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18 15:03:47作者:姐不当狐狸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姐不当狐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了你弟弟。”男人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精致如魅的脸上,尽是邪肆的意味。为了救弟弟,她任他疯狂的摆布,清透的泪水浸湿了她粉嫩的脸……他的笑薄凉而邪魅,不曾想到的是,那只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姐不当狐狸小说)完本在线阅读(蔓雪欧炎翔) 免费试读

蔓雪欧炎翔小说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推荐章节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第04章 女人,你居然敢咬我

  当蔓雪从昏沉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阳光淡淡的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撑起身子,靠着床背。

  视线落在外面,突然有了一种向往,唇边扬起憔悴的无助,如果可以她真的不应该选择相信父亲的话,带弟弟进入他的新家。

  如今,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门突然被打开,蔓雪惊吓了一跳,以为进来的是欧炎翔,可当看到那名黑衣女子时,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蔓小姐,你昨夜发烧,只能喝些清淡的粥。”她的声音淡漠,直接把手中端的粥放在了床头边。

  蔓雪看了一眼,淡淡开口:“你先出去吧,粥我等下会喝。”

  “不行,少爷吩咐了。一定要看着蔓小姐把粥喝下去,我才可以离开。”她站在一旁,干净的脸上有着冷漠。

  这个男人真是奇怪,明明是他伤害她,却偏偏……唇边不由得浮起一抹苦涩。

  一天一夜都没有碰过食物了,当粥端在手中的时候,蔓雪忍不住的闻了一下粥的清香,慢慢的喝了起来。

  当喝完之后,蔓雪把空碗递给了黑衣女子,“谢谢了。”

  “不客气。”她伸手接过,“以后,蔓小姐可以称呼我罗琴。”话语落下之后,她径直转身,冷冷的离开房间。

  当门关上的时候,一切都显得空荡了起来。

  蔓雪静静的躺下,脑海中有太多的回忆,可是,她发现她的一生有多么的不堪,父亲对家庭的叛变,母亲的离去。

  支离破碎的家庭,让她不仅仅要独自撑起家,还要照顾弟弟。

  有时候,她感觉自己真的很累。但是,为了弟弟,她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

  头还是有点沉重,慢慢的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睡梦中。

  “恩……”是梦吗?为什么感觉梦那么的真实?

  炙热的气息淡淡的拂过她的脸,她感觉柔软的唇瓣贴在了她的唇上,舌尖长驱而入,进入了她的口腔,游走,缠绵。

  似乎还有一只手攀在她的胸脯上,那种感觉……蓦地,一双原本紧闭的眸子,立马睁了开来。

  黑暗中,跌入的是那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温柔。

  “你……你干什么?”她试图想要将他推开,可是,腰腹已经被欧炎翔牢牢地环住。

  “啧……蔓小姐,你这是什么态度?”欧炎翔的薄唇扬起一抹邪笑,仿佛那是伪装出来的温柔,暗藏着无尽的危险,“蔓小姐不要忘记了,昨晚,可是我在照顾你的。你是不是应该要对我表示谢意?”

  说话间,他的目光游移在蔓雪的身上,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衣衫下的胸脯看起来更加的饱满。

  蔓雪顺着他的目光,立马用一只手放在了胸前,似乎想阻挡他的目光,“欧总,昨晚你照顾我,我的确要感谢你。但是,目前我烦请欧总可以离开我的房间,谢谢。”

  “离开?”欧炎翔低头,那一张妖孽的脸慢慢的逼近,散发着恶魔的气息,“蔓小姐,难道你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手段?”

  “什么意思?”她一脸迷惘,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再次贴了上来,带着致命的诱惑,湿滑的舌撬开她紧闭的唇,反客为主,肆意的游移了起来,又顺势将她的舌尖卷起缠绵。

  “恩……”她拒绝,伸手想要将眼前的男人推开。

  但是,原本紧握在她腰上的手,越来越紧。甚至,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炙热的气息不断在鼻息间徘徊,蔓雪抗拒着那丝暧昧,立马侧了头,远离他的缠绵,呼吸起起伏伏,眼中明亮倔强:“欧总,请你放尊重。我不是你的玩物,纵然我爸爸欠了你的钱。那也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牵连到我跟我弟弟的身上?”

  随着她的话语,那一双幽深的眸子微微紧缩了一下。

  那神态,真的让他恍惚的以为,眼前的女人就是梦茹。可是,她不是,她是老狐狸的女儿。

  她的身上……还流着老狐狸的血液。

  欧炎翔微微眯眸,嘲讽一笑:“我说过,父债子还。那一晚,蔓小姐拼命的跑进我家,难道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我抓的不过是你的弟弟,又不是你。不要忘了,是你主动来找我的。”

  “我……”蔓雪咬唇,对上那一双散发危险的深眸,“我是为了我弟弟。你抓了我弟弟,我不过是希望你可以放了她。”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你已经一再的勾起我的欲望。”话语落下的时候,他的舌尖拂过蔓雪的耳珠,酥麻的感觉在她的身体蔓延开来。

  尤其是那一只手,不经意间已经来到了她的大腿处……

  “啊……放开我……放开……”蔓雪惊慌的喊道,身体扭动着,想阻止他不安分的手,那种触电的感觉,让她的心彻底的慌了。

  可是,欧炎翔无动于衷,唇边的笑意渐渐地扩大,“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期待啊?”

  “我……”蔓雪的脸瞬间涨红了起来,“你放开……放开我……”

  “我奉劝你还是乖乖的吧,不要忘记你的弟弟还在我的手里。”声音突然冷凝了下来,欧炎翔盯着她,“如果你再次拒绝的话,我会让你见到你弟弟的尸体。”

  “为什么你总是用弟弟来威胁我?如果有你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抓我的爸爸?”蔓雪愤怒着,倔强的眼中,仿佛有一只疯狂不安的小鹿,想要从眼中跳出来一般。

  “很好。”他微笑,笑意是那么的嗜血。

  随后,再次吻上蔓雪的唇,疯狂的吸吮着口腔里的芳香。

  蔓雪被他牢牢地禁锢,摇着头,双腿下意识的并拢。

  那一刻,她清晰的看到那一双如魅的眸中划过的邪肆,还有他的无情举动……

  羞辱和无奈爬满了她的全身,那该死的感觉,让她紧闭了双眼。

  突然,欧炎翔的舌尖从她的嘴里抽离,眉宇紧蹙,口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那么浓烈,“女人,你居然敢咬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美丽的大眼,清澈的浮现了水雾,声音中有着颤抖:“欧炎翔,不要让我来恨你。”

  “你说什么?你恨我?”欧炎翔凝着眼前楚楚动人的眼睛,心里深处拂过一丝柔软,慢慢的又被冷漠所覆盖,“既然你要恨我,那么,你就恨我一辈子吧。”

  话语落下的同时,他的无情也是恶狠狠的……

  欧炎翔看到她紧咬的唇,似乎连痛,都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这个倔强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她明明不是梦茹,为什么他总是有种错觉,总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梦茹。

  不,不对。她是蔓涌华的女儿,是她的父亲害死了梦茹。她要代替他的父亲,偿还属于他的一切。

  当忧郁从欧炎翔的眼中划过时,剩下的只有残暴……

  他无情的对待,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辱,但是为了能救她的弟弟,她也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尽自己的全力迎合他这样的一个恶魔。

  这不是他所要的吗?

  眼睛变得干涩,流不出一滴眼泪,蔓雪闭着眼睛,任由他肆意的霸道……

  一夜的缠绵,让她筋疲力尽。

  可是,纵然这样。她却没有任何的睡意,身边躺着欧炎翔,他的手还是紧紧的环着她的腰,仿佛生怕她会突然消失一般。

  “梦茹……”浅浅的呼吸声,伴随着溢出的名字,蔓雪下意识的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眼前有些模糊。

  他到底是在喊谁?那陌生的名字,在他的梦中徘徊,从唇里重复着呢喃,似乎有一缕哀伤挥之不去的涌来。

  蔓雪的心有几分颤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很可怜。虽然,她一直无法在他的眼中读懂瞬间的温柔。但是,她感觉他是寂寞的。

  想想也真是可笑,恶魔都是冷血,当然寂寞。

  甚至,刚才他还残暴的对待自己。是他,是他毫无保留的践踏她的自尊,她的一切。

  她恨,她恨他。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第05章 握住她不安分的手

  身子不知不觉的紧缩了起来,鼻息间徘徊的是午夜间,男人如魅的味道,闭上眼睛,一片的干涩。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去的,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光线从窗户透射进来,照在她苍白的脸上。

  她转眸看去,身边,早已经没有了欧炎翔的身影,残留的只有属于他的味道。

  昨夜的缠绵,让她感到很累。

  正打算继续闭上眼睛睡去的时候,门被打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名黑衣女子罗琴。

  她的表情淡淡,手中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蔓雪有些不解,那衣服看起来有点像校服。

  “少爷吩咐了,从今天开始。由我接送蔓小姐上学,这是你第一天报到的校服。”声音冷漠,一如她的表情。

  “你说什么?上学?”蔓雪微微紧蹙着眉,不知道那个男人又在打什么主意:“他到底想干嘛?为什么不把我的弟弟放了,反而让我去读书呢?”

  罗琴看着她的表情,冷冷一笑:“少爷今天已经去英国了,不会见你。我奉劝蔓小姐还是乖乖的把校服穿上吧。你应该要感到庆幸,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少爷这样的关注。”

  “这是关注吗?”蔓雪冷冷一笑,还是说他对她残暴的一切,有了自悔?所以,他才让她去学校读书?

  可是,他是恶魔,彻彻底底的恶魔?恶魔怎么会有自悔的心呢?

  “少爷知道蔓小姐还在读大二,而且,学习成绩优秀。少爷不想看到蔓小姐,轻易放弃学业,才安排了一切。蔓小姐应该要感谢少爷才对。”

  “要去读书可以,但是,先让我看看我弟弟。”蔓雪看向罗琴,倔强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乞求。

  “不好意思,蔓小姐你这个要求我无法做到。”罗琴冷冷回绝,“不过,蔓小姐你可以放心。目前,你的弟弟平安无事。”

  “但是,如果你违背少爷的意思。那么,我就不敢保证了。”她微抬了下巴,那一双冷漠的眼睛,淡淡的扫过放在床上的校服,意思明了。

  蔓雪深吸一口气,“好,我希望你可以告诉你家少爷。我会去读书,但是,我希望我弟弟可以平安无事。”

  罗琴点头,转过身,等待她的穿着。

  当一切准备好后,蔓雪跟着罗琴径直走下了楼,一辆黑色奢华的车子正停在门口,映着光线,流淌着车身的光泽。

  走出门外时,蔓雪才感觉到什么是久违,风轻轻的吹动着她的长发,还有她的裙子。

  眼前尽是美丽的花开,很多花她叫不出名字。但是,它们都欢快的在风中摇曳。

  罗琴为她打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上车后,罗琴坐在副驾驶上,开车的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镜,让车里的氛围变得有点紧张。

  车子开启后,蔓雪贪婪的看着外面,熟悉的道路一一在眼前划过。

  以前,纵然羡慕公主一般的梦幻。但是,这一次事情发生,她才发现公主不一定就是幸福。

  她现在的确住着梦幻一般的城堡,穿着高档的衣服,坐着奢华的车子。但是,她只感觉一切都是空虚。

  当车子在一处散发皇家气息的场地停下时,蔓雪不解的看向罗琴,“这……这不是我的学校……”

  “这里是圣樱学院,以后你就在这里读书。”随着罗琴的话,蔓雪有些不可置信。

  圣樱学院可是国际鼎鼎有名的贵族学校,那是有钱人的天地,穷人的孩子,根本就不要妄想在这里读书。

  车门悄然的被打开,罗琴的手中拿着一份资料,淡淡开口:“蔓小姐,下车吧,我带你先去报到。”

  下了车,蔓雪凝向眼前的圣樱学院大门,眼中还呈现着不可置信,不敢相信的是那男人居然会让她来如此高贵的学院读书。

  她真的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她还真的无法看透那个男人的心思,太过复杂。

  跟随着罗琴的步伐,蔓雪走在身后,目光无法转移的打量着这一座奢靡的学院。如果,这里是称呼为学院的话,想必更适合称呼为宫殿吧?

  明亮的走廊,四周全是用黑色的大理石所覆盖的地面,映着灯光,可以看到走动的身影。

  这里的设计,几乎源自于欧洲,有着欧洲文化的气息。

  蔓雪跟着罗琴,来到一处教导处时,她轻轻的敲响了门,声音从里面传来,淡淡的:“进来吧。”

  罗琴打开门后,只见,里面偌大的办公室坐着一名中年妇女,脸上有着严肃,抬头时,才露出一丝笑意,“过来了?”

  “恩。”罗琴淡淡应了一声,走进去,把手里的资料放在了桌上,“人我带来了,到时候你看着办。”

  中年妇女站起身,推了推眼镜,打量了一下蔓雪,点了点头,“好,你跟我来吧。”

  蔓雪看了一眼罗琴,她的脸上冷冷的,“放学,我会来接你。”

  跟随着中年妇女,径直来到了一间教室。她的出现,成为了同学们的焦点,美丽绝艳的脸蛋,白皙的肌肤,樱桃般的小嘴,美丽清澈的眼睛,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膀上。

  她的美丽,让人感到很清新,很舒服。

  蔓雪没有过多的自我介绍,似乎这一切都已经被欧炎翔所安排妥当,老师只是安排她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上。

  课桌里,摆放着她的新书。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被打发。虽然,下课的时候,经常会有同学带着各种的心思来探问她的底细。

  不过,都被她淡淡笑着回绝。

  直到放学时,她脸上的笑容才慢慢地变为黯然。

  走出校门,那一辆奢华的黑色轿车正停在门外,罗琴为她打开了车门,恭敬的站着。

  蔓雪坐进车里后,罗琴递上一个精美的盒子,淡淡开口:“这是少爷送你的,你拆开看看吧。”

  蔓雪看了罗琴一眼,接过盒子,一一拆开,里面摆放着一款手机,粉色的机身,正是最近流行的款式。

  “这……”蔓雪有些不解,甚至,那个男人总是给她太多的意外。

  “这个手机里面有少爷的号码,少爷说了。如果,你想他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罗琴淡淡开口。

  蔓雪忍不住的浮现无奈的笑容,她逃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呢?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机身闪烁着,蔓雪微微一愣,拿起手机,不用去看也知道打来的人是谁。

  接起电话,蔓雪只是把手机放在耳边,手莫名的颤抖。

  “今天第一天读书,感觉怎么样?”低沉的声音从电话的彼端低沉响起,欧炎翔站在窗户处,目光凝着英国最繁华的黑夜,迷离的光璀璨无比。

  “谢谢。”随着蔓雪轻轻的吐出那两个字时,欧炎翔的唇边勾起了沉沦的弧度,如魅而性感。

  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心情跟他说“谢谢”。房间的灯光,映着那一张绝伦的五官,折射出美丽的光泽,散发着一丝冷意。

  “一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手机紧紧的捏着,蔓雪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美丽的瞳孔忍不住的一缩。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挂了。”她径直挂了电话,心莫名的乱跳。

  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恶魔,不过是通个电话而已,却让她感觉不安。

  手机里冒着嘟嘟的声音,欧炎翔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悦,这个女人居然敢挂他的电话,等他回去,让她好看。

  “炎翔……”随着浴池的门打开,出来一名娇美的混血儿,性感的身材,披着一件紫色的裙纱,里面的光景若隐若现。

  长长的金发披散在身上,散发着女人的妩媚。

  欧炎翔淡淡的斜睨了一眼,任由娇美女人走上前来,从后面抱住了他……

  不经意的举动,太过容易挑起男人的欲望。

  欧炎翔一把握住了女人不安分的手,蓦然转身,唇边勾起一缕邪肆,手一伸,轻佻起女人的裙纱,蠢蠢欲动的身材展现在眼前……

  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讲,不过是玩物而已。

  耀眼的男人,永远有太多的女人沉沦在他的身下。

  飞蛾扑火,又有谁可以彻底的融入这个男人的心?

  在不知不觉中,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挥之不去。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第06章 你的味道不错

  一连几天,蔓雪都不曾见过那个男人。不过,对于她来讲,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直到第四天,正是一场体育课。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操场上,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蔓雪站在一旁,看着飞机在眼前降落。

  飞机的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名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子,径直往蔓雪的方向走来。

  “蔓小姐,少爷想见你。”

  随着男人的话语,蔓雪的心变得紧张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捏着,感觉到周边同学投来的异样。

  蔓雪深吸了一口气,纵然害怕又能够怎么样呢?她始终还是要去面对,迈开步子,走了上去。

  午后的风吹动着少女黑色的长发,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站在教室的顶楼,目光紧紧的盯着少女走上飞机。

  阳光下,白色男子的脸有些模糊,却无法掩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薄薄的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我们……应该要见一见了。”

  蔓雪走进飞机后,手臂蓦地一紧,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跌入了男人宽阔的胸膛,鼻息里是他淡淡的烟草香味。

  “几天不见了,你有想我吗?”邪肆而又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蔓雪抬眸时,唇不经意的划过他的柔软,脸唰的红了起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蔓雪的脸通红,低垂着眸,避开那邪肆的眸光。

  “哦?听蔓小姐的语气,好像不希望我回来?”欧炎翔邪魅的扬起弧度,漆黑的眸子散发着危险的光芒:“看样子,我应该多在蔓小姐的身上下点功夫了。”

  “不……不要。”蔓雪的心猛地一紧,唇已经被男人牢牢地锁住,撬开她的唇瓣,湿滑的长舌,如同宁静前的暴风雨,狂野的索取着她的味道。

  几天不见,这个女人的味道,越发的让他感到迷恋了起来。

  飞机升起,慢慢的远离地面,远离更多异样的目光。

  “你……你放开我……放开我……”蔓雪将头一昂,趁机离开了欧炎翔的唇里,呼吸急促。

  “你居然敢拒绝我?”欧炎翔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让她强迫的对视着自己的眼睛,“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拒绝我。你信不信……”

  “你不要总是用我弟弟来威胁我。”蔓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下巴传来疼痛,让她忍不住的紧蹙了眉,“我的确很感谢你让我再次读书,但是,我只希望你可以放了我弟弟。”

  “放了你弟弟?没有问题。”欧炎翔笑着,仿佛笑容里面没有任何的危险,“不过,在这之前,我要你满足我。等我对你玩厌了,我自然会放了你们。”

  “你……你……”蔓雪咬牙,看着欧炎翔戏谑的眼神,“为什么你总是不肯放过我们呢?我都说了,我爸爸根本就不会为我们……”

  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唇上,欧炎翔的唇边划过一抹邪肆,“几天不见,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说法?不要一味的挑战我的底线,不然,我会在这里要了你。”

  这个男人……蔓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回到别墅后,已经夕阳西下,晚餐已经准备好,这是蔓雪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跟这个男人一起享用晚餐。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彼端,压迫的气息总是若有若无的让蔓雪感到紧张,她无法适应跟这个男人一起用餐,随便吃了一些,立马回到了房间。

  此刻的天空,已经彻底的黑暗了下来,蔓雪进入房间后,立马关上反锁,靠着门背,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回来之后,总是让她莫名的变得不安起来。

  窗口外突然亮了起来,蔓雪走到窗口边,看到罗琴站在楼下,恭敬的打开一辆银色跑车的车门。

  一名身穿黑色衬衫的修长男人出现在蔓雪的视线中,眸光有意无意的往她的窗户看来。

  蔓雪的心一紧,立马侧过身,将自己的身躯投入在黑暗当中。

  随后,她只听见跑车开出去的呼啸声响。

  欧炎翔的离开,不免让蔓雪松了一口气。由于,今天上了一场体育课,她的身上还残留着汗水的味道。

  走进浴室,随意的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她拿着白色的浴巾,擦着潮湿的长发。

  “洗好了?”声音突兀的响起,蔓雪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黑暗中一名修长俊美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动作慵懒,带着几丝的桀骜气息。

  “你……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蔓雪惊慌的将浴巾遮盖在胸前,她以为他已经出去了。所以,洗澡出来的时候,只穿了简单的睡衣。

  没想到……这个男人真的如同恶魔一样,出现在这里。

  “出去了就不可以回来吗?”他笑,笑的邪冷,那一双狭长的眸光肆意的落在她的身上,修长的身体穿着一件简单的家居睡衣,宽松的款式将她看起来更加的娇小。

  修长的美腿露在外面,白皙细腻,不管是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想必都会对眼前的美食,蠢蠢欲动。

  “过来……”欧炎翔命令道,唇边噙着黑夜的如魅,妖美至极。

  “欧总,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麻烦你出去。”蔓雪开门,外面的光线照射了进来,她做法很明了,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你这是在命令我吗?”欧炎翔从沙发上站起身,动作优雅,邪魅的身上散发着让人沉沦的气息,慢慢的靠近蔓雪,伸手,将门重重的关上。

  欧炎翔所站的角度,将蔓雪堵在了门后面,无路可逃。

  那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眼中的倔强清晰可见。欧炎翔的脸上划过一丝薄凉,伸手环住了蔓雪的腰,又顺势将她带入了他宽阔的胸膛。

  长长的黑发还有些潮湿,却弥漫着幽幽的香味,香,真香,那是薰衣草的味道,也是梦茹喜欢的味道。

  欧炎翔忍不住的吸了一口,那让他迷恋的香味,低头,舌尖悄然的划过,怀里女人的耳珠,低沉开口:“不要拒绝。”

  麻麻的感觉,在蔓雪的身上蔓延,她瞪大着眼睛,“你……你又想干什么?如果你再碰我的话,我可以去……去告你。”

  “告我?”欧炎翔低沉的笑了起来,这个女人,真是天真的要命,环在她腰上的手,更加的紧了起来,将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

  “女人,我告诉你。你告不了我,而且,现在是你在勾引我。”说话间,他的舌尖再次舔弄着她的耳珠,让蔓雪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没有勾引你。是你自己……恩……”挣扎间,蔓雪的唇被牢牢地封住,欧炎翔的一只手紧紧的按着她的后脑,狠狠地吻着,直到口腔里弥漫了血液的味道,他才离开。

  “味道不错……”他轻轻的舔了一下唇瓣上的血液,一只手抚摸在蔓雪的脸上,声音淡漠:“这不过是对你一个小小的警告,我说过。只要你满足我,总有一天我会放了你们。如果,你一味的抵抗,后果你要明白。”

  诱惑迷人的声音,荡漾在耳边,蔓雪忍着舌尖的疼痛,深吸了一口气:“好,我答应你。但是,在这之前我希望你可以让我见见我弟弟。”

  蔓雪的声音,因为颤抖而变得悲哀了起来。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第07章 他的私人专属

  看着女人眼中的泪水,欧炎翔的心蓦地一愣。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之后,真的很少看见她急切的样子。

  欧炎翔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我希望你可以做到,你承诺的话。”

  手机递过来,蔓雪点了点头,嘟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当电话接通的时候,她的情绪都被带动。

  “蔓辉,是你吗?蔓辉……”蔓雪的声音忍不住的颤抖,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

  “姐……”随着久违的声音在电话的一端响起时,她几乎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无法控制。

  柔软的唇,不停的舔弄着她的耳珠,她的脖颈。

  “蔓辉,你过的好吗?”蔓雪咬唇,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让蔓辉听出她有一丝的不安。

  “姐姐,你放心,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声音突然远离了起来,手机从蔓雪的手中脱离。

  她看着欧炎翔冷冷的挂了手机,泪水无奈的流淌在她的脸上,“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话,为什么……”

  “不要在我的面前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你的要求我已经给你满足了,那你呢?”炽热的声息落在蔓雪的脸上,欧炎翔收紧了环在她腰上的手,狂吻了下去,探进她的嘴里,勾起她的唇,交缠着。

  “恩……恩……”她挣扎着,泪水顺着脸狭滑过,融入了两个人的口腔里,弥漫开咸咸的味道。

  欧炎翔的心被点燃了怒意,将怀里的女人抱起,狠狠地扔在床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蔓雪跌落在床上,长长的黑发,白色的床单,形成对比的颜色。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随着话语,欧炎翔已经逼近了上来,带着一丝的压迫气息,“我现在命令你,把衣服给我脱了。”

  蔓雪的脸绯红无比,当转眸看向男人怒意的眸光时,她蓦地想起,刚才的话语。

  犹豫之间,男人已经上前,狠狠地将她的睡衣无情的撕开……

  欧炎翔低头,眼中闪过莫名的温柔,吻上去的时候。看见身下的女人,紧蹙的眉,难道,她就那么讨厌他?

  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来讨厌他?

  吻,变得狂野而又霸道了起来。

  “啊……”这一次,她没有特意的控制声音。双手紧紧的捏着床单,承受着一切。

  “不错,真没想到蔓小姐的声音这么好听,继续……”他的吻慢慢的一路向下,摩擦在她的耳畔,她的脖颈……

  蔓雪闭上眼睛,任由这个男人玩弄着自己。她不想抗拒,不想挣扎,一切都是徒然无用。

  “很好……”他邪邪的冷笑,低头吻着她的一切,鼻息间缠绕的是薰衣草的味道,冷漠的脸上划过一丝的黯然,轻声的呢喃,“梦茹,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啊……”肩膀处突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蔓雪吃痛的喊了起来,目光落在肩膀上,上面已经被咬出了血,有些惨不忍睹。

  欧炎翔的唇上沾染了血,在黑暗中显得妖娆无比,狭长的眸光散发着嗜血的气息,不停的落在蔓雪的身上。

  疼痛在身上蔓延,蔓雪咬着唇,无法控制的流下了眼泪,心,彻底的绝望了起来。

  欧炎翔停下了他那无情的动作,微微眯眼,凝着肩膀上妖娆的颜色,划过一丝的疼惜。这个女人,真的太过倔强。

  只要,只要她求他。他一定会放过她,可她……宁愿流泪,也不愿意求他。

  手指轻轻的拂过伤口,声音低沉响起:“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碰你一分一毫。”

  冰冷的话语落下,欧炎翔再次的爆发了起来,血腥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一夜的缠绵,一夜的悲哀。

  ……

  清晨,天空中有着一丝的灰蒙。

  蔓雪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发现肩膀上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涂了消炎药。对于昨夜的一切,她只能为自己感到悲哀。

  这个男人真的太过可怕,她永远都不知道他下一秒会想些什么。

  甚至,他对她的羞辱,也算是掏空心思了吧?只是,昨晚她似乎听见他一直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想必,那个人对他来讲,是十分重要的吧?

  门突然被打开,罗琴走了进来。今天,她难得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少了严肃的气息,多了一份女人的柔美。

  “蔓小姐,你该起床了。”她冷冷的提醒了一句,校服扔在了床上。

  蔓雪的唇边划过苦涩,无奈的撑起身子,随着动作,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火烧火辣的疼痛,她忍不住的皱眉,几乎都要掉泪了。

  穿好校服后,还是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就直接坐车去学院。

  当蔓雪来到教室后,居然发现课桌里放着一封信,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写,这年头难道还有人在搞恶作剧?

  看了看四周,同学们之间没有感到任何的异样,蔓雪的心一横,直接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紫色的信纸,写着潦草的几个字:“如果,你想救你弟弟,下午四点来顶楼,不见不散。”

  陌生的字眼,让蔓雪不由得紧蹙了眉,给她写信的到底是谁?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不会是她的父亲。

  那么,到底是谁放了这封信呢?毕竟,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几乎没有几个。

  信纸在手中揉搓成了一团,一天的课程几乎在忐忑间度过,等待着一分一秒,等待着那神秘人的出现。

  毕竟,对于蔓雪来讲,不管对方是谁。至少,比在恶魔的身边来的强。只要对方可以帮助她,救走弟弟。那么,她什么都愿意。

  当时间快要停在四点的时候,蔓雪立马往顶楼跑去,每一步台阶,在此刻都显得那么漫长。

  甚至,肩膀处的伤口一次次的被拉动,疼痛被蔓延开来。但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可是,当她跑到顶楼的时候,居然发现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蔓雪翻开手机,正好是四点。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还不出现。难道有人恶搞她?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没有必要恶搞吧?

  顶楼的风有点大,吹散了她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渡过,当临近放学的时间时,她才离开。一路下去,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心里,涌上的是一股失望。

  原本以为有人会救她的弟弟,没想到是她抱着太大的希望。所以,到头来,才会一场空。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蔓雪的心划过一丝异样,转眸时,微微紧蹙了眉。

  “美女,晚上有空吗?不如,我们约个会。”几个学生模样的小喽啰走了上来,一脸的猥琐。

  蔓雪的脸上划过一丝厌恶,转身就走。可是,手腕突然被其中一个人拉住,她挣扎,大怒:“放开我……”

  “美女,别害怕嘛。我们几个一定会很对你很好的,哈哈……”那个身穿绿色的男子伸手,正打算碰触蔓雪的脸上时,身子突然横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第08章 你很希望男人碰你?

  蔓雪看到那一幕,惊呼了一声,双手捂住嘴巴,看向站在身后的女人,正是罗琴。

  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样的身手。

  “蔓小姐,你没事吧。”她走过来,脸神淡淡。

  蔓雪摇了摇头,心里还处于惊慌当中。

  “咳咳……妈的,居然敢踢老子……”绿色男子呸了一声,想站起又站不起。随后,对另外几个男子使了眼色,“妈的,你们几个站着干嘛?还不把她们都拿下?”

  另外几个男人听令,立马上前。罗琴将蔓雪挡在身后,淡淡开口:“蔓小姐,麻烦你离的越远越好。”

  话语落下的时候,罗琴已经出手。不用去想,也已经看出她曾经专门训练过,每一拳,每一脚都带着致命,让那几个男人很快就趴到在地上。

  蔓雪站在一旁,眼中是不可置信,想必电影中的冷艳女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走过来,眼中划过不屑,“蔓小姐,走吧。”

  蔓雪跟随在身后,想了想,轻声开口:“那个……刚才谢谢你……”

  “不用,这是应该的。如果,你有损伤,少爷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她淡淡说道。

  蔓雪随着她的话,心里划过丝丝缕缕的黯然。他那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因为父亲欠他的钱吗?

  太多的疑问,在脑海中盘旋。可是,没有任何的答案。

  回到别墅之后,一名保镖从里面走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径直走到蔓雪的面前,低沉开口:“蔓小姐,这是少爷给你的礼物。”

  “礼物?”蔓雪不解的看了保镖一眼,接过盒子,那是一个很普通的盒子,她微微犹豫,伸手打开。

  “啊……那是什么?”蔓雪惊讶了一跳,立马扔掉手中的盒子,从盒内滚出一根手指,血淋淋的手指。

  蔓雪立马转移视线,刚才的一幕,几乎让她反胃,呕吐了起来。

  那个男人到底想干嘛?居然变态到用这样的方式来吓她?

  罗琴站在身后,淡淡说道:“那根手指是今天调戏你的绿衣男子的。”

  “什么?”蔓雪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那个男人不过是碰了她一下,为什么要残忍到割下他的手指?

  这个地方她再也不想呆下去了,现在,她一定要找那个男人,好好谈谈。

  她径直跑上楼,门才刚刚推开,就看见偌大的床上,有两个人紧紧地缠绵在一起,女人的娇声,男人的喘息,交织成丝丝缕缕的暧昧。

  虽然,她已经不是什么清纯的女人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还是让她脸红了起来,不知所措。

  正打算出去的时候,如魅的声音低沉响起:“怎么样,蔓小姐,刚才的礼物还喜欢吗?”

  一想到刚才的礼物,蔓雪几乎怒急,小手不知不觉中紧捏了起来,冷冷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那个人不过是碰了我一下,为什么要割下别人的手指?”

  床上的男人,微微眯起眸光,看着站在门外的女人,脸上还残留着刚才惊吓的表情,“难道,蔓小姐感到很心疼吗?还是说,蔓小姐很希望男人来碰你?”

  声音突然寒冷了起来,直到暧昧完,欧炎翔才离开,没有任何的留恋。

  “炎翔……”娇美的声音,从女人的嘴里吐出。欧炎翔冷冷的扫了一眼还沉浸在迷离中的女人,声音邪冷:“三分钟之内,离开我的视线。”

  “为什么……”女人从床上坐起,一只手捂着胸脯,脸上带着一丝的哀求,“炎翔,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用过一次的女人,我不喜欢用第二次。”狭长的眸光瞬间变得冷戾了起来,他太讨厌那些假惺惺的女人了。

  从床上离开后,欧炎翔径直走来,精赤的身材展现在蔓雪的面前,目光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以后,我不允许你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

  炽热的气息划过蔓雪的额头,她的心里一紧,脑海里全是那一根血淋淋的手指,脚步不由得往后面退去,“你是个恶魔,你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狭长的眸子闪过不悦,欧炎翔伸手蓦地捏住了蔓雪的下巴,力道很重,“恶魔?蔓小姐,你要明白,我是在帮你……”

  “炎翔……”身后的女人穿好衣服,走上前来,媚媚的眼睛狠狠地白了蔓雪一眼,不解的问道:“炎翔,为什么那个女人可以留下。而我……”

  “她是我的女人,而你……不是。”欧炎翔邪冷的开口,眸光微沉,“从现在开始,马上离开我的视线,滚……”

  那女子吓了一跳,狼狈的离开,渐渐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我不是你的女人,欧炎翔,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蔓雪从离开的身影上收回了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真的太过可怕。

  “你不要忘记我跟你说的,我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碰你一分一毫。今天的事情,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怎么用这样的语气呢?”

  随着话语,欧炎翔慢慢的靠近女人的薄唇,“我这是在保护你……”

  那一句话,不由得让蔓雪想起罗琴今天对她说的话,“如果,你有损伤,少爷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他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保护她,如果换成是其他的女人,会感动吗?可是,她的心里只有恨意。

  突然,他的另外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让蔓雪忍不住的一颤,眼中划过一丝恐惧。

  欧炎翔看着她的表情,有些不悦,“难道,我就那么让你害怕吗?不过,如果你不听话,下一次你见到的会是弟弟的手指。”

  “不……不行……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他。”蔓雪瞪大着眼睛,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欧炎翔的手臂,眼中已经浮起了雾水。

  “这一切都要看你的表现,现在,我命令你给我去放好水,伺候我洗澡。”语气低沉,不容有一丝的抗拒。

  蔓雪咬着唇,走进了浴池,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缓缓流出,飘荡着雾气,让那一张苍白的小脸,瞬间变得红润了起来。

  欧炎翔站在身后,狭长幽深的眸子,漫不经心的划过女人低垂的眸。此刻,他站着的角度,正好看见女人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胸脯,带着一丝的诱惑。

  她突然站起身来,转身时,吓了一跳,脸色有些惊慌,浴室的灯光映着男人如魅的身躯,让蔓雪立马移开视线。

  温热的气息中,她不想轻易挑起男人的欲望,声音淡淡开口:“水放好了,你可以洗澡了。”

  “那就一起吧。”欧炎翔反手关上了浴室的门,精赤的身躯靠近无路可退的女人,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放入了浴池当中,溢出了水。

  “你……”蔓雪抬头,不经意间再次跌入男人幽深的眸中,只见他已经迈入了浴缸里面,精赤的身体覆盖了下来,紧紧的贴在一起。

  修长的手指如同施了魔法一般,不过是在解开她衣服而已,几乎让她的心跳加快,那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被雾气所染红,还是真的已经脸红。

  唇变得更加的滋润了不少,欧炎翔看着她因为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着,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

  “不许闭上眼睛,我要你看着我。”低沉的话语,不经意的抚摸,让蔓雪忍不住的一颤,睁开眼睛时,对上的是那一双狭长而泛着邪意的眸子。

  该死的,为什么这个男人的眼睛,总是让人感到沉沦?

  正当她想逃开的时候,欧炎翔已经牢牢地锁住了她的唇,反客为主的进入,深吻了起来。

  炙热的气息徘徊在鼻息间,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道,这个如魅的男人,真的如同罂粟一般。

  纵然,不想靠近。但是,一旦沾染,真的无法自拔。

  蔓雪睁大着眼睛,看着浴室天花板上的灯光,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感触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剥落。

  渐渐地随着雾气,蔓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有种窒息的感觉,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如同恶魔一般,吻着她的全身。

  她很想推开他,可是,她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力气,就好像随着那些雾气,身上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只能任由欧炎翔疯狂的爱抚着。

  欧炎翔微微眯眸,看着这个女人,脸色潮红无比,那一双眼睛已经迷离了起来,颤抖着睫毛。

  这样的感觉让她有了些许的迷乱,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是彻彻底底的恶魔。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全部精彩内容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

作者:姐不当狐狸状态:已完结

《撒旦首席的温柔面具》姐不当狐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了你弟弟。”男人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精致如魅的脸上,尽是邪肆的意味。为了救弟弟,她任他疯狂的摆布,清透的泪水浸湿了她粉嫩的脸……他的笑薄凉而邪魅,不曾想到的是,那只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