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1-14 10:34:20作者:欧耶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几度风雨几度情》的小说,是作者欧耶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几度风雨几度情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鹿黎不死心地拍着门,虚弱地喊着:“煦白,我肚子好痛……”屋内传来蒋煦白不耐的吼叫:“你烦不烦啊!肚子痛去找医生,跟我说有什么用?”鹿黎再也撑不住,倒在地上。她本来还想,幸好今晚蒋煦白在家。他还是不在的好,这样她就领教不到他的绝情。救护车来了,医生问道:“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鹿黎转头,看着那张始终没动静的房门,浑身的血一点点的凉下去。“没有。”后来,蒋煦

《几度风雨几度情》几度风雨几度情(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作者欧耶】&鹿黎蒋煦白 免费试读

几度风雨几度情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几度风雨几度情 第1章 保姆

盛夏,入夜了,空气依然热烘烘,窗外蝉鸣声不绝。

  鹿黎见小缘频频朝毫无动静的门口看去,心里泛起一阵酸楚。

  她摸了摸他的头,哄道:“好啦,今天爸爸已经陪你去买了玩具车,蛋糕就和妈妈吃吧,你知道爸爸工作很忙的。”

  小缘乖巧地点点头,吹蜡烛,许愿,切蛋糕。

  这时,门开了。

  本以为今晚不可能出现的男人,回来了。

  “爸爸!”

  小缘黑葡萄似的大眼绽放出惊喜,开心地奔向蒋煦白,还不忘端了块蛋糕。

  蒋煦白直接将她推开,不想随手的力气对一个三岁小女孩来说大了点,小缘一屁股坐到地上,“哇”的哭了起来。

  鹿黎眼里的笑霎时凝固,心疼地上前把小缘搂在怀里。

  “你这是干嘛?孩子只是想跟你分享她的生日蛋糕……”

  蒋煦白眼里毫不掩饰的嫌弃,深深刺痛了鹿黎。

  一张报纸被丢到她面前,上面赫然是白天的时候,蒋煦白带着她们母女逛街的照片。

  “我说你怎么一反常态的求我陪孩子过生日,你找的狗仔队效率还真是高,今天还没过完,我蒋煦白有孩子的消息,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蒋煦白当是发善心,勉强带着母女俩去逛商场,事先清场,低调保密。

  结果还是被狗仔队给拍到了。

  不是鹿黎算计还能是谁?

  “我没……”鹿黎摇头,想问他有证据吗?

  又觉得这问题可笑,蒋煦白认定的事情,不需要证据。

  “你不就是想要个名分吗?算计我也不是第一次。瞧瞧你上一次算计的成果……”蒋煦白看了一眼抽泣的小缘,像是在看一个物品。

  “鹿黎,事不过三,再有下次就给我滚!”

  他丢下这句话就甩门而去。

  鹿黎将眼泪咽下,哄着小缘洗漱睡觉,打开手机。

  影帝蒋煦白隐婚已育的八卦,席卷了各大网络平台和杂志报纸。

  他的公司很快给出了应对,说小缘是亲戚家的孩子,而她鹿黎,是保姆。

  她在这个华丽的宅子里,没名没分,确实像个保姆。

  当初,蒋煦白认定她算计了他怀的孕,领了证后,等孩子出生,就将离婚证摔到她脸上,狠狠打脸。

  鹿黎傻傻的安慰自己,起码蒋煦白没让小缘成为私生女。

  蒋煦白离开后就将鹿黎的号码给拉黑了。

  架不住小缘想爸爸,她做了份丰盛的营养餐,前往他正在拍摄的剧组探班。

  蒋煦白看到她,脸顿时黑了下来,训斥道:“你是聋了还是疯了?居然敢找到剧组来!”

  “我说了我是你家的保姆……”鹿黎吸了口气,似乎这样能抑制住心口不住的抽疼。

  蒋煦白嗤笑,将精致的餐盒随手丢给路过的场务。

  “送你。”

  场务打开盒盖,满满一盒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他咽了咽口水。

  “蒋哥怎么不吃?看起来很不错啊!”

  “减肥。”

  “蒋哥说笑了。”

  场务看着长身玉立的蒋煦白,这么帅的人还这么有自制力,活该他红。

  鹿黎精心准备了一上午的食物就这么入了别人的肚子。

  他很少吃她做的东西,这没什么,该习惯了。

  “有空就给小缘打个电话,她很想你。”

  “赶紧走。”蒋煦白没答应也没拒绝,对她像是赶苍蝇般挥挥手。

  感觉到四周有目光朝这边看过来,鹿黎有些难堪,低着头就要离开。

  “你等等!”一个戴着遮阳帽的中年男人拦在她面前。

  鹿黎一愣,蒋煦白皱了皱眉。

  “何导,你叫住她干嘛?”

  “煦白啊,你有没有觉得她的背影特别像一个人?”

  这话戳中了蒋煦白心里不可言说的隐秘,眼里极快闪过心虚之色。

几度风雨几度情 第2章 求救

蒋煦白清咳了下,干干的说道:“没觉得。”

  看到鹿黎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他没好气的说:“要我送你吗?”

  鹿黎转过身,还听到何导在问她是谁?

  “保姆。”蒋煦白这么说着。

  “哦,前几天被拍到的那个啊……看着不像保姆。”

  “不是保姆还能是什么?”

  她几乎忍不住想伸手捂着耳朵,越走越快,将他不屑的声音抛在身后。

  当晚,蒋煦白就回来了。

  鹿黎意外又欣喜,小媛更是开心地跑过去,浑然忘了前几天被蒋煦白推倒的事情。

  “爸爸!”

  蒋煦白躲开小媛想拉住自己的小手,敷衍地拍拍她的头。

  “自己去玩,我很累。”

  小媛马上说道:“爸爸,我给你捶背吧!”

  蒋煦白似笑非笑地看向鹿黎,眼里明显的讽刺之色,将鹿黎刚冒出头的欣喜给冻结了。

  “行啊你,教孩子这些。”

  “不是我教的……”

  鹿黎咬唇,明明是孩子对父亲的孺慕之情,蒋煦白不接受还看作是她的心机!

  小缘懵懂地举起小拳头,被蒋煦白不耐烦的“不用了,别烦我!”给吓得嘴巴一瘪,就要哭出来。

  蒋煦白快步走到自己卧室,锁上门,洗漱一番倒头便睡。

  他能回来就不错了,别想得寸进尺。

  “没事的,不哭……”鹿黎红了眼眶,将小缘抱回儿童房。

  她可以习惯蒋煦白的冷眼恶语,小缘怎么会懂?

  半夜,鹿黎被腹部的绞痛给生生痛醒,鼻间萦绕着浓厚的血腥味。

  她不想吵醒小缘,艰难地翻身下床,忍痛挪到蒋煦白卧室门前。

  “咚咚咚”……

  蒋煦白被敲门声吵醒,烦躁地将被子拉上去盖着头。

  不一会儿,敲门声没了,他紧蹙的眉还没松开,枕头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是鹿黎,蒋煦白马上给挂断了。

  鹿黎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脸色越发惨白,满身冷汗,已经浸湿了贴身的衣物。

  知道他醒了,她不死心地拍着门,虚弱地喊着:“煦白,我肚子好痛……”

  蒋煦白顿时起床气爆发了,随手抄起床头的摆件砸向房门,吼道:“你烦不烦啊!肚子痛去找医生,跟我说有什么用?”

  鹿黎再也撑不住,滑倒在地上,抖着手打了个急救电话。

  她本来还想,幸好今晚蒋煦白在家。

  他还是不在的好,这样她就领教不到他的绝情。

  隔着一道薄薄的房门,一个人安然的睡着,一个人黯然的等待着。

  十分钟后,救护车到了,尖锐的笛声响彻住宅区。

  蒋煦白铁青着脸坐起身,早知道今晚就不回来了。

  不一会儿,房门外响起脚步声和说话声,还夹杂着小缘的哭声,在寂静的夜显得格外吵闹。

  “小姐你流了好多血啊……”

  “别害怕,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

  “呜呜呜……妈妈,妈妈你不要死!”

  两个医生将鹿黎抬到担架上,忽的问道:“对了,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鹿黎转头,看着那张始终没动静的房门,浑身的血一点点的凉下去。

  “没有。”

  很快,嘈杂归于平静,楼下的救护车呼啸而去。

  门外的对话,蒋煦白听了个分明,心里一个咯噔,跳下床打开房门。

  入目是满地的红!

  血从鹿黎的房间一路蜿蜒到他房门口!

  蒋煦白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那女人说什么来着?

  肚子痛,竟然这么严重吗?

几度风雨几度情 第3章 不在

医院。

  鹿黎腹腔大出血是由于卵巢黄体破裂,紧急做完手术,已经是天蒙蒙亮。

  “这种突发的疾病,什么原因不好说,运动过猛或者翻个身都可能引起,你算幸运的,再晚点过来就危险了。”

  护士念叨着,给她弄好输液就出去了。

  鹿黎呆怔地倚在床头,腹部撕扯的痛已经远去,似乎有什么也跟着血一起流走了。

  折腾了半夜,小缘嗓子都哭哑,脸上带着泪痕窝在她身边。

  “妈妈,爸爸明明在家里,为什么你说他不在?”

  鹿黎苦笑,门外那么大的动静蒋煦白都不肯出来,她何必自取其辱?

  小缘一天天长大,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解释,她们母女对蒋煦白来说,见不得光……

  “你记错了,爸爸不在。”

  蒋煦白当自己不在,那鹿黎就当他不在。

  总有一天,她能将他彻底从心里剜出去吧。

  小缘以为蒋煦白在自己睡着后出去了,“哦”了下没有再多问。

  “咚咚”,门被轻轻敲响。

  紧接着,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口罩,全副武装看不到脸的男子推门而入。

  “爸爸!”小缘眼睛一亮。

  蒋煦白顿了顿,他把自己包得这么严实,这孩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跟你说过什么不记得了?在外面叫我‘叔叔’!”

  他几乎反射性的纠正。

  小缘瑟缩了下,委屈地看向鹿黎。

  蒋煦白摘下墨镜和口罩,目光定格在鹿黎失血过多的苍白面容上,再开口声音就软了几分。

  “好点了吗?我不知道这么严重……”

  如果换做以前,蒋煦白这样温声软语,鹿黎就是受了再多委屈也能被平复。

  这次她终是意难平,放在被子上的手紧了紧,哑声道:“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我还是要找医生。”

  蒋煦白浓眉蹙起,鹿黎还是那个低眉顺眼的鹿黎,可这话他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味。

  “我说找医生有说错吗?”

  “蒋煦白,你知道我昨晚想得最多的是什么吗?你没有回来该多好……”

  鹿黎答非所问,要死不活的样子搅得蒋煦白心头一股无名火起。

  仅有的耐心很快告罄,他惯常的轻蔑刻薄一连串的砸向鹿黎。

  “你是在埋怨吗?你有什么资格?如果没有自知之明,你连当保姆都不配!”

  鹿黎捂着小缘的耳朵,这才是她熟悉的蒋煦白,几句话就能让她在盛夏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她没用,又让孩子听到这些。

  蒋煦白发泄一通,像是终于记起鹿黎是个病患,屈尊坐到床边,大掌覆在她手背上。

  “好好休养。”

  掌心传来的温度冰凉得令人心惊。

  这事算他理亏。

  鹿黎鼻头一酸,她恨自己的不争气。

  “咔嚓咔嚓!”

  这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煦白,狗仔队来了!”门口的助理带着几分惊慌的喊道,“别跑,站住!”

  门外脚步声远去,似乎在追赶。

  蒋煦白下一秒就将鹿黎推开,没有顾惜力道。

  “啊……”

  腹部刀口被扯痛,鹿黎的脸色越发苍白。

  蒋煦白厌恶地起身,冷哼道:“原来在这里等着呢?鹿黎,你怎么能这么恶心!”

  他戴上墨镜再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鹿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眶……终究红了。

  小缘不解的问:“妈妈,爸……叔叔为什么突然走了?”

  她用力将眼泪咽回去,呢喃道:“因为,他从没为我们停留过。”

  蒋煦白这次花钱消灾,被狗仔狠敲一笔,才将医院的照片给压下来。

  他沉着脸吩咐助理:“云之庭院的住所已经被狗仔盯上了,我要换地方。”

  助理趁机问出疑惑已久的问题:“蒋哥,你又不是靠粉丝吃饭的流量小生,为什么要隐婚?”

几度风雨几度情 第4章 阻拦

蒋煦白不屑一笑。

  “因为我不想。不然呢?难不成是因为喜欢而想保护她吗?”

  助理忙摇头,瞎子也不会这么觉得!

  他没注意到蒋煦白看向车窗外的眼眸在某个方向上凝住了,讥讽的眼神倏地转柔。

  “还有,记住了,我现在是单身。”

  半个月后,鹿黎出院。

  这期间蒋煦白都没有出现过。

  只有透过助理发来的冷冰冰的信息:“鹿小姐,蒋哥说以后不会再来云之庭院,房子转到你名下。”

  小缘起先还会问,后来渐渐沉默下来,似乎有些懂了妈妈说的“从未停留”是什么。

  鹿黎回到家,地上的血迹已干涸,是那么刺目。

  她用力地、机械地擦拭着地板,像是将蒋煦白烙在自己心上的痕迹也一点点的擦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突兀的响起来。

  鹿黎微微喘息着擦干净手,看到来电显示,木然的眼惊讶地睁大。

  是一个躺在通讯录很久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名字,竟然还记得她?

  酒店。

  此时鹿黎身处一部即将开拍的电影饭局上,紧张得手心冒汗。

  著名导演寻万里满是络腮胡的脸涨红,是激动也是喝高了,拍着胸膛保证道:“我打包票,鹿黎可以!”

  几位投资商有些为难,完全的新人,能跟当红的小花容静婷比吗?

  “我寻万里立个军令状,行了吧!要是票房扑街,我就退圈!”

  寻万里确实有这个资本,他的电影扛票房的不是演员,导演本身就是金字招牌。

  鹿黎当女主的事就这么敲定了,这顿饭局宾主尽欢。

  私下,寻万里喷着酒气跟鹿黎说了真话。

  “我受够容静婷了!耍大牌、不配合、阳奉阴违……”

  “鹿黎,五年前你给容静婷当替身,我就记住你了,很有灵气。”

  “不瞒你说,我的确有私心,我要让其他人知道,一个小小的替身我也能让你红,我就是要打她的脸!”

  “明天下午的电影发布会,不要迟到。鹿黎,我看好你,别让我失望啊……”

  鹿黎心跳加速,含泪点点头。

  她都要忘了自己也是有演员梦的,如果不是因为遇到蒋煦白而搁置。

  这一次,她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带着小缘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

  不用在乎蒋煦白是否承认。

  第二天一大早,鹿黎送小缘去了幼儿园,晚上则是拜托了朋友去接。

  回到家,她精心打扮了一番。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鹿黎有些恍惚,有多久没好好打扮过了?

  算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她正准备出门,“咔哒”,门从外面被推开。

  那个说不会再来云之庭院的男人,高大的身躯像是座铁塔,堵在了门口。

  “去哪?”

  不等她回答,蒋煦白挑眉,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神色一如既往的轻蔑。

  “《尘蜕》的发布会?”

  鹿黎心跳猛地加快节拍,不知为何心底涌起莫名的慌乱。

  “跟你无关,让开!”

  “几天不见你不止翅膀硬了……”蒋煦白讥笑道:“我问你,你照过镜子吗?几斤几两啊就敢演寻万里的女主角?”

  “这个问题你该去问寻导……”

  “笑话!你拿什么跟容静婷比?寻万里怎么可能选你?你是不是跟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一个字一个字像是石头,狠狠砸在鹿黎身上,痛得她发抖。

  在蒋煦白的眼里,她的自尊从来都是可以随意践踏。

  习惯了,她早就习惯了。

  “随便你怎么想。”

  鹿黎忍着泪,身体崩得僵硬,就要越过蒋煦白出门。

  蒋煦白冷笑一声,抓住她的手臂甩向屋内。

  门“砰”的关上了,鹿黎的心直直沉到谷底。

  “蒋煦白,你究竟想干嘛?”

几度风雨几度情 第5章 威胁

蒋煦白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道:“那个角色是容静婷的,你不要妄想。”

  鹿黎咬紧牙关,试图压住心底蔓延开来的冷。

  所以,他这是要阻止她去发布会了?

  “是寻导要我演的!蒋煦白,你说了不算!”

  “你还没回答我,是怎么认识寻万里的?”蒋煦白不依不饶继续问道。

  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心里似乎有个爪子在挠,莫名不舒服。

  国手级别的导演跟鹿黎这种素人怎么会有交集?她是怎么搭上寻万里的?

  该不会真被他说中了吧!

  “那你跟容静婷又是什么关系?”

  鹿黎颤抖着握住拳,没有错过蒋煦白说到“容静婷”时,眼里一闪而过的别样情愫。

  昨晚寻导才定了她顶替容静婷当女主角,今天蒋煦白就来帮容静婷“解决”。

  蒋煦白心里一个咯噔,迅速将那一丝心虚掩住,硬邦邦地回道:“跟你无关。总之发布会结束之前,你别想出这个门。”

  鹿黎被他无赖的嘴脸气得眼眶发红,咬牙朝门口冲去。

  蒋煦白当然不可能让她出去,他微喘着将鹿黎压在身下,身体的纠缠碰触难免有些摩擦生火的意味。

  看着她燃烧着火光的潋滟双眸,他心头一热,仿佛被蛊惑似的低下头……

  “唔……”

  蒋煦白痛得蹙眉,飞速退开,薄唇上已沁出血珠。

  鹿黎眼中第一次出现真切的厌恶之色,沾染了丝丝血迹的唇瓣越发艳红诱人。

  然而那张嘴里吐出来字眼实在不好听。

  “滚开!真恶心!”

  蒋煦白舔去血珠,不怒反笑,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当初你倒贴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恶心?”

  鹿黎一颤,眼里盛放的怒意骤然熄灭,整个人都灰暗下来。

  为什么他总是能狠准地把她的心掏出来丢到地上,还要踏上踩一脚。

  是她纵容的不是吗?

  纵容到今天,他终于轻蔑地撕开了最后一层薄纸,让她认清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蒋煦白本就恼恨自己刚才怎么鬼使神差就对鹿黎有了反应?

  现在更是被她黯淡的眼神看得一阵烦躁,想也没想将她拎起来,用麻绳绑在了椅子上。

  鹿黎要发疯了,尖叫道:“蒋煦白,你有什么资格妨碍我的人身自由!你凭什么!”

  “那你有什么资格演容静婷的角色?你又凭什么?”蒋煦白将这话丢回给她,随口问道:“你会跳舞吗?”

  “我……”鹿黎颤颤地哽住。

  她说会,他就会放她出去吗?

  不会,他要保护的是另一个女人。

  鹿黎自嘲一笑,恐怕会跳舞不能让她出去,会飞才行。

  手机响起,蒋煦白拿过来瞟了眼,不搭理。

  “谁打来的?是寻导吗?”鹿黎挣扎着想拿手机,光洁的手臂被绳索磨得生疼,却寸步难行。

  铃声停住了,几秒后又响了起来。

  她急得额角直冒汗,一点点的挪着椅子想拿到手机。

  蒋煦白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欣赏鹿黎挣扎不得的样子。

  待她好不容易要碰触到手机时,手轻轻一挥,恶劣地将手机远远丢开。

  “安分点。”蒋煦白这个卑劣的胜利者还要乘胜追击,恶劣地补充:“如果你还想见到小缘。”

  “你——!”鹿黎不可置信的看着蒋煦白,瞳孔痛得发颤。

几度风雨几度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几度风雨几度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几度风雨几度情全部精彩内容

几度风雨几度情

几度风雨几度情

作者:欧耶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几度风雨几度情》的小说,是作者欧耶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几度风雨几度情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鹿黎不死心地拍着门,虚弱地喊着:“煦白,我肚子好痛……”屋内传来蒋煦白不耐的吼叫:“你烦不烦啊!肚子痛去找医生,跟我说有什么用?”鹿黎再也撑不住,倒在地上。她本来还想,幸好今晚蒋煦白在家。他还是不在的好,这样她就领教不到他的绝情。救护车来了,医生问道:“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鹿黎转头,看着那张始终没动静的房门,浑身的血一点点的凉下去。“没有。”后来,蒋煦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