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9 17:06:43作者:细雨圣一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的小说,是作者细雨圣一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说来叶今不是第一次穿越了,只不过这一次竟然穿越到了土匪出身的农女身上。这上有黑心叔母一家要斗,下有贴身丫鬟要养,偏偏一来就人前杀了人。不过没关系,只要找个夫君成了亲,她便能拿到官府补贴的抚恤银,所有的事情也都会迎刃而解。只是她自己名声差,临时找的夫君名声更差,本想拿到银子就想办法一别两宽,没想到她居然只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叶今九朝)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免费阅读(细雨圣一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免费试读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第六章 洞房花烛

随后覆了酒杯,笑着给众人展示。

见她真敢喝,还喝的这么干脆利索,大家岂能还什么都不明白,而现下叶今面色红润,形容未见丝毫异样,足以证明酒中根本无毒。

想到方才他们这么多人竟然因为叶示儿的三言两语就对叶今群起而攻之,众人皆觉面上挂不住,羞怒之下,纷纷对叶示儿怒目而视。

“好你个叶示儿,你自己空口白牙污蔑人也就罢了,还要拉上我们,分明就是想拿我们当刀子使唤,枉我们那么信任你!”

“就是,还说是姐妹情深,特地来贺喜的,先前还觉得她是没银子才空着手来,搞了半天是故意没安好心啊!

“是啊,吃饱了才发作,还真是便宜占尽啊,以为她心底善良,没想到跟她娘一路货色!”

“啧啧,装模作样,真有心机!”

如果说这些人之前误会叶今时的愤怒有五分,那么如今牵扯了自身,便涨成了十分。

所以不管叶示儿此时怎么作惊恐无助样,他们有的也只是厌恶。

里正在众人的提醒中让她履行诺言。

她于人群中央望了叶今一眼,见其脸上那抹饱含深意的笑容,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她故意为自己而设的陷阱。

而她因为轻敌,先前竟毫无所察。

她以为自己一向最了解她的,不管多乖张恶劣,到底她只是个没有脑子的蠢货罢了!

可如今是哪里出了错,难道真的是鬼门关走了一遭,开窍了吗?

她心思百转千回,又恨又悔,但也清楚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有翻盘的余地了。

见众人催促的厉害,她咬牙落泪,便抽了自己一巴掌,随后哆嗦着又是一巴掌……

不知是众目睽睽羞于作假,还是真的怕叶今会自己动手,她下手的每一下倒也是实打实的。

这时剪月也已经回来,一边怒骂她活该,一边扬眉吐气地带领着众人帮她计数。

小丫头单纯,当真以为叶示儿无中生有,诬陷她家小姐呢!

话说叶示儿生的娇嫩,家里农活又有丫头裁云包揽,没经过风吹日晒,肌肤比村里其他姑娘都要看着白嫩。

不过区区几十来下,她的嘴就已经破了皮,高高肿起,到最后时,竟然血肉模糊,不忍直视。

见这惨状,有的人选择转脸不看,但到底再没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直到打完最后一下,她才捂着脸,垂头跑了出去。

叶今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收回视线,招呼众人继续喝酒吃宴。

没错,药包是她提前准备的,里面的粉末也只是普通的面粉,她故意恐吓在前,为的就是引她上钩。

正如她先前所说,那个被她扭断脖子的人,在生死关头供出了叶示儿,然而谁又知道,曾经的叶今早已捍卫清白之时,已然被活活掐死了!

而她,既然有幸替她活下去,那么除了护她所有之外,唯一能替她做的,就是

替她报仇了!

叶今相信,来日方长,而她甚至不用动手,他们就会自己作死。

酒过三巡时,众人开始起哄,让叶今赶紧入洞房。

此时叶今双颊微红,脚步虚浮,她抬头看了看已然入夜的天色,便朝着婚房而去。

只是没走几步,便被拉住了。

一回头,就看到剪月一张小脸尽是纠结。

她惶惶道:“小姐,你真的要去洞房吗?”

叶今揉了揉发涨的脑袋:“那不然呢?”

剪月急道:“可是姑爷他品性不端啊,小姐真的甘心嫁给这样的人吗?而且,你看他遮遮掩掩,连面都不敢露,肯定是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

剪月话音一落,叶今便噗嗤一声笑了,她越看剪月那神情越觉得生动可爱,便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道:“你都叫人姑爷了,你家小姐我还能不跟人洞房?”

叶今今晚喝的有点多,酒劲上涌,要是再拖下去,她估计不等回房就要就地安寝了。

于是不再理会剪月,踉踉跄跄地继续往前走。

等到了洞房门口,叶今越发觉得头晕眼花的厉害,她见门口拦路站着一个人,正一脸煞气地看着她。

她只觉脑子有点短路,一时想不到因由,便道:“你是新郎?”

见对方没反应,也没有让开的意思,又问:“你喜欢新郎?”

这次对方倒是有反应了,那张本就黑沉的脸色直接成了锅底。

就在此时,里面传出一道淡淡的嗓音:“阿吉。”

简单两个字,倒让煞星很快让出了门来。

可下一刻,便见叶今直接抬起一脚,将门砰一声踹了开来。

这粗暴的行为顿时让煞星的脸色精彩纷呈,然而等叶今走进去后,还是生硬地抬手拉上了门。

屋里,叶今一进来,便见桌边笔直坐着一个身影。

她四处看了看,便摇头道:“不对,不对。”

桌边的人问:“哪里不对?”

叶今道:“你不是我的新郎吗?怎么不在床上等我,要坐在桌边?”

九朝依旧是斗笠遮面,看不到神情,只是放至桌上的修长手指顿了顿,半晌没出声。

叶今举步走到他跟前,一个踉跄跌坐在他身旁。

浓烈刺鼻的酒气让他微微侧首,但到底不动声色。

叶今在怀里摸索,直到摸出两个馒头,一把花生,她递给他,他迟疑接过,又放在桌上。

叶今道:“这么久没吃东西,你不饿的吗?”

“暂时不饿。”

“哦。”叶今撑着下巴,点头,随后又醉眼迷离地打量他。

好似这才发现了异常,她开口道:“为什么要戴着这东西?”

“体弱,受不得风。”

“是吗?”叶今神情明显不信,却是突然恶劣地笑了笑,然后张嘴,噗地吹了一口气。

一时轻纱荡漾,掀起的一角露出那滑黑如缎的墨发。

叶今问:“这风,你受不受得。”

他静默片刻:“……应当是受得。”

叶今挑眉:“嗯,话说我这人有强迫症,不看着人脸说话,我会觉得自己很没有存在感,而且,就算你弱不禁风,这屋里可没风。”

她说完便伸手朝他袭去,而他巍然不动,似乎根本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第七章 不打女人的男人

可等她的手终于触及那层黑纱时,她却停了下来。

耳边响起剪月那丫头的话,万一他是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呢?

他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必然有他的隐情,可不管到底为的是什么,他这样一动不动任人宰割的样子,倒叫她不好再强人所难了。

于是叶今缩回手道:“不过开个玩笑,你不愿意,就算了。”

她想了想,又指了指他的斗笠道:“不过你那东西,睡觉不方便不说,还捂得慌。”

她起身,床边一个大箱子里翻翻找找。

身后九朝透过面纱不动声色地打量她,如果不是她走路的魔鬼步伐,她说话时的清晰的条例逻辑,倒叫他怀疑她是先前是否是装醉了。

最终叶今翻出一块薄而微透的布块扔给他:“凑合用吧,改天叫剪月给你缝个尺寸更合适一点的。”

他捏着布料,跟她道了一句多谢。

她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打了个酒嗝转身就摸到了床上。

等他换上遮面布,敏锐地洞察到了屋外鬼鬼祟祟的脚步声,和压低的嬉闹声。

略一抬眼,便看到窗户纸上一道道晃动的剪影。

这时床上本没有动静的人突然拍了拍留下的半边床,扬声道:“夫君快来,咱们该洞房了。”

他依言起身走过去,可刚到床边,一只手就冷不防伸过来,拽着他的衣服将他猛地拉下。

他猝不及防砸到了她的身上,还没来得及错愕,便见身下的人已经从善如流地动手扯他的衣襟。

他抬手制住她作恶的手,便见她笑颜如花地望着他:“夫君这是做什么?”

他淡淡道:“娘子忘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吗?你不在意?”

叶今凝眉苦思,片刻后懵懂道:“欺辱继母那事?”

不等他回答,就听她道:“你都叫我娘子了,我又怎么会在意,过往如云烟,况且……”

她刻意停顿,面露不怀好意的坏笑:“况且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床笫之事,谁上谁下,谁强迫谁还不一定呢。”

她说完猛地一个翻身,两人就顷刻间转换了位置,不等他做出反应,就听她道:“就像这样。”

她说完得逞一笑,虽眼神迷离,但也不影响那一脸明媚张扬,只是下一刻,就身体一软,咚一声栽落在了他的颈侧,呼吸绵长均匀,竟是直接睡着。

一室寂静,光影浮动,他微一侧头,便模糊看到她安适的睡颜。

遮布下他眸光几经变换,微微复杂,想他自诩平生所见甚广,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活的像她这样大胆又妄为的女人。

如果她不是土匪出身,他甚至要怀疑她的来历了。

屋外早已没有了动静。

他抬手将她从他身上挥至一旁,感觉头皮一阵生疼,一看才发现是她枕在他的发上。

他抬手抽了抽,就见她被惊动睁开了眼睛,朦胧看他道:“就说刚刚忘了点什么,你是不是提醒我起来喝交杯酒?”

他终于有些哭笑不得,但仍是语气淡淡道:“你忘了?我们刚刚不是已经喝过了。”

她点头,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无奈,他为了自己的头皮,只能睡离她更近一点。

他取下面上遮布,略一挥袖,油灯倏地就灭了。

而此时屋外正对峙的两人,望着已然黑漆漆的窗户,都是一脸痛不欲生。

剪月忿然道:“都怪你,你这个小人,要不是你赶走那些闹洞房的人,你家公子能这么快得逞?”

阿吉冷哼:“到底谁得逞还犹未可知!”

剪月大怒:“得了便宜还卖乖,真不要脸!”

“……滚,别逼我打女人!”

“你这个流氓,你打一下试试!”

“……”

次日清晨,叶今揉着头坐起身时,九朝已经整整齐齐地坐在桌边了。

他又换上了斗笠面纱,手中执杯正在饮茶,斗笠宽大,竟也毫不影响他动作流畅优雅。

反而有一种江湖神秘高人的气势。

叶今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皱着眉看了看穿戴整齐的自己,确定没什么异样,才放下心来。

毕竟,她向来被吐槽酒品不好。

她脸上换上笑容,跟他寒暄道:“夫君起这么早,真勤勉。”

九朝饮茶动作分毫不变:“娘子过奖。”

随后叶今起身洗漱收拾,期间无意扫到了窗边多出的一盆兰花。

便问他:“你喜欢兰花?”

九朝道:“闲来无聊罢了,无关喜好。”

直到两人一前一后出屋,叶今还是决定跟他确认一下,便问他道:“那个,我昨晚……”

“昨晚什么?”

“昨晚我喝多了,有点断片儿,后来我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吧……”

九朝断然道:“没有。”

叶今刚刚放下心,便听他语气无比悠然道:“只是跟我讲授了闺阁房趣,有关上下之事。”

叶今顿时被雷的外焦里嫩,脚下被门槛一绊,要不是反应及时,差点摔个狗啃泥!

就算真是这样,他要不要这么诚实无比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啊?

偏她还一点印象没有,不过好在叶今脸皮厚惯了,转眼便能若无其事地跟他一桌吃饭。

叶今平时喜欢睡懒觉,所以早饭一般都是剪月做的。

今天是清粥配白菜,只是那上桌的清粥,除了叶今那一碗,其余根本看不到米粒子。

剪月还在厨房忙前忙后,阿吉站在九朝身后,两人对着桌上的早饭都是一动不动。

倒是叶今,从饭菜上桌,就动作娴熟地端起粥碗,一边用勺子搅动一边吹。

等吹走了那股最烫的灼热,才递给九朝道:“夫君吃我这一碗,你身体不好,要多吃点。”

“谢谢娘子。”九朝并不推辞,从善如流地接过。

叶今起身将他那碗换过来,一边又道:“夫君放心,龙困浅滩,只在一时,你要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九朝执粥的碗顿了顿,道:“嗯,我相信。”

这一幕正好被从厨房出来的剪月看到,便当场不乐意了。

她家小姐从来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还没讨好过谁呢,凭什么讨好这个藏头露尾的小人。

只是还没等她发作,就被叶今截住,喊她过去吃饭。

她只好气鼓鼓地走过去坐下,一边吃饭一边拿眼睛瞪那碍眼的主仆两个。

同样的,在听闻叶今用那油嘴滑舌哄女人的腔调哄自家主子的阿吉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兀自端起粥就要走出去。

谁知还没转身,便听筷子拍桌啪一声响,一声类似河东狮吼的怒吼声:“站住,你想死哪去?”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第八章 讨好夫君

阿吉脚步停下,回头望着杀气腾腾的剪月,顿时额上青筋暴跳,同样杀气腾腾道:“刁仆别欺人太甚!”

这一出声,叶今便知道完了,别想好好吃饭了。

果然,剪月猛地站起,撸袖子就要冲上去。

叶今无语,赶紧拉住她道:“冷静,冷静,别冲动,冲动就不漂亮了!”

剪月一张小脸又气又屈,掐着叶今的袖子道:“小姐你听到了没有,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无礼离桌就算了,还说我是刁仆。”

叶今微笑着摸摸她的脸,轻声哄道:“嗯,是他说的不对,我的小月儿明明又乖巧又可爱,是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嘛!”

她这一句话说完,剪月顿时得到了安抚,阿吉则是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就连一直默默无言的九朝也不由在面纱下挑了挑眉。

阿吉可能觉得自己不应该和眼瞎以及脑子不正常的人计较,干脆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剪月见状又要发作,被叶今拍了拍手道:“算了算了,咱们是一家人嘛,要和睦相处才对。”

“谁跟他是一家人!”

叶今语重心长地问她:“你是小姐的人吧?他是你家姑爷的人吧?那你说,连你家小姐都是你家姑爷的人了,可不是一家人嘛!”

叶今无视脸刷一下红了的剪月,还问一边的九朝道:“夫君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九朝点头:“娘子说的很对,确实是这个道理。”

剪月:“……菜没了,我再去弄点来。”

剪月前脚出去,阿吉后脚就闪了进来。

正好听到叶今满不在意地说:“女人嘛,哄哄就好了,区区丫鬟,不必在意!”

阿吉:“……”

他自此做了决定,以后他还是尽量暗中保护他家公子。

吃过饭,叶今拉着剪月将自己的东西从所谓的新房里搬了出去。

对此剪月很是不解,叶今给出的解释是,九朝习惯独居,又不方便泄露真容,她和他住一起会有很多不方便。

剪月虽然对于自家小姐让出闺房给别人住很是不满,但出于对这个一无是处的姑爷嗤之以鼻,她又不得不认可她家小姐这个决定的明智。

倒是姑爷本人则对此毫无异议,表现的十分随意淡定。

叶今临去剪月房里时,她抱着铺盖卷儿,回头对九朝笑道:“夫君不要担心,此事虽然是为你行方便,但我也理解你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以后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

说完便毫不留恋地转身而去。

当然,她确信不会有那样的事发生。

自尔虞我诈,千军万马中闯过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基本识人断性的本领。

叶今走后,阿吉端着一碗药进屋,他显然是听见叶今方才说的话的。

便道:“这样的女人,何止不配给公子提鞋,不过好在她还有自知之明!”

一直站在窗边的九朝此时才转过身来,他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随后道:“如今不宜多事,把你的性子收敛些。”

阿吉一震,面上露出愧色,道了一声是。

另一边也是叶今一进屋,剪月就不平道:“小姐你这样讨好他做什么?”

叶今将铺盖卷放在床上:“他是我夫君,我不讨好他讨好谁?”

剪月这次难得没再发小脾气,等叶今回头,就看到她整个人呆呆的,脸上满是忧伤。

叶今知道她还在为自己的“悲惨”命运难过,于是改口道,“好了剪月,这些事你家小姐有分寸的,昨晚我们只是同一间屋子睡觉,什么都没发生,至于我讨好他,如今他可是我的救星财神爷,我不稳住他能行吗?总不能陌生人一样尴尬地待在一个屋檐下。”

剪月这才回过神,眼中多少阴霾散去:“真的吗?那等过几天拿到银子呢?”

“拿到银子,解决了这些事,就按我的承诺来呗,哪天他要离开,就让他离开,我想离开,就付他一笔银子合离,好了别傻站着了,过来给我帮忙。”

剪月闻言忙过去给她搭把手。

两人将所有的东西安置好后,叶今又找出一块布料交给剪月:“你姑爷那面纱实在碍眼,你凑合给他缝个面罩吧!”

“啊?”这任务也太艰巨了吧!

不过谁叫她现在心情好,大不了做出来不合适多改动几次。

叶今模糊记得,原主选择这个院子并不是觉得房子多合适,而是因为院子里有一棵大树,树后的院墙一边还有郁郁葱葱一片翠竹。

原主喜欢没事上树玩,叶今则喜欢置个躺椅在树下乘凉。

下午日头渐消,她便又在树下闭目养神,剪月挎着篮子经过,说要去地里摘些菜回来。

只是这一去,就是很久没回来。

期间叶今几乎小睡了一会儿,醒来便觉得有些不安。

正当此时,门外传来疾呼:“叶娘子,叶娘子你在不在,你家月丫头出事了,她在桥头跟赵秀娥起了冲突,我就是路过知会你一声,你快去看看吧!”

叶今一个激灵,蓦然起身,飞奔了出去。

她身后檐下,九朝吩咐阿吉道:“你在后面跟着,必要时出手助她。”

阿吉正领命而去,九朝又觉不妥,叫住他道:“罢了,还是我去。”

阿吉皱眉:“主子?”

九朝边走边道:“此地偏僻闭塞,若事事叫你为她出头,难免落人口舌。”

吴家村地处河道支流,在三股水势交界地,架了一座桥,桥头流水湍急,又有龟裂成块的石板,村民们平日便都去那里洗衣服洗菜。

叶今赶到时,远远便见桥头边正好围着一圈人,她听到赵秀娥的怒骂声。

“你个贱种,比叶今那个贱种还要贱,听说昨天她欺负我家示儿时,你还在边上数数?”

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一向硬气的剪月此时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边上人不断劝赵秀娥算了,她的声音却反而听起来更加疯狂。

“你不是很狂吗?很有能耐吗?狗仗人势的东西,你现在给我数啊?继续数啊?”

等叶今拨开人群,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身体里的血液都顿时冷了下来,眼里升腾起的,是凌冽的杀意!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全部精彩内容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

作者:细雨圣一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的小说,是作者细雨圣一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喜降农门:新手娘子来种田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说来叶今不是第一次穿越了,只不过这一次竟然穿越到了土匪出身的农女身上。这上有黑心叔母一家要斗,下有贴身丫鬟要养,偏偏一来就人前杀了人。不过没关系,只要找个夫君成了亲,她便能拿到官府补贴的抚恤银,所有的事情也都会迎刃而解。只是她自己名声差,临时找的夫君名声更差,本想拿到银子就想办法一别两宽,没想到她居然只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

在线阅读