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1-15 10:13:48作者:招财进宝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纠缠不清:总裁情深》的小说,是作者招财进宝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一次交易,她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十月怀胎临产之时,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才幡然醒悟。后来他说,老婆回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免费阅读 招财进宝小说全本资源 免费试读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 第6章,三个人相依为命

宗景灏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客厅,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

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昨晚睡的还好吧?”

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夜里听见动静,起来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还是在房间里睡的。

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

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莫名的暧昧。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准备早餐,待会儿吃饭。”于妈走进了餐厅,开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

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她又敲,依旧无人回应。

无奈之下她试着推开房门,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她一推就开了。

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寒风凛凛,刮的人发颤。

男人坐在床边,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

那纸——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种隐私被人窥探的羞辱感,她跑进去,一把夺过来,质问道,“你凭什么,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别人的东西,隐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隐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着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揣着野种,嫁给我,现在来和我谈隐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释,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宗景灏站起来,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每一步,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说,你有什么目的?”

想让他当便宜爹,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

之前的交易,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

越想他的脸色越沉。

林辛言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的,不断往后退,双手捂住腹部,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没说,绝对没有任何目的。”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是吗?”

林辛言护着小腹,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强撑着镇定,“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蒙混过关,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况,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我吧?”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很轻,宗景灏还是发现了,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

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

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

她护着腹部的双手,慢慢握紧,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太过意外,却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已经失去弟弟,所以她想生下这个孩子。

以后可以和妈妈像以前一样,三个人相依为命。

想到那晚,她忍不住颤抖,掌心的冷汗直冒,“我,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她甚至不敢和庄子衿说,去医院的做检查的单子,她没敢放在住处,就是怕庄子衿发现。

没想到惹来这么大动静。

让宗景灏猜疑她的动机不纯。

她才十八岁而已,竟然——

私生活是多不检点?

宗景灏的脸色阴沉无比,警告道,“这一个月里,给我安分些,让我知道你搞事情——”

“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安分守己,若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任凭宗先生处置。”林辛言连忙保证。

就算不能得到他的信任,也不能让他怀疑自己的动机。

她本就是在困境中,若是再多个敌人,对她夺回东西太不利。

宗景灏盯着她,目光探究,似乎在判断她话的可信度。

咚咚——这时陈妈走过来,“早餐好了。”

宗景灏收了视线,敛了煞气,“地上收拾干净。”

说完转身出去。

宗景灏一离开,林辛言双腿都软了,她撑着身后的矮柜,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体力,她蹲下身子,将散落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再看到手中的B超单,眼泪落了下来,滴在纸上晕开。

她擦了一把脸,她不能哭,不能哭,那是软弱的表现。

她不能软弱,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她。

将纸叠起来放进包里,换上衣服出去。

餐厅里已经没有人,餐桌上放着空的咖啡杯,和空的餐盘,他应该是吃好走了。

林辛言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和那个男相处实在是压抑。

她走到餐桌前,吃饭。

吃过早饭,她就出了门,说好要回去的,她怕装子衿担心自己。

一进门就被庄子衿拉住,问,“宗家的那位大少爷——”

“妈。”林辛言的语气咬的很重,这事她不想多说,“他人很好,别为我担心。”

庄子衿叹了口气,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也不爱听她多说了,心情不由的失落,“我只是关心你。”

怕那个男人对她不好。

林辛言抱住她,她不是有意的,只是和宗景灏对峙,说服他,她耗尽心力,感觉到了疲惫。

“妈,我只是有点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妈没怪你。”庄子衿顺着她背,似乎感觉到她的疲惫,“如果累,就睡会儿。”

林辛言点了点头,虽不想睡,她确实感觉到疲惫,回到房间,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中午,桩子衿做好饭,叫她起来吃饭。

坐到餐桌上,庄子衿给女儿盛饭,“我做了你爱吃的鱼。”

庄子衿心里对女儿感到愧疚,虽然生了她,却没能给她个美好的童年,让她跟着自己吃苦。

林辛言瞅着桌子上妈妈做的糖醋鱼,淡淡的酸甜味,一前她最爱吃,可是此刻闻到这种味道,胃里翻滚的厉害。

她没忍住,唔——

“言言。”

林辛言没空解释捂着唇,一股脑的钻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边干呕。

庄子衿担心跟了过来,她是过来人,看着女儿的反应,脸色微微泛白,但是她又不大相信,女儿很保守,很老实,在学校也没交过男朋友,她很自爱。

庄子衿的声音有些颤抖,“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林辛言的身体猛地一僵,双手扣着洗脸池的边沿不断收紧,她决定要这个孩子,那么庄子衿迟早要知道。

她转过身望着妈妈,鼓起勇气。

“妈,我怀孕了。”

庄子衿一时间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她才刚十八啊。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 第7章,无痛人流

“怎么回事?!”庄子衿质问,似乎在一瞬间又想明白了什么,“难道那些钱不是肇事者赔偿的?”

她出车祸受伤,儿子的安葬费,花了不少钱,回国前她还给了自己一点钱,说是肇事者赔偿花剩下的钱。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太难以启齿。

她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认,她一个女孩儿,怎么能筹到那些钱,庄子衿痛心,又不敢置信,“你,难道你出卖了自己——”

她一把抓住林辛言的手腕,“这个孩子你不能生,现在就跟我去医院!”

“为什么?”林辛言试图挣开她的手。

“你生了,这辈子就毁了!”这个孩子她不能生,她已经嫁人了,让人知道,她就毁了。

“妈,求你,让我生下来。”林辛言哭着哀求着。

林辛言怎么哀求庄子衿都不松口,态度坚决。

当天就把林辛言拉进了医院。

林辛言不去,她就用死威胁。

林辛言不得不去,人流是要做各项检查的,庄子衿去拿化验单时,她一个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手捂着肚子。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心酸又无奈。

“啊灏,我没事的,别那么紧张,就是一点点烫伤。”白竹微浅笑着,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裙,把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肩膀上披着一件西服外套,宗景灏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口的挽着,露出结实的手臂。

神色担忧,“烫伤,处理不好会留下疤。”

白竹微的身子往宗景灏的怀里依,“要是留下疤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尽胡说!”

白竹微咯咯的笑了,知道宗景灏不是肤浅的人。

这声音——

林辛言慢慢的抬起头,便看见走廊里,白竹微依靠着宗景灏缓缓的而来。

那般配的样子像是一对璧人。

衬的她就像个小丑,年纪轻轻就失了清白,肚子里还弄了个父亲不明的孩子。

她看的出神时,眸光里撞进一道惊讶之色。

“下一位患者。”手术的门打开,护士站在门口,身后是一位年轻的女人,捂着腹部从里面走出来,嘴里还念叨着,“无痛人流,为什么还他妈的这么痛?”

宗景灏的眉心褶皱丛生,目光定格在林辛言的脸上,在他面前时,还表现的多么在意肚子里的孩子,这转个脸,就来做人流?

他心里冷笑!

白竹微顺着宗景灏的目光看过来——

看到林辛言的那一瞬间,有那么一丝的熟悉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看向宗景灏,“你认识她?”

“不认识。”宗景灏冷冷的掀起唇角。

对于林辛言,宗景灏在心里给她定了很多标签,她私生活混乱,才18肚子就被搞大,一面在他面前表现母爱,一面跑来堕胎。

心机boy!

“想清楚了吗?”护士再三确定。

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无奈的,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清楚了。”

“那跟我进来吧。”

林辛言低着头,不去看任何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手术室里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白竹微隐隐有些不安,她感觉到了宗景灏在生气,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啊灏。”

宗景灏冷着脸,“走吧。”

白竹微挽着他的手紧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手术室,再看宗景灏的反应,不像不认识,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身边又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

这一点她很清楚,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他为何如此生气?!

“啊灏,刚刚那个女孩……”

宗景灏搂住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白竹微只能闭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没在说话。

手术室里,看到那些冰冷的仪器林辛言退缩了,不,她不能舍弃这个孩子,不能!

“躺上来。”医生示意。

“我不做了。”林辛言摇头,转身就跑。

她跑的快,太过慌张没注意前面的路,和迎面而来被人拥簇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她捂着额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林辛言?”何瑞泽看着像她,也不敢确定,试着问了句。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 第8章,你想让我怎么说

林辛言缓缓的抬起头,看清男人的脸,惊讶道,“何医生。”

他的身后站着一群人,林辛言更加诧异了,“你,你怎么在这里?”

弟弟患有自闭症,都是何瑞泽给看的,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

何瑞泽温和的笑笑,还没张口,这家医院的院长就开口了,“何医生是来我院做讲坛的。”

何瑞泽是有名的心里医生,特别是对自闭症这方面的造诣更是深。

“你呢,怎么会在这里,是不舒服吗?”何瑞泽问。

想到妈妈坚决的态度,林辛言浑身一抖。

“言言!”庄子衿手里拿着检查单子,匆匆从走廊的另一侧跑过来,回来,听护士说她跑,庄子衿吓了一跳,看见她激动地喊了一声。

林辛言抿着唇,鼻腔酸涩的厉害,“妈——”

何瑞泽对站在身旁的院长说道,“你们先回去,我有点事。”

“何医生有事,我们就不打扰了,就是我是诚心邀请何医生来我院工作,有什么要求何医生尽管提,我一定尽力满足。”

何瑞泽温和道,“我会考虑。”

“伯母,有什么事情,我们到外面去说,这里不合适。”医院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不适合说话。

庄子衿也是认识何瑞泽的,给儿子看病时,有时候实在凑不出钱,都是何医生垫上的。

对他,庄子衿十分尊重。

于是紧紧的攥着林辛言的手腕,生怕她又跑了。

刚出了医院的大门,林辛言就跪在了庄子衿跟前,“妈,求你了,辛祁已经没了,让我留下他好吗?”

何瑞泽眉头一皱,什么意思?很快他又反应过来,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

看清庄子衿手里的检查单,几乎很清楚的知道,她怀孕了。

震惊,不可思议。

他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现在却不是问的时候。

林辛言很少在庄子衿跟前哭,就算是弟弟死的时候,她哭也是偷偷的,不曾在庄子衿面前掉过泪。

庄子衿不是逼她,只是,她生下这个孩子,还有未来吗?

都说为母则强,看她的样子,想要让她放弃很难,庄子衿长长的叹了口气,“随你吧。”

说完转着就走了,心里难受,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

林辛言缓缓蹲下,人在逞强,泪却在投降,她不想哭,可是却忍不住,积压在内心的伤与痛,侵蚀她的心肺。

回国之前他找过她们,才知道她们回国了,她弟弟也在车祸中去世了。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

何瑞泽蹲下来,给她顺着背,这个女孩认识她时,她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却已经很懂事,照顾弟弟,照顾妈妈。

有一次,他亲眼看见她的钱只够买两份饭,她把饭给妈妈和弟弟吃,自己明明没吃,却告诉庄子衿自己已经吃过了。

懂事的惹人心疼。

何瑞泽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安慰她,可是手还没落下来,林辛言忽然抬起头,看着他,“谢谢你以前的帮助,以后我有钱,一定会还给你。”

何瑞泽的手停顿在她的头发上方,手掌慢慢握住,收回,笑着说,“傻瓜,那些是我自愿帮助的,不需要还。”

林辛言摇摇头,“你是善良,但是我记得。”

有能力以后一定会奉还。

何瑞泽扶起她,“你住哪里,我送你。”

这个时候林辛言担心庄子衿,便点了点头说了住址。

到地方林辛言推开车门下车,何瑞泽问她,“以后还回去吗?”

林辛言转身看着他,摇摇头,“不回了。”

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林辛言回到住处,就看见庄子衿坐在椅子上,擦眼泪,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撕扯着。

庄子衿擦了眼泪,没看她,“我没事,你回去吧。”

“妈——”

“是妈没照顾好你。”庄子衿擦着眼泪,可是擦过之后还有,止不住。

林辛言扑过来搂住她,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发泄彼此心中的伤痛。

很久之后,她们才平复心情,林辛言和庄子衿,说了自己和宗景灏的交易,让她不要为自己担心。

庄子衿震惊无比,婚姻怎么可以儿戏?

虽然她不赞成,什么交易婚姻,但是女儿怀孕了,身子不洁了,想必宗家的那个男人也接受不了,这样也好。

以后她来照顾女儿。

晚上林辛言回到别墅,宗景灏没在,吃了晚饭她在别墅的院子里走一圈,散步消化食,顺便看清别墅周围的环境。

后来时间晚了,她回了房间,但是感觉到口渴,到厨房倒了一杯水。

喝了半杯水,林辛言准备去回房间睡觉的时候,房门响起扭动把手的声音,紧接的房门被推开。

随即,一抹高大的身影迈进来,紧接着是一道亮丽的身影,从他身后走出来。

林辛言愣了一下。

怎么也没想到,宗景灏这么晚了还把他喜欢的女人带回来。

白竹微见到是她同样一愣,这不是那天在医院的女人嘛?

她抬起头看着宗景灏,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线条冷硬。

那天他生气什么?

和这个女人有关?

女人的心思总是敏感是,宗景灏的反常,让白竹微对林辛言,心生戒备。

“那个,我先回房间了。”林辛言并不想做电灯泡,惹人烦。

“等等。”宗景灏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她穿着很保守的睡衣,白色的裙摆延伸到脚踝,露着两条白细的胳膊,看着倒是有几分清纯的味道。

只是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心里多了几分厌恶,“竹微,是这里除了我以外的主人,懂我的意思?”

林辛言觉得他多此一举,她从来也没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何必强调?

“我知道,那我去睡觉。”林辛言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林小姐。”白竹微望着她,“对不起。”

林辛言一头雾水,惊讶的看着她。

她脸上是深深的歉意,“虽然你和啊灏有着婚约,可是,我和啊灏相识的比你久,如果不是你,今天嫁进来的就是我,我们是相爱的,所以——”

“所以什么?”林辛言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

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妨碍他们。

她说这些是为何?

“只是觉得你嫁给了啊灏,但啊灏不爱你,是因为我的关系,所以我对你感到愧疚。”

“不用了。”按照正常的人的思维,这种尴尬关系,不应该互不干扰嘛?

搞这一出,为了在宗景灏面前,刷她的善良?

莫名,林辛言对她没什么好感。

宗景灏眯着眼睛盯着她的脸,“你是什么态度?”

林辛言抿了抿唇,她什么态度,她只想安稳过完这个月,拿到属于她的东西,就离开。

是这个女人,很奇怪,上来说这些的。

她应该怎么回答?

“你想让我怎么回答?”白竹微这话,她根本没法往下接。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纠缠不清:总裁情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全部精彩内容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

纠缠不清:总裁情深

作者:招财进宝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纠缠不清:总裁情深》的小说,是作者招财进宝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一次交易,她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十月怀胎临产之时,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才幡然醒悟。后来他说,老婆回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