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18 14:49:23作者:小辣椒

《情深不及时光晚》小辣椒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她给他做了七年小三,现在他要结婚了。离开前,她问:“你可不可以不要和沈家联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七年,一场幻影,她能奢望什么?为了钱出卖身体自然要遭到报应。四年出国深造回来再见故人,他拦住她,“谁告诉你我们结束了?”“四年前……”“四年前,我只说让你把孩子解决掉,并没有说让你把我们的关系也解决掉。我说过,我们之间说结束的人,只能是我。”他霸气的宣告,激起了她的火气。“那个孩子没有了的时候,就是我和你结束的时候。”她说完就

《情深不及时光晚》情深不及时光晚(小辣椒小说)完本在线阅读(尤玥郑霆) 免费试读

尤玥郑霆小说情深不及时光晚推荐章节

情深不及时光晚第4章 金牌操刀手

  四年一晃而过。

  机场。

  下午三点的飞机落地之后,到达层便挤满了举着牌子的人。

  今晚报的记者甩了甩手,朝着一旁的人轻声道:“我手都举酸了……诶你说,航班会不会延迟?”

  “不太可能,刚才她上飞机之前还和我们沟通过,不会延迟的。”另一人回答。

  “这样就好。你说她本来就是A市的人,不过是出国了几年,现在回来也是一个普通的职位,主编为什么让我们过来接啊?”

  “你没听说吗?她去战地采访了三年,经历过多少战争,故事多着呢!只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不能采访了,听说是因为在战场上看了什么场面,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一身才华就这么毁了,不过就算是在我们报社里当一个普通职员,也是绰绰有余,所以主编才这么看重吧。”

  “原来如此……”

  “你们好。”身侧响起一道温和的嗓音,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两人一滞,立刻抬头,入眼是一张精致的脸,皮肤白皙透光,杏眼微波,眉色浅而淡,目光虽然十分柔软,但依旧闪烁着些许让一眼便无法忘记的光芒。

  小记者张了张嘴,半晌才道:“是……是尤小姐吗?”

  “是。”尤玥点头,笑了笑:“其实你们不用特地过来接我,我在A市长大,出去几年还不至于迷了路。”

  “您好您好,我姓李——这您认识路是一回事,我们的心意又是一回事嘛!”李记者呵呵笑着,眼睛一闪,跟上了尤玥的脚步,转头轻声道:“我去……没人告诉我她这么漂亮啊!”

  “漂亮也看不上你,告诉你做什么?”另一人翻了个白眼。

  尤玥走在前方,目光不偏不移,只是沉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路,没有在意身后两人的交谈。

  三人上了车,车子一路绕出机场,在环城的大道上开着。

  尤玥坐在窗口,很久之后才将目光转向了窗外,微微一闪。

  四年了……她离开这里已经四年。当初一身孤勇,只想着撇开这里的人和事,再次踏上A市的土地时,她才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眷恋和怀念这个地方。

  车子在报社前一停,两个记者就立刻下车开门,眼神忍不住在尤玥的脸上看了又看。

  尤玥径直走向人事部,简单做了工作的交接之后,又被带上了电梯。

  “主编说了,您喜欢安静,所以专门给您辟出一个办公室来。”李记者笑着道。

  尤玥勾唇点点头,柔和的表情里带着客气和疏离,“费心了。”

  经历了三年的战地生活,习惯了硬朗和粗犷的处事方法,面对这样的热情倒有些消受不了了。

  “你们主编今天……”

  “哦,她在采访一个大单子!就在那儿……”李记者顺手一指。

  尤玥的眼神掠过那个开了条门缝的办公室,视线突然顿住了,正好和里面的人相遇,两人都是一愣。

  梁明钊?他怎么在这儿……

  李记者看着她怔愣的表情,了然地笑着开口:“应该听说过他吧?金牌操刀手梁医生,看他门诊的已经约到了明年春天!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请过来……”

  尤玥抿唇,笑容扬了起来。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笑意,带着了十足的真心——何止听过,还是故人。

  门开了。

  “尤玥!”梁明钊大步迈了出来,似乎不敢相信似的,上上下下看了尤玥一眼:“你回国了?”

  一旁的李记者已经张大了嘴,目光字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起来,识相地没有再开口。

  这两人看起来交情不错啊……

  “抱歉,回来得仓促,所以没有通知你们。”尤玥道。

  梁明钊动了动嘴角,笑意开始在栗色的瞳孔中蔓延开来,点头道:“好……回来就好。你打算在这儿待多久?”

  尤玥眼神一动。

  是啊,她打算在这里待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

  “不知道。”她笑了笑。

  她能决定的事情只有回来与否,至于能不能在这里待下去……得看有人能不能容得下她。

  “正好,我的采访结束了,一起吃个饭?”他道。

  尤玥转头看了李记者一眼。

  “请便请便!”李记者立刻道。

  尤玥看了眼时间,点点头道:“好。”对于A市的美食,她也甚是想念。

  两人前脚出了门,报社里便立刻汇集了一堆人,眼神里不约而同闪烁着八卦光芒。

  “劲爆啊!你说这尤小姐到底有什么神通,连梁明钊都认识?我们排队排了两个月都只约到一个小时的人,居然就这么和她去吃了晚饭?”

  “你们没看梁医生那样儿吗?眼神发光,恨不得黏在尤小姐的身上!哎,我觉得我今天的妆白化了……”

  “不过也是,一个女人最可怕的不是拥有美丽的容貌,而是随便一个眼神都勾得人家想去听她的故事……我觉得尤玥就是这种人。”

  议论声鼎沸,不曾停歇。

  门外的尤玥已经随着梁明钊到了一家日式料理店,跨进了包厢。

  “你今天有口福了。”梁明钊笑了笑:“这家店是我最喜欢的店,今天正好是从B市空运海鲜过来的日子。一下飞机,就到你嘴里了。”

  “荣幸之至。”尤玥笑着回道。

  “你看看菜单,有什么想吃的?”

  “你点就好。”她伸手将菜单推了回去,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梁明钊接过菜单时忍不住看了她好几眼,随后状似无意道:“听说我走了之后,战地里发生了空难,死伤惨重?”

  尤玥的目光一滞,垂了下来。

  “嗯。”她给了一个字,腔调却出奇地沉重。

  只这一个字便足够让梁明钊明白发生了什么。

  “都过去了。”尤玥再次抬头,笑容重新漫上了唇角,

  “你尝尝这个。”梁明钊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移,把一碟子鱼籽放到她的面前,“我最喜欢的。”

  尤玥点头,开始安静地品尝。

  包厢里的尤度开始上升,梁明钊看着她一口一口吃着,终于在最后一份鱼排吃完之后,站了起来。

  “怎么了?”尤玥诧异地抬头。

  

情深不及时光晚第5章 故人

  “其实我在两年前离开的时候,就试图联系过你。”

  梁明钊认真道:“但是手机打不通,战地那边也一直联系不上,直到上个月我还去过你在美国的学校,辗转换了几个战场也没有找到你的消息……”

  他一开始几乎要以为她是不是遭遇不测,但是去公安局查过,并没有人报上她死亡的消息,才松了口气。

  尤玥诧异地眯眼,第一反应便是开口:“你急着找我……有事吗?”

  “我怕你出事,很怕很怕。”他的目光真挚而炽热,逼迫着尤玥只能和他对视。

  尤玥被震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气氛有一丝的僵硬,梁明钊突然间笑了一声,打破了尴尬,“能够看到你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明天有个宴会,A市的名流都会参加,你刚回来需要认识些人脉,我也刚好缺个女伴,一起去?”

  尤玥看着面前的男人,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思。

  温和帅气的外形,无可挑剔的身世,还有对她的爱护和小心……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一直忘不掉的人……尤玥想,梁明钊可能会是她最好的选择。

  “尤玥?”见她一直不说话,梁明钊疑惑地叫了叫她。

  他总觉得这次相逢,她似乎心事重重,整个人像一根紧绷的弦。

  “嗯?好的。”尤玥回过神。

  梁明钊这才放下了心,“礼服不用你准备,晚上下班之后我去接你。”

  尤玥微笑着点点头,轻声道了谢。

  次日下班,梁明钊准时来接了她,车子停在一家轻奢礼服店门口。

  尤玥进了门,被人领着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礼服,扎了丸子头,头发也编出几缕松散而随性的辫子,到了妆容的部分,她伸手拦下了化妆师。

  “不用化了,就这样。”尤玥道。

  化妆师看着她,笑了笑:“这样也好,清丽佳人,一定是艳压全场的。”

  尤玥抬头看了看镜子里几乎陌生的自己,黑色的礼服包裹着全身,看起来曲线玲珑,身上每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

  她看了几眼,起身开门走了出去,“走吧。”

  梁明钊眼神一亮,毫不吝啬赞美的言辞:“你今天真美。”

  尤玥低头看了看礼服,笑了,“衣服选的好。”

  车很快就到了宴会的地方。

  “今晚是个泳池party,待会儿你就待在我身边不要走动,我帮你挡酒。”梁明钊轻声道,语声十分温柔。

  “好。”尤玥点头。

  从前她很少进入这样的酒会,唯一的几次,是跟着郑霆。

  郑霆从来不会有帮她挡酒的行为,但也不会让别人敬酒。只要一个眼神,周围几乎没有男性敢接近她,她也正好得闲,能在餐食区域自顾自吃些东西,然后等着散席回家。

  神思一晃,尤玥立刻意识到自己又想起了不该想的东西,猛地摇了摇头。

  “梁医生好久不见啊!”周围有人开口打了招呼,眼神却定在了尤玥身上。

  众人的视线纷纷集中过来,尤玥往后退了退,试图走在大门的阴影之下,不被人关注到。

  “也只有郑总的宴会才能请到梁医生了!要见梁医生一面可真是难啊!”有人举杯,玩笑一句。

  这一句却瞬间让尤玥脊背一僵。

  他刚才说了什么?

  “梁明钊……”尤玥伸手将梁明钊的手臂轻轻一扯,额头上的汗意已经渗透出来,“他刚才说这个宴会……是谁举办的?”

  梁明钊笑着转头,还没有应答,尤玥突然更加大力地抖了一下。

  “你怎么了?”梁明钊道。

  尤玥像被人钉在了原地一般,一动不动。

  刚才的问题不用梁明钊来回答了——她已经看见了。

  郑霆就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黑色西装,墨色深瞳,举着酒杯的手指依旧修长精致,靠在泳池的边沿,却仍旧是所有人目光的中心所在。

  但他的目光,此刻已经直直射进了她的眼底。

  尤玥腿脚发软,手指缓缓从梁明钊的臂弯中滑落,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血液直往脑门上冲。

  “尤玥?”梁明钊伸手将她扶住了,轻声开口,抬手试了试她额头的尤度,关切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尤玥不敢再朝着泳池那边看,刚才虽然只是一瞥,却也足够再一次印证郑霆对她而言,还是存在一定的影响的。

  “我没事。”

  她伸手轻轻将梁明钊的手给推开了,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道:“刚才没吃饭,估计是有点低血糖了。你们聊着,我去吃点东西透透风……”

  她止住了还要说话的梁明钊,开口道:“放心。”

  随后转身,步伐匆匆,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她没有走到食物的区域,而是打着离泳池远一些的心思,径直走到了花园,才停住了脚步。

  这里也有些端着酒杯聊天的人,她脚步摇晃,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消化刚才那一系列的冲击,谈话声却不时地闯入她的耳畔。

  “你说这郑总和沈家千金都订婚四年了,还是没有结婚的消息,是不是不打算结了?郑总也是傻,放着沈家这么大的肥肉,也不敢进吃进嘴里,也不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别乱说话!兴许人家感情好,不用结婚也和结了婚似的呢?这两个家族的事哪是我们能说清楚的……”

  只言片语钻进尤玥的耳朵里,敲打着她的心。

  郑霆没有结婚?都四年了,他为什么不结婚?

  尤玥摇摇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转身进了洗手间,用洗手台上冰冷的水来冲刷手臂,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在水中的手指还是清晰地抖动着。

  “放轻松……”她小声道。

  不会有事的。郑霆说不定只是转了个眼神,根本没有看见她。更何况她们四年没见了,之前也不过是床伴的关系,他怎么可能对自己上心?

  应该早就忘了,就算是面对面,也不会认出来的。

  冲洗完毕,尤玥果然冷静了不少,深深吸了口气之后,转身出了洗手间,朝着花园走去。

  掠过转弯时,手臂突然被人一扯,身子猛然间失重,朝着一边倒去。

  “啊!”她低低叫出声来,熟悉的香味瞬间侵入鼻息。

  这味道是……

  她还没有抬头,身子便抖得不受控制了。

  

情深不及时光晚第6章 认不出来了

  他的唇肆意在她的嘴里翻搅,熟悉的感觉直达四肢百骸,尤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他推开。

  呼吸声顿时响在额头上方,郑霆拿手臂抵着她的脖颈,眸光犀利而冰凉。

  “抱歉,这位先生……”尤玥稳了稳心神,迅速做出了决定,挣扎了一下,没有成功,随后勉强保持着目光的镇定,抬头道:“麻烦让开。”

  郑霆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勾唇嗤笑出来。

  这一声笑浸透了尤玥的心底,瞬间打碎了她费力支撑的自尊和无畏,她垂眼,咬了咬牙。

  “装不认识,对么?”郑霆若有所思,伸手在她下巴上轻轻动了动,逼迫她再次抬头,“这四年来你就学会了这个?”

  尤玥被他触过的肌肤已经开始战栗,目光却更加坚定起来。

  “放手。”她道。

  郑霆的动作微微一停,冷冽突然在眸光中闪现。

  尤玥开始挣扎,声音微微大了些:“请你放手!郑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从前是利益交换,现在又算什么?”

  声响微微大了些,花园的另一端立刻有了响动,似乎有人想要过来查看这边发生了什么。

  郑霆反手就将她一扯,压进了一束花丛中。

  “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想的。”他大掌一挥,精准地游离在她身体上的每一个敏感部位,毫不手软。

  尤玥瞬间全身发软,轻易被挑起所有的情欲,几次想要伸手阻止,都没有抵过郑霆的力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声线颤动,咬牙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就在外面。如果我现在喊起来,对你,对你的事业,应该都没有好处吧?”

  “很好。”郑霆几乎是笑出声来了,拍了拍手,“长进不少。”说着,他微微一倾,在她耳边吐气如兰,“那你不妨喊进来试试看?”

  尤玥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礼服裙摆被推了上来,肌肤的热度在一点一点上升。她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从来都看不见底,只能隐约窥到些许怒意。

  他了解自己身上所有的机关诀窍,只要出手,每一次都让她溃不成军……

  不行……

  尤玥仰着头,喘息了片刻,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理智,猛地伸手将他一推,往一侧爬去。

  这一次郑霆似乎懒得再起身了,只是斜着眼,将尤玥所有的仓皇和紧张尽收眼底,目光未变,冷冷地注视着她的逃跑。

  又是逃跑……这个女人到底要跑多少次才算足够?四年来音讯全无,根本找不到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只有一个机票信息显示去了美国。

  郑霆眯眼,情绪陡然间浓烈起来,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朝着门外大步走去。

  另一边。

  尤玥一路都在平复心绪,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静些,找到梁明钊的方向之后走了过去。

  梁明钊正在低头看着手机,一抬眼见尤玥朝着自己走来,立刻紧张地迎了上去。

  “怎么没接电话?是又犯胃病了吗?”梁明钊抿唇,满脸的愧疚:“今天应该让你吃点东西填填肚子的……”

  尤玥目光一动,勉强笑了笑道:“没事,我刚才已经吃了东西。”

  初到国外的时候她吃不习惯,也不太有心情按时吃饭,所以落下了胃病,和梁明钊一起在战地的时候就常常犯病,没想到他还记得。

  “那就好。”梁明钊走了过来,弯起手臂示意她勾住。

  尤玥顿了顿,还是挽住了他。

  只是刚才的场景一遍一遍在自己脑中播放,无法停歇。郑霆的气息,声音,动作……每一样,都无疑是对她致命的威胁。

  她承认自己又乱了,她甚至口不择言地搬出了梁明钊做挡箭牌。

  想到这里,她觉得非常对不起梁明钊,侧头看向他,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梁明钊立刻道:“你要是想走,我们现在就可以……”

  “梁医生。”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冷淡而平静的嗓音,低沉,磁性,更是……熟悉。

  尤玥眼睛一闭,咬了咬牙。

  “郑总。”梁明钊立刻转头,笑道:“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郑霆的眸光在尤玥精致的脸上滑过,随后没有移开,而是盯着她的眼睛,嘴里依旧懒洋洋地回答着梁明钊的话:“沈大医生可是现在全A市炙手可热的人物,好不容易把你请过来,当然要好好招待——不介绍一下吗?”

  “哦对……”梁明钊温和地笑着,伸手将尤玥的腰轻轻一搂,靠向了自己的方向,转头道:“这是尤玥,国外很有名的战地记者。”

  尤玥觉得她挽着梁明钊的手已经快要被郑霆的眼神给射穿了,连带着自己的脸颊也被灼热的视线扫过一遍,盯得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你好,尤小姐。”郑霆若有所思地笑了一声,脚步轻轻一迈,伸出手来。

  她竟然去当了战地记者?她是嫌苦吃的不够还是嫌命太长?郑霆眯了眯眼。

  尤玥看着面前修长的指节和微翘的指尖,即使是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心里还忍不住觉得这双手应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了……

  犹豫片刻,她还是伸出手去,掩饰自己微微的颤动。

  “你好。”

  手和手相触的一瞬间,郑霆立刻用了力,一捏,随即松开。

  尤玥迅速有了汗意,那一整条手臂的鸡皮疙瘩都在蔓延,一直影响到了右侧都是有些头皮发麻的。

  不等郑霆再次开口,身后又有了响动。

  “阿霆!”高跟鞋踏在地面的声音十分匆忙,声线甜美,随后一双白皙的手立刻挽上了郑霆的臂弯,略有些责怪地弯了弯眼睛:“你怎么走了都不和我说一声!我一直在找你呢……”

  是沈笙笙。

  尤玥立刻觉得面前的画面有些刺眼,十分不适地偏开了眼神。

  “怎么了,是不舒服了吗?”梁明钊立刻发现了她的躲避和身体微动的变化,低头道。

  郑霆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尤玥,一时间引得沈笙笙也朝着尤玥看了一眼。

  “这位是……”她显然没有认出来,笑着道。

  “沈小姐不认识我了?”尤玥先抬了头,目光沉静,还算是礼貌地开了口:“是我,尤玥。”

  

情深不及时光晚第7章 永恒的爱

  她不想等其他人来介绍自己的身份,毕竟沈家也是“救助”过她的家族,尤其是不想等着……郑霆来介绍。

  她害怕郑霆会说出什么话来。

  沈笙笙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了僵,目光在尤玥脸上划过,似乎是在确认这一点,半晌才道:“尤玥?”

  尤玥点头,保持着微笑。

  沈笙笙目光变换两下,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变化好大!我刚才差点没认出来。这几年你都去哪儿了?一声不吭地离开,后来再找你也找不到了……”

  找她?找她去出演下一场慈善宴的小丑么?

  尤玥勾唇道:“出国了。”

  “你们认识?”梁明钊诧异道。

  沈笙笙的目光一闪,掠过梁明钊揽着尤玥的手臂,随后甜甜笑了起来:“尤小姐曾经是沈氏集团的救助对象。”

  尤玥抿了抿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有多大的诧异——在众人面前让她难堪,这向来是沈笙笙的本事之一。

  但是这句话一出,郑霆的眉头已经几不可查地拧在了一起。

  梁明钊低头看了尤玥一眼,揽着她的手紧了紧,似乎是在用动作告诉她不用担心,随后笑着道:“原来是这样。”

  沈笙笙眯了眯眼,“梁医生跟尤玥认识很久了吗?”

  郑霆的目光一动,视线移动到了尤玥的脸上。

  梁明钊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他笑着握住了尤玥的手:“不久。”

  郑霆这才重新将目光一转,开了口:“那就是在尤记者去美国期间了。”

  尤玥的面色瞬间惨白,其余两人也都有不同郑度的脸色变化。

  他是故意的……刚才她只说了出国,没有说去哪个国家……郑霆这是故意表明了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尤玥咬了咬牙,愤怒和紧张立刻将自己包裹起来。

  好在梁明钊也只是目光变了变,视线在尤玥和郑霆之间来回转动了一下,便开口结束了话题:“今天她身体不舒服,我们恐怕得先告辞了。”

  “慢走。”郑霆动了动嘴角,勾唇一下,满意地看着尤玥没有血色的嘴唇,慵懒地舔了舔唇。

  两人转身,梁明钊始终紧紧握着尤玥的手,一直到穿过大厅和长廊,到了车上。

  尤玥一言不发,将安全带系上了,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

  “你和郑霆……”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尤玥转了眼,低声开口。

  梁明钊动了动嘴角,点头道:“当然。”

  “现在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可以吗?”她的表情让人心疼。

  梁明钊立刻转身,没有再说一句话,安静地开起车来。

  第二天早晨,尤玥迷迷糊糊地关了闹钟,转身站在了镜子前。

  果然,眼底一片青黑。昨晚又是半夜才睡,各种人的脸轮番在自己面前闪过,她开始觉得自己回A市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里的战争,丝毫不亚于战地的硝烟。更何况还是看不见的刀剑。

  她叹了口气,开始挤牙膏。

  上午八点半,尤玥准时踏进报社的时候,里面立刻炸开了锅。

  “尤玥尤玥!昨天你是不是坐了梁医生的车走的?”

  “有同行在郑氏集团举办的宴会里看见你了!真的假的?不过那个照片倒是不太像你……”

  众人纷纷围着尤玥,七嘴八舌地问着昨天下班的情况和她与梁明钊之间的关系,尤玥只能应付着模糊回答,转身想要朝着电梯走去。

  “你们好?”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人,穿着快递服装,手里捧着一束花:“请问尤玥小姐在吗?”

  众人沉默了一瞬,立刻爆发出暧昧的惊叹。

  “这里这里!”李记者指了指尤玥。

  快递员走上前来,将花束递了过去,开口道:“这是您的花,麻烦签收。”

  尤玥的目光直直投射在那束花的花瓣上,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这是淡紫色的薰衣草……她最喜欢的花。

  从前她觉得郑霆的卧室太过死气沉沉,所以每一次过去,都会带点新鲜的花束,插在瓶子里,等着下一次去的时候将旧的换掉。郑霆对她的这一举动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只是她喜欢这花的事情……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谁给的谁给的?”同事立刻围了上来。

  尤玥立刻将花给接了过去,生怕被人看见上面的留言,迅速签字之后转身进了电梯,听见同事们在电梯外失望的轻叹。

  电梯门合上了,她立刻低头,看着怀里的花,咬了咬牙。

  郑霆到底想干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

  尤玥想了无数种可能性,都在心里迅速否决了。果然她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了解。

  她深吸了口气,进了办公室,关门之后开始翻看这束花。

  没有卡片,没有送花人签名,也没有暗语,甚至都没有指示她下一步该做什么的信息……她倒宁愿像从前一样,收到一条命令式的短信,便可以有清晰的目标。

  尤玥将花束放在了一边,转头开始工作。

  傍晚时分,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时,再次在大厅里被人拦了下来。

  “尤玥!”前台轻声叫道:“有你的快递——一分钟前送进来的。”

  尤玥脚步一停,转身朝着前台走去。

  一个精致的小袋子被放在了台上,一起飘过来的还有前台八卦的眼神,似乎想要看着尤玥把这个盒子打开。

  尤玥伸手拿了袋子,转身离开。

  她出了门,走过两条街道之后停住了脚步,将袋子给翻开了。

  是一个绒面的小盒子,有精巧的机关,轻轻一按,盒子便在她眼前弹开了,里面顿时一片闪耀。

  盒子顶端安着一个十分灿烂的暖色灯,照得这条项链更加耀眼夺目。

  尤玥一僵,伸手将项链拿了出来。

  永恒的爱……

  回忆瞬间漫上心头,刺得尤玥浑身一软,几乎站立不住。

  

情深不及时光晚第8章 谁说结束了

  那是她和郑霆一起看过的唯一一场电影。

  她曾说过,要是有个人像Jack一样爱她,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就好了。

  尤玥站在街头,看着人潮从自己面前涌过,捏着手里小巧的盒子,半晌,终于还是认命垂了头。

  她知道了。

  他在逼她见面。

  尤玥伸手掏出了手机,她早已经辗转换了很多张电话卡,这张卡里也没有郑霆的电话,但她还是循着记忆,拨出了一串数字,看着屏幕上这串陌生而熟悉的数字,心里微微一沉。

  “喂。”电话那头有了响动,嗓音低沉而慵懒。

  “是我。”她的手指微微一紧,在手机边缘不自然地摩挲了一下,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嗯。”郑霆没有丝毫的惊讶,就仿佛知道她会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来一样。

  尤玥抿了抿唇,随后道:“有时间吗?见个面。”

  “滨江一号线地铁站旁的咖啡厅,半个小时之后见。”郑霆报出了地点。

  连地点都想好了……

  尤玥闭了闭眼,半晌轻声回答:“好。”

  挂了电话,她几乎脱力地朝着身后的墙壁一靠,愣愣地盯着川流的人群,心里始终揪着,紧张的情绪没有一刻离开过。

  半小时后。

  尤玥准时到了咖啡厅的门前,抬头看了看熟悉的建筑。

  四年前最后一顿饭时那个麦尔顿酒店,现在改咖啡厅了。

  “尤小姐。”身后传来一声叫喊。

  尤玥回头,看见一辆白色的车,司机就站在一边,微微低头道:“郑总请您上车。”

  上车?

  她的目光犹豫地扫过咖啡厅,随后看向了后座,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侧影,线条硬朗。

  尤玥一狠心,开门上车,坐在了郑霆的身侧,屏息凝神。

  司机也上了车,车子缓缓朝着前方开动了,身旁的人却一直都没有反应。

  尤玥忍不住转了头,正好遇上郑霆带着深意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尤玥率先有了动作

  她掏出盒子递了过去,“这个还你。”

  郑霆没有接,随后眯眼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我知道。”尤玥抿唇,“但是不相干的人送我的东西,我也没有收下的道理。”

  两句对话,火药味便出来了。

  “不相干的人……”郑霆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句话,眼里也有了些许危险的光芒。

  “郑霆,我不想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

  车子停了。

  郑霆看了她一眼,转身下了车。

  尤玥抿唇跟上,却在视线转向身侧的时候猛然一僵。

  这里是……他家?

  郑霆向前走了几步,没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转过身一看,只见尤玥脸色有些发白的站在原地。

  “怎么?不会走路了?还是想我抱你进去。”郑霆嘲讽的勾起了嘴角。

  一想起自己四年前像是个傻子一样的寻找尤玥的事情,郑霆都觉得可笑。

  当年,尤玥刚走,郑霆就从医院那里得知了她父亲的事情,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怜惜,他把尤玥那几天的反常都归到了伤心上。

  郑霆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找到尤玥,和她好好聊聊,也想让两个人的关系继续下去。

  那七年,郑霆对于尤玥还是很满意的。可是,尤玥就好似一颗蒲公英。他不过是随意的吹了一口,她就飞散到天空中,不知去向了。

  “郑总,有事,我们这里谈就好了。”尤玥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肯定特别的怂,即便是她装出了一副和郑霆很不熟的样子来,但她的心虚都是写在了脸上的。

  “我没有在外面和别人谈事情的习惯,想谈,你就进来。”说完,郑霆伸手在门口按下了一串数字。

  尤玥看着郑霆的手指点过的数字,很熟悉的数字。

  四年前,尤玥每一次进入这栋房子之前都会站在门口输入这串数字。尤玥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再回到这里、再想起这一切的一天。

  回来之前,尤玥不是没想过自己或许会遇见郑霆。可是,从未想过这一天到来的这么快,也没想到自己还会被过去的回忆牵扯。

  一阵夹杂着花香的轻风吹过,尤玥却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望着敞开的大门,屏住呼吸,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郑霆已经倒好了两杯红酒,坐在了沙发上。他的眼神透露出势在必得了,他知道尤玥一定会进来的。

  尤玥很是拘谨的坐在了郑霆的对面,浑身紧绷着。

  眼前的沙发勾起了尤玥的回忆。

  郑霆向来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这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基本上都留下过两个人欢爱过的痕迹。

  “看样子,尤小姐还没忘记我们的那些过去。”郑霆喝了一口酒说道。

  其实这几年,郑霆也不曾回来过,却始终让人定期来这里打扫。他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跟随着心底的一个声音在走。

  “郑总,说吧。你想干什么?”在这间屋子里,尤玥不仅交出了自己的身,还一步步的交出了自己的心。

  她没办法自在的在这间屋子里和郑霆对话,尤玥只想速战速决的离开。

  “急什么?四年不见,我们总该先叙叙旧吧?”郑霆说着,向前弯腰,拿起了另外一杯酒,递到了尤玥的面前。

  “尝尝,你喜欢的。”郑霆的笑容浅浅的,几乎是看不见。但尤玥却察觉到了危险。

  “不必了,我只是想告诉郑总,不要再玩这种无聊的把戏了,我和你的关系已经在四年前结束了,以后还是不认识的好。”尤玥一口气的说完这些话,自己都想给自己鼓鼓掌。

  面对郑霆,尤玥第一次如此有勇气。

  “谁说结束了?”就在尤玥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郑霆冷冷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尤玥的耳朵里。

  “四年前……”

  “四年前,我只说让你把孩子解决掉,并没有说让你把我们的关系也解决掉。尤玥,我说过,我们之间说结束的人,只能是我。”郑霆霸气的宣告,也激起了尤玥的火气。

  “那个孩子没有了的时候,就是我和你结束的时候。”

  尤玥说完就要继续往前走,却被郑霆的一句话惊的站在了原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移动自己的双腿了。

  

情深不及时光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情深不及时光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深不及时光晚全部精彩内容

情深不及时光晚

情深不及时光晚

作者:小辣椒状态:已完结

《情深不及时光晚》小辣椒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她给他做了七年小三,现在他要结婚了。离开前,她问:“你可不可以不要和沈家联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七年,一场幻影,她能奢望什么?为了钱出卖身体自然要遭到报应。四年出国深造回来再见故人,他拦住她,“谁告诉你我们结束了?”“四年前……”“四年前,我只说让你把孩子解决掉,并没有说让你把我们的关系也解决掉。我说过,我们之间说结束的人,只能是我。”他霸气的宣告,激起了她的火气。“那个孩子没有了的时候,就是我和你结束的时候。”她说完就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