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18 14:09:10作者:微雨竹窗

《爱比金坚》微雨竹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陈梦遥原本生活安逸,有喜欢的事做,有爱她的丈夫,不料平地起惊雷,一夕间,丈夫入狱、小三上门,公司陷入破产境地。面对如此困局,她是选择离婚自保,还是独自撑起公司?一个整日沉醉在文字间的弱女子,又能否应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血雨腥风?最终,她会守得云开见月明吗?更有风流俏丽的年轻女画家叶青,为了追求理想中的爱情,又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推荐指数:10分

《爱比金坚》在线阅读

《爱比金坚》爱比金坚(微雨竹窗小说)完本在线阅读(陈梦遥安子皓) 免费试读

陈梦遥安子皓小说爱比金坚推荐章节

爱比金坚第004章 老教授细剖姻缘

  冯晓英沉默了,觉得她似乎说得有几分道理,想想关山,自己确实不懂他成长的那个年代。

  “可是,”冯晓英不甘道,“如今的唐老师,在你心里就全无是处吗?”

  “也不是,”叶青道,“只是,我遇到了更好的爱情。”

  “那你有没有为唐涛想过、为孩子想过?”冯晓英道。

  “孩子我会带走,至于唐涛……”叶青迟疑了一下道,“他会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冯晓英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稚嫩,不仅没能劝动她,还差点被她说服,遂道:“好吧,这是你的私事,如果你已经将一切都想得很清楚,那就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叶青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说道:“谢谢你。”

  二人分别,冯晓英回到家中,给关山打电话道:“今天我见叶青了,本来是想劝说她,结果她说得头头是道,我只得败下阵来,要么,让你们主席的太太再劝劝她吧。”

  “好吧,我看吧,你辛苦了,早点休息。”关山道。

  冯晓英“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说的“主席太太”,便是陈梦遥的母亲刘淑娴,原是滨州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刚退休,丈夫陈正义,原是该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兼任市美协主席,与她同年退休。

  因同在美协任职,所以,陈正义、唐涛、关山都很熟。

  几天后,关山果真攒了一个局,请陈正义与唐涛夫妇吃饭,因不忍自己落单,便叫上了冯晓英。

  上学时,冯晓英就常去陈梦遥家,因此,与陈正义夫妇也很熟悉。

  席上,也算其乐融融,刘淑娴看似无意道:“谁的婚姻,都免不了磕磕碰碰,可是,只要家不散,最终都会走向圆满。就像我和正义,这么多年的夫妻,我的一个眼神,他都能心领神会,这就是在一起多年磨合的结果。”

  她点到为止,众人都面带微笑倾听着。

  席散后,三对人双双乘车而去。

  陈正义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坐在副驾驶座的刘淑娴问他:“你是不是很羡慕他们,老婆或者女朋友都那么年轻?”

  陈正义道:“若时光倒回二十年,无知的我或许会羡慕,现在,应该是他们羡慕我!稳定,是高于一切的大计!生活不稳定,幸福便无从谈起。日子是自己的,舒不舒适只有自己知道。”

  刘淑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的日子不舒适?未必吧。”

  陈正义道:“唐涛现在肯定很难受,毋庸置疑;至于关山……我还是那句话,没有稳定,幸福便无从谈起。”

  刘淑娴赞同他的话,遂不再多问。

  数日后,因安子皓公司有事,陈梦遥独自回家看望父母,听他们讲了与冯晓英一起吃饭的事,刘淑娴多了几句嘴道:“我觉得晓英那孩子有点犯傻,她和关山在一起有六年了吧?”

  陈梦遥道:“嗯。我有时也说她,可她认为那才是真感情。”

  刘淑娴道:“像关山那个年纪的男人,什么样的事没经历过?关于婚姻,他们除了权衡利弊,还要索取真情,却把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不受半点伤害。”

  “那唐叔叔呢?”陈梦遥迷惑问道。

  刘淑娴道:“他还算一个思想单纯的艺术家,又遇上了一个厉害角色。”

  “那您的意思,是关山不单纯?”陈梦遥问道。

  刘淑娴笑道:“你傻呀!五十来岁的男人,哪来的单纯!”

  接着又道:“为什么条件好的男人步入老年后,都爱娶未婚的小姑娘,一是因为小姑娘历史清白,没那么多恩怨纠葛,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小姑娘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投入爱情或婚姻,都会毫无保留地全身心付出,老男人不必费心经营,只要坐享其成就行了。这都是男人的自私,但总有一大批小姑娘自投罗网。”

  这时,陈正义从厨房出来,打断她道:“你别总给女儿灌输这些思想。”

  刘淑娴马上反驳道:“这些都是真理,为什么不能灌输!你看当初,安子皓那个穷小子追梦梦,我就力挺他,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是多么正确!”

  陈梦遥见他老俩口又要掐架,便笑着站起身,往厨房去了。

  吃完午饭,陈梦遥下午便回了自己家,第一件事,便是给冯晓英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陈梦遥玩笑道:“找老男人确有找老男人的好,你都混到跟我爸妈一个级别了!那样的饭局,我都没资格参加!”

  冯晓英听了,感觉心中沉睡已久的一个念头,此时被人唤醒,遂不得不承认,这是她与关山恋爱的一个重要原因。

  陈梦遥见她没反应,笑着继续说道:“你一跃成为我的长辈,我今后可怎么称呼你呀?”

  冯晓英方道:“别胡说!八字还没一撇呢,怎么就成了你的长辈?真到了那一天,你叫我婶儿就行!”

  “好的,婶儿!”陈梦遥马上回道。

  “哎……大侄女儿!”冯晓英故意拖长声音道。

  陈梦遥这才反应过来,恨恨笑道:“好啊,你占我便宜,看我见面不收拾你!”

  说完,二人都“嘻嘻”笑着挂断了电话。

  叶青坚决要离婚的事,竟在冯晓英心头留下了阴影,让她觉得,他们若果真离了,自己和关山的婚期,就更遥遥无期了。

  为了自己,也为了挽救一个家庭,她决定去会会那个马志明。

  于是,她给叶青打电话,迂回打听马志明的情况,叶青早猜出了她的意图,但却存了点私心——趁自己还未离婚,让她去试探一下马志明也好,遂将马志明所开茶行的名称和地址告诉了她。

  周五的晚上,她又打电话给孙雪薇道:“主编大人,这周末准备干啥?”

  孙雪薇道:“睡个懒觉,然后在家待着,看看书呗。”

  冯晓英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会会那个传说中的小三?”

  孙雪薇饶有兴致道:“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肌肉型男吗?好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好,明天咱们过去。”冯晓英道。

  孙雪薇又道:“别忘了叫上梦遥,她可是咱们的司机。”

  

爱比金坚第005章 三姐妹勇会小三

  “怎么会忘记她!”冯晓英道,“不过,她明天会不会要待在家里陪老公?我打个电话问问吧。”

  结束了和孙雪薇的通话,冯晓英又打电话给陈梦遥,问她明天要不要跟她们一起去会“小三”。

  此时,陈梦遥已洗漱毕上床,准备休息了,遂道:“我得跟子皓商量一下。”

  挂断电话,陈梦遥对安子皓道:“晓英让我明天跟她们一起去会‘小三’,你说我要去吗?”

  “什么小三?谁的小三?”安子皓茫然道。

  陈梦遥感叹道:“哎呀!就是要抢老艺术家老婆的那个肌肉型男!”

  “哦,你是说跟叶青好上的那个男的呀!”安子皓恍然大悟,又道,“既然她们叫你,那就去吧。”

  “那你一个人在家,不需要我陪啊?”陈梦遥问道。

  安子皓道:“你在家也只顾埋头写小说,不跟我多说一句话……正好出去走走。”

  陈梦遥听了,动容道:“老公真乖!”

  安子皓顺势搂住她道:“那你是不是该给乖老公生个儿子了?”

  陈梦遥“嘻嘻”笑着,说道:“生就生,谁怕谁呀!”

  说完,二人在被窝里滚作一团。

  次日,快到约定的时间,陈梦遥精心打扮,然后开车出来,依次去接上孙雪薇和冯晓英,一起前往马志明的茶行。

  “我们去了,人家会在吗?”陈梦遥问。

  “一般周末去茶行的人会多些,咱们去的又是他的总店,在的可能性比较大。”冯晓英道。

  很快,车便驶到了冯晓英所说的地点,陈梦遥将车泊好,三个人下来,孙雪薇举头一看,见门楣上有四个烫金大字——“天一茶行”,外面装饰得古色古香,门面不算大,但也不小。

  三个人刚进门,便有一个身着翠绿色衣衫的俊俏小姑娘迎上来,询问她们买茶还是喝茶。

  冯晓英道:“喝茶。”

  小姑娘听了,说了声“楼上请”,便将她们领进了二楼的雅间。

  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下坐下,冯晓英拿起茶几上的价目单翻了翻,点了一壶价格偏低的红茶。

  小姑娘说了声“稍候”,便转身出去了。

  孙雪薇四处打量着道:“看这茶行的设置,还算有品味。”

  陈梦遥道:“叶青好歹也是个画家,而且,品茶本身就是一件风雅之事,环境弄得俗了,真正好茶的人肯定不会来。”

  正说着,小姑娘已端着一罐茶叶进来,双膝跪在地面的垫子上,一边用茶荷往茶壶里拨茶叶,一边道:“这就是您要的茶叶。”然后,熟练地按动旁边电磁炉上的按钮,完成了给水壶抽水、加温的过程。

  须臾,水开了,小姑娘将滚烫的开水倒入茶壶中,先洗茶、温杯,又在壶中添上水,放置几分钟,方将茶水倾入三个杯中,又将茶杯依次放在三人面前,做完这些,说了声“三位慢用”,起身欲走。

  冯晓英忙道:“你们马总、马志明在吗?”

  小姑娘道:“在。”

  冯晓英道:“能请他来一下吗?就说我们是叶青的朋友。”

  小姑娘道:“好,我去告诉他一下。”说完,走了出去。

  冯晓英对其余二人道:“现在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孙雪薇道:“你别这样,搞得我都有点紧张了。”

  陈梦遥道:“有什么好紧张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大一会儿,外面果然传来敲门声,冯晓英说道:“请进!”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微微有点鬈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梳向脑后,鬓角修得整整齐齐,皮肤白皙,衬托得他的头发格外黑亮,五官不够硬朗,但组合得还算和谐,个头不高不矮,身材精壮。

  乍见之下,陈梦遥便觉得,老艺术家唐涛,起码在外形上已输了一筹,不过,人最终还是要看内涵,老艺术家能扳回一局,也未可知。

  男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灿灿的牙齿,说道:“你们是叶青的朋友?”

  冯晓英道:“对。”又指着其余二人道,“她是孙雪薇,她是陈梦遥,我叫冯晓英。”

  马志明听了,忙上前躬身与她们握手,并道:“我叫马志明。”

  他的语调温和低缓,却很有力量。

  马志敏拉过一个小凳子,在三人对面坐下,问道:“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冯晓英开门见山道:“听说现在你跟叶青是如胶投漆、如蜜投糖?”

  马志明浅笑了一下,声音依旧温和、低缓道:“对,我们是相见恨晚。”

  “你怕是不知道她有老公、有孩子吧?”冯晓英不客气道。

  马志明道:“那些都是她自己的事,相信她会处理好。”

  “怎么样才算处理好呢?”冯晓英追问道,“离婚吗?你在等着她离婚吗?”

  “离婚未必就是坏事。”马志明道。

  冯晓英不再与他争辩,换个切入点道:“你有老婆孩子吗?”

  马志明道:“前几年离了,孩子归女方。”

  “你知道一个家庭的破碎,对男女双方、对孩子的伤害有多深,为什么还要做这样不道德的事?”冯晓英加重语气道。

  马志明面露不悦道:“我没有要求她离婚,离婚是她自己的主意。”

  “如果你这边不给她希望,她还会那么坚定地要离婚吗?”冯晓英道。

  “对不起,我爱她,我无法伪装。”马志明低下头道。

  “可现在,另一个男人也很爱她呀!你考虑过他的感受吗?”冯晓英道。

  “但她不爱那个男人!”马志明语调终于变得急促,又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冯晓英。

  冯晓英放低声音,字字铿锵道:“爱不爱,不是你说了算。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年,还有一个孩子,你们认识才几天?”

  马志明不再言语,平复了一下情绪道:“你们今天来,叶青知道吗?她有话,为什么自己不找我?”

  冯晓英答非所问道:“我希望你别再打扰他们一家人的生活。”

  马志明觉得,这个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话题,再争论下去也毫无意义,遂悻悻起身道:“今天算我请客,三位慢用,失陪了。”说完,举步欲走。

  冯晓英不客气道:“谢了!单,我们买得起!”

  

爱比金坚第006章 多情汉无奈断情

  马志明闻言,迟疑了一下,仍转身出去了。

  陈梦遥玩笑道:“没看出来,你义正辞严,三观很正啊!”

  冯晓英白了她一眼道:“我一直就三观很正好不好?”随后又道,“看样子,唐主席的家保不住了。”

  “是唐副主席。”陈梦遥纠正道。

  冯晓英忽然想起了某年春晚小品里的一句台词,回头对陈梦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较这一个字的真儿!”

  陈梦遥与孙雪薇先是沉默着,随即反应过来,都“哈哈”大笑起来。

  孙雪薇劝冯晓英道:“你已经尽力了,该管的不该管的都管了,接下来,就要看唐副主席的造化了。”

  冯晓英气呼呼地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发现茶都凉了,遂又放下,说道:“他们若是离婚了,我怕老关近几年不敢跟我结婚,我都是快要三十岁的人了,耗不起啊!”

  陈梦遥一面将杯中的凉茶倒掉,添上热茶,一面道:“老关不会这样吧?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

  冯晓英懊恼道:“你们是不了解老男人的心思。”

  “不是应该叫‘大叔’吗?”孙雪薇笑着说完,又道,“我看跟他拉倒算了,除了年纪比咱们大点,我便看不出他有什么好。”

  冯晓英反驳道:“艺术家!人家是艺术家,懂吗?”接着又道,“都六年了,现在放弃,实在不甘心。”

  陈梦遥想起母亲说的话,一时感触颇多,却又无从说起,遂道:“喝口茶,我们走吧。”

  三个人又略坐了坐,出了雅间下楼来,冯晓英去吧台结账,收银员道:“马总吩咐过,你们消费的钱记在他账上。”

  冯晓英道:“谢谢,不用,我们跟他不熟。”

  收银员面露难色,欲言又止道:“可是……”

  冯晓英道:“他若是问起来,就说我们非要自己结。”说完,将钱放下,转身随陈梦遥和孙雪薇出了茶行。

  一路上,大家各怀心事,谁都不说话,陈梦遥遂打开了音乐,一阵轻快的钢琴曲在车内回旋。

  陈梦遥对冯晓英道:“你也别想太多了,很多事都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放松,随缘就好。”

  冯晓英“唔”了一声。

  为打破沉默,陈梦遥又对孙雪薇道:“雪薇,那个石岩,我觉得你还是该认真考虑下。”

  孙雪薇道:“看了老艺术家的遭遇,现在,我更不想恋爱了,不想让别人来影响我的情绪。”

  还未及陈梦遥答言,冯晓英道:“‘艺术家’三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听着怎么全是讽刺的意味呢?”

  孙雪薇狡黠而坦白地笑着承认道:“我就是在讽刺啊!要么拖着小姑娘不结婚,要么婚后搞外遇,这都是这些艺术家干的事!”

  冯晓英听了,一时无言反驳,良久才道:“那梦遥的爸爸还是画家呢!梦遥还是作家呢!你怎么说?”

  孙雪薇简洁道:“德艺双馨,才真正称得上是艺术家,梦遥和她的爸爸,当之无愧!”

  “那唐涛呢?”冯晓英不甘心道。

  “我跟他不熟,不谈论他。”孙雪薇道。

  “那你跟我们家老关熟啊?”冯晓英追问道。

  “我跟你熟啊!”孙雪薇嬉皮笑脸道。

  冯晓英被她气得无语。

  陈梦遥将她二人送到家,方驱车回来,此时,安子皓已在准备做午饭了,见她进屋,问道:“战况如何?”

  陈梦遥在沙发上坐下道:“不咋样!那三儿不卑不亢,甚至还理直气壮,唐叔叔的家,怕是保不住了。”

  安子皓道:“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陈梦遥道:“我倒是还好,晓英担心,他们若是离了,会影响到她和关山的关系。”

  安子皓道:“这就令人费解了,离婚的那么多,人们不还是照常结婚吗!”

  陈梦遥道:“老男人的心思,我们不懂。”

  安子皓又道:“你先去洗手,休息一会儿,饭马上就好。”

  陈梦遥起身去洗手,不提,单说冯晓英,回到家后,马上打电话给关山,说道:“今天我去见马志明了,他无半点愧悔之心,想让叶青回头,怕是难了。”

  关山略有点失望地“哦”了声。

  冯晓英敏感地察觉到了关山情绪的变化,问道:“人家离婚,你失落什么?”

  关山也不隐瞒,老实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呀!”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像叶青那样!”冯晓英马上向他表白道。

  关山敷衍地“唔”了一声,冯晓英也听出了,他并不相信,遂说了声“再见”,挂断了电话。

  唐涛数月来一直被离婚的事困扰,今日,趁女儿唐念青上学之际,自己提前从单位回来,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与叶青好好谈谈。

  进屋后坐好,还未及他开口,妻子叶青便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把手续办了?”

  唐涛道:“我希望希望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我们在一起十一年,孩子都已经十岁了。”

  叶青低沉着声音道:“早离早了,我们别再拖着了。”

  唐涛情绪有点激动道:“你对这个家、对我,难道连一丝情分都没了吗?哪怕是为了孩子,你跟他断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叶青抬起眼睛看着他,苦恼道:“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没有办法放弃他!孩子我会带走的。”

  “不行!”唐涛赌气似的马上道,“我不能让那样的人做我女儿的父亲!”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叶青苦口婆心道,“你已经五十三了,整日忙工作,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带孩子?女孩子,和母亲一起生活,终归会方便些,再说,我们结婚后,即便我不带着孩子,他也是她法律上的父亲。”

  唐涛无言以对,不得不承认,她说得都对,又不免有些伤感——她终究还是嫌他老了。

  他见事态已无法挽回,心想倒不如散得体面些,保住自己做男人的尊严,因说道:“咱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市场价差不多有一百万,离婚后,我搬回旧房子住,这房子归你,我也不要任何金钱补偿,权作是给女儿的抚养费。”

  叶青听了,有点动情地低声道:“谢谢!”

  

爱比金坚第007章 旧姻缘一朝离散

  唐涛又道:“我的衣服、书和画,打包好,我会尽快找车拉走。”

  叶青喑哑着嗓子道:“那倒不着急。”

  “不着急吗?你不急着跟他结婚吗?”唐涛竟不怀好意地问了句。

  叶青没有回答。

  “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吧?”唐涛又问。

  “是啊!”叶青不解回道。

  “那好。”唐涛站起身拉起她的手道,“我们做些夫妻该做的事。”说着,扯着她便往卧室走去。

  进屋后,唐涛反手将门关上,有几分粗鲁地,将叶青推倒在床上。

  叶青不怎么配合,但也没有反抗,任由他一个人忙碌。

  唐涛忽然停住动作,盯着叶青问:“你对我,难道一点情意也没了吗?”

  这句话,触动了叶青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遂伸出双手,轻抚他背部裸露的肌肤。

  唐涛像受到鼓励般,又大动起来。

  叶青觉得,他没有了往日的深情与温柔,像是一场破坏与掠夺。

  事毕,他气喘吁吁地伏在她身上,心中五味杂陈,忽然有欲哭的冲动。

  几分钟后,她轻轻推开他道:“孩子快要放学回来了。”说完,起身去卫生间冲洗,然后回来,很快穿好了衣服。

  唐涛尽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也去浴室洗过,快速穿好衣服道:“我去收拾一下旧房子,尽快将东西搬过去,下周一我们去办手续。”

  叶青道:“吃了午饭再走吧。”

  唐涛道:“不了,我还有事。”

  他出了家门,踏着沉重的脚步下楼,回想着与叶青的相识、相恋,以及在这所房子里度过的所有愉快的日子,不知不觉中,竟泪流满面。

  快出单元门时,他匆匆抹了把脸,好在院里没有几个人。

  他拉开车门进去,却没有立即就走,思绪仍旧停留在过去。

  那时,叶青还是个二十二岁的小姑娘,刚刚大专毕业,在一家古玩店里工作。

  那家店离唐涛的老房子很近,那时他已离婚数年。

  唐涛没事时,常去那家古玩店逛逛,一般是只看不买,偶尔有意中且价格合适的,也会购入一两件。

  日子久了,便和叶青熟络起来,他说她有一种独特的美,如果愿意,可以来给他做模特,并将自己的家庭住址留给了她。

  叶青从小就喜欢画画,但没有系统学过,听说唐涛是位画家,在市美协工作,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一日下班后,她按照唐涛告诉她的地址,找上门来。

  唐涛见到她,喜出望外,忙请她进屋。

  于是,在这间不算大的房子里,叶青做起了唐涛的人体模特。

  刚开始,叶青衣着整齐,后来两人渐渐熟了,叶青的衣服也就越穿越少,直至最后,成了裸体模特。

  一个鳏居的已入不惑之年的画家,一个崇拜他的少女模特,两人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赤裸裸的情欲,少了些多情的揣测与婉转的试探,当然,画家也会营造出许多浪漫的氛围。

  半年后,他们结婚了,又过了一年,女儿唐念青降生。

  叶青辞去了古玩店的工作,一边在家带孩子,一边跟随唐涛学画画,那段时间,夫唱妇随,倒也算琴瑟和鸣。

  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叶青的画技也提高不少,且在唐涛的提携、扶持下,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

  可天有不测风云,已近中年的叶青身材开始发福,孩子上学后她也有了更多空闲时间,便办了张健身卡,时常去健身,就这样,认识了同在那里健身的马志明。

  用叶青自己的话说,认识马志明后,她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之前对唐涛,只是盲目崇拜。

  她的一句话,便全部否定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否定了他对她的所有付出。

  想到这里,唐涛感受到一阵车轮碾过心胸的痛楚,痛得他几乎窒息。

  他手握着方向盘,将头抵在手背上,待疼痛消失,方启动车子离开。

  老房子不算大,两室一厅,八十多平方米,旧的家具都还在,打扫打扫便可住人。

  唐涛哪有心情清扫,见小区外的马路上有等活干的妇女,便叫了两个来,也懒得讨价还价,领着她们进屋,交待了工作内容。

  房子以前一直有人租住,租客搬走也才两个多月,因叶青闹离婚,唐涛也没有心情再招新的租户,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因屋里没有什么贵重物品,都是些很难移动的大件家具,唐涛留她们在屋里干活,自己下楼来,在小区内的小食店草草吃了口饭。

  等他回来,活已差不多干完了,唐涛付了劳务费,送走两位女工,返回来,看着空荡荡的屋内,不禁悲从中来。

  接下来是双休日,唐涛去新房内收拾自己的东西,甚至还心存侥幸——当叶青真实面对分离的一刻,或许会念及他们之间的旧情,改变离婚的决定。

  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周一早晨,待孩子上学后,叶青还是带着提前备好的各种证件,与唐涛来到了民政局。

  办完手续出来,唐涛发狠般对叶青道:“下午我找车去拉我的东西。”

  叶青客套道:“不急。”

  唐涛道:“既然已经离了,就早点断得一干二净,也不影响你开始新生活。”

  叶青听出他话中带刺,遂道:“好吧,随你。”

  唐涛又问:“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叶青道:“不用,你走吧,我还有点别的事。”

  唐涛想说“是急着向他报告这个好消息吗”,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婚都离了,再说这么刻薄的话,已没有任何意义。

  他驱车回到老屋,想着没有叶青的余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新的爱情,心里不禁生出一阵惶恐,遂蜷缩在沙发上,无助地流下泪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睡着了,再睁开眼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遂洗了一把脸,下楼来吃了点东西,又雇了辆车去叶青家拉自己的东西。

  他先敲了敲门,没人应,便用钥匙开了门,叶青不在,孩子还没有放学。

  他指挥人搬走自己的东西,走时,将钥匙放在了餐桌上。

  餐桌上空荡荡,只有一把明晃晃的钥匙,像在醒目地提醒他,从此,这个家与他再无半点关系。

  

爱比金坚第008章 两壮汉同病相怜

  搬家车驶回旧小区,两名工人将他的东西抬进屋,拿了工钱后离开,他把衣物和床铺收拾好,画作全放进了另一间屋,家里有了几分暖和的意味,可他还是满心凄凉。

  话说关山,见唐涛第一次不明原因一天没来上班,便猜想可能事情不妙,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又怕时机不对,触到他的痛处,只得作罢。

  没想到,快到下班时,接到了了唐涛打来的电话,问他道:“晚上有安排吗?”

  关山道:“没有。”

  唐涛又问了句:“不用陪女朋友啊?”

  关山笑道:“不用,前两天刚见过面。”

  唐涛道:“那你来陪陪我吧。”

  关山听了暗忖,听口气,像是已恢复了单身,遂道:“好,你在哪里?”

  唐涛道:“我在老屋,待会儿我发个地址给你。”

  关山说了声“好的”,挂断了电话,不大一会儿,微信上便收到了唐涛发来的地址图。

  下班后,关山开车前往唐涛的老屋,看到路边有一溜饭馆,便停车进去打包了两个菜,然后继续前行。

  到了唐涛家,见餐桌上放着两瓶白酒、一大碟花生米,并两桶未开封的方便面。

  关山将菜放在桌上道:“我就知道你会对付着吃。发生了什么?怎么又搬回老屋住了?”

  唐涛神色黯然道:“离了,今天办的手续。”

  关山虽早有预料,心里却仍旧一震,想说点什么开解他,又觉得依他此时爱恨交织的心境,说什么都难令他宽慰,遂皱着眉,感同身受般“唔”了一声。

  关山又在房子内四处看了看,暗叹比起以前,居住质量低了不少,嘴里却道:“一个人住这里也不错。”

  唐涛道:“还讲究什么,有个窝就行。”

  两人在餐桌旁坐下,唐涛将酒打开,“咕咚咕咚”倒满了两杯,对关山道:“来,陪我喝点。”

  关山举杯与他碰了一下,两人都一饮而尽。

  关山一边重新将杯子斟满,一边道:“离了就离了,我一个人这么多年,不也过得挺好。”

  唐涛有点哽咽道:“就是刚开始,有点不适应。”

  关山道:“每个离异的人,都会有这么个过程,挺过去就没事了。”

  二人就着一盘花生米,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很快,便都有了六七分醉意。

  唐涛有点口齿不清道:“老弟,我告诉你,小太多的女人,真的不能娶。”

  关山醉眼朦胧地听着。

  唐涛继续道:“你看看哥哥,房子没了、老婆没了、女儿没了,心……”他用一只手抓挠着自己的胸膛道,“心碎了,一夕之间,就被打回了原形!哦,不对!”他笑嘻嘻道,“不是原形,原来的心没碎!”

  “再找呗!”关山不以为然道,“你才五十三岁,再找一个也不难。”

  “不找了!”唐涛摆摆手道,“不敢再去爱了。”

  关山有过离婚的经历,知道这种痛,除了自己熬着、挺着,任何人都无法分担,所以,也不多言,只陪着他喝酒。

  最后,桌上杯盘狼藉,关山醉卧在沙发上,唐涛横躺在卧室,过了一夜。

  次日清晨,两人醒来,关山草草洗漱过,对唐涛道:“我去上班了,你在家里休息几天吧。”

  唐涛道:“我调整好情绪,很快就会去上班。家里也没啥吃的,你就出去吃点早点吧。”

  关山道:“这些你就不用管了,照顾好自己。”说完,走了出去。

  关山在路上吃过早点,到了办公室,将屋门紧闭,独自呆坐,想道:女人若是变了心,得有多么残忍,感情、孩子,都羁绊不住她重觅幸福的脚步!

  于是,他暗下决心,在冯晓英四十岁之前,不会跟她结婚生子,如此,就可保全自己的财产,保护自己的情感不受伤害。

  可怜,关山这种思想的变化,冯晓英毫不知情。

  话说安子皓,发现公司前台新来的女孩工作十分认真,几乎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心里便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是日,安子皓下班后很晚离开公司,下到一楼,见那女孩仍在埋头整理着什么。

  女孩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到安子皓,满脸堆笑道:“走了,安总!”

  安子皓“嗯”了一声,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道:“金琴。”

  “金琴。”安子皓在心中将这两字默念了一遍,又道,“早点回吧。”

  金琴道:“嗯,干完这点,我就走了。”

  金琴目送着安子皓离开,然后也收拾东西离去,保安方出来给大门上锁。

  金琴到家后,见王丹正在厨房做晚饭,便忙去帮她。

  王丹道:“你们的老板也太心黑,每天都让你加班到这么晚!”

  金琴笑嘻嘻道:“不是老板,是我自己主动加班的。”

  王丹不解道:“我就纳了闷了,你一个小小的前台,有什么班可加?”

  金琴看了她一眼,神秘一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正因为是个小小的前台,所以才要经常加班啊!否则,老板怎么会注意到你!”

  “那么,老板注意到你了吗?”王丹略带嘲讽地问道。

  “注意到了!”金琴满脸甜蜜道,“今天,他便问我叫什么名字,还提醒我早点回家呢!”

  王丹看她那副春心萌动的样子,问道:“你不会是喜欢上你们老板了吧?”

  金琴略带调皮道:“为什么不会?完全会啊!”

  王丹见她如此,认真道:“你知道人家结婚了没有,就喜欢人家!”

  金琴心驰神往道:“他那么年轻,肯定没结婚。”

  “他有多大?”王丹问道。

  “也就三十出头吧。”金琴答道。

  王丹用夸张的口气道:“人家都三十出头了,还不结婚!?”

  金琴道:“他跟别人不一样,一定不会那么早结婚!”

  王丹无情戳穿她道:“是你不希望人家已婚吧?”接着又道,“我奉劝你,喜欢上他之前,最好先弄清楚人家有没有女朋友、结婚了没有,否则,你会受伤的。”

  金琴撒娇道:“哎呀!我知道。”随后将菜端到餐桌上道,“快来,可以吃了。”

  于是,二人愉快地进餐,不再多言。

  话说安子皓陈梦遥夫妇,晚上熄灯就寝,安子皓在陈梦遥耳边道:“老婆,我们该生个孩子了,再拖,你的年纪就有点大了。”

  

爱比金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比金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比金坚全部精彩内容

爱比金坚

爱比金坚

作者:微雨竹窗状态:已完结

《爱比金坚》微雨竹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陈梦遥原本生活安逸,有喜欢的事做,有爱她的丈夫,不料平地起惊雷,一夕间,丈夫入狱、小三上门,公司陷入破产境地。面对如此困局,她是选择离婚自保,还是独自撑起公司?一个整日沉醉在文字间的弱女子,又能否应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血雨腥风?最终,她会守得云开见月明吗?更有风流俏丽的年轻女画家叶青,为了追求理想中的爱情,又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