员外,刚回到屋子,就对上方长卿带着探究的脸:“你要去洛阳帮知府的夫人看病?”

  “是。”

  于乔在床边坐下,习惯性的抱住了被子。

  这房子太小,总共也就两间屋。徐凤娇方眉带着孩子们睡一间,他们夫妻自然只能在一起睡了。

  自打二丫变成了于乔之后,她就在两人之间隔了一条被子,一人一半,美其名曰他身体不好,不能有过多房事。

  方长卿看了一眼她手中紧抱的被子,很快移开了视线:“你去府衙就要去洛阳,这里离洛阳可不近,你一个女子抛头露面,实在不妥。”

  “那就等着坐吃山空?”于乔嗤笑道,“李成的脸就快治好了,药材这段时间也零零散散的卖了大半,等全部卖光了,用完这些钱,咱们又得恢复到连下锅的米都没有的地步了。”

  方长卿看着她略有些粗糙的脸颊,沉默了一会,再度开口:“那我和你一同去。”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第七章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你?”于乔愣了一下,“你又不能走路,怎么跟我一起去?”

  她说话一贯直白,虽然话语中没有鄙夷的意思,但若是换个心里脆弱的人,很有可能会被刺伤到,可方长卿却连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我可以找几个村民帮忙,把我抬过去。”

  于乔噎了一下:“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你是不是忘了,你已经嫁为人妇,是我的娘子?”方长卿抬眸看着她,“府衙不是旁的地方,若是一时不慎,很有可能就会惹祸上身。加上府衙之中众多男子,你一个女子独身前去,实在不方便……”

  “可你也帮不了我什么。”于乔下意识的回应。

  方长卿沉默了。

  空气陷入凝结,于乔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过分了,开口打圆场:“我不是那个意思,而且这次李员外也会和我一起进京……”

  “你是不是觉得嫁给我很委屈。”

  方长卿忽然开口:“是不是觉得我双腿不能行走,所以毫无用处,别说保护你了,连正常的人事都难,所以你才要去找别的男人。”

  他忽而坐起,速度快到让于乔没反应过来,人竟然就被她紧紧箍在了怀中!

  他的呼吸在耳边,于乔感觉耳垂像是被无数蚂蚁咬过,从神经一直痒到心里:“我们连孩子都有了,你若是还怀疑,不如我们现在再来试一试……”

  虽然于乔作为军医,在战场上和男人朝夕相处同吃同住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这么暧昧的还是头一次。

  于乔感觉整张脸像是要烧起来一样,脑袋有瞬间的空白,然后用力推开了方长卿,怒喝道:“你,你胡说什么!”

  这还是她第一次朝着他大声说话。

  最近这段时间,于乔的性子比以前变了不少。虽然还是不太爱说话,但却少了唯唯诺诺的感觉,多了一丝冷淡。

  方长卿全部看在眼里,对于乔的感觉也有了一丝变化。

  既不喜欢看见她懦弱的样子,又有种没由来的失落。

  今日看着于乔平日一张冷静的脸上浮现出红晕,说话都结巴起来,方长卿眸中多了一抹笑意,心情骤然愉悦了不少。

  可惜于乔并没有注意到。

  她紧握着拳头,指甲用力到已经嵌入肉中,恼羞成怒的瞪着方长卿。

  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二丫不是个会动手打人的女子,否则她肯定一巴掌打在了方长卿脸上。

  偏偏方长卿脸上竟然还挂着浅淡的笑容:“你面皮薄不愿意听,我便不说了。”他的语气认真起来,“但府衙我是一定要去的。”

  看着方长卿坚定的眼神,于乔心中的怒气竟然渐渐消散了。

  他身为二丫的丈夫,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毕竟有李成给他带“绿帽子”的先例,担心自己媳妇在外面乱搞也是人之常情。

  她既然成了二丫,借用她的身份行事,也总要承担一点她的责任。

  于乔抿了抿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隔日于乔便起了个大早,等她忙完一通回来,太阳也不过刚上了山头,但方长卿竟然已经醒了。

  他一双眼浓的像化不开的墨:“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方长卿不置可否。

  于乔气闷,有一种想离开将手中的物什扔出去的冲动,然而方长卿的视线已经被她推进来的东西吸引了过去:“这是什么?”

  “你没见过?”

  于乔没想到这里落后到连轮椅都没有见过,怪不得一个大男人要一直躺在床上:“这叫轮椅,你试试。”

  方长卿没出声,却仔细打量着于乔推过来的东西。

  用木头做的,看上去有些粗糙,不过被打磨过,木屑已经看不见了,从整体上来看,就像是加了两个轱辘的椅子。

  看方长卿半晌没有动弹,于乔叹了口气,走上前拉住他的一只胳膊,绕过肩膀。

  “我扶你下来。”

  自于乔穿越以来,两人第一次离的那么近。

  方长卿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皂角的味道。她以前不太爱干净,穿衣服整天皱巴巴的,也很少洗,整个人看起来都黏黏糊糊的。方长卿说过好几次,可她就是舍不得,一块皂角都要用很久,久而久之他也就懒得说了。

  没想到这几日,她倒是爱干净起来。

  于乔扶着方长卿坐到了轮椅上,才发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脸上,眸色深沉,好像想通过她的眼睛读到她内心在想什么似的。

  她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视线:“怎么了?”

  “没什么。”方长卿垂下眼睑,淡淡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于乔看了他一眼,收回心中异样的感觉。

  “你动一下轮子试试。”

  方长卿的手放在轮子上,缓缓往前挪动了一下。

  椅子竟然动了!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第八章 奇怪的剑

  于乔抿了抿唇:“我怕去洛阳看病,没有时间照顾你,所以做了把轮椅,这里你想去哪里就可以自己去了。”

  方长卿又转着轮椅在房间里来回一圈,才松开手,抬头看向于乔,眸中闪过一抹看不懂的情绪。

  令于乔惊叹的是,方长卿的学习能力很强,在两人去洛阳之前,他就已经能灵活的操纵轮椅了。许凤娇看见他能下床后,几乎是喜极而泣,两个孩子也很开心,整天围着方长卿转,要他抱着坐轮椅。

  一直到于乔出发的那一天,家里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祥和气氛。

  孩子唯一哭闹的时候,就是他们要去洛阳的前一天。

  虽说她这个娘亲以前很无能,爹爹更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好歹一直陪在孩子身边,从来没离开过,这一走还不知道要去多久,孩子自然哭闹着不肯,非要跟着他们一起去。

  “娘,你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是不是怕我们拖累了你?”小女孩比弟弟年长两岁,也比他懂得更多,说起话来就像是个大人。

  她说着说着,语气里已经带了哭腔,小包子眨巴了几下眼睛,看见姐姐哭,也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于乔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她一手一个将他们抱到炕上:“你们那么乖巧,怎么会拖累娘呢?只是这次路途遥远,你们还小,受不住这样的颠簸,而且娘也不知道洛阳是什么样的情况,会不会有坏人,娘实在是不放心。”

  她帮他们擦掉落下的泪珠:“娘答应你们,等娘从洛阳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好玩的。”

  “真的?”小包子一听说有吃的,顿时眼睛一亮,把愁绪抛到了九霄云外,“有包子吗?”

  在他眼里,能有个包子吃,就是顶顶好的了。

  于乔听着心酸,将他的小手握在掌心里揉搓了几下:“娘给你们带好多好多包子。”

  小包子顿时笑逐颜开,回身看向小女孩:“姐姐,你听见没有,有包子可以吃!”

  小女孩脸上仍有忐忑不安,却没再多言,只是低着头不吭声。

  于乔悄悄的捏了下小女孩的手,通过袖子的遮掩,往她手上塞了几个铜板。

  这是之前她卖药材是偷偷留下来的。

  小女孩摸到被于乔的体温温热的铜币,怔了一下,面上露出一丝惊慌。

  于乔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小女孩眼里瞬间涌上两泡泪,又怕被弟弟发现,急忙低头忍了好久才没让眼泪落下来。

  两个孩子兴高采烈的出去了。

  于乔起身收拾行囊。

  这个家一穷二白的,连换洗衣服都没几件,其实没什么好整理的。

  “你给了文儿钱?”

  文儿是小女孩的名字。

  于乔愣了一下才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看向正靠在炕上的方长卿:“是。”

  “你就不怕被幺儿知道?”方长卿皱了皱眉,“孩子之间难免会有比较,你这般厚此薄彼,对幺儿着实不公。”

  “你娘又没饿着幺儿,倒是文儿,整日饿的不行,小脸都快瘦没了。”于乔想到就心疼,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对这两个孩子都产生了感情。

  方长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最不喜欢文儿吗?”

  于乔怔了怔,很快就反应过来。

  看来以前的二丫,也是个重男轻女的主。不过难怪,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个儿子就是有了根,又加了个劳动力,女儿只是多了张嘴,又不能出去抛头露面的工作,自然被嫌弃了。

  她挤出一抹笑容,尽管看起来有些僵硬:“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虽然平时不说,但怎么可能不心疼呢。”

  方长卿看着她脸颊近乎于抽搐的肉,默默的移开了视线。

  看他不再多问,于乔才松了口气。

  要装成一个人可真不容易,尤其是没有记忆的情况下,时时刻刻都有可能露馅。

  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方长卿知道自己的娘子的身体换了个灵魂,他会怎么样?

  一夜无眠。

  于乔一大早便醒了,方长卿竟然也跟着醒过来,眼睛下有一圈淡淡的青色,看来也没有睡好。

  徐凤娇哭着送他们上了马车,这些当然都是李员外准备的,他也坐在马车里,看见于乔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方长卿走过来,顿时一脸嫌恶。

  这个残废来干什么?

  “于姑娘,我瞧你夫君行动不便,不如……”

  李员外话音未落,方长卿就已经手撑着马车的门槛,稍一用力就轻轻松松的上了车。

  李员外:“……”

  原本打算扶他的于乔也愣住了,手还保持在伸过去的姿势,被方长卿一把拉住,顺势将她带上了车:“发什么呆?”

  看起来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力气竟然这么大。

  于乔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就见徐凤娇提着一把剑过来,往方长卿怀里一塞:“这山高水远的,你把剑带着防身。”

  这把剑上面染了一层灰,看上去极不起眼,但于乔的视线却不自觉被剑给吸引了。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全部精彩内容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

作者:九狸状态:已完结

《农门喜事病娇夫君哪里跑》九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作为二十一世纪一个优秀的特种军医,一朝穿越,却变成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农妇。不但家徒四壁,还有一个不爱自己的残废相公和两个拖油瓶。当于乔终于利用自己的医术在异世站稳脚跟,想要离开这个家时,却被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压在了床上!等等,你要做什么?别过来——她竟然打不过他!说好的残废呢,说好的村夫呢?这个穿着华服的英俊男人是谁!“我不过就是个乡下野丫头,你就不能放过我吗?”“不行,当初成亲时说好的一辈子,少睡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