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1-15 12:40:42作者:风与天幕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的小说,是作者风与天幕写的玄幻仙侠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穿进修仙小说,肯定要和主角抢机缘啊!我做不了男版龙傲天,可以做女版的嘛!可惜想得很美,最后还是被男主当BOSS干掉了!幸运的是,她又重生了,还回到了男主小时候!看着面前骨瘦嶙峋,眉宇间依稀闪现王者霸气的小不点,她有两个选项。1:弄死他,看他以后还怎么牛逼!2:养成他,以后光明正大的索要回报!想到那些只有男主才能打开的宝藏,财迷心窍的她最终选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免费阅读 风与天幕小说全本资源 免费试读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 有师傅真好

  他看着正在冥思苦想的小女孩,刚张开嘴准备说话,结果元初突然带着他出了天方开舟。

  一瞬间,雷霆暴雨扑面而来,雨滴打在他身上都有疼痛的感觉!

  近距离看,下方的海漩变得更加狰狞,就好像大海的眼睛一样,深不见底,又带着绝对的吸引力,将周围的雨水雷电,都吸到了漩涡中央,四方空间也因此而扭曲!

  夜沉渊一愣,“师傅,难道您有带我通过的法器?”

  “没有啊!”狂风中,传来元初干脆的声音。

  没有?没有为什么出来?就在夜沉渊瞪大眼睛想说什么的时候,元初大声笑道!

  “但海漩不是搅不碎元婴之身嘛!所以我对你来说,不就是最好的保护伞?”

  说着,她抱着夜沉渊直直朝下掉去!那一瞬间的失重感,就好像蹦极一样!!

  夜沉渊没任何准备,就掉入海漩范围内,无数电花火海都冲着他这个没有修为的人狂扑过来,但那些攻击最后都落到了元初身上!

  夜沉渊眼前是下坠的雷雨,耳边是炸响的雷鸣!空气中漂浮着衣物烧焦的味道……可即便如此,元初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次因为赶时间,我没准备好,可能会让你吃点苦。”

  她顿了顿,又张扬的笑道。

  “但是,下次不会了!”

  那一刻,夜沉渊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什么紧紧攥住了!明明承受风暴的都是她,他收到的打击痛苦几乎可以不计,可是,她竟然还觉得让他受苦了么?

  夜沉渊闭上眼睛,想到昔日他被同族欺辱,那些长辈们的冷漠偏袒,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珍视的感觉。

  所以被冰冷的海水包围的一瞬间,他的心却是暖的,并剧烈跳动着!

  即便被元初紧紧保护着,但是巨大的撞击还是让两个人昏迷过去,等夜沉渊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遍布灵药的地方,而且那些灵药都年份不浅,放到外面,绝对会让人疯狂!

  不过现在,夜沉渊却完全没有看在眼里,他焦急的站起来,四处张望。

  “师傅?!”

  师傅不见了,她难道在保护他的时候受伤了?!

  此时夜沉渊很后悔,他应该在天方开舟上就和师傅共享天珠,这样他还能感应到她的位置……如果师傅被卷到什么地方,遇到了危险,他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

  “师傅?师傅!”

  就在夜沉渊又急又怕的时候,元初突然跳了出来,“叫我干嘛!”

  见夜沉渊一脸惊喜的跑过来,元初踮起脚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笑嘻嘻的说,“是不是发现有我这个师傅在特别有安全感?一会没看见我就很不安?”

  “师傅……”夜沉渊被她打败了,原本满腔恐惧,都在她的笑容中灰飞烟灭。

  “你去哪了?”夜沉渊温柔的从她头发上摘掉一片叶子,而碧绿的叶片下,她明媚的笑容比她身上金色的华服还要亮眼!

  “刚刚那件法衣被雷劈坏了,我去换了一身,怎么样,好不好看?!”

  她身上穿着金色和火焰相交的长裙,转了一圈,裙边如花瓣绽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时不时还有法决隐没其中,妙不可言。

  “好看。”夜沉渊看着她不假思索的说。

  因为元初才六岁,个头很小,穿着什么衣服都好像瓷娃娃一样,精致可爱。

  元初满足了,对他说,“看到没有?这里就是我和你说的,到处都是天材地宝的地方!我没骗你吧?这里是一个陨落的大能留下的药田,药田里的药草年份都上了千年!你自己看看,你修复丹田,需要哪些?不要客气的摘吧!”

  夜沉渊这才看向那些外面几乎绝迹的宝物,双眼微微眯起。

  刚刚的慌乱加重了他要变强的决心!他一定要快点修复丹田,才不辜负师傅的看重!

  于是他点点头,连忙去找他需要的灵药了,而在找寻过程中,他越看就越心惊,这里的东西随便一株在外面都是天价,而且有价无市!

  原本他以为自己要修复丹田,光是寻找这些天材地宝,都要很长的时间,现在不用了,因为他要的,这里都有!

  ……师傅将这样的宝地告诉他,难道就不怕他将秘密泄露出去?而且,对任何人来说,将这些宝物用在他一个五灵根还丹田破碎的废物身上,都会觉得是种浪费吧?

  还记得他在族内时,别人引气入体都有族内派发的引灵丹相助,可轮到他时,那些人都说他一个五灵根不应该浪费任何丹药,而拒绝给他任何修炼资源。

  所以他引气入体,都是靠自己累积强冲的……

  一边是连引气丹吝啬,还要羞辱他的“亲人”,一边是才认识了几天,就送他无数天材地宝的师傅,他扭头看着坐在花丛中,正坏心眼折磨一只灵蝶玩的元初,突然有种恍惚感。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真的有人对他可以好到这个地步?

  在残忍的修仙界,谁不是努力掠夺资源,然后踏着别人的尸骨往上走?就算对人好,也是也绝对是利用的成分居多。

  可是元初……他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利用和算计,毕竟什么东西比得上神器?可她连他身上的神器都放弃了,这样的她,让他情不自禁的也想为她做点什么……

  夜沉渊为难起来,他的东西都在天珠里,而且……天珠的东西也不是靠他的本事得来的,所以不算他的东西,送给她,总觉得太没有诚意。

  他皱了皱眉,努力在乾坤袋里翻找,最后找到了一个瓶子,眼前一亮,又很快暗淡下来。

  他体内一直照顾他的那个强大灵魂,叫厉天,是上古有名的炼器师也是炼药师,自他苏醒开始,就在教他炼丹。

  夜沉渊为了筹集自己修炼用的物资,学得也很认真,而他如今能炼制的最复杂、也最珍贵的灵丹,就是驻颜丹。

  这东西虽然在市面上千金难求,可和这里无数上千年的灵药相比,则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 神器共享

  却是他亲手炼制,也是目前成功的唯一一颗驻颜丹,不知道师傅会不会嫌弃?

  元婴之后虽然可以重塑形体,但容颜还是会慢慢变老,想要维持不变,除了服用驻颜丹,就是用灵力加持,后者长久下去,对自身也是一种损耗,所以,师傅应该……需要他这份礼物吧?

  “你发什么呆呢?”

  元初突然跳到他面前,之前被折磨的灵碟连忙飞起来,讨好的围着她绕了两圈才飞走,被灵药百花和蝴蝶围绕的她,就好像小小的花仙子一般,充满了活力与朝气!

  夜沉渊精致的脸上突然出现一丝窘迫,他低头,将手里的东西往前一送,大声的说。

  “师傅,这是弟子练的驻颜丹,请师傅笑纳!”

  元初一愣,眨巴眨巴眼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要送我驻颜丹?”

  夜沉渊被她这么一问,不敢看她,只是飞快的说。

  “师傅对弟子恩重如山,弟子无以回报,就……想送师傅一点心意。”

  元初见他一本正经,噗嗤一声笑了,“那你为什么要送驻颜丹呢?因为这是你身上最贵的东西?”

  夜沉渊诚实的点头,认真的说,“但是,我以后会给师傅比这好千百倍的东西,这驻颜丹……我是想着师傅或许用得上,这也是我目前能炼制的,最高等级的丹药了,不过我以后会努力的!”

  元初乐不可支的笑了!她指着自己,“你觉得我需要驻颜丹?”

  夜沉渊眼神微微一暗,也是,师傅连这片药田都不看在眼里,都愿意与他分享,又怎么看得上这颗驻颜丹……

  一瞬间,他觉得羞愧极了,赶忙想将药瓶子收回去,却在最后关头被元初抢走了!

  “师傅!”夜沉渊看着瓶子下意识想抢回来,元初却踮着脚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

  “你笨不笨啊?我才六岁,要什么驻颜丹?”

  夜沉渊惊呆了!六岁?这怎么可能?

  元初郑重的将瓶子收在空间,说真的,夜沉渊会想送东西给她,让她觉得非常高兴!即便她还用不上。

  她笑着说,“我母亲是出窍境高手,但是她到死都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也没有找到延长寿元的方法,而那个时候我才三岁,她怕她死了之后,我会受苦,所以以生命为祭,用醍醐灌顶之秘法,将我催成元婴,我这么说,你明白?”

  夜沉渊点点头,但是心里的震惊一点都没有消退!

  师傅才六岁,师傅比他还小,师傅……也没有别的亲人了,不然她的母亲也不会为了保护她,而那样做。

  元初本以为,夜沉渊知道她的真实年龄,会觉得很受挫,毕竟跟着一个六岁“孩子”,想当然什么都学不到,可谁知,夜沉渊突然神情一肃,仿佛下了什么决心,闭上眼睛。

  突然,从他眉心处,飞出一颗红色的血珠,原本嬉皮笑脸的元初神情一肃,因为那不是别的,正是男主的三大金手指之一——天珠!

  夜沉渊一看元初的表情,就知道她很清楚天珠是什么,他神情坚定,一字一句的说,“现在,我以天珠之主的名义,将天珠与元初共享,一旦我身陨魂散,元初,就是天珠府的下一任主人。”

  他说完,一个菱形的光圈从那血珠中飞出来,只要元初祭出一滴心头血与之融合,就能完成契约。

  见元初不动,夜沉渊有点急了。

  “师傅,一旦天珠共享,以后你有什么危险,就能躲入其中,天珠府内还有万年灵泉,可助长修为,对你今后的修行会有很大益处。”

  他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元初忍不住笑了。

  “你就这么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在一个认识才几天的人面前么?”

  她说完,神情忽然褪去天真,微微含笑的眼中反而有种凌厉的深沉感。

  “如果我不愿共享,而是想独占,契约之后杀你夺宝,你怎么办?”

  夜沉渊一愣,事实上,因为过去坎坷的经历,他并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得到天珠的事,他谁都没说,即便是救了他的命,一直照顾他的文家院子里的人,都不知道。

  可是,他却很相信元初,一想到她这么小,以后要经历的事情不比他少,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这么做,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夜沉渊摇头笑了……如墨的双眸静静的看着元初,那眼神干净清澈,带着些许不经意的温柔。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我命该如此,不怪任何人。”

  他手抬了抬,血珠契约便离她更近一些。

  他笑着问,“现在,你愿意和我共享么?”

  元初沉思良久,才伸出手来,但她却没有祭出心头血,而是将契约推了回去,契约没入血珠中,血珠也自然而然的回到了夜沉渊的眉心处,他错愕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拒绝。

  多了天珠就等于多了无数条命,初见她时她明明想得到天珠,为何当他甘愿共享的时候,她反而拒绝了呢?

  “你为什么想给我?”元初歪着头好奇的问。

  夜沉渊皱着眉,缓缓说道,“我原以为,你至少有一百岁多了,比我厉害,更比我阅历深,自然不用我担心,可是现在,我知道你才六岁……”

  “所以,你担心我?”元初挑眉,揶揄道,“难道不该是‘找了个六岁师傅好倒霉想退货’这种念头?你竟然不为自己以后着想,反而担心我?”

  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傻呢?

  “我会变强的!”夜沉渊认真的说,“不管你能不能帮到我,我都会变强,而且我既然已经拜师,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不逐我出师门,我又怎敢有任何忤逆的念头?”

  他的义正言辞让元初笑了,那尚显稚气的眉宇间写满了认真,让她心里暖暖的,突然觉得收他做徒弟,挺好的。

  “你有这份心意为师已经很高兴了!”元初眯着眼,后退一步,又恢复了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还反过来教训他。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 我带了个野男人回来

  “但你也太不小心了,天珠可是神器啊!神器!你怎么能轻易拿出来?而且天珠作为你最后的堡垒,就算有共享功能,你也不能交出去,因为一旦你交给谁,万一她要杀你,你连最后的保障都没有了。”

  “可是……”夜沉渊皱眉,却被元初一只肉呼呼白嫩嫩的小手指点住了唇,他看到她凑近,俏皮的笑着,眼里有他看不懂的光芒。

  “没有可是,如果你真的这么感激我,那么以后,如果你得到了一样东西,把它给我好么?”

  夜沉渊连忙问,“是什么?”

  元初摸着下巴笑着说,“是一面镜子,叫夙镜,据说,只有拥有天珠的人才能找到它,也是神器呢!以后你得到了,不会不舍得给我吧?”

  “怎么会?”夜沉渊急忙道,“只要是你要的东西,我都会给你!”

  元初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情似笑非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心里却有点感慨,也有点愧疚,上辈子抢了一辈子都没抢到的东西,这辈子他竟然这样心甘情愿的就答应给自己,看来,自己以后要对他好一点了。

  夜沉渊找齐了他需要的东西之后,元初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她东西有了,找谁炼丹呢?

  见元初苦恼,夜沉渊懂事的说,“晚一点也没有关系,任何境遇对我等修道之人都是历练,我并没有急于一时。”

  元初摇摇头,“万剑宗的规矩很严,错过了开山大比,你又要等三年了,没事,我知道找谁炼丹了!”

  夜沉渊有点迟疑,因为他需要炼制的是一种六品丹药,而整个诸天界,超过六品的炼丹师只有不到十人。

  他实在不想太麻烦元初,但元初却是个说一不二的,打定主意之后,她坏坏一笑,将药田洗劫一空之后,就带夜沉渊往万剑宗的方向飞去。

  要是她没记错,万剑宗的掌门大叔不就刚好是六品丹师吗?!

  万剑宗

  元初一到宗门,还没歇口气,就被掌门叫去训话了。

  威严冷清的大殿上,掌门与两位长老高坐,准备三堂会审。

  “你还知道回来!”

  掌门大叔长得非常俊美,俊美中透着一丝儒雅,看上去只有二三十岁,但是修仙界就没有丑的,就算生气的时候,也那样赏心悦目。

  面对这样的事,元初上辈子就攒足了经验!所以她一进来就连忙认错,态度十分诚恳!

  “我错了,我不该到处乱跑,我没忘记我的元婴是催熟的,根基不稳,容易走火入魔,还容易被魔修杀了炼丹,我错了!掌门大叔能不关我禁闭吗?”

  她一番话说完,直接将掌门所有的训戒都堵在了喉咙里。

  万俟听风微微挑眉,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老老实实揪着耳朵跪在地上的小女娃,摸了摸下巴。

  “你这性格……”

  元初知道自己灵魂完全融入,丝毫不怕别人发现她夺舍,一本正经的说。

  “前几日我母上大人的忌日,我半夜伤心过度哭晕过去了,醒来就觉得母亲肯定不希望我整天以泪洗面,内向沉闷,所以,我决定洗心革面,笑对人生,重新做人!”

  万俟听风闻言及时压住了嘴边的笑意,但他身边的左右长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还是那个人,但突然变了个性子,也挺有趣的。

  万俟听风正色道,“胡言乱语,像什么样子?贸然离开宗门数日不归,本座就罚你……”

  元初精神一震,连忙用亮晶晶的猫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万俟听风,那卖萌不要太明显!

  万俟听风低咳了一声,他怎么觉得,今天的小元初这么让人罚不下去?

  他神情一肃,“就罚你去思过崖思过一……天!以示惩戒!”

  掌门座下左右长老都不满的看着掌门,平时不都是一年起步么?一天也算惩罚?掌门违反旧例了哦。

  掌门说出来之后自己也后悔了,但元初却眼前一亮,连忙叩拜高呼,“谢谢掌门大叔,我知道掌门大叔一定是怜惜我年纪小不懂事无父无母非常可怜才对我如此偏心,我一定会好好思过,不负掌门苦心!”

  她一句话堵得众大叔无话可说,这奶娃娃真的没有被夺舍么?

  不等他们产生疑问,元初又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不过,我这次出去,还带了一个人回来……”

  “胡闹!”万俟听风又沉下脸来,“宗门的规矩你是不是忘了,怎么能贸然带人入山?逐出去!”

  “别别别!”元初连忙说,“我会让他走程序入山的,过几天就是开山大典,就让他和新入门弟子一起比拼好了,他特别和我眼缘,我想收他做徒弟,他也答应了。正好开山大典的时候,别的元婴都要收徒,但就我这种半吊子元婴,稍微知事一点的,都不会来投奔……掌门大叔,你忍心看我那天尴尬么?”

  元初说完,嘟着嘴在地上画圈圈,那小小的一团,别提多可怜了。

  万俟听风恨不得捂住眼睛,怎么办,他发现自己对很可爱的小东西竟然没办法狠下心肠,这可如何是好?

  元初苦逼的说,“南风殿只有母亲留下的小秋愿意照顾,别人都不想来伺候奶娃娃,偌大的山头,我连个可以玩的人都没有,就这么一点点要求都拒绝的话,好木有人性……”

  她最后声音很小声,但是掌门大人怎么可能听不见?他心下怜惜,毕竟以前的元初确实独来独往,小小年纪就极其内向,于是不等长老们阻止,他就无奈的批准了。

  “行了行了,等会让他去刑风堂说明来历,如果经核实证明他只是一般人,那开山大典那天,你要收徒,就收徒吧。”

  至于可怜那个孩子拜入小元初门下,肯定什么都学不到,也罢,他有空帮着指点一下好了。

  元初这才跳了起来,露出灿烂的笑容!

  “掌门大大你实在是太好了!我能提最后一个要求吗?!”

  元初如此得寸进尺厚颜无耻果然让万俟听风不高兴了。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全部精彩内容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

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

作者:风与天幕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的小说,是作者风与天幕写的玄幻仙侠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来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穿进修仙小说,肯定要和主角抢机缘啊!我做不了男版龙傲天,可以做女版的嘛!可惜想得很美,最后还是被男主当BOSS干掉了!幸运的是,她又重生了,还回到了男主小时候!看着面前骨瘦嶙峋,眉宇间依稀闪现王者霸气的小不点,她有两个选项。1:弄死他,看他以后还怎么牛逼!2:养成他,以后光明正大的索要回报!想到那些只有男主才能打开的宝藏,财迷心窍的她最终选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