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18 14:12:43作者:桃之夭夭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桃之夭夭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颜月溪和陆铭川青梅竹马,相互爱慕,却误会对方喜欢别人,在陆铭川爷爷的霸气下包办结婚,幸福已然在招人,不料小三小四阿猫阿狗上蹿下跳,白莲花再起狼烟,且看颜月溪如何拯救自己的爱情......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桃之夭夭小说)完本在线阅读(颜月溪陆铭川) 免费试读

颜月溪陆铭川小说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推荐章节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第四章 只是为了取相机

  门外的吵闹声还在继续,颜月溪闭了闭眼睛,他们吵他们的,自己的日子还得自己过。

  颜月溪叫来了护士,不顾医生的百般阻挠,悄悄办了出院。

  医生说:“你是我见过最能忍的,玻璃插进去这么深,做手术不打麻药你居然一声都不吭。”

  颜月溪笑了笑,道谢离开。

  不管是身体上得痛还是心里的痛,都已经把她练就的百毒不侵。衣服一遮还有谁能看出来她曾经受伤?爸爸的二期手术马上就要做,她还要上班。

  第二天在公司遇到了冯小灵,她只是擦破了皮没有多严重。看到颜月溪的时候冯小灵眨了眨眼:“咦,小溪你没有去拿回相机吗?”

  颜月溪心里咯噔一声,昨天车祸的时候,相机落在了车上忘了拿......

  “小灵,你的车是怎么处理的?”

  冯小灵颇为惊奇的说:“昨天我男朋友送我回家之后,本来想叫拖车把撞坏的车直接送去修理厂的。结果你猜遇到谁了?陆少!他正在跟白雨柔求婚呢!那场面真的是......后来他认出了你的相机,说是想拿回去给白雨柔看看照片,就带走了,说是会联系你去拿的。他没有联系你?”

  陆铭川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白雨柔,会联系她才有鬼了!

  她勉强定了定神,道:“应该陆总贵人多忘事,我亲自去一趟铭爵吧。”

  冯小灵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快去快回,否则总编非得把房顶给掀了。”

  到了办公室门口,却被告知没有陆铭川的允许不能进入他的办公室,颜月溪百般哀求都没有用,只得作罢。

  看来只能在这里等他了。

  那些相机是杂志社的,她必须得拿回去。

  恰在这时,助理接了个电话,突然上来拦住她:“颜小姐,总裁让您去一趟阳光会所。”

  颜月溪有些惊讶,“我?”

  助理冷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没错,陆总说如果你还想要相机的话,就请在一个小时内到达,过时不候。”

  匆匆抵达阳光会所的时候,颜月溪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略微松了口气,还好在一个小时之内。

  可是这阳光会所,一点都不阳光。

  纸醉金迷,糜烂浑浊。男人的销金窟,女人的勾栏院。

  明明外面还是阳光普照的温暖样子,会所里却暗的很,最中间是一个舞台,几个丰臀肥乳的女郎水蛇一样的盘在钢管上,性感的舞动着身躯,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几乎连重点部位都遮不住。

  舞台下站了一圈男人,拿着钱往台上扔,赌哪一个女人可以盘在钢管上的时间最长。

  会所里来来往往的女人都画着浓妆,衣服也大都性感妖娆。颜月溪看着都冷,默默的把自己的西装A字裙往下拉了拉,继续在人群中搜寻着陆铭川的身影。

  终于,她在一处VIP卡座里看到了他。

  陆铭川还穿着白天在铭爵录影的那套西装,只是此时已经脱下了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或许是有些人,领口打开了三颗纽扣,微微露出性感的胸膛,袖子也微微卷起到小臂上,整个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而他的身边,正是一脸幸福的白雨柔。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对面的卡座里还坐着陆铭川的死党乔嘉阳和盛谦,时不时的有各路人马前来敬酒想要混个脸熟,却都被陆铭川拧着眉头打发了。

  记得从前的时候,他总是能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就算穿着一中那套搓爆了的校服,情书却源源不断的送到他的抽屉里,她身为陆铭川的小跟班,还帮别的女生送过好多次情书给他,可是他却并不高兴,一股脑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过了这么多年,他依然还是这么夺目。

  颜月溪定了定神,走了过去。

  她不自然的解释道:“陆总,你好,我是来拿回我的相机的。”不想让人误以为她是故意回来的,

  陆铭川抬头看着她,笑的有些意味不明,却突然间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对白雨柔说道:“小东西看到了吧?是不是我赢了?”

  白雨柔娇笑着往他怀里钻:“好吧好吧,你赢了,我们陆总魅力最大了行了吧?”

  陆铭川有些不满意,捏着她的下巴把她捞出来:“刚刚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讨厌!”白雨柔嗔道,“这么多人呢!”

  陆铭川笑的分外春分得意,在她耳边呵着热气:“反正你是跑不了了,今天晚上回我那,恩?”

  颜月溪冷冷看着,她就不该来。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第五章 往事不可追

  “唉,算了算了,每次都是陆少赢,真没意思。”乔嘉阳爽快的把车钥匙扔给陆铭川:“我输了,我的新宠归你了,让我哭一会去。”

  盛谦也从善如流的摘下手上的腕表:“愿赌服输。”

  颜月溪有些摸不清楚状况,问道:“你们,赌什么?”

  乔嘉阳双手一摊,颇为惋惜的道:“陆少刚打了个电话,说有个漂亮妞能在一个小时之内过来找他,可惜了我刚入手的宝贝儿啊!”

  陆铭川有些醉意,双眼迷蒙着,怀里抱着软的没了骨头似的白雨柔,斜斜瞥了一眼颜月溪,说道:“我说了你们还不信,我让她过来,她就得乖乖过来。”

  他捡起桌上盛谦刚刚扔过来的腕表,“五十五分钟,还没到一个小时,就问你们服不服?”

  “服服服!”乔嘉阳端起酒杯,四个人碰了一杯,陆铭川一饮而尽。

  他有些得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跄着走过来,拽住她就往卡座里面拉,一把推到在乔嘉阳的怀里:“你他妈少叽叽歪歪,老子赢你一辆车,赔你一个媳妇儿总行了吧?”

  颜月溪重重的跌落在乔嘉阳的怀里,慌忙的站起来恨恨的看着对面那个搂着白雨柔正在温存的人:“陆铭川你够了!”

  乔嘉阳则还在回味着刚刚怀里那个小小软软的身体,有些回不过神儿来:“陆少,这妞儿长得还真是不错,是素颜吧?没整过吧?真送我了?”

  “我陆铭川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他冷笑了一声,道:“这位可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呢,你放心,百分百纯天然。快,好好陪乔总和盛总喝两杯去。”

  颜月溪整理好自己,捏着拳头恨恨的看着他,她都已经答应离婚给白雨柔腾位子了,他这样作践她又是为何?

  给白雨柔鸣不平吗?

  他还要怎么样?

  颜月溪叹了口气,道:“陆铭川,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能把相机给我?”

  “不如你把户口本拿来我们离了婚再说?”陆铭川挑衅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颜月溪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从被他耍了的情绪中缓过来,深吸了口气,道“打扰了,我一定尽快。”

  “啪——”

  酒瓶碎裂的声音在身后炸起,细碎的小玻璃飞溅起来扎到她的小腿上,刺的她慌忙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手腕却猝不及防的被抓住,力道大的她疼的抽气。

  陆铭川踩在碎玻璃渣子上,死死的拽着她,脸上酝酿着暴怒:“颜月溪,你是个木头人吗?还是你根本就是没有心的?!”

  “户口本在我爸那里,我尽快去取还不行吗!”颜月溪也来了火气,拼命的挣扎着:“陆铭川,二十多年了,你能不这么欺负我吗?”

  陆铭川一怔,是啊,从她第一次来陆家,都已经这么多年了。

  从情窦初开开始,两个人兜兜转转纠缠了十几年,不管他怎么欺负她,或者是捉弄她,她永远都是那样一副不温不火逆来顺受的样子,就算是订婚,她可是在她父亲的逼迫下才跟自己结婚。

  这对当时意气风发的陆大少来说,是坚决不能忍受的大事。

  所以,他找了个小明星,在婚礼上扬长而去。

  这小明星跟了他的第一天,他就知道这妞儿肯定是被调教过的,各种技巧轮番上阵,弄得他邪火乱拱。

  可正当他一把推开了小明星,飞快的开车回家赴他的新婚之夜时,迎接他的是冷冰冰的婚房,还有一张支票。

  那是陆家给颜勇的聘礼。

  支票上压着他买给她的钻戒、耳环、项链,整个家里,有关于自己的一切,她一样都没有带走,就这样决绝的离开了。

  他发疯一样的去找她,可是颜月溪这个名字就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一样,一直没有线索。直到她父亲病重入院,她才姗姗来迟,见了他的第一句话是问他:“新婚之夜跟白小姐过的怎么样?”

  她原来也是介意白雨柔的,那为什么就不肯好好的说一句软话?

  可就算他她面前说尽了自己跟白雨柔的恩爱,她还是那个温温吞吞的样子,拿着照相机认真的拍照。

  那一刻,陆铭川真的恨不得把她的相机狠狠砸碎!

  陆铭川的眼神里带着愤怒和失落:“你就这么想跟我离婚?”

  颜月溪奋力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手腕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提醒着她陆铭川的暴虐。她直直的看着陆铭川,目光平淡:“这不正是陆总你希望的吗?”

  “呵呵,颜月溪,我告诉你,你欠了我三年,这么轻易就想我放过你?你也未免把我想的太善良了。”

  陆铭川回头对乔嘉阳说了句:“嘉阳,帮我送雨柔回酒店。”

  “川哥......”白雨柔在身后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

  陆铭川回神,看向她的眼神带着安抚和应付:“乖,我明天来找你。”

  说罢,他大力的拽着颜月溪走出了会所,下了地下车库,一把把她甩到副驾驶上顺手锁了车门。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第六章 我们真的回不去了

  车子一路飙回了半山别墅,他们的婚房。

  颜月溪被他恶狠狠的甩在床上的时候,冷笑了一声:“陆铭川,你的白月光还在等你呢。”

  “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刚刚我跟她打赌我赢了,她答应过要帮我......”剩下两个字,陆铭川是靠近她耳朵说的。

  淫糜的字眼,暧昧的语气,颜月溪不欲再听,她闭上眼睛转过头去:“那你去找她啊,去享受啊!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忘了,我们还没有离婚呢。”陆铭川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浑身上下都是一身的酒气:“你还是我老婆,我想上我怕老婆,有什么问题?”

  “你既然爱白雨柔,恨不得在我们的婚礼上跟她双宿双飞,你现在做这些事情对得起她吗?”颜月溪被他的体重压着,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

  陆铭川俊秀的眼睛危险的眯起:“你就这么希望我去上白雨柔?”

  颜月溪沉默了。

  真的希望吗?肯定不是的。

  从五岁跟着爸爸进入陆家开始,她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川哥哥川哥哥的叫,稍微长大了些,看了些情情爱爱的闲书,幻想里面的男主角都是他的样子。

  爸爸曾经跟她说,会想方设法的让她嫁入陆家当少奶奶,她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少奶奶什么的对她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跟川哥哥一直在一起了。

  她还曾经也跟那些女生一样,用漂亮的信纸工工整整的写了一封情书,喷了香喷喷的香水想要送给他。

  可是第二天,她就看到他的跑车上载着一个漂亮到张扬的女孩子。

  过了一个星期,跑车换了,坐在副驾的女孩子也换了,更漂亮了。

  她默默撕碎了人生第一封情书,轻轻的扔进了垃圾桶,再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无数遍的憧憬着跟他组建一个温馨的家庭,可是在大婚之前她才知道,陆铭川在外面养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

  那时的她还年轻气盛,大婚当夜跑出去河滨公园狠狠哭了一场,可是即使她可以避开,他的身影还是时不时的跑到她的脑海中来。

  再回来的时候,父亲病重,她才发现她跟陆铭川,是真的回不去了。

  她也曾经卑躬屈膝的想要去讨好他,可是每一次都因为白雨柔的搅局和功亏一篑。

  即使现在,三年过去了,当她看见陆铭川这张已经不同于少年时候的脸,还是会有忍不住的心如擂鼓。

  她,依然爱着他。

  颜月溪闭了闭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陆铭川,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他妈想把你干死的床上。”陆铭川骂了一句脏话,一把扯掉她的套裙,扶着自己猛地进入。

  剧烈的颠簸中,颜月溪竟然有些微微的感动。

  身体的吸引也是吸引不是吗?

  她开始有些鄙视这样卑微的自己。

  上班了一周,两天迟到,还丢了杂志社里的四台相机,颜月溪顶着主管滔天的怒火,听着他劈头盖脸的臭骂。

  “颜月溪,你立刻、现在、马上给我滚蛋。”主管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门吼道。

  杂志社的格子间里,回荡着他震耳欲聋的声音,同事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一个响声都不敢出。

  颜月溪连忙保证道:“总编,我保证这个星期之内一定把相机和处理好的照片给你交上去!”

  “你拿什么保证?!昨天你也给我保证过,今天你按时来上班了吗?”主编指着墙壁上的挂钟说:“比昨天还晚了十几分钟,你这种保证我已经不想再听了,你给我走!”

  “总编......”

  颜月溪跟在总编身后,不停的哀求着,她需要这份工作,刚就业就失业,她拿什么给爸爸做第二期手术?

  总编被她烦的没办法,指着她鼻子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明天影后白雨柔要进棚拍杂志封面,记住,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颜月溪学着陆铭川的口头禅骂了一句脏话,这世界还真是太小了。

  晚上下班之后,她开车直奔了A市中心医院。

  肿瘤区在医院最偏僻的位置,坏境也是最差的。得了肿瘤,很少有能或者从这里离开的,无非就是时间长短不同罢了。

  灰败的住院部里,连护士都在混日子,看见她进来连问都不问一句,继续聚在一起谈天说闲话。

  “昨天陆少的专访视频你看了吗?哎呀呀真是帅到爆炸!”

  “看了看了,我可是守着更新的,老早就预告了,昨天终于播了!白雨柔真是好运气啊,从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演员硬是让陆少砸钱砸成了影后,昨天还公开求婚呢,简直是让人又羡慕又嫉妒!”

  “算了吧,你羡慕也没用,谁让你没有跟白雨柔一样漂亮的脸蛋和运气呢!”

  “诶,刚刚进去的那个女的你们看见了吗?我看着倒是挺好看的,我要是长得跟她一样,我也肯定去跟陆少求偶遇了!”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第七章 肝癌晚期

  颜月溪拎着一袋橘子来到了病房,父亲已经是肝癌晚期,已经做了好几次化疗和一次切除了,只是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也回天乏术,只能熬日子。

  “爸爸,我来看你了。”

  颜勇睁开迷蒙的眼睛,连女儿的面目都认不清楚,口中却喃喃的问道:“小溪?怎么陆铭川没跟你一起来?”

  颜月溪在父亲的床头坐下,给他掖了掖被角:“他工作忙,下次我一定让他来。”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阵男女的欢声笑语声,那声音......

  她安抚了父亲两句,起身去门口看,可是那对男女却不见了身影,只有几个小护士捂着脸娇羞的跺脚:“刚刚陆少看了我一眼......”

  有人立刻打击她:“哪是看你,人家明明是看的白雨柔,有个大明星在身边谁会看你?”

  这里是肿瘤科,陆铭川和白雨柔出现在这里......颜月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拦住一个护士问道:“白雨柔来这里看病么?哦,我是她的粉丝,只是有点担心。”

  护士对她笑了笑以示安慰:“别担心,她去隔壁的妇产科了,还是陆少亲自陪着一起去的呢,两个人脸上一团喜气,估计是要有好消息啦!”

  “哦,这样......我就放心了,谢谢。”

  回到爸爸的病房时,颜月溪还是有些魂不守舍,削苹果的时候刀子划伤了手也没察觉,直到护士进来查房的时候才发现,匆忙给她做了止血和包扎。颜月溪看着自己包的像个胡萝卜一样的手指,突然觉得肋骨的伤口也跟着疼痛了起来。

  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快门的手感至关重要,可是当第二天颜月溪去上班,手里拿着相机的时候,她却觉得用包成这样的手指拍照也不错。

  至少,可以把白雨柔拍的不那么漂亮。

  陆铭川和白雨柔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前一后答应了杂志社的专访,白雨柔在摄影棚的柔光罩设下摆出各种风姿绰约的pose,颜月溪在一边半蹲着,从各个角度记录着这位当红女明星,陆铭川就在一边抱着臂看着,像是在欣赏一幅名画。

  颜月溪有时候不经意回头,都能撞上他的视线,却又飞快的移开。她苦笑一声,颜月溪,陆铭川是陪着白雨柔来的,他们连孩子都有了,又怎么会看你?

  白雨柔才拍了几张就嚷嚷着累,搂着陆铭川的脖子把自己埋进他的怀抱里撒娇。

  总编急的跳脚:“姑奶奶诶,专访明天就要登了,照片还要后期制作,再拍一组我们就收工,好不好?”

  “不好!我累了,不拍了。”她伸出一根纤纤玉指点了点一旁的颜月溪,颇为嘲讽的道:“不是说她是很有名气的摄影师?让她自己解决去。”

  总编就差给这位大明星跪下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没有照片她总不能画一个去?”

  白雨柔本来还想拒绝,可是不经意间看到陆铭川看向颜月溪的目光,眼珠子一转改了主意:“要拍也行,就让她给我和川哥拍合照吧,你说呢川哥?”

  陆铭川的目光牢牢的钉在颜月溪身上,忽而垂下眸子宠溺的看着白雨柔:“都听你的。”

  “我就知道你最宠我了!”白雨柔轻飘飘的埋进陆铭川的怀里,还不忘揽着他的脖子献上一枚香吻,正好就印在陆铭川的嘴角,留下一枚鲜红而暧昧的唇印。

  陆铭川躲了一下没躲开,只能任她闹,眼神不经意间往颜月溪的方向看了一眼,她还是那副样子,低头调整着手中的镜头,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我觉得这个姿势就不错。”白雨柔用手点了点陆铭川的唇,调皮的嘻嘻笑:“那位摄影师,愣着干什么?快来拍啊!”

  看着颜月溪磨磨蹭蹭的还在对焦,调整微距,总编皱着眉头凶道:“没听到白小姐说现在就拍吗?后期还能做,先拍了再说,别耽误白小姐和陆总的时间!”

  “可是总编,如果对不准焦的话......”

  “你少跟我说,我不懂!让你拍你就拍,哪里有那么多废话?!杂志社的相机你还没拿回来呢,想被炒鱿鱼是不是?”

  颜月溪叹了口气,看着镜头里模糊的影响,只能乖乖听话。

  陆铭川还没有把相机还给她,她现在在公司可以说是如履薄冰,人人都知道总编不喜欢她,只有冯小灵这个“共患难”过的人才愿意跟她说两句话。

  柔和的白光打在两人身上,陆铭川一身纯黑的西装搭配粉色的领带,贵气逼人的坐在道具凳子上,白雨柔一身粉色的蓬蓬裙坐在他的大腿上,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轻轻的点在陆铭川的唇角,笑的分外得意。

  对焦,留白,按下快门。

  颜月溪按了返回键倒回去看,两个人金童玉女倒是般配的很,白雨柔脸上的笑容很走心,相比来说陆铭川的表情就有些微微的不自然。

  好像有一点......抗拒?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第八章 不愧是演员

  怎么会,跟心爱的女人一起合影,他怎么会隐隐露出一点厌恶?

  颜月溪皱了皱眉,说:“白小姐的表情很到位,陆总需要再笑开一点。”

  总编伸过脑袋来,看到陆铭川的表情,少有的同意了颜月溪的判断:“是啊陆总,白小姐这样美丽聪明的女孩在怀里,应该笑的幸福一些才对,来,我们再来一张哈!补妆!打光!”

  妆容很好,光也很柔,只是主人公还是有些不对。

  白雨柔这次干脆凑了唇上去,而陆铭川这次的抗拒更加明显了,向后仰着身子,眉宇间已经是忍不住的厌恶。

  这下,连总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他体贴的说:“陆总是不是累了?要不我们歇一会再拍?”

  累?颜月溪翻了白眼,上学的时候他就是校足球队的,在球场上跑一天都不嫌累,晚上还能抓着她给他补习,他会累才怪。

  “是啊川哥,要不休息一会?我没关系的,剧组那边让他们等着去,整个剧组都是川哥你投资的,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白雨柔轻轻的给陆铭川把领带整理了一下,一伸手,“把相机拿过来让我看看。”

  名人需要审核照片,这一点职业惯例林思诺还是懂的,她从善如流的把相机递过去,白雨柔明明已经接住了,可就在颜月溪放手的瞬间,她却突然撤了手。

  “咔嚓——”

  为了照片画面的精细,她还用长镜头,落地的瞬间摔了个稀巴烂。

  白雨柔柳眉倒竖,指着她的鼻子怒道:“你这个摄影师怎么回事,我还没接稳你就放了手?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这封面能拍就拍,拍不了去找别的杂志社怕也是一样!”

  “别别别,我的姑奶奶诶,别生气别生气......颜月溪!快点给白小姐道歉!”总编此时也顾不上什么相机不相机的了,对颜月溪的不满已经上升到了顶点。

  才刚刚入职没几天,算上丢了的,砸了的,足足有五个相机了,加起来几万块的价值,总编肉疼的不行,可是眼前的陆总却是他们杂志社的金主,白雨柔是他的女朋友,万万得罪不得。

  颜月溪这时候要是在看不出来白雨柔故意整她,那她也就太蠢了。

  她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呼吸,淡淡道:“白小姐,相机究竟怎么掉在地上摔坏了,你们二人心知肚明,很不巧,这个摄影棚里装着好几个摄像头,每一个都是我亲自调试的,清晰到你脸上的毛孔都能看到,要不我们去把监控调出来看看?”

  白雨柔一听明显的慌了:“你少吓唬我!我也没看清楚刚刚是怎么掉的,不过我昨天拍了一天骑马的戏,手酸疼的很,拿不住东西也属于正常现象......川哥,人家的手好酸那,你给人家揉揉好不好?”

  “哪只手?”陆铭川心疼的皱眉。

  “就这只,右手,可疼可疼了.......”不愧是演员,正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真是我见犹怜。

  颜月溪冷哼一声:“白小姐,如果你的右手能长到绕过陆总的身体伸过来要相机的话,那你就得去好好查查了,是不是发育畸形。”

  “你!”白雨柔柳眉倒竖,继而婉转委屈的摇了摇陆铭川的袖子:“川哥你看她......”

  陆铭川的脸色也不好看,“你别找柔儿的麻烦。”

  颜月溪:“我没有,就事论事而已。”

  “希望如此。”

  总编不一会就捧来了一个新相机,咬着牙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塞进颜月溪的手里:“你给我好、好、拍啊!”

  颜月溪接过来,看了一下各项参数,点点头:“我没问题,就是需要陆总配合一下表情。”

  陆铭川一挑眉:“你要我怎么配合?”

  “就像刚刚总编说的,幸福的笑就可以,这应该不难吧?”颜月溪举起相机,又对了一下光,找到最佳的拍摄角度,“准备好了吗?好了我就开拍了。”

  白雨柔凑上去的瞬间,陆铭川果断的推开了她,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消息:“不好意思,我不会,麻烦这位摄影师来指导我一下。”

  “川哥......”白雨柔撒娇道。

  陆铭川看也不看她:“去等候区坐着去。”

  “我不......”

  “滚!”

  白雨柔哪里在人前丢过这么大的面子?当时眼圈就红了,一跺脚恨恨的走了下去,狠狠的甩开助理过来搀扶她的手,把大牌耍了个够。

  陆铭川定定的看着她,目光犀利。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敢吗?”

  颜月溪耸耸肩,本职工作而已,她有什么不敢?

  她把相机交给助理摄影师,走到了柔光的中间,适应了好一会,才感觉眼睛好受了一点。眨眨眼睁开的瞬间,原本离她一米远的陆铭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垂首看着她:“好了吗摄影师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你耽误不起。”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全部精彩内容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

作者:桃之夭夭状态:已完结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他方》桃之夭夭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颜月溪和陆铭川青梅竹马,相互爱慕,却误会对方喜欢别人,在陆铭川爷爷的霸气下包办结婚,幸福已然在招人,不料小三小四阿猫阿狗上蹿下跳,白莲花再起狼烟,且看颜月溪如何拯救自己的爱情......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