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1-14 10:22:19作者:余旧默存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似此星辰非昨夜》的小说,是作者余旧默存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似此星辰非昨夜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爱上一个人有没有错,她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她爱上他是错的。想贪恋他的温暖也是错的,甚至怀上他的孩子都是错的。可是没有人给她改正的时间,她就已经被伤的鲜血淋漓,既然这样,那不如放她归去吧。

《似此星辰非昨夜》似此星辰非昨夜(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作者余旧默存】&瞿若白季暖 免费试读

似此星辰非昨夜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1章 二十万

碧水别墅,屋外大雨倾盆。

  “若白,我们的孩子生病了,你能不能先借我二十万?”

  季暖浑身湿漉漉的抱着孩子站在大厅,身体因寒冷瑟瑟发抖,表情局促的说道。

  瞿若白身上还穿着得体的西装,和她的狼狈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凉薄的声音道:“那是你的孩子。”

  原本做好的心理准备,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季暖还是被这个男人的狠心刺痛。

  她哽咽道:“看在我跟了你五年的份上,能不能请你……救救他!”

  轻蔑的嗤笑,准确无误的传进了季暖的耳朵里。

  随后是男人狠戾的声音道:“季暖,这孩子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上!”

  季暖有些哆嗦,不知是因为风雨,还是因为男人毫不留情的话。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可是我已经流掉两个孩子了,这个孩子是我最后做母亲的机会了。”

  “关我什么事?”

  男人冷酷的话说的缓慢,可因为缓慢,才格外的残忍。

  就像被人从头泼下一桶冰霜,让血液瞬间冻结。

  孩子突然传出一声啼哭让季暖心中一慌,暴雨侵袭,即使季暖已经湿透,可孩子却被季暖用雨衣包裹的好好的,没有沾上一丝雨水。

  她焦急的查看着孩子,柔声哄着。

  瞿若白垂眸看着脸上红晕不正常的孩子,眸光幽暗。

  “二十万,求你了,我只要二十万,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季暖抬眸直视瞿若白,语调里是浓浓的卑微祈求。

  见瞿若白良久没说话,季暖像是红了眼的赌徒,竟然开口威胁:“你妈应该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吧。”

  瞿若白的妈妈,想要个孙子已经很久了。

  明知道一提到他母亲的事情,两个人势必就是一场大战。

  可是现在只要能救孩子,哪怕是触了那男人的逆鳞,她也不管不顾了。

  果然,瞿若白周身的寒意密密麻麻袭来,让季暖遍体生寒。

  季暖心里一颤,却还是梗着脖颈,强迫自己不能妥协。

  “季暖,你还真是好的很。”瞿若白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其肉。

  “要钱是吗,好,我给你!”

  说着,他一声吩咐下去,管家很快提着一个箱子走来。

  可是季暖心里还没来得及喜悦,却见红色的钞票就像是一场红雨一样洒在空中。

  一张一张倾落,洒满了整个大厅。

  “不是要钱吗?只要你跪着捡起来,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瞿若白的声音带着森森的寒意,里面还有隐含的愤怒。

  季暖身形摇摇欲坠,她一点点收紧拳头,许久后,她望着眼前的男人惨然一笑。

  这个自己爱了五年,不求名份也愿意跟着的男人,此时却能如此奚落她!

  季暖的身体一点点冷了下来,眼眶内蓄满了眼泪,却被她强压着不愿坠落。

  她的膝盖一点点弯了下来,这些尊严、脸面,在孩子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了。

  “好,我跪!”

  扑通一声,膝盖砸在地上,碾碎了季暖最后一丝尊严。

  一滴泪也随之砸落在地,随即眼泪像是失了控,落了满面。

  季暖单手抱着孩子,颤着手膝行着一张一张捡起落在地上的钱。

  她告诉自己,不哭,千万别哭。

  多捡一张,宝宝的病就多一份治愈的希望。

  没关系,只要有钱,孩子就有救了!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2章 父母

医院门口。

  季暖拿着钱立刻赶去医院,孩子的病可耽误不得。

  只是没想到,她父亲季遇南和母亲孟琴此刻正等在大门口。

  季暖脚步瞬间顿住,心里一紧,下意识将手里的袋子藏在身后。

  两人看到季暖,瞬间加快脚步走过来。

  孟琴一脸狰狞,一巴掌将季暖的脸打偏。

  “你这个不要脸的死丫头!不过是个没人要的野种,你还想在他身上浪费钱!”

  语气刻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季暖和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季暖脸色发白,身形颤抖,抱着孩子的手微微用了力,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垂了眼睑。

  季遇南却一脸不耐烦的问:“钱呢,给这野种治病,还不如让我去赌一赌,说不定还能赢回来点。”

  季暖害怕的抓紧了手里的袋子,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往后退了半步。

  季遇南很快看到了藏在季暖身后的袋子,眼神闪现出贪婪的光芒。

  “哎呦,还是我的好女儿有本事,说筹钱就筹钱,赶紧把钱给我!”

  季暖看着两人像是饿狼一样紧盯着她手里的袋子,头皮都发麻了。

  “这个是孩子的救命钱,你们不能拿走!”

  边说边退,她心里惶恐极了,只想逃。

  父母什么德行她最清楚不过了,一旦给了他们,这钱肯定保不住了。

  刚闪过这样的念头,季遇南和孟琴瞬间变得面目可憎,直接上来抢。

  “呸,有钱救这个野种,那你怎么不孝敬你老子!”

  季暖心里的苦涩齐齐涌上了心头,在她父母眼里,她不过是个提款工具。

  “这是我借来的钱,我不会给你们的!”

  季暖的声音带着哭腔,手却倔强的死死握着袋子,说什么也不肯放。

  季遇南瞬间发了火,直接一脚踢向季暖的肚子,季暖瞬间痛苦的跪在了地上。

  可是这样的痛根本不敌心里的,心里酸涨的厉害,眼泪都快不受控制。

  “季暖,老子养了你这么大,现在要你点钱怎么了?”

  孟琴呵斥道:“你跟她说这些干嘛,还不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赶紧拿了钱走。”

  季暖还是抵不过他们两个的力气,手都攥的发白,眼看着袋子要被抢走。

  她终于忍不住出声哀求:“爸妈,这孩子好歹也是你们的外孙啊!求求你们可怜一下他……”

  季暖心里像是被火烧一样,又怒又哀,眼泪都被烧灼下来。

  “外孙?这个野种也配?!”

  纪遇南说完话,一个用力,袋子就从季暖手里脱了手。

  季暖瞬间大惊:“不要!爸妈,求你们把钱还给我!”

  孟琴又是一个巴掌过来:“季暖,你个没孝心的!”

  季暖不放,三人都在拼尽全力在拉扯,像是一场小丑闹剧,讽刺的是,这不是舞台剧。

  现场一片混乱,不知是谁扯了她一下,孩子瞬间脱手。

  季暖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再也管不了其他,急忙放手去接孩子。

  孩子安然无恙的被季暖稳稳接住,季暖脸上还有未散去的慌乱,长长的舒了口气。

  可就是这个空挡,父母早就拿了钱走了。

  季暖抱着孩子,目光怔怔的看着父母远走的背影,心一点点凉透。

  一股无助袭上心头,她无力跌坐在地。

  孩子的哭声在漆黑的雨夜中格外的突兀,季暖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孩子,终于忍不住抱着跟着失声痛哭。

  而在医院门口停着一辆保时捷,车里的人目睹了刚才所有。

  里面传来一声嘲讽的讥笑,然后道:“还真是一出好戏码。”

  车窗边,露出的恰是瞿若白满含嘲讽的脸。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3章 卖酒

寒风凌冽,季暖因没钱再一次被拒绝在医院外,她将孩子交给好友陆敏照顾,咬咬牙来到了酒吧。

  她今天只需要将这些红酒卖出去,就能拿到好几万的提成,这样至少可以先让孩子住院。

  她深呼吸一口气,推开其中一间包厢的门。

  空气安静了一瞬,随后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声响起。

  “这不是堂堂的季大小姐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奚落的笑声。

  季暖环顾一圈,脸色发白,这个包厢内的居然都是些老熟人。

  她强压下心头的不安,攥紧拳头,露出一个标准的笑:“82年的拉菲,请问先生小姐们需要吗?”

  “季小姐家破产后,竟然沦落到这地步了吗?”

  季暖循着声源去找那人,是一个身着清凉的性感女人。

  只是在看到她身旁那个人的时候,心如置冰窖。

  是他……

  瞿若白竟然也在这!

  那带着讥讽的笑眸落在她的身上,让季暖瞬间僵在原地。

  心里无比难堪,她可以坦然的面对任何一个人,但是只有瞿若白,她不想在他面前被人这般嘲讽。

  不过这里的人谁不知道,自从五年前的那件事之后,瞿若白对季暖就十分嫌恶。

  而对于讨好瞿若白,顺便踩踩季暖,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毕竟季暖以前可是学校的高岭之花,让他们高不可攀呢。

  于是有个浪荡子说道:“既然是卖酒的,那不如……你脱一件,我们买一瓶,瞿少,你认为如何?”

  说话的人讨好的望向角落里的人,角落的灯光昏暗,看不出他的表情。

  季暖抬眸直直的望着瞿若白,心里带着一丝希冀。

  可下一秒,她的希冀被毁的渣都不剩。

  他说:“随意。”

  季暖胸腔涌起密密麻麻的酸涩感,不可置信的望向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呵……五年爱恋,原来也不过如此。

  那男人拿了张支票,时不时的往她脸上滑来滑去,极尽挑逗,语气轻蔑。

  “季小姐,可以开始了吗?”

  季暖深呼吸一口气,尽管被屈辱,但是想起家中重病的孩子,她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

  手颤抖着解开了第一颗扣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微露出的雪白肌肤,很大程度的刺激了在场的所有人。

  瞿若白的眼神顿时幽暗。

  冷淡的声音从他的薄唇中吐出,可在场的人都听得到这里面的阴寒。

  “季小姐,你还真是出息!”

  季暖的动作瞬间僵住,身形都有些不可抑制的轻颤。

  突然瞿若白身旁的女人站起,一杯酒直直的朝季暖泼去,语气愤恨:“季小姐到底是来卖酒的还是来卖肉的?”

  刚才那些男人贪婪的目光她可都是看在眼里的,果然是天生的狐媚子!

  季暖的妆发被打湿,看起来格外狼狈,在听到这话时,脸色煞白。

  那女人看着她这模样心里才稍微解气,随后拿了张支票,走近季暖,趾高气扬道:“季小姐,这酒香吗?”

  季暖心中屈辱,嘴唇都咬的发白,可还是硬生生挤出了笑,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香。”

  “啪”的一声,支票甩在她脸上。

  “既然如此,赶紧滚吧,不要脏了我们的地方!”

  ......

  季暖拖着身心俱疲的身躯回了家,房间里空无一人。

  孩子躺在摇篮里,季暖加快脚步朝孩子走近。

  她握着手中得来的两张十万的支票,微微一笑,孩子,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

  可,下一秒,她就僵在了原地,浑身血液都急剧往头顶汇聚。

  摇篮里的孩子……

  浑身青紫,一动不动。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4章 孩子

孩子的气息若有似无,季暖顿时慌了,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医生在看到孩子时,脸上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急忙叫人准备手术。

  季暖的眼神却像是放空一样,不哭不闹的坐在长椅上,手却紧紧抓着身上的衣料,脸色惨白。

  她唯一的动作就是盯着手术室的门口。

  刚才医生的表情没办法不让她多想,可是越想,心里的恐惧越大。

  宝宝会平安的,她一直这样告诫自己。

  可手术室的灯灭的也太快了些。

  季暖的眼睛瞪大,紧绷的神经一刻都不曾松懈过,而现在,却有要崩断的趋势。

  季暖坐在长椅上,像是腿软了一样,僵了好久才强迫自己起身。

  一把抓住了医生的手,充满希冀的看着医生的表情。

  声音都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孩子,怎么样?”

  “抱歉,孩子耽误的太久,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隆!

  宛如一个惊雷炸在季暖心中,她自欺欺人的摇着头,身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不可能的!我有钱了啊!我明明有钱了,为什么……救不了我的孩子……”

  几乎是凄厉的喊出声,可医生还是摇头,沉痛且悲悯。

  然后手术室的人儿被推出来,小小的身体安安静静的躺在手术床上。

  季暖扑过去,她颤抖的手指慢慢摸着孩子,明明身体还是温热的,怎么可能……

  一滴泪水,坠落在孩子的手臂上。

  随后,越来越多的泪水洒下,季暖泣不成声。

  季暖全身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一样,脚步踉跄着瘫软在手术床边。

  万念俱灰,心里的剧痛像排山倒海般袭来,直接将她淹没。

  她从来不曾像现在这般无力过,她颤着手抱起手术床上的孩子,把脸贴上孩子的小脸。

  温柔呢喃着:“宝宝,你醒醒,妈妈带你回家了。”

  原本还会咿咿呀呀的孩子,可现在却毫无动静。

  以前孩子会对着她笑,会抓着她的小指不放,会乖巧的趴在她的胸口安睡。

  而现在,只是沉默的闭着眼,没有丝毫回应。

  她抱着孩子站起身,表情麻木而呆滞。

  “这里的医院都是骗人的,我带宝宝去别的医院。”

  可是她还没走,就被护士拦住:“抱歉季小姐,请你在这里签个字。”

  季暖低头一看,上面“死亡证明”瞬间刺痛了她的眼。

  一把推开那小护士,季暖猩红的眼底,此时却带着骇然的危险。

  “滚开,我的孩子还有救!”

  ......

  季暖茫然而无措的抱着孩子,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好像没有了归处。

  所有人都说她的孩子已经死了,可是她不信。

  可再不信,孩子在她的怀里已经开始渐渐变的冰冷。

  发现这一现象的时候,季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孩子层层包裹起来,一定是外面太冷了。

  可是眼泪却怎么都抑制不住,最后她跌坐在地,在交错的街头放声大哭。

  她的孩子,好奇的看了看这个世界,后来觉得这尘世太苦,所以就回去了。

  可是宝宝,你走了,让妈妈怎么办,你是妈妈唯一的精神支柱了!

  一阵脚步声在季暖的身边响起,她恍若未闻。

  来人立在她面前,夹着道不明的情绪唤她:“季暖……”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5章 滚

季暖闻声抬眸,瞿若白站在她面前,泪水模糊着她的视线,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也许是这天太冷,也许是心中太痛,季暖此时居然想依靠瞿若白。

  她哽咽道:“若白,孩子……他……”

  话还没有说完,季暖已经悲痛的说不下去。

  瞿若白心里情绪翻滚,脸上却依旧淡漠,谁都无法探知他的情绪。

  “死就死了。”

  声音冷的刺骨,像是锋利的刀子,直直的插进了季暖的胸口,顿时让她鲜血淋漓。

  季暖瞪圆双眼,不敢相信瞿若白能狠到如此地步,她嗫嚅着唇,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好歹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说?!”

  瞿若白只觉得胸口有些闷,说出的话却一如既往的阴毒。

  “那时候你耍手段非要留下这个孩子,我还以为你能一直护好他。不过死了就好,不然看到这个孩子,我就会想起我被你骗的愚蠢!”

  季暖笑了,可笑着笑着,她又哭了。

  那么委屈的,隐忍的痛哭出声,肆意的发泄着自己的悲伤。

  她怎么会期待瞿若白怜惜,明明他才是最希望孩子死的那一个啊!

  似乎只是为了来羞辱她一番,瞿若白看着又哭又笑的季暖,皱眉上了路边的车,不带半分留恋离去。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季暖的好友陆敏打来的。

  电话接起。

  “暖暖,孩子在你那里吗?我刚才出去买了个菜,回去孩子就不在了。”

  电话那头不知过了多久,季暖的声音飘渺的像是从遥远的国度里传来。

  “敏敏,孩子……死了。”

  .......

  季暖疲惫的躺在沙发里,她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桌子上还摆放着前两天给孩子买的小衣服,季暖心里一痛。

  其实她想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平静的没有半分涟漪,就好像是眼泪都干涸了一样。

  整个房间空荡荡的,耳边似乎还能听到之前她逗孩子的声音。

  突然,她起身开始缓慢的行走,好像每一处,都能看到自己抱着孩子的身影。

  那个孩子这么乖,从来都不吵闹的,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养育他长大,甚至还没听到孩子叫一声妈妈。

  她像是个孤独的行者,不大的房子,却偏偏让她走了很久,直至精疲力竭。

  “暖暖!”

  季暖回头看到了陆敏担心的脸,喉头有些苦涩。

  她想要对陆敏笑笑,可是牵扯起嘴角,却都以失败而告终。

  陆敏心里一酸,急忙抱住她:“暖暖,不要难过。”

  瘦弱的身形开始轻微的颤抖,紧绷的肩膀颓然而落。

  季暖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从寂静到嚎啕,整个房间都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

  季暖呆在房间里差不多三天。

  这三天几乎天天抱着孩子的衣服,就像孩子还在。

  可这样的死寂很快被打破,一阵粗暴的敲门声之后,门被人从外面踢开。

  季暖此时消沉地窝在沙发里,进来的人却让她意外。

  是姚诗雅,也是瞿若白心里的白月光。

  依旧是张扬的模样,后面还带着保镖,看到季暖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她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季暖表情淡漠:“你来干什么?”说出口才发现声音嘶哑的厉害。

  姚诗雅笑出声来:“听说那个野种死了?”

  季暖表情瞬间龟裂,凶狠的盯着她,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滚出去!”

  姚诗雅听了这话轻蔑的冷笑:“,要是我没记错,这房子应该是记在若白名下的。”

  季暖一愣。

  姚诗雅凑近她的耳边,一脸挑衅道:“既然如此,该滚的是你!”

似此星辰非昨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全部精彩内容

似此星辰非昨夜

似此星辰非昨夜

作者:余旧默存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似此星辰非昨夜》的小说,是作者余旧默存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似此星辰非昨夜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爱上一个人有没有错,她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她爱上他是错的。想贪恋他的温暖也是错的,甚至怀上他的孩子都是错的。可是没有人给她改正的时间,她就已经被伤的鲜血淋漓,既然这样,那不如放她归去吧。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