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9 15:39:48作者:花柒迟迟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的小说,是作者花柒迟迟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林家万倾草地一朵花,孙女孙子都是顶呱呱。偏偏金贵皇子被放逐,可见最是无情帝王家。好在有空间作弊器在手,娇娇和八皇子这对儿命定姻缘的小儿女,一路混合双打,踩小人,斗BOSS,成长的彪悍又凶险。最终登上帝王宝座,带领大越奔向现代化,威震四海八荒。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林娇娇夜岚)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免费阅读(花柒迟迟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免费试读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 第6章 倾巢而出

这样的雨夜,就是最忠诚守着岗位的老狗也起了躲进狗窝偷个懒的心思,更别提平日叫个不停的鸡鸭,脑袋都缩进翅膀下,睡得昏天暗地。

但林家正房隔间里的娇娇却是睁开了眼睛,穿好衣裤鞋子,蹑手蹑脚路过爷爷奶奶头顶,然后开门溜出了家门。

雨水浸泡了几日的土路实在有些泥泞,一脚踩下去,拔出来都很困难。而暗夜里的山林好似张牙舞爪的鬼怪,看着更是恐怖至极。

但娇娇极力忍着,一边给自己壮着胆子一边往前努力走着。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她累的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不愿意起来了。

这是一个废弃的山神庙,离得林家村有五六里路,几年前还有香火,但后来大伙儿日子越来越艰难,自家都吃不饱饭,哪里有多余的孝敬给山神爷呢。于是,这庙里就慢慢破败了,除了偶尔赶路的旅人错过了投宿会在此将就一晚,就再也没人理会了。

娇娇琢磨了好几日,就要借这个财神爷的地盘做个幌子,以后她从空间里拿东西有了理由,林家老少的衣食无忧也就有指望了。

这般想着,她就咬咬牙脱了鞋子,光脚踩在门槛上,眼见先前的泥脚印被雨水冲刷干净,这才闪身进了空间。

鞋子刷干净,赶紧和衣衫一起晾起来,娇娇一溜烟的抱了一堆零食钻进被窝。

虽然夏季炎热,但山雨还是很凉的,万一染了风寒,她即便能从空间里找药吃,也必定会惹得家里人心疼。

她可不舍得这些疼她入骨的亲人如此,她还要带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笑傲大越…

娇娇吃得欢喜,想起以后的好日子就笑的合不拢嘴。

外边的雨还一直在下,空间里的时间被抻得很长。娇娇睡了两觉,甚至整理了自己的小窝,才算盼得外边天亮。

她生怕错过了机会,赶紧穿了干透的衣衫鞋袜出了空间,然后躺到了神案前的几个破旧蒲团上。

再说林家,林老爷子保持了半辈子早起的习惯,今日照旧是第一个爬起来,惦记着昨日小孙女腹胀,于是打算进隔间探看一眼。

想起以后孙女大了,不但要挪出隔间,他也不能这么随便探看,老爷子心里还有点儿不是滋味。

结果,那炕上歪斜的枕头,空无一人的被窝,惊得他胡子都竖了起来。

“娇娇呢?”

“大早晨的嚷什么?”

董氏睡得正熟,突然被吵醒,顺口就问了一句,不想却被老头子直接拎到了隔间门口,吼道,“我说娇娇呢,娇娇哪里去了?”

董氏也是被惊得彻底醒了瞌睡,她扑到炕上就去翻检被褥,实在没找出孙女,于是就道,“是不是去外边茅厕了?”

她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娇娇这孩子自小就与众不同。五六个月时候就不肯随便在襁褓里拉尿了,每次都会给个声音,也从来不随便哭闹。小小的人儿刚满周岁就学着走路,学着自己吃饭不撒饭粒不撒汤,干净又懂事的让人疼进心坎儿里。

而年岁又长一点儿,无论冬夏,她都不肯在屋子里如厕,每次家里人说起,都说这孩子天生是个富贵人,只不过投错了胎。

林老爷子听得董氏这么说,也是得了提醒,出门就冲着院角的茅厕喊着,“娇娇?娇娇在茅厕吗?”

可惜,茅厕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董氏随后出来,直接进了茅厕,出来时候脸色白的纸一般。

“娇娇…娇娇不在!”

这时候,听得动静,冯氏也揉着眼睛从房里出来了,问道,“娘,大早晨的怎么喊娇娇,她昨晚不是肚子胀吗,让她多睡会儿吧。”

“娇娇不在你屋里?”

“不在啊,”冯氏疑惑,“娇娇不是一直跟着娘睡吗?”

东厢西厢都开了门,连同住在后罩房的林保都带着兄弟们过来了,院子里一时人满为患,但林老头儿同董氏却是看的心里油煎一样。

家里人人都在,除了…娇娇!

“快找,娇娇不见了!”

董氏哆嗦着嘴皮子,到底说出了这句话。

而这句话也彻底引爆了整个林家,甚至整个林家村。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 第7章 无心插柳

林家上下,无论男女老少,就是六岁的林佳林园都拿了小棍子去翻了鸡窝猪圈,大一些的林保林平林荣则奔出了院门儿,去问询平日娇娇常去的几个女娃家里。

可惜,娇娇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半点儿影子都没有。

冯氏想起先前城里流言说有拐子,再也忍耐不住,扑倒在地哭得撕心裂肺,“俺的娇娇啊,你去哪儿了,你若是有事,娘也不活了!”

董氏也腿软,脸色白透,嘴唇泛青,几乎喘进一口气,却吐不出,眼前一阵阵发黑。

不说她平日最疼爱娇娇,如今娇娇是在她眼皮子底下丢的,这让她以后怎么活,怎么面对儿子EX啊。

林老爷子也是全身骨头没有不疼的,即便当年面对野兽一般的蛮人,他也没有这般恐惧,一想起昨日还趴在他怀里软软糯糯喊着爷爷的孙女丢了,再也回不来了,他就觉得满腔热血都冲到了头顶。

“拿起柴刀,跟我出村去找,但凡有可疑的外人,先绑起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娇娇!”

这会儿村里其余各家各户听得消息也聚了过来,林家村大半是林氏宗族的人,就是有外姓也是姻亲,说起来同枝连气,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于是,不等林老爷子开口请求,各家男人就跑回去拿了柴刀绳子等物,一起冲出了村子四处搜寻。

偶尔有早起赶路的外乡人看到,都是吓得厉害,但也没有多惊奇。毕竟含山关因为靠近蛮人生活的草原,气候寒冷,民风简直是大越最彪悍的一处。

又因为多半根据姓氏聚居,所以,每次有个纠纷,倾巢出动也是常见。

甚至听了这般吵闹是因为丢了孩子,还有外乡人主动提供消息说早晨在哪里遇到了带孩子的人…

娇娇对这一切根本无从得知,她这几日琢磨如何为空间找个说辞,日夜不得安眠,这会儿定了计策也就放松了心神,趴在破旧蒲团上,居然又睡了过去。

待得半梦半醒间被晃醒,她还有些发懵,迷迷糊糊看向满脸惊喜的爷爷,就嘟囔道,“爷爷,我还想睡。”

林老爷子眼圈都红了,一把抱了小孙女,“好,好,爷爷抱你回家睡。”

跟在老爷子身后的是林保,平日他是林家孙辈儿里年岁最大的,已经十五了,又是娇娇的亲兄长,这会儿眼见妹妹找到了,好似也没有受什么伤,于是撒腿就往家跑,一路喊着,“娇娇找到了,找到了!”

很快,林家村里就都得了消息,村人也慢慢聚了回来。

董氏亲眼见了小孙女,又摸了小孙女肉嘟嘟的胳膊和腿儿,这才算是缓过这口气。冯氏睁着肿成桃子一样的眼睛,抬手想打闺女几下,到底舍不得,只死死把她搂在怀里。

家里人这般惊恐,实在是出乎娇娇的意料啊。她原本以为家里人不见了,到处看看,把她从破庙带回来就成了,哪里想到,差点儿吓死老娘和奶奶不说,还惹得村里人全都出动找人啊。

她心虚的低了头,缩在老娘怀里不敢吭声,但这模样落在众人眼里,就以为受了惊吓,哪里还舍得问询她到底是怎么跑到山神庙的啊。

董氏直接就爬起来,也不用别人,抱了孙女就送回了正房隔间。祖孙两个躺在一处,也方便家里人照顾了。冯氏吓得手脚软,一时缓不过来,刘氏就进出送水送粥汤。眼见娇娇没什么事儿,就出来同公爹说,“爹,娇娇瞧着没事,也没发热。”

林老爷子彻底放了心,就同院子里喝茶闲话儿的同族兄弟子侄们拱拱手,“娇娇调皮跑出去,可是多亏大伙儿帮忙了。这大清早的,害大伙儿跟着惦记,又耽误下地做活儿了。”

林家村住的都是本家,无论如何头上还顶着同一个“林”字呢,众人听得这话就纷纷摆手,嚷道,“大叔可不要客套,都是自己家人。”

“对啊,孩子跑出去可不是小事。如今拐子多呢,娇娇又长得好,谁瞧着都喜欢,不看紧点儿,万一真碰到拐子就坏了。”

“是这话,听说城里丢的那个孩子还没找到呢。”

众人正是七嘴八舌说着闲话儿的时候,突然林平跑进了院子,奔到爷爷跟前,气喘吁吁说道,“爷爷,我们去找娇娇,真抓了个拐子,那家人马上就来了。”

林平是娇娇亲二哥,如今也有十三了,平日却是个马虎又莽撞的性子,这会儿说得乱七八糟,听得众人一头雾水。

林老爷子抬手就要敲孙子一记烟袋锅,却听见院子外边嘈杂起来。

七八个外村人抱了一个孩子,又绑了一个货郎模样的汉子,被林荣和几个村人簇拥着走了进来。

抱了孩子那个外村人看着同林大海差不多年纪,一身粗布衣衫,粗手大脚,很是朴实的样子,他开口就问,“请问,谁是林雄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放下烟袋锅,疑惑应道,“我就是。”

结果,那人抱了孩子“噗通”跪倒就开始磕头,“感谢老爷子大恩大德,我家大宝能找回来,多亏了老爷子。”

林老爷子听得更是疑惑,但还是赶紧伸手扶了他一把,嘴里客气道,“这位兄弟,有话慢慢说,咱们北地的爷们脾气硬,可不好随便就跪啊。”

那汉子也没坚持,但爬起来之后依旧半弯着腰,把怀里哭得哽咽的孩子往前递了递,方便林老爷子看清楚,然后才道,“老爷子,我姓高,叫高大全,老家是离这百里外的高家庄。我岳家住这附近的赵家屯,这几日家里有事就带了婆娘和孩子过来窜个门儿,结果这小子贪玩,大早晨跑到村口就没影儿了,家里吓坏了,跑出来找,正好碰到你们家里几个后生绑了这个拐子,我家小子被迷晕藏筐里了。多亏老爷子出手啊,多亏各位乡亲啊,要不然我们一家都不能活了,我婆娘生了三个丫头,才得了这么一个小子啊。”

农村人家过日子,很多时候也不是父母天生就重男轻女,实在是闺女在家里做不了农活儿,十五六又要赔份嫁妆嫁出去,实在亏本儿。只有儿子长大是个壮劳力不说,成亲生子延续自家香火啊,所以,免不得心就偏一些。

这高家生了三个闺女才得一个儿子,多看重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众人听了都是纷纷劝慰,“孩子找回来就好了,今日也是赶巧了,这孩子该着不能丢,是个有福气的。”

高大全抱了孩子,一个劲的鞠躬同众人道谢,实心实意的模样,让众人觉得这一早晨折腾更是有意义了。

有人好奇问起,“林平,你们怎么就瞧出这人是拐子,然后救了高家的大宝啊?”

林平今年十三岁,正是贪长的时候,又黑又瘦,咧嘴一笑,一口白牙分外喜庆,就道,“我们见了背着筐子的人就要查,生怕娇娇被藏起来带走。结果这人不让查,还要打人,我们脾气一上来就把他围了,他扔了筐要跑,我们就把人绑了,没想到筐子里真装了个小子。可惜,不是娇娇…”

说到一半,他才后知后觉嚷起来,“哎呀,娇娇!这小子倒是救回来了,我妹子呢,娇娇呢,赶紧继续找啊!”

他跳起来就要往外跑,不料被亲爹林大海一把扯了回来,“娇娇找到了,屋里睡觉呢,等你想起来,黄花菜都凉了。”

众人都是笑起来,林平就去屋里看妹妹,林老爷子招呼众人,“大伙儿该去地里忙就去啊,一会儿我让大江去买酒肉,晚上都来热闹一下。”

林家村附近没有什么高山峻岭,自然没有野物山货儿添进项,而且田地也算不得多,家家户户日子过得紧巴,如今不过是帮一点儿小忙,众人哪里肯让林家破费,于是纷纷摆手推辞,然后就要回家去了。

高大全却是死活拦了众人,高声道,“今日这事儿,我家纯粹是沾了林家的光儿,有恩不报,可不是我们北地汉子的脾气,我先把这个拐子押去衙门治罪,下午再送头猪过来,咱们杀了猪吃肉,当我高大全感谢各位乡亲仗义援手,感谢林老爷子一家救了我家大宝。”

说完,他也不容众人再说话,抱了孩子就走。

一头猪,出肉百十斤,最少也能卖个三四两银子,除了富户年节时候舍得杀一头,过个肥年,其余人家从年头到年尾也见不到几次肉腥啊。

如今这高大全开口就送一头猪,众人都是听得愣住了,想要拒绝的时候,人已经走远了。

林老爷子想了想就道,“这位高兄弟真是客气,大伙儿还是去忙吧,即便高兄弟有事,晚上不能过来,我们家里也安排酒菜,咱们照旧热闹一下。”

“好咧,那我们就等着喝大叔藏起来的好酒了!”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 第8章 一笔写不出两个“林”

众人见林老爷子真心实意,又知道他们一家待娇娇的看重,就没在客气,笑嘻嘻应和两句散去了,留下林家众人都是惊魂未定,对付吃了一口早饭,除了林大海带了林保几个下田,外加林大江进城去买肉买酒,其余包括林老爷子在内都守在家里。即便不能总进屋去探看娇娇,但在窗户外边瞧一眼也能安心一些。

林义林护带着弟弟们,结伴去山脚摘了野果子,偷偷递到屋子里想要哄妹妹欢喜,结果被刘氏见了,难得拎了他们耳朵扔到一旁。

刘氏把野果削了皮蒸熟,把家里保留了好久的一点儿糖霜撒进去,这才端给娇娇吃。

几个小子馋的趴在窗台上淌口水,但无论娇娇怎么喂到他们嘴边,他们都不肯吃。

“妹妹次,妹妹次,等你好了,哥哥带你一起再去摘。”

七岁的林佳和林园是双生子,也林家孙辈里最小的小子,这段时日都在换牙,一开口说话就漏风,口水也是淌的最欢,但他们宁可吸着手指,也不肯吃一口蒸果子。

娇娇心里暖的想哭,恨不得把空间里那些果实多的压弯树枝的果树直接挪出来,让哥哥们骑在树上随便吃。

可惜,还不到时候,如今事情已经成功大半,只能咬牙坚持下去了。

几个小子怕妹妹无趣,七嘴八舌说起高家事,倒是让娇娇心里好过许多,无心插柳救了高家小子也算做了件好事。

董氏在后边瞧着孩子们玩闹,一步不肯离开。她是真吓坏了,娇娇一出生就被她抱在身边养,真是一丁点儿委屈都没让孙女受过,每每想起孙女若是丢了会如何受苦,她就像被人家挖了心肝一样疼。

待得太阳西斜的时候,高大全当真赶了一头猪上门了,身后跟着的居然是赵家村的里正和几个族老。

林老爷子因为杀过蛮人,家里子嗣兴旺,行事又正派大气,在十里八村也算有头有脸儿,自然是识得赵家村这几位。于是他赶紧让孙子跑去请了林家的几位老辈儿人还有里正过来,帮忙待客。

无论是林家村,还是赵家村,都是农家人,本就亲近,又因为救了高家小子这事,一方感激,一方又客气,凑在一起,自然少不了一番热闹。

董氏这会儿也缓过了神,交代大EX冯氏一步不离的看着娇娇,然后就张罗着喊了村里的妇人们帮忙烧水刷锅,凑了桌椅条凳碗筷,准备摆酒桌儿宴客啊。

正好进城的林大江同闻讯赶回来的林大河和林大山,都是坐了马车到家。

老话儿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林大山是林家村唯一一个读书人,八岁开蒙进学,十五岁童生,去岁刚刚中了秀才,虽然算不得天才,但科考之路也算顺利。

如今在城里大户人家做西席先生,闲暇功夫刻苦攻读,准备三年后的大考。他本身长得身形高瘦,青色的长衫,布巾包头,笑起来儒雅温和,自然很得众人尊敬。

再说林大河同林大山是双生子,但长相却不算相似,他瞧上去更稳重,如今又是布庄掌柜,行事说话更是圆滑又不失亲近,让人如沐春风。

有了他们加入,林家众人都觉得面上有光,赵家村众人也觉被隆重招待,说不得又是一番说笑客套,比方才更是热闹了三分。

杀猪放血,褪毛分割,烧火炖肉,邻家院子里人满为患。无奈之下,临时又借了隔壁三婶子家的锅灶蒸两合面馍馍,炖了一锅菜,这才勉强忙得开。

村里的淘气小子们,围在林家门口,嗅着肉味淌着口水不愿走,但平日被家里人拎着耳朵教导,多少还知道些规矩,始终没有随便进院子抓挠吃食。

但他们的亲爹在屋里喝茶,亲娘在灶台旁切肉,远远瞄着儿子这般,心里自然也不是滋味。

董氏娶了四个EX,又从来没同EX红过一次脸儿,为人处世自有一套章法,见到如此,她就喊了自家几个孙儿,拿了一包林大江买回的江米条,让他们分给小伙伴们,末了又喊了妇人们,“大伙儿手头儿麻利一点儿,伺候男人们吃上了,咱们带着孩子也摆两桌儿。托高家兄弟的福,今儿杀猪,咱们当多过一个年了。”

“哎呀,婶子,今日长辈们都在呢,可不能让小子们掺和,万一丢了村里的脸面,可不是小事儿。过后有剩菜给他们香香嘴巴也就是了。”

妇人们嘴巴上客套着,但脸上笑得却更是真心,手下也更麻利了。

很快,夜色降临的时候,林家院子里外总共摆了十桌儿,林家村老少爷们,外加赵家村和高大全这些来客都坐了下来,也没有什么精细菜色,大盆的菜豆炖肉端上来,大碗的水煮白肉浇了蒜酱汁儿,大桶的肉汤撒了一把翠绿的葱花儿,两合面的馒头装满了小细柳筐子,看着就是实惠之极。

林保带了林平和林荣几个,手里拎着坛子给众人倒酒,到得高大全身边时候,酒坛子一滑差点儿落下,高大全扶了一把,林保赶紧道谢。

高大全瞧着他身形壮实,浓眉大眼,心里喜爱,就问一旁的林大海,“林大哥,这是你家小子?今年多大了,长得真好,我家大宝以后若是这般模样,我可是做梦都能笑醒。”

说起来,天下的爹都是习惯嘴上骂着儿子,实际心里不知道多骄傲呢。林大海也不例外,听得这话就瞪了儿子,骂道,“笨手笨脚,倒个酒也倒不好。”

说罢,这才应了高大全,“这是我家老大,今年十五了,读书没什么天分,只会个简单写算,还不如他妹妹聪明呢。不过这小子倒有把子力气,平日跟着我下田种庄稼,也算有些用处。”

“哎呀,林大哥客气了,家里顶门户的就要这样的好小子才成呢。”

高大全眼见林保挨了骂也不恼,憨笑着继续给众人倒酒,心里更是喜爱,想起家里的大闺女也是这般年岁,就起了一点儿小心思,但这会儿酒桌儿上不是说正事的场合,于是也就按下不提了。

再说娇娇,昨晚顶风冒雨跑去庙里,就为了给空间寻个借口,结果家里虚惊一场不说,又热热闹闹办上酒席了。她等了又等,都没机会说起,只能喝了一碗肉粥,吃饱犯困之下又睡着了…

她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听到耳边有人说话。

“多磕几个,求神仙保佑咱们娇娇无病无灾,顺利长大。”

“放心,我磕足九九八十一个,以后死活看住娇娇,再也不能把她看丢了。”

娇娇借着外边的月光,仔细一看,原来是爷爷奶奶在窗前桌子上放了个香炉,点了一根细细的香,不知道供了哪路神仙,正在虔诚的磕头。

董氏还罢了,农家妇人哪有几个不信神佛的,但林老爷子可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老兵,从来只信手里的长刀,这次为了孙女,居然也弯下了膝盖,花白的脑袋一下一下磕在地上,半点儿没有犹豫。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全部精彩内容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

作者:花柒迟迟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的小说,是作者花柒迟迟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林家万倾草地一朵花,孙女孙子都是顶呱呱。偏偏金贵皇子被放逐,可见最是无情帝王家。好在有空间作弊器在手,娇娇和八皇子这对儿命定姻缘的小儿女,一路混合双打,踩小人,斗BOSS,成长的彪悍又凶险。最终登上帝王宝座,带领大越奔向现代化,威震四海八荒。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